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书籍可以打开心灵的窗户,书籍是人类的最好朋友,阅读让您开阔眼界,开拓思维,精彩的图书可以启迪智慧,让米花书库成为您的好朋友吧!/
第五十五章 贵妃另谋回顶部章节目录
连瑾蓉闻言脸上的表情很不自然,舒贵妃说一切让皇上做主,她是不信的,她这个贵妃做得一直顺风顺水,皇上很是宠爱,大多数的事情都是她在拿主意,怎么的,提起嫣儿来,她倒推给了皇上?

难道她有别的想法?

连瑾蓉猜不透她有什么目的,舒贵妃又开口道:“你不用想太多,回去后,好好的想想,该如何跟你的将军服服软,让他放你出来,才是正式的!”

连瑾蓉闻言点头¤米¤花¤书¤库¤ http://wWW.7mihuA.CoM,不好再说什么。

回到府内后,她就想办法。

一连过了几天,府内安静无事,她也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安嫣然来了,小脸儿上的表情带着明显的愤怒:“娘亲!”

“怎么了?嫣然,你怎么不陪你表哥?”

“还说表哥!他这几次来都去了西梧院,哪里有时间和我说话?”

“哦?他去了西梧院?”连瑾蓉的面色一紧,“他这几次来都去了西梧院?”

“是呀!”安嫣然颓然地坐在椅子上,幽幽地叹气。

连瑾蓉闻言,眼底现了一丝慌乱,看来,她靠别人是不成的。得靠自己才行。

安嫣然立着眉头,心里在想,这几天,那西梧院可是热闹了,又是连暮寒,又是东方夜的,听说东方锦还送来了药物,那安倾然不知怎样的得意呢!

而事实上安倾然并不是她想的那样得意,反而对于东方夜的频繁到访感到一阵地无奈,还有厌恶,在没有想好如何对付他之前,她真的不想见他!

她不明白,她如此冷淡,他怎么可能感觉不到,反而一天比一天的兴奋,找各种借口,给她带来各种礼物!

不过,她很快就不去想这些,她要改变自己。

因为她的脚伤,娘亲非常担心,给医术高明的表舅捎去了消息,其实,娘亲自己已经检查过了,也同意太医们的看法,可是一涉及到自己的女儿,她又拿不准了。夜痕的到来让安倾然非常开心,看着他认真的书写药方,看着他斟酌推敲,她觉得他这一刻太有魅力了,不由地开口道:“表舅,你收不收徒弟?”

夜痕冷峻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摇了摇头:“我不收徒弟!”

安倾然一点儿也没的气馁,反而笑了:“表舅,若是你不收我为徒弟,我可是会向娘亲告状,说你凶我,吼我,骂我!”

她边说,脸上边起了笑脸,笑得如一朵花,只是眼底带着一丝邪气……

其实安倾然当然明白夜痕一直未娶的原因,她自己也挺喜欢夜痕这个表舅的,从心里赞成他的观念,她想,如果表舅和娘亲在一起,他一定不会再娶别的女人,绝对不会象父亲又娶了姨娘的,如果只一夫一妻,就不会象现在这样家里不宁!

可是,她怎么也不可能让娘亲离开父亲跟表舅呀!

毕竟那才是自己的父母。还有,如果自己支持娘亲跟表舅在一起,那自己可真是大逆不道,人神皆愤了!

夜痕听到了她的威胁,浅然一笑:“好啊,你去说,瞧你娘亲会不会相信!”

安倾然见状,眼睛转了转,笑眯眯地道:“表舅,还记得上元节的事情吗?”
第五十六章 拜师学艺回顶部章节目录
夜痕闻言,眼神一变,那次自己不小心着了道,他差点连累连瑾瑜,怎么可能忘记呢!好在眼前的这个丫头不知道收到了什么风声,赶在众人之前救了他们,后来发生的事情,连瑾瑜虽然只跟他提了只言片语,但他仍是觉得心惊肉跳了。

见夜痕没有说话,安倾然又继续道:“表舅,其实你要了收我当徒弟的话,那可是好处多多!”

“有什么好处呀,你说来听听。”夜痕放下手里的草药,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带着慈爱。

安倾然掰着手指道:“第一,你的衣钵有人传承,你高超的医术流传于世,治病救人,也算功德一件……”

“嗯,第二呢?”夜痕的眼底现了一丝兴趣。

“第二,你以后再来将军府,就是我的师父,那样就不会再有人说闲话,我的父亲也不会心里不舒服了!”

“怎么?现在我来你父亲不舒服?”夜痕挑着眉头问了一句。

其实,安倾然也不知道她父亲是怎么想的,她只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故意这样说的。话说出去了,也不好往回收,她便继续道:“就算我父亲相信你和娘亲,但是别的人难免会利用你们的关系生事呀,还是比如上元节的事情!如果不是那些人平常就存了心,怎么可能会想到利用你呢?”

一提到上元节,简直是戳到了夜痕的心尖了。他叹了口气:“怎么?你娘亲知道你的想法吗?”

“娘亲现在还不知道,但娘亲一定赞成!”

夜痕看着她:“你还真是人小鬼大!难得你倒是长劲,思进取!”

“那意思你同意了?师父?”安倾然一高兴,一下子跳到了地上,高兴地蹦了起来,夜痕看着她的脚踝微微点头。

看来她一直在装病,就是等着自己点头呢。

安倾然跳了两圈才停下来:“表舅,我不但想学医术,更想学武功!”

一提到武功,夜痕就摇了摇头:“你认为表舅的功夫还成?”

“当然,表舅的功夫多厉害呀,其实我觉得上元节那次,表舅你肯定是中了迷香之类的,否则什么人能放倒你呢,还搬动都不醒?”

夜痕微微点头:“那夜的烟火味太重,我倒没有觉察到有什么异样,说起来惭愧,你倒是不嫌表舅马失前蹄!”

“马都会失前蹄,老虎也会打盹,何况人乎!”安倾然因为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太开心了,所以她表情很调皮。

夜痕看着安倾然,总觉得她哪里有些不同,对,好像是与年龄不符的成熟,她的眼神偶尔会流露出一种忧伤,仿佛有什么事情让她郁结。

难道是因为最近将军府的事情?

现在,连瑾蓉陷害不成,自己反倒被禁足,她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太好了,我这就告诉娘亲去!”安倾然说着往外就走,不过,走了两步后,她哎呀一声,又跳回了床铺:“表舅,我的伤还没有好全,实在不该出去乱走,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