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畅游书海,品尝文化,陶冶情操,彰显智慧。米花书库为您营造舒适阅读环境而努力,希望书友继续支持。)
第六十一章 烧香祈福回顶部章节目录
安倾然头一次听到娘亲道歉,这代表娘亲已向她敞开心扉,不由地道:“娘亲,我们可以象朋友一样的交心,娘亲以为,刚才孩儿斗胆说的那些话,可是有道理?”

“其实,娘亲都知道!”

“是,孩儿知道,娘亲有着自己的坚持,如果娘亲当真对父亲没有一丝感情,那么孩儿也会支持娘亲进行新的选择……”安倾然乍着胆子道。

事实上她的心里非常怕得到她不想要的答案。

连瑾瑜摇头:“怎么会有新的选择?女子的德行▄米▄花▄书▄库▄ wWW.7mIHuA.CoM,娘亲怎么可能缺失?再说,你爹也是有优点的!”

“那当然,我爹英明神武,就是有点儿耳根子软,也是娘亲太过强势,将爹爹给推开的!”

“是,那总是你爹,孩子怎么会认为自己的爹娘不好?”连瑾瑜笑嗔着道。

“那娘亲,孩儿有一个提议!”安倾然眼神亮亮地道,“明天正好是初一,月华寺应该会有庙会,我想和娘亲一起去进香!然后顺便在那里住上几个月,为天启百姓还有将军府祈福,好不好?”

“然儿现在竟然心系天下苍生,真是让娘亲刮目相看了!”连瑾瑜被安倾然的话逗得清浅一笑,眼底明亮如水。

“那娘是答应了?”安倾然笑眼盈盈地道。

连瑾瑜转身拿起将军府的钥匙,若有所思地道:“然儿都这么说了,娘亲怎么可能不同意?”

安倾然跳了起来:“好,我回去准备一下行囊……”

“你的脚!”连瑾瑜担心地道。

“早好了,不过是偷懒想多歇几天罢了!”安倾然调皮一笑,脸上神采奕奕。

当连瑾蓉听到她们要去祈福的时候,有些莫名其妙。

难道是连瑾瑜彻底放弃了,要出家?

安嫣然坐在那里,脸上是得意的表情:“娘亲果真有一套,一会儿她们母女离开,我们一定得好好表现一下才成呀。”

“是呀,把娘亲做的新装拿过来,还有那两个你舒姨母赏的金线缠枝莲花的蒲团拿来,既然她们要去月华寺祈福,天寒地冻的,这个用得着!”连瑾蓉一笑道。

“娘亲,这些话,,您一会儿当着她们的面说岂不好?”

“不好,须当着你爹爹的面才行。”连瑾蓉反驳道。

安忠涛听到连瑾瑜的话后,心里一沉,他隐约的觉得她是在怪自己,她的脾气他怎么可能不了解?她是想离家出走吧!

“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安忠涛脸色有些沉郁。

“将军,还望将军在家多保重身体!”连瑾瑜将钥匙递给了安忠涛,“我自觉自己能力有限,不足以管理府宅,是以,虽是祈福,亦为自省。”

“寺里天寒地冻,哪里有府内舒适?”

“既为祈福,天寒地冻,更显心诚!”

“你当真决定了?只是什么时候回府?”安忠涛的声音里有一丝颤抖,提起月华寺,他想起了当年,她是豆蔻年华,那个在嫩柳下回眸一笑的女子,从此勾去了他的魂魄一般,虽然,他知道她不是对他笑,而是看到了空中掠过的燕子,不知想起了什么,那年,她穿着鹅黄的绣裙,春光里,人比花娇艳……

想到这里,他心里狠狠地痛了一下。

什么时候,他们好像变得陌生了?

有些话,他竟然犹豫着不敢说出口。

她的骄傲把自己拒之千里之外。

连瑾瑜听到他这么问,心里也是痛了一下,如果两个人一直如此,那么,她倒希望永远也不回来,不相见,便无烦恼,不是吗?

所以,她只是笑笑,并未说归期。
第六十二章 母女出门回顶部章节目录
安倾然没有打扰他们的独处,只安静地等在外面,终于门开了,洪嬷嬷从偏房里也走了出来,手里挽着一个大包袱,看着连瑾瑜:“夫人,真的不用老奴服侍您吗?”

“没事,洪嬷嬷,我会服侍我娘亲的。”旁边的安倾然开口道,“对了,洪嬷嬷,我娘最习惯用的手炉在哪里……”

“在屋子里,老奴这就去拿!”说着往偏房走去。

安倾然跟着她进了屋子,因为有些话,她想交待洪嬷嬷,在将军府内,能相信的只有她和忍冬,可是忍冬又小,有些事情,得需要洪嬷嬷来做。

她们很快离开了,在府门口时候,遇到了前来相送的连瑾蓉母子三人,安嫣然扯着安倾然的手,眼泪汪汪:“姐姐,你去月华寺了,嫣然怎么办?没有姐姐和母亲在,嫣然会吃不香睡不好,姐姐,母亲,你们要不要再考虑一下,那月华寺那么远,若是嫣然想念母亲和姐姐可怎么办呀?”

安嫣然的眼泪真的如珠子一般往下滚落,连瑾瑜扯过她的手:“我这个孩子,最是让我心疼呀,难得你这般孝顺,若是想念,那月华寺并没有多远,你可以去瞧我们就是!”

安倾然脸上带着僵硬的笑,看着眼前的一切,她知道,她无法跟娘亲说什么,有些事情,还是再等一段时间再揭晓吧!

她答应了夜痕,会好好保护母亲,事实上,她正是她此生最大的愿望,现在安嫣然还没有能力伤害到娘亲,她暂且容她过足戏瘾就是。

终于,连瑾蓉扯过安嫣然:“我知道你舍不得你母亲,可是孩子你还小,不懂,你母亲和姐姐要去做的是大事情,你姨娘我也不舍得她们,可是没有办法……”

她上前一步看着连瑾瑜:“姐姐,你身体一直不太好,此一去,早些回来才是,过几日,我让忠涛派人接你们回来可好?姐姐说个日期,也好让我们准备一下!”

连瑾瑜却一笑摇了摇头:“妹妹好生服侍将军吧,我们这一去,并未想到何时回来……”

话没说完,她拉起安倾然就上了马车,安倾然回头看了一眼巍峨的将军府,那府匾上的大字闪着金光,而匾下,站立的却是她最不想见的人,不禁放下了帘子,心里想着,自己和娘亲这一去,不知会有什么样的福报与未来,她很期待。

连瑾蓉回到屋子里,没有去打扰安忠涛,而是疑惑地皱着眉头,好像在想着什么,安嫣然也是破天荒地坐在那里没有说话,只有安明轩吃着糕点,忙得一嘴一脸,因为平时他娘亲和二姐总是管他,让他少吃甜食,这会儿,他偷吃了一块竟然没有人说他,他还不趁机多吃几块?

安嫣然突然开口道:“娘亲,我们该怎么办?她们娘俩去月华寺肯定有问题,我想原因之一,可能是想引起爹爹的注意,也是对爹爹将您解禁的一种示威!”

连瑾蓉闻言点了点头,这也是她的想法:“是呀,她们开始行动了,只是不知道你爹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我爹爹自然是有些不舒服。”安嫣然笑了,“所以,娘亲这些天便辛苦些,给爹爹多做些惊喜,府内的一切也该好生安排一下,娘拿手的菜嫣然已好久没吃了,嫣然不吃无所谓,主要是爹爹!”

“你个鬼灵精,这些娘亲还要你告诉?”连瑾蓉笑了一下,“娘亲只是怕她们还有什么阴谋,总觉得哪里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