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 一起来看书,一起来聊书,米花书库天天陪着您,打发寂寞无聊的时间,和作者一起畅游无限的想象空间 ^^
第四十七章 在家养伤回顶部章节目录
两个小姐终于回到了将军府。

安倾然心里有点遗憾,上一世聚会她没有参加到,这一世也一样,至于那三绝的姿容她以后也是有机会的,但却是年纪长大,不知与年幼时有了什么样的不同!

她坐在马车里,安嫣然仍是在后面的马车,她没有事情,只是冻了一下,太医说她只须吃几付药就没事了,这一世,仍是自己比较倒霉,不过,能避开皇上指婚的命运,自己就有机会翻身。

回到府内www.tenluo.com,自然是一番忙乱,安忠涛听说两个女儿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又少不得一番找大夫好生诊治,结果自然是一样的。

安倾然坐在自己的西梧院,心态倒是很平静,因为,毕竟事情发生了改变。

忍冬却是一阵的担忧,她生怕自己服侍的不好,会加重安倾然的病情,所以每天都得将医嘱自己念一遍,然后亲自给安倾然熬药,亲自监督她喝得干净,三天后,安倾然有些懊恼自己太笨了,躲闪还受了伤,真是时间长了,没有练功的原因。

其实,父亲因为是将军,对待女儿家也象男孩子一样养,他认为习武是必须的防身之技,更加上,他将军的女儿自然与别人家羸弱的大小姐要不同,从小就逼着她们练武,只是安倾然比较懒闲,加上娘亲又让她不缀女工,她练习大多的时候只是胡弄而过,所以,今天才会如此。

安倾然觉得这是自己失策的地方,前一世如此,这一世,她一定要改变自己,至少,她应该能保护自己,以前自己不理解爹爹为什么让女孩子舞枪弄棒的,现在,她有些理解了。

并觉得很对。

忍冬一直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安倾然回来只说是一个意外,她觉得不太可能,自己的小姐又不是喜欢蹦跳之人,平时极端庄,这次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但是小姐不想说的事情,她知道她不能多嘴。

看着忍冬满眼的心事,安倾然无奈地道:“忍冬,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不想告诉你,只是以后你自己小心些……”

“小姐,奴婢小心什么呀?”

“小心……”安倾然在犹豫,要不要告诉她小心安嫣然,如果自己说了,会不会打草惊蛇。

正犹豫间。

外面的院门响,安嫣然的声音传来:“姐姐,我可以进来吗?”

这是自出事以后,她们第一次见面。

安嫣然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脸上带着招牌式的纯真笑容,她一进屋子就将手里的点心送到了安倾然的面前:“姐姐,妹妹这几天受凉了,父亲让人看着,不让出门,闷死了!”

安倾然点了点头:“那你应该多在屋子里休息才是。”

安倾然没有想到自己的声音会如此温柔,仿佛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看来,自己也学会了虚伪。

“可是我想姐姐了,也不知道姐姐的伤势,那些奴才们只会说没事没事的……”安嫣然嘟着小嘴,上前来查看。

安倾然看着她笑眯眯的样子,心里暗恨,她演的还真像呀!

想到这里,她不由地咬了咬牙:“妹妹,你呢?那水寒,一定要好好看看,不要留下什么病根才好!”
第四十八章 开导母亲回顶部章节目录
安嫣然闻言摇头:“太医说我的体格壮,没有大碍的!现在想想真是后怕,若是换作姐姐落入水中,不知会落下什么毛病呢!”

落下什么毛病?

她当然知道!

安倾然脸色一冷:“妹妹也该小心些,还有,将那做鞋的奴才们打一顿才好,免得她们连双鞋都做不好,妹妹若不是鞋掉了,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不是?”

安嫣然闻言点头:“是呀……”

说完便沉默了一下,接着道:“姐姐,怎么会扭到脚?”

“地上有坑!”安倾然回视着她的目光,眼底澄明。

安嫣然点头:“我料定姐姐也是如此,否则断不能不来送我!”

“怎么会,我心里急得不成!”安倾然脸不改色心不跳地道。

安嫣然又说了一会儿话就走了。

安倾然知道她是来看她伤势的,以安嫣然的心计,别人说什么,她不会轻易相信,一定要自己见到才成。

连瑾蓉因为安倾然的伤势非常揪心,她天天的都会来西梧院,生怕安倾然哪里有个闪失。

对于娘亲的到来,起初安倾然很是开心,天天粘着她说东说西,可一连过了十天,她就有些不对劲了。

“娘,管理将军府是很忙很费心的,您怎么一直有空陪着然儿?”安倾然撒娇地道,“不要因为然儿耽误了正事才行!”

“胡说,现在娘亲来照顾你,便是第一等的大事!”连瑾瑜看着女儿躺在床上心疼不已,“这么大的孩子了,也不知道小心些,瞧瞧你们姐妹俩,好在嫣然没有出大事,否则让娘可怎么受得了……”

看来安嫣然也没有说自己什么,倒是很聪明,自己当然也不会将实情告诉娘亲,那会让她担心和不理解的。

娘亲待嫣然一直很好,如同已出也未必会相信!

“娘亲,我没事,只是扭伤而已……娘亲,你应该多关心关心爹地才是!”安倾然笑着道。

“你这个鬼精灵,人小鬼大!”连瑾瑜笑嗔着道。

“娘……”

“好啦,你倒比娘亲还唠叨,娘亲现在就出去做事,你小心给我养着,不许乱动!”

“知道了!”

终于送走了娘亲,安倾然算是松了口气,心里在盘算着如何让娘亲彻底得到将军府的大权,让姨娘彻底落势。

不知为什么,虽然连瑾蓉关在岚晓阁,但仍是让安倾然不放心。

那母女诡计多端,不知又会生出什么花样来,安嫣然竟然想淹死自己,小小的年龄如此狠毒,倒是深得她娘亲的真传!

她现在却不知道,那娘俩已经开始算计了,安嫣然回来将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了一番。倒说成是安倾然故意闪脚将她晃到水里,连瑾蓉一听更是咬牙切齿,却不知该怎么做。

岚晓阁。

安嫣然敲开了院门,径直走了进去,虽然将军要求对二人禁足,但是那两个家丁收了安嫣然的银子后,更加上她的威胁,连瑾蓉出不来,已是他们的底线了,至于谁进去,他们只当没有看见。

安嫣然的脚步很快,脸上的表情很是凝重,仿佛有什么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