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 您有什么好看的书想要和书友们一起分享呢?可以试试上传一个吧,注意要txt喔,上传优秀书籍会奖励不少积分的 !!!
第五十一章 诋毁嫡姐回顶部章节目录
安嫣然的脸色立刻暗了起来:“说起来,你也不会相信,这也算是将军府的家丑吧……”安嫣然叹了口气接着道,“上次在湖边,我并不是失足落水,而是因为安倾然……”

“安倾然?是因为你要救她?还是其它的原因,总不会是她想把你推下水吧!”东方夜的语气里带着玩笑。

安嫣然忙道:“算了,不说了,若说出来,没有人会相信!”

东方夜闻言不对劲他低声道:“难道Ж米Ж花Ж书Ж库Ж WWw.7miHUa.Com,真的是她想害你不成?”

“表哥,你现在也知道了,我娘亲被关了起来,原本掌握的大权也被剥夺了,你说,我们姐弟两个会有什么好日子过吗?”安嫣然故意含糊其辞地道。

东方夜见状,只是扯了扯嘴角,也不好往下接话。

安嫣然带着康王到了岚晓阁,康王进去简单地说了几句话,便告退,安嫣然一直陪着他,东方夜出来后,开口道:“安倾然住在哪里!”

安嫣然不明白他为什么问起安倾然,但仍是指了一个方向:“西梧院!”

“我想过去瞧瞧她!”东方夜说完就走,安嫣然闻言心里一惊跟在了他的身后,“我陪着你去吧。”

东方夜竟然没有反对,安嫣然心里不由地一喜:“表哥,怎么想起去看安倾然?”

“礼数而已。”东方夜淡淡的。

事实上,他真的有些厌烦,来之前若不是娘亲特意嘱咐了又嘱咐,让他多接触安倾然,他才不会去看她,他甚至对她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也不知道娘亲是怎么想的。

说到底,也是安嫣然与他们的关系近一些。

对于东方夜的来访,安倾然倒是完全没有想到,她被忍冬扶到了椅子上,坐好后,东方夜才进来,按理说,这女儿的闺房是不能让外姓男子进来的,但是将军向来行事大气,再加上他们之间有亲戚关系,而且十二岁的年龄,在大人的眼里来说,还只是一个孩子,禁忌自然少了些。

看见东方夜,安倾然虽然事先已经提醒自己要平静再平静,不过,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她真的无法平静,就是眼前的男人,同自己记忆中没有半点变化,上一世,也是这样的年纪,她一颗芳心就给了他,他确实外表无比迷人,而且十分具有迷惑性,看起来无比的正直,哪里知道,他背后干了那么多无赖的事情!

“安小姐,好像不欢迎在下的来访!”东方夜感觉到了安倾然眼底的不屑,心里也有些不爽。

他本来不过是奉命来看看她,倒象是自己来巴结她一样。

现在想想,表妹说的一点儿也不夸张,眼前的小女孩儿眼神这样的不友善,真保不准她下一步会有什么荒唐的举动。

听了他的话,安倾然淡淡地道:“王爷真是冤枉了,臣女怎么敢!”

那声音已是拒人千里之外。

旁边的安嫣然见状心里十分矛盾,本来她是怕安倾然会夺了表哥的注意,更怕她趁机耍手段,再哄了表哥,她岂不是没有机会了?
第五十二章 再见渣男回顶部章节目录
她知道自己要什么,很清楚,她知道这辈子自己对表哥是不会放手的。

无论是谁,都不能阻止她。

可是任是如此,见安倾然对东方夜冷冷的,她心里又禁不住地生气,因为这会让她觉得,安倾然没把表哥放在眼里,而且是瞧不上的!

她中意的人,她敢瞧不起!

想着,心里的怒气就渐长。

更何况自己的爹爹知道表哥要来,还吩咐人准备好了饭菜迎接呢,听她的语气,竟然觉得表哥的到来不是大事。

难道是因为东方锦?

她也有听说,当天东方锦救了安顷然,而且听起来,太子对于她的伤势很关心,还要主动送她们姐妹回来,当然,最后是连暮寒送她们回来的,对于连暮寒,虽然他也是自己的表哥,但在她的心里,连暮寒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就说那天吧,连暮寒跟太子在一起,只在安倾然的房间里,甚至都没有看她一样。

这几次来府内看安倾然,倒是给自己也送来了一些东西,但她能分得清,什么是特意,什么是顺便而为。

送给她的东西不过是几块药锭子,还有小孩子玩的一些玩具,九连环等,她真的只把自己当成小孩子?

东方夜见安倾然淡淡地,开口道:“安小姐,看起来并不欢迎在下……”

“臣女已经说过了,怎么敢!”安倾然嘴角起了冷笑。

同样的问题他还要问两遍?看起来今生和前世一样,这个男人太自我了些!

而且还挺自恋,他当真以为,所有的人都该象安嫣然一样粘着他?

她已经从安嫣然的脸上看出了执著!

看来,今生也一样,安嫣然依然对眼前的男人起了兴趣。

想到这里,她又笑了:“妹妹,说起来,你该好生招待一下康王才是。”

“哦?为什么是我?”安嫣然脱口而出。

“别忘记了,是康王下湖救的你!”

“那倒是,我非常感谢表哥……”安嫣然眼瞧着东方夜,菀尔一笑,脸上露出了娇羞的表情。

安倾然又看向东方夜:“康王,以后嫣然怕是会经常麻烦你,还请康王不要介意才好。”

东方夜闻言,嘴角起了一丝笑意:“难道我该介意吗?”

安倾然摇了摇头,心里起了一丝恨意,他当然不会介意,自己这么说,话里的讽刺他听不出来吗?听不出来,也至少该看到她在打呵欠了吧?

安倾然又接连打了几个呵欠:“对不起,我困了……”

康王便是再迟钝也听出来了,便起了身,优雅一笑,转身离开了。

安嫣然也跟着他走了。

忍冬扶着安倾然回到床上,担心地道:“小姐,刚才您对康王的语气不太对劲,您不怕康王生气?”

“是吗?我久病之人,心绪难免焦躁……”安倾然淡淡地道。

第一次交锋,安倾然并没有胜利。

但是看见他吃瘪,她从心里往外地舒泰。

再说,她要的可不是这样口头上的胜利。

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康王来看自己?只是礼节上的?还是有其它的目的?

她在沉思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