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知人知理知事,读人读理读书。书香伴我成长,阅读圆我梦想。精彩内容尽在www.7mihua.com}
第四十九章 庶妹谋划回顶部章节目录
安嫣然进了屋子,脸上的气愤还没有消失,连瑾蓉见了自然要问,安嫣然叹了口气:“娘亲,说来你也是连府的小姐,我那舅舅怎么不派人来瞧瞧你?倒是因为安倾然的脚,这么几天,派了两拨人来,又是药材,又是吃用的,仿佛她生了什么不得了的重病一样……”

“为这事?”连瑾蓉叹了口气,“若是这个都值得生气,那这辈子气还不是没完没了?”

“娘亲……”安嫣然的语气弱了下来^米^花^书^库^ http://www.7mihua.com,“孩儿不该惹娘亲伤心,这等伤心的事情,显然娘亲在连府的时候,已是受够了!”

“是呀!在连府的时候,娘亲总是给人赔笑脸,否则,怎么活呀……娘亲更心疼你,小小的年龄,也学得娘亲这样隐忍,难为你了,都是娘亲没有本事……”连瑾蓉哀怨地道。

“娘亲!这样的泄气话我们要说几车都说不完,我们不能说!特别是这个时候,我们更应该想办法自强自救,否则没有人来救我们!”安嫣然的脸上现了阴狠,这与她的年龄完全不符。

连瑾蓉丝毫不见怪,反而认为女儿如此,是完全正确的,这样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不会受人欺负。

“好,嫣儿是不是想到了什么?跟娘亲说说!”连瑾蓉笑了一下,她身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只是成天困在这里心里添好,很是郁闷,好在,安嫣然有办法,和她的弟弟时常进来瞧她,还带来各种消息,不过,倒是没有一件好消息。

安嫣然未说话先笑了:“娘亲,你有多久没有进宫瞧舒姨母去了?”

连瑾蓉想了想:“大概也有半年了吧,娘亲一直忙着府内的事情,只是嫣儿为什么这么问?”

“娘亲,爹爹说什么家丑不外扬,您就真的不打算向舒姨母求救?”安嫣然问道。

“嫣儿前一段时间不是也说先不让舒姨母知道我们的境况吗?大过年的,给人家添堵,再说,娘亲也不真想让你舒姨母来给你爹爹施压……若当真他只是因为你舒姨母而对我怎样,那终归不是好法子!”连瑾蓉思维清晰地道。

安嫣然很同意地表情:“娘亲,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想,就算我们不让姨母帮我们,但亲戚之间也该常走动走动,还有,这次落水,若没有表哥,我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他救了我的命,我还没有谢过他呢,不如娘亲给姨母递个贴子,女儿替你送出去,姨母不会来,但至少表哥可以常来,这样的话,可以让那对母女不敢轻视我们,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连瑾蓉闻言暗暗点头,心里想着自己的女儿到底是亲生的,处处都会自己着想,而且深合自己的心意,想来,长大定是自己的好帮手!

不由地道:“嫣儿说得很有道理,给娘亲准备纸笔,娘亲这就给你姨母写信,让你表哥常过来走走也是好地……”

安嫣然闻言非常开心,忙着准备去了,这个时候安明轩揉着眼睛走了进来:“娘亲!娘亲在做什么?”
第五十章 姐弟不和回顶部章节目录
安嫣然见状皱着眉头:“明轩,你怎么来了,二姐和娘亲有事情做,你晚些再过来,好不好?”

“不好,二姐不好,我去找大姐去!”说着,他转身往外就走,安嫣然闻言,眉毛立刻立了起来,她一把扯住安明轩的胳膊,“你刚才说什么?”

安明轩看着她的样子,吓得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连瑾蓉见状忙开口道:“明轩还小!”

安嫣然闻言,脸上僵硬的表情换了换,她笑了笑,开口道:“明轩,二姐刚才不该和你这样说,二姐只是怕你吵到大姐,大姐现在受着伤呢,所以,你不能去!”

安明轩闻言瘪了瘪嘴,将眼泪生生地憋了回去!

连瑾蓉见状叹了口气,自己的儿子与女儿相比,确实少了些灵光,不过,她想那是因为他还小,等他长大些,就会好地。

安瑾蓉写完信后,交给了安嫣然,她揣着这请帖,脸上露出了笑容,这样,自己就不是无缘故地请表哥,那样太突兀了!

安明轩被安嫣然吼了一通,憋住没哭,眼见着娘亲和二姐说的热闹,他在心里羡慕,更是憋着一口气,现在二姐要走了,一直没有跟他说话,他终于抽噎了起来!

安嫣然瞧着他,叹着气,最后终于从旁边的食盒里挑出一块糖,递给了他:“你好生温习功课,长大后要有出息,你是爹爹的长子,明白吗?将来将军府的一切都是你的,只是你不要如此不长劲,动不动就哭,那怎么成?”

安明轩连点头,边抽泣,他实在止不住,不由地越哭越大声。

安嫣然见状摇了摇头:“娘亲,你来哄他吧!”

连瑾蓉将安明轩抱在怀里,柔声软语,方好了些。

安嫣然看着她的亲弟弟,心里在想,自己到底该怎么和他说,他才能长些心,不往安倾然的身边凑?她不敢说实话,因为她怕自己被这个弟弟给卖了。

不过,她并不是太着急,毕竟现在他是安府唯一的男孩儿,只要连瑾瑜不再生养,他们就很有机会,只是等待时机罢了。

不过,阻止连瑾瑜再生养这件事情她还没有跟娘亲商量到底要怎么做。

这都是后话。

她得先做她最想做的事情。

****

两天后。

终于康王来了。

安嫣然很开心,她在大门口亲自迎接,看着一身紫袍贵气逼人的东方夜,安嫣然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加快了,她几步上前,笑着道:“表哥,你来了,姨母还好?”

东方夜将带来的礼物交到安嫣然的手上:“蓉姨母还好?”

“好,只是很思念舒王妃,不怕表哥笑话,我姨娘现在被禁足呢,出不了府,所以才放了请帖,请你过来……”

东方夜的表情并不太热衷,没有很多欣喜,边答应着边进了院子,安嫣然不敢让自己表现得太过热情,只是闲聊着家常:“表哥,姨母最近的身体可好?康王府的可是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

“比如?”东方夜挑着眉头问她。

“比如聚会!”安嫣然笑着道。

“还说聚会,对了,上次你好像要跟我说落水的事情,只是说到一半,没有说完……”东方夜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