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 每本书有每本书的精彩,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米花书库又有萝卜又有青菜()
第四十一章 太子的怒回顶部章节目录
安倾然转头,对上一双秋水般的眸子,她才发现,东方锦与东方夜其实很像,东方锦此刻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少了平时的玩世不恭,倒见几分清冷森然,反而竟然比东方夜更加的清雅俊美,甚至那眉眼比他还要柔美上几分!

怎么回事?

此刻,他看着她的眼神,竟然让她的心里一动,该死,自己又不是头一次见到东方锦,而且自己不是真的只有十二岁,自己的心都已经老了,怎么可能还会如此?一定是因为他们东方家的人太像了○米○花○书○库○ www.7mihua.com,勾起了自己对东方夜的记忆!

安倾然片刻间,头脑里转过了几个念头,最后她皱着眉头道:“你说什么?”

“我?”东方锦看着眼前的女孩子竟然在失神,她在自己的面前一直没有正眼瞧过他,想到这里,从来不在乎这些虚名礼节的东方锦脸上蕴了怒气,他盯着安倾然的眼睛道,“将军府的堂堂千金,竟然连最起码的礼节都没有了?或者,我不认识本太子?”

“啊?”安倾然愣愣地看着他,在前一世,她与他的交集并不多,上一世因为他身体有病,好像是十几岁不到二十岁就过世了,十几呢?十六十七?天,她竟然忘记了,这么大的事情她怎么忘记了呢?也对,他的过世对她和康王来说只是扫清了一个障碍而已,谁会对一个障碍挂念不已呢?

安倾然的愣神让东方锦更加地恼火,不过,他竟然笑了,转怒为喜:“你在想什么?”

安倾然摇了摇头,却呀地一声叫了出来:她的脚不敢着地,疼得厉害。

“让我瞧瞧!”东方锦说着蹲下来,手捏上了她的脚踝,其实,这完全不合礼法,但是安倾然现在心里很乱,她眼见着东方夜将安嫣然抱起来,急急地走了,她的一颗心还在他们的身上,连东方锦对她的动作她都不太在意。

“已经肿了!”东方锦隔着袜子触到了她的伤处,疼得安倾然又是跳了起来。

“你别碰我!”她叫着。

东方锦皱着眉头,眼底有恨色:“值得吗?”

“什么?”安倾然故意装傻道。

同时她心里不禁暗惊,这个东方锦和外表看起来的一点儿都不一样,为什么,她会觉得他很敏锐,还很聪明,他的眼神仿佛能看透人心,让她不禁暗暗警惕,以后行事一定要小心,她没有想到,只一走一过,那东方锦竟然看得出自己是有为之,而且发现了自己心底的恨意!

东方锦并没有揭穿她的装傻,只急切地四顾,正好这时候,婢女将主人引了过来,一行人忽拉拉地近前,安倾然一眼看见人群中的美丽清纯的女子,秦香凝,与传闻的果真不差,竟有花柳之姿,绝世之容!

还有定远候及夫人,总之一大群人,安倾然摇了摇身体,直接向后晕倒,而东方锦也是恰到好处地接住了她,她才不想这样狼狈的状态下还去应付这些人!

这一切,都让东方锦去处理好了。
第四十二章 与太子斗嘴回顶部章节目录
她半闭着眼睛,就听东方锦道:“快去皇宫请太医,刚才将军府的二小姐不小心落水,大小姐想去救,却自己扭到了……你们府内的上房在哪里?快,前面带路!”

声音冷静中带着威严,那些人闻言立刻按照他说的去做了,没有丝毫的犹豫和怀疑。

看来这个病太子并不是一无是处,还颇有点临危不乱的大将气度。

安倾然被东方锦抱了起来,她在他的怀里半睁开眸子,正好对上他审视的目光,吓得一下子闭了上,心里还在奇怪自己毕竟是重生的,怎么可能怕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孩子?

安倾然同时心里有点内疚,虽然她不知道上一世太子因为什么病而亡故,但是她隐约的觉得自己在欺负一个病人,不太好。

想到这里,她睁开眼睛道:“让我自己走吧!”

“如果你能走,本太子是闲的吗?”东方锦的声音很低,只有他们两个可以听到。

安倾然咳了一声,脸有点热,不好随即转念,好在自己才十二岁的身体,应该没多重吧。

所以,她笑了一下:“太子殿下,那就有劳了!”

“少说些话吧!有些事情,等你好之后,咱们再谈!”东方锦的嘴角扯起了一丝笑容,略带邪气。

安倾然暗惊,自己上一世与他无怨无仇,这一世也不想和他扯上关系,只一个东方夜就够她对付的了,她不想将自己扯入他们皇族的争斗,更别说,自己若是欠了他什么人情,他英年早逝的,自己怎么还?

想到这里,她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不忍,现在,对于未卜先知,她觉得并不是完全是上天的赏赐,还有一丝沉重。

看见她突然暗下去的小脸,东方锦挑了挑眉头:“怎么?是不是觉得有点对不起我?”

“没有。”安倾然飞快地道。

“哦,那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在想,太子也会参加这种聚会?不觉得无聊,到处都是小孩子!”

“你以为你多大?”东方锦突然近前,一张俊脸就在她的上方,刚想要说什么,身后的门响,秦香凝还有两个婢女走了进来。

秦香凝婉转上前一拜:“臣女见过太子……”

“非常时期,不用多礼!”东方锦淡淡地道。

那秦香凝立刻上前,看着安倾然面露难色:“安小姐,好好地发生这样的事情,都是香凝想的不周!才会如此!”

看着她,安倾然不知她怎么和安嫣然结交上的,她们在背地里不知发生了怎样的事情,不禁心里存了疑惑,这些大户的小姐,足不出户,却已是知道天下刮的风向是东南还是西北了,这会儿,却不知为何,她没有去看安嫣然,而是来到自已的chuáng前!

难道是知道她娘亲被禁足的事情?

想想又不太可能,将军府的事情又不是天下大事,会传得这么快吗?

想到这里,她开口道:“秦小姐不要自责,是我们姐妹不小心才会如此,你若如此,我心里更加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