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知人知理知事,读人读理读书。书香伴我成长,阅读圆我梦想。精彩内容尽在www.7mihua.com}
第五十七章 姨娘出手回顶部章节目录
“是吗?你的伤真的没好吗?还是你有什么小计谋?”夜痕声音低了下来。

“嘻嘻,我只是呆的有些懒了,趁着这病,索性多养几天好了!”安倾然笑眯眯地道。事实上,她想着有些事情,还是暗中再观察几天,她伤着,那些人在外面做事的时候,就根本不会顾及她,那样,就会暴露真实目的,出马脚!

其实更主要的原因是,她可以趁机象父亲说,学习一门医术有多重要,不能让爹爹反对表舅留下来_米_花_书_库_ www.7mihua.com,这才是真的。

安倾然先回了娘亲,连瑾瑜不明白安倾然为什么突然来兴趣又要学医又要学武的,以前,她不喜欢动,每天只安静地呆在屋子里看看书绣绣花,连出去聚会,都是安嫣然扯着她去!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她既然想学,她还是开心的。虽然有些人学女子无才便是德,可是她瞧着,女人若是不够聪明,没有本事,再有容貌也是空有其表,久了,难免让人看轻。

翌日。

安忠涛突然接到下人的报告:安瑾蓉在岚晓阁已茶饭不思三天了,整个人已不能起床,问他怎么办!

安忠涛对于连瑾蓉,本来安忠涛也在考虑要不要提前解禁,因为最近康王的来访,更因为舒贵妃来贴请她去了一趟康王府,安忠涛有些犹豫,但是他又不好无缘故地收回自己的话,现在听到报告,他心里一动,没有立刻起身,而是道:“怎么才来汇报?”

那家丁愣了一下:“平时见不到二夫人,听丫环说,二夫人不想让自己的事情烦到将军,以为只是小事,却不想会拖成茶饭不思!”

安忠涛闻言脸色变了变:“还不去请大夫来?”

那家丁闻言飞快地跑了出去,安忠涛站在屋子里踱来踱去,最后终于一甩袖子,急步走了出去。

岚晓阁。

连瑾蓉躺在床上,只穿着一件水粉的亵衣,发散着,人躺在锦枕上,看起来柔弱无力,安忠涛看到她如此模样,不比往日强势的样子,头发披着,更添了几分清纯的美,心里不由地生了一丝怜惜。

连瑾蓉睁开眼睛,强撑着要坐起来,有气无力地道:“将军,妾身又给将军添麻烦了……”

安忠涛上前一步扶住了她:“好生躺着吧!”

“将军……妾身不争气。”说到这里,她伏在枕上,虚弱地喘着气。

安忠涛见状皱着眉头:“你该早些声张,也好找太夫瞧瞧!”

“妾身觉得给将军丢了脸,将军信任妾身,妾身却管理不严,让恶奴借势不端,竟然连夫人都敢欺负……说起来,这都是妾身的错,而当天,妾身只觉得冤枉,却从来也没有想,将军在外人面前无颜,都是妾身惹的……”连瑾蓉的眼神楚楚动人,带着哀怨自责的语气,这让安忠涛的心一下子就软了。

他咳了一声:“你也不用太自责……”

“妾身怎么会不自责,这么多年蒙将军疼爱,却给将军添了这么大的麻烦,妾身真是又羞又愧,这些日子一直反省着,越发的觉得自己思虑不周,不足以担大任,所以将军做的对,让姐姐来管理咱们的将军府,是最妥帖不过的!”连瑾蓉说完这些,突然觉得自己露出了马脚,竟然一口气说完的,怎么行,不由地只伏在枕上一阵阵地喘气,也不抬头,伴着剧烈的咳嗽。
第五十八章 伏低做小回顶部章节目录
安忠涛伸过手来,轻轻地拍打着她的后背,而伏在枕头上的连瑾蓉抬头柔弱地看着他,声音凄楚地道:“妾身不值得将军如此疼爱……”

说着,泪眼涟涟!

看着她如此梨花带雨,安忠涛的心就柔了,连瑾蓉余光见到他的表情,立刻哭声大了起来,往前一栽,便倒在了安忠涛的怀里哭得十二分的委屈,不可自抑,安忠涛的心都被她给哭碎了,不由地轻轻哄着:“我也知道你的委屈……”

连瑾蓉开口道:“妾身不委屈,将军现在能来看妾身,所有的一切都值得了……妾身受苦不怕,只怕将军不要妾身了!”

“傻话!”安忠涛安慰道。

连瑾蓉见状眼波流转,双臂环上了安忠涛的肩头,开始亲吻他的面颊,安忠涛的面色有些僵硬,仿佛不适应,但很快,他眸子就温柔起来,两个人正情意绵绵的时候,外面有人报告大夫找来了,连瑾蓉不好继续,又软软地倒回了软榻上,大夫诊治完之后说了些情专郁结,忧思过度所致,给开了一些药,他这样说,当然是连瑾蓉早有交待的,自然不能露馅。

安忠涛不再让连瑾蓉禁足。

这个消息很快传到了东暖阁和西梧院,连瑾瑜闻言只是点了点头,什么都没有说,而安倾然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她脸色却是变了,心里暗想,这姨娘还真有些本事,竟然不足一月之期,就让父亲改变了主意,看来,她的任务还真的很重呢。

不过,她不知道的,比这解禁还严重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安倾然被忍冬扶着来到了冬暖阁。

看见她进来,正坐在镜前失神的连瑾瑜回头看见她,立刻起身上前,扶住了她的胳膊:“你怎么来了,伤还没有好,淘气不是?”

安倾然双眸灵动,眼睛打量着屋子:“娘亲,父亲上朝去了?”

连瑾瑜脸上的表情有些僵,但随即摇了摇头:“我不太清楚……”

“哦。”安倾然没有明白,“父亲什么时候走的?难道今天没早朝?”

“你父亲……昨天在岚晓阁住的。”连瑾瑜说完还笑了笑。

只是那笑容中带着掩饰不住的苦涩。

安倾然闻言,心里一惊,还没等说话,洪嬷嬷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二夫人早!”

安倾然与娘亲对视一眼,这会儿连瑾蓉已走进了屋子,她穿着一身紫绡翠纹棉裙,外套金银丝线织就的华彩罩衣,那白狐裘的披风拿在手里正递给随行的丫环小翠,她整个人面含桃色,俏然而立:“见过姐姐……妹妹这么多天的在岚晓阁禁足,没有来给姐姐请安,还请姐姐不要怪罪!”

安倾然起身给她施了一礼,连瑾蓉忙上前扶住了她:“快坐下吧,知道你脚受了伤,我差人送去的红药,你用着可好?”

安倾然笑了:“姨娘,这几日未见,人瘦了许多。”

连瑾蓉点头叹了口气:“这些日子在家,天天的想着自己以前确实太霸道了些,行事考虑不周,让姐姐受了委屈,越想越自责,这不,刚出来,就想向姐姐请罪,还请姐姐大人大量,以前的事情,能翻过去!”

“坐吧!”连瑾瑜淡然地道。

“谢谢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