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 一起来看书,一起来聊书,米花书库天天陪着您,打发寂寞无聊的时间,和作者一起畅游无限的想象空间 ^^
第五十九章 侍宠而骄回顶部章节目录
“谢谢姐姐……”连瑾蓉笑容可掬地道,然后坐在了那里,“姐姐,上次剩菜的事情,是妹妹失察……”

“过去的事情不用再提了!”连瑾瑜表情淡淡的,对于这个庶妹,她心里有那么大的心结,现在面对她,她不可避免地想起了安忠涛和她对自己的背叛,十二年前,就在自己最需要他在身边的时候,他给了自己什么?

安倾然的心里非常着急,自己的娘亲这样的表情,她从有记忆开始┘米┘花┘书┘库┘ www.7mihua.com,这就是她最熟悉的表情。

她明白,娘亲的倔强与骄傲,可是她更明白姨娘的心计和手段,就象眼前,她的眼神是那样的真诚,看起来好像真的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忏悔,她知道娘亲不会相信,自己也不会。

如此看她的表演也须一些心里承受能力。

好在,她很快告别了,临行的时候,还问她们喜欢吃什么,她今天会亲自下厨,以示歉意。

她走后,安倾然看着娘亲黯然的表情,她开口道:“娘亲,我要夜痕表舅做我的师父,娘亲觉得我这主意可好?”

“娘亲不是已经同意了吗?”连瑾瑜疑惑地道。

“那娘亲知道为什么表舅会答应收我为徒吗?”

“是呀,娘亲问过你表舅,他含糊其辞的,你倒是说,你怎么说动他的?”连瑾瑜好像才想到这点,惊讶地道。

安倾然苦笑:“娘亲难道不知道吗?我是说,为了保护娘亲,但凡对娘亲有益的,表舅怎么会不答应?”

闻言,连瑾瑜脸上有一点尴尬,但是她没有说话。

安倾然话说到这里,不好再说什么,她觉得她娘亲能听得懂,于是开口道:“将军是我的父亲,便是父亲有千般不好,孩子也喜欢爹娘在一起,欢欢乐乐的一家人在一起多好!”

“你这孩子到底想说什么?”连瑾瑜的脸一红,“我和你表舅可是坦荡无私的!”

“我知道,我怎么会不相信娘亲呢?只是娘亲,我问你一句,你对爹爹可是还有感情?”

“你这孩子,摔坏了腿,连脑子也摔坏了不成?成天你的小脑袋瓜里都在想什么呢?”连瑾瑜皱着眉头道。

“娘,你如果真的对爹爹一点感情都没有,女儿也不说什么……”

连瑾瑜本来只当她是个孩子,不想和她说这些事情,可是看见她的眉眼特别的认真,眉宇间是郑重与大气,眼里还竟然有着让人不可拒绝的表情。

她叹了口气同时点了点头。

“娘亲,其实这些话不是做女儿的该和您说的,只是您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我不说,娘亲有事自己怄在心里,女儿看着心疼,又心急,就比如说,姨娘手段很高明,她又让爹爹回心转意了,而娘亲心里一定非常委屈,会与爹爹怄气,而不会象姨娘那样使手段,这就是娘亲吃亏的地方……”

连瑾瑜闻言看着她,有些吃惊:“然儿!你以前从来不关心这些事情,而还与你姨娘走得很近……还有,你好像分析得很透彻,这倒让娘亲刮目相看了!”
第六十章 宽慰母亲回顶部章节目录
“以前是孩儿不懂事,从上次姨娘陷害娘亲开始,然儿的心里便认清了姨娘的真面目,时时留心,自然也知道一些道理,只是怕娘亲不愿意听孩儿说,怕娘亲只一昧地伤心,将所有的事情都彻底抛弃,那孩子儿怎么办?”安倾然故意凄楚地道。

连瑾瑜闻言心里大惊,她一直以来,只以自己的感受为中心,她觉得委屈,将军怕是已觉得她不够气度,天生受妒嫉,如此一来,倒把将军推得更远,而那下场她现在已经可以想象得到。

只是,让她委曲求全,哪里是她的性格。

那些手段,她不是不会而是不屑。

安倾然又继续道:“娘亲,父亲对您也是有感情的,否则也不会惩罚姨娘,他能提前将姨娘解禁,一定有他的考虑,也许事情不像娘亲想的那样,也许事实爹爹也着了姨娘的道儿,只是姨娘手段高明,爹爹没有察觉,而娘亲也不给爹爹出个主意!”

“你这孩子,说这些,是不是在怪娘亲没有你姨娘那样的手眼通天?”

“其实娘亲想做什么,自然能做成,只是娘亲不喜欢姨娘那样的手段……可是娘亲想想,如果娘亲现在不反击,又会恢复以前的那样,姨娘会重新掌权,安姨然和安明轩将成为未来将军府的主子!”安倾然叹了口气,“女儿到那个时候,只有终日陪在娘亲的身边保护娘亲了……”

“你的担忧娘知道,娘亲什么都知道……”连瑾瑜皱着眉头,只是叹了口气,这么多年的怨艾是那么容易就消除的吗?

对于安忠涛,她本想再给他一次机会,可是机会给了,他又做了些什么?

他实在伤到了她的心!

现在又反倒让她来去迎合他,她实在说服不了自己。

“娘亲,我真的很想要一个弟弟,虽然父亲已有明轩,但正是因为已有明轩,娘亲才须努力,我们不会欺压别人,而是为了自保!”安倾然瞧着娘亲的脸色,以她能接受的方式,开始谈她所想的事情。

她真的太替娘亲着急了。

她该怎么做?

连瑾瑜半晌没有作声,安倾然上前,半撒娇地推了她一下:“娘亲,当年你和父亲是怎么认识的?只是媒酌之言?”

“当年在月华寺……”连瑾瑜想起了往事,那样的记忆实在太美好,葱茏的青春,美好的往事,只提到月华寺三个字,连瑾瑜的眼神里便露出了光华,仿佛年轻了

许多,安倾然一见,眼底露出了笑意,果然,娘亲对爹爹还是有感情的,这就好办!

就算夜痕再好,她私心还是不愿意他和娘亲在一起的,这两天,他很是尽职尽责的教自己,没有再去东暖阁,对于他和娘亲的品行,她从来没有怀疑过。

“月华寺?娘亲你给孩儿讲讲,孩儿想听!”安倾然走到了她的身边,坐在,靠在她的肩头,“以前,女儿很后悔,没有多关心娘亲,没有尽到自己的力量……”

“让你担心,是娘亲的错!”连瑾瑜抚着她的头发,苦笑道,“是娘亲做的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