重生:溺宠太子妃
^^ 一起来看书,一起来聊书,米花书库天天陪着您,打发寂寞无聊的时间,和作者一起畅游无限的想象空间 ^^
第六十三章 月华寺回顶部章节目录
“阴谋?”安嫣然冷笑了一下,“娘亲,她们就算有一万个阴谋,那也不过是要夺回她当家主母的地位,而安倾然,也不过是为了保证她将军府嫡小姐的尊荣。”

连瑾蓉闻言,不由地一惊:“她们不会暗地里使什么坏吧?明着说是去了月华寺,暗里派人来暗杀我们母女,可以将自己摘个一干二净!”

安嫣然也吓了一跳,不过,她脸上很快镇定下来,拳头握了握:“只要她敢来!”

月华寺并未像安倾然想的那样繁华热闹www.kungua.com,她们赶到了的时候,正好是夕阳西下,反照之光打在寺院,禅房的金顶光耀之下,既庄重又威严不可侵犯,安倾然见状,不由地心生肃穆。

前殿供着几尊菩萨,后面是休息的禅房,有几株晚梅正吐着清香,安倾然一听心生欢喜,便捡了窗前是梅树的房间,月华寺的住持是一个老者,面容慈祥,将她们安顿好之后,安倾然坐在窗前,算是长长地吐了口气,娘亲脸上的神情自从到了月华寺就一直没舒展过,安倾然在想,现在已经见到效果了,娘亲如此,说明她心里还在乎!

她能同自己一同来此,就证明娘亲在努力。

连瑾蓉确实自己在惊讶,她以为自己将前尘往事埋得很深,这些年来,她对安忠涛的恨已完全取代了对他的感情,她没有过激的表现,只因为她失望了,她已经失去了再爱的力气,答应来月华寺都是为了女儿,哪里想到,远远的看到这月华寺的概貌,心就开始颤抖,往事仿佛昨天发生,历历在目!

那年,她不过十七岁,也是与娘亲来上香,本来连府上香,提前摒退了闲杂人,所以她上完香后,和丫环在月华寺的后山信步赏春景,那一年春天来得早,后山的山花已经盛开了,她们两个在在山上游玩忘返,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了月华寺的地界边缘,她根本没有注意到,只顾着欣赏满山的风景,却突然从林中窜出来一只小鹿……

“娘亲,你在想什么?”安倾然笑眯眯地开口,打断了连瑾瑜的回忆。

连瑾瑜将包袱放在床上,转过身来:“然儿……”

安倾然等着她往下说。

连瑾瑜却道:“娘真的不希望你如此成熟……”

安倾然闻言心里一惊,是呀,自己表现得太过着急了,所做所行,都与先前的自己有差距,所以她立刻一笑道:“是呀,娘亲,然儿是有些自私,生怕一家人……所以,就开始介入了爹娘的生活……”

说着,她眼底现了酸楚,如果娘亲知道自己上一世活得糊涂不计较,最后是什么下场,她一定也会心疼自己的!

可是,她不能说!

所以的一切都要自己来承担。因为她不再是那个十二岁的小女孩儿,而是经历了那么多世态炎凉辛酸苦辣的重生女,她要用自己的能力来保护自己的亲人!

连瑾瑜见自己的女儿眼底闪着泪光,不禁心里一痛,更加自责起来,完全是自己的错,是自己让女儿陷入到这样的境地,她小小的年纪开始操心起大人的事情,显然她是经过了怎样的深思熟虑才会如此!

想到这里,她叹了口气:“然儿,那《般若般罗密多心经》在你的包袱里?”

“是,女儿这就翻出来!”安倾然飞快地动作着,原本只是自己的一个主意,娘亲却当了真。
第六十四章 相似的倔强回顶部章节目录
入夜。

桌上的一豆灯光仍亮着,安倾然起身:“娘亲,这经明天再抄写吧!”

连瑾瑜看了她一眼,脸上是虚弱的笑容:“然儿,你先睡吧,娘亲再抄写一会儿……”

安倾然见娘亲的脸色不太对劲,不由地道:“娘亲,我们刚来这里,您该先休息,这经不急于这一时……”

闻言,连瑾瑜叹了口气,扶着腰身站了起来,本来也不过三十多岁的年纪,只这一动作让她显出了老态,安倾然心里一疼,娘亲这是因为心境才会如此。

安倾然安顿她坐在了床上,心里一阵的悲伤,但很快,她心里就生了豪情,不管如何,这一世,只要她还在,她绝对不允许别人欺负她的亲人!

她要尽自己最大的能力!

一连月余,原来柳树的鹅黄变成了翠绿,娘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白日她和娘亲会到后山上走走,她会问娘亲当年的事情,但是娘亲只说三两句便不再提了,显然,对于姨娘再一次得宠的她无法介怀,但是这些都是暂时的,安倾然在娘亲面前嬉嬉笑笑的,宛如一个小孩子,只为哄娘亲开心一笑。

当然,她还偷偷地练习表舅教给的东西,那医书她也带了过来,大多的时候,她自己安静地看,不去打扰娘亲,当然有实在不懂的地方,她也会问娘亲,毕竟娘亲也是学医的出身。

还有一件事,就是她开始偷偷地练习武功,她觉得自己前世就坏在没有能力自保,这一世,一定要尽力弥补。

她做这些的时候是背着娘亲的,因为娘亲总是认为女孩子家学习女工才是最重要的。

晚上,她会和娘亲一起抄经文,她抄写的时候思绪起伏,不知飞哪里去了,倒是娘亲一直安静地抄写,也不说话,倒是表情认真至极,写了一篇又一篇,安倾然终于等不了,几次催她娘亲休息,连瑾瑜只是让她先睡,她再写一会儿。

安倾然看着娘亲倔强的背影,心里徒生感慨,自己前一世的倔强真真是同娘亲现在一般无二,不屑钻营,不屑奉承,但到最后,生生地败在了小人的手里,当真不值。

安倾然想到这里的时候,叹了口气,也许娘亲在抄经的时候有心得,想冷静一下也不一定,所以,还是让她再写会吧!

安倾然歪在床头,她在想着将军府里的那一对母女,自己和娘亲不在的时候,她们不知道怎样的折腾呢,她虽然在将军府内让洪嬷嬷注意观察母女两个,但她想,以连瑾蓉母女的心计,她们暗地里做什么,洪嬷嬷未必摸得到门路,除非在府内嚣张放肆。

若当真如此,倒让她小瞧了。

安倾然想到这里的时候,冷冷地笑了,却听得一声脆响,她眼见着自己的娘亲缓缓地坐椅子上栽倒下来,带翻的砚台碎裂成片,墨汁四溅……

安倾然见状大惊:“娘亲……”

她光着脚跳下地,到近前急急地扶住了她娘亲,却见娘亲双目紧闭,脸色苍白,人已是昏了过去,她手放在她鼻翼,只有微弱的呼吸,她连拖再抱,算是将娘亲的弄到了床上,她自己一番检查诊断,断定娘亲是这些日子忧心加上休息不足而气血极度亏欠才致昏厥,她试了几种方法,暂时都无法将娘亲唤醒,也许娘亲是真的累了,安倾然无比自责,都是自己出的馊主意,都是自己平时对娘亲照顾不周,都是自已学艺不精,救不醒娘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