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 这本书相当的十分的好看,这是一本精彩的书,精彩连载就在www.7mihua.com,如果您有什么观点,留个评论吧 **
第五十三章 贱男心理回顶部章节目录
东方夜走得很快,脸色并不好,没有人愿意被人冷落,虽然他也不太想跟她热络起来。

送走康王后,安嫣然阴着脸在府内行走,迎面走过来一个粗使的丫环,抱着一堆柴,看见施礼晚了,安嫣然站在她面前,脸上挂着诡异的笑,那个丫环见状一堆柴都丢到了地上,脸色苍白:“二小姐,奴婢下次不敢了!”

安嫣然脸上挂着笑意,越来越盛:“我也没说什么呀,你为什么怕我?”

“我……”那个丫环开口不知道说什么。

却很是慌张。

安嫣然见状扬起手就是一巴掌:“这是为你好╋米╋花╋书╋库╋ http://www.7mihua.com,以后你便记得了,遇到我只是一巴掌,若是遇到大小姐还有将军和娘亲,你的皮肉受苦是免不了的,明白吗?”

那个丫环捂着脸,眼里是泪:“明白了,奴婢记住了……”

安嫣然一笑离开了,脚步也轻快起来,显然,她的心里是舒服了。

那个小丫环看着她的背影,恨恨地瞪了一眼:“大小姐才不会……”

她的声音很低也只有她自己能听得到。

安倾然坐在自己的床上,送走了康王之后她心里一直在猜疑他的意思,难道真的只是礼节性地探望?他没存别的心思?

安倾然暂时还没有想到如何报复他,难道要入虎穴才能得虎子?还是借助其它的力量?

最后她选择了后者,毕竟这一世她想好好地为自己而活,除了报仇外,她还有她的人生!

两天后,康王又一次来访,特意给她带来了红伤药,说是皇宫内制的,这一次安嫣然没有陪他一起来,只有他一个人,安倾然觉得很是诧异:他这是玩的什么把戏?

安倾然脸上仍是淡淡的,看着此世的东方夜,她脑子里的念头转了几转,终于开口道:“让王爷费心了,倾然的病也不是什么大病,何劳王爷如此!”

东方夜心里是一万个的不愿意,如果不是因为娘亲的命令他怎么可能来瞧她的冷脸!若容貌,自己的表妹比她并不次,论性情,却比她好不知多少!

但是他仍然一笑道:“安小姐最近心情可是好?窝在屋子里养病,最忌烦闷,有时间可以常出去走走!”

安倾然现在连回答都懒得了,她伸手拿起桌子上的书看了起来。

“安小姐不知看的什么书,可是很有趣?”东方夜搭话道。

“没什么,不过是女儿家看的东西,同治国齐家平天下没有半点关系,康王想必关心的是那些东西吧?”

“安小姐怎么知道在下关心的是这些?”东方夜本来是不愿意看见她,也不想对她的冷脸,不过,对于她的冷淡,他现在可是起了牛性,他一向自觉风流洒脱,所见的女孩无不以爱慕的眼神看他,恨不得贴到他的身上去,这安倾然是唯一一个对他不理睬的,甚至还嫌弃的,这让心里非常别扭。

甚至还带着一点恨意,如此,倒对她来了兴趣!

终于,不知道是康王回去说了什么,还是连瑾蓉的拜贴起到了作用,舒贵妃让连瑾蓉去觐见,安忠涛自然不敢阻拦,便只得让她去。这让被禁足的连瑾蓉兴奋异常,她收拾了再收拾,打扮得花枝招展,来到了康王府——

初初祝亲们新年快乐,身体健康,阖家欢乐,马年大吉,万事如意。
第五十四章 姨娘入宫回顶部章节目录
舒贵妃容貌保养得甚是年轻,看起来竟象二十多岁的少妇,连瑾蓉将礼物呈上便羡慕地道:“表姐,你怎么如此年轻?看起来还象在闺中未嫁一般……”

舒贵妃笑了:“笑吧,你倒是会哄我开心!”

“我哪里是哄你开心,说的是实话,一说到闺中,不免想起我们以前在一起绣花谈心的日子,转眼间竟过了这么多年,表姐没有变化,我倒是老了……”连瑾蓉感叹地道。

事实上,她并不老,花容犹存。

舒贵妃闻言也是感慨地道:“是呀,孩子们都长大了,我们能不老吗?倒是听说,你前一阵子还同将军怄气,过了这么多年了,好好的,这会儿倒是为了什么?”

连瑾蓉正盼着她提这茬呢,忙扯出帕子拭了拭眼角:“表姐,论理说家丑不可外扬,可是表姐哪里是外人,我和表姐说,表姐自不会笑话我……”

“是呀,我们是姐妹,何来笑话之说?”

“说起姐妹来,我倒是觉得表姐比我那同父的姐姐不知要亲近几分呢,这一切,还不是因为连瑾瑜,说什么嫡庶有别,宠妾盖妻,还不是因为她以前不愿意管事,我才勉强接了这个烂摊子,管了这么多年的事,没落到半分好,她现在想收回大权自己管理,直说便是,还硬是给我按了许多罪名,还陷害我,说我吩咐人用剩菜剩饭招待客人,你说我便是真的存了苛刻之心,也断不会在太子面前打自己的脸,也打将军的脸吧?我能蠢成这样?”连瑾蓉一脸的仇恨,“还有我那侄子,倒只认他那嫡亲的姑母,发生那样的事情,他不说替我分辨两句,倒是在旁边扇风点火,我想通了,不就是因为他攀上了太子那个高枝吗?眼里就没别人了,更嫌我没有他的亲姑母能耐,太子都青眼有加,非得陪着一同用餐……”

连瑾蓉的这番话让舒贵妃的脸色变了几变,她终于道:“他们也太欺负了些!”

“是呀,表姐,将军被连瑾瑜迷惑了,竟然不念多年夫妻之情,还责打了我,若说出来,可真是无脸见人了……”说着,她就哭了起来。

舒贵妃叹了口气:“你哭有什么用?那安忠涛也太大胆了些,光知道他们连家的嫡女有太子撑腰,却不知道你还有我这个表姐吗?”

“将军脾气倔强,但是他心实,如果没有那连瑾瑜母女撺掇着,也不会如此!”。

闻言舒贵妃笑了:“你还真是心疼你家的将军。”

“让表姐见笑了……”连瑾蓉抹了抹眼睛,四处看了一眼,“夜儿那孩子在哪里?”

“他呀,去给他父皇请安去了!”

“夜儿这孩子真好!”连瑾蓉感叹道,“也奇怪,嫣然特别喜欢夜儿,打小就和他合得来,这会儿夜儿来将军府,他们相谈甚欢,看着两个孩子在一起,真是般配怕感觉……不知姐姐有没有给夜儿定亲?心里可有合适的人选?”

舒贵妃冰雪聪明的人,再加上她这么明显的暗示,她如何能听不懂呢,可是她心里也是有着自己的打算,虽然同是将军府的女儿,但是嫡出和庶出地位当然不同,她若是为了她表妹,倒是没有问题,可是她得为自己的儿子着想,有将军做后盾对未来自然有大大的好处,她可是瞄着嫡出的安倾然,怎么也轮不到庶出的安嫣然,所以,她开口:“夜儿还好,他的婚事问题我还得同皇上商量,一切都是皇上拿主意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