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无心者,可以阅读书本,但却难觅书中的天地;有心者,可以获取知识,更能享受书中的天堂。米花书库,伴你阅读成长。)
ㄨ米ㄨ花ㄨ书ㄨ库ㄨ www.7mihua.com
第四十三章 霸道太子回顶部章节目录
“安小姐真是体恤,太医马上就会到了,你有什么需要,就告诉香凝,香凝给你准备!”

“我这里没事,不知嫣然怎么样了!”安倾然故作急急地道。

她相信她是不会有事的,老天让自己回来,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就了这桩公案?

秦香凝开口道:“到底姐妹情深,安小姐还想着妹妹,刚才有人回了,嫣然小姐已是清醒过来,倒只是有些咳,显然是因为呛了水,等会太医诊治后,希望没有其它的事情……真真的,没有想到发生这样的事情,让你们姐妹受苦了!”

原来,她真的没有去瞧安嫣然!

安倾然躺在床上看着她,笑了笑,突然不想说什么了。

太子东方锦好像明白她的心思一般,立刻转身道:“秦小姐也不必过于自责,此事纯属意外,你们在门外候着吧,有几个婢女服侍就成……”

东方锦下了逐客令,还在人家的家里,显然他不是太霸道,就是太不知礼了!更有一种可能,他是一个喜欢掌控局势的人。

然而,好像都不是,东方锦赶走人之后坐在椅子上,看着安倾然道:“人多真乱!现在你可以清静些了。”

安倾然没有说话。

东方锦道:“这不像你,怕话多必失?”

安倾然心里在想,他说的确实有道理,而且他已经开始注意到自己了,如果让他知道这一切都将会发生,他不知会怎样呢?

一个人,如果知道自己很快就要死了,他还会不会是如此的表情,如此淡然处之?

或者,他自己早知道,所以才玩世不恭?

安倾然觉得自己没有那样的闲心去猜他如何,他不在自己的复仇名单里。

现在,隔壁的房间里很乱,安嫣然已经醒过来了,那东方夜不知道是什么感想!

她最‘关心’的两个人就在隔壁。

门被敲响,东方锦开口道:“除了太医,其它的人有事在外面说。”

“为什么?”

门外的声音传了进来,东方锦闻言眉头挑了挑,“既然是你,便可以进来了……”

他话还没说完,门便被推开,一个锦衣少年带着一阵风就冲了进来,走到床前看着安倾然:“表妹,你怎么弄的?”

“表哥?你也来了?”安倾然看着连暮寒惊讶地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和太子一起入的府,我不过是有事耽搁了,听说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我立刻赶过来,你怎么样?”连暮寒关心地道。

东方锦却微笑摇头:“有事耽搁?说实话!”

连暮寒瞧了他一眼,笑了:“一直听闻京城三绝,未有幸谋面,心甚向往之……”

“好生说话!”东方锦打断了他的兴奋表情。

连暮寒最后叹了口气:“除了秦香凝,那二绝我还没有见到……”

一脸的遗憾。

安倾然见状一笑:“表哥,我这里没事,就不耽误你去见美人了!”

连暮寒眉头立了起来:“那哪成,姑母不在这里,我是长兄,你有事情我还能躲出去?那岂是我这大丈夫所为?”想了想,然后道,“你真的没事了?”
第四十四章 看透她的恨回顶部章节目录
东方锦坐在那里轻咳一声,连暮寒忙道:“你没事我也不会走的!我现在就差人给姑父送信,说你们没事!”

“好好的特意去送信?还敢说没事?”安倾然真不知道这个表哥脑袋里在想什么。

东方锦惊讶地看了安倾然一眼,然后对连暮寒道:“安排好车马,一会儿太医诊治后,若是无事,我们送她……她们回去!”

连暮寒见太子开口,点头道:“还是太子想的周全,只是这次聚会……”

看来表哥对这三绝还真是心生向往得不得了。

安倾然闻言道:“我没事,不影响大家的雅兴,我自会带着嫣然回府!”

“你这样还叫没事?”东方锦显然不同意她的说法,看着连暮寒道,“你去瞧瞧那些太医,是坐牛车来的吗?”

连暮寒笑了:“我的太子,就象是他们骑马来的,那进了府,也得些时间才能走到这里呢!”

“那不如我们把她带到府门口……”

“我不去,外面冷!”安倾然径直开口道,她才不想又被他抱着走来走去呢!

再说,他说这话,怎么那么象小孩子在过家家呢?

说实话,她压根就不想和他扯上什么关系!

原因她想得很明白。

只是可惜眼前的少年并不明白。

连暮寒突然看着太子,嘴角勾起一丝邪气的笑意来:“太子殿下,您平常并不是如此急躁之人,今天又是怎么了?”

安倾然不知道他平时是什么人,只是知道现在自己变得隐形人,她才不要他们的关注。

东方锦看了连暮寒一眼,淡淡地道:“连大公子平时也没有也不是如此多话,今天又是怎么了?”

连暮寒嘻嘻一笑:“还不是今天遇到的美人太多了,乱了眼了?太子也是吗?”

东方锦脸沉了下来,但随即展颜一笑:“是又如何?连大公子还是去瞧瞧太医吧!”

连暮寒闻言点头:“我去看看!”

说完回头又瞧了瞧床上的安倾然:“你不许惹太子生气!”

安倾然瞪了他一眼,她还从不知表哥如此多话!

连暮寒见状点了点头笑了:“还知道凶人,看来,并不严重!”

“废什么话,你又不是太医,看就能看出来?”东方锦不客气地道。

连暮寒也不生气,转身出去了。

安倾然没有说话,东方锦也一样,空气有些压抑,只听得见两人的呼吸声,东方锦眼神只放在门口,安倾然也不去看他,心里在盘算着自己下一步的计划,自己怎么对付东方夜,凭自己一已之力能办到吗?难道求助于父亲?可是平白无故的,如何跟他说呢?

她记得上一世,自己指婚给康王之后,太子病逝,自己便说服父亲暗中帮助康王,并让父亲将好友也拉到这个阵营,同时,她还让父亲设计,在朝堂上出难题,最后让东方夜解决难题,让他出尽了风头,在云启帝的心中他的位置也越来越重!

她当时还以为自己也是聪明的,竟然可以想到那么多的计策,可是现在想想,最聪明最狡猾的人一直藏在自己的身边,她轻而易举的就窃取了自己所有的果实!

真的是一点儿不费吹灰之力!

“你的眼里有恨意!”东方锦的声音突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