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 您有什么好看的书想要和书友们一起分享呢?可以试试上传一个吧,注意要txt喔,上传优秀书籍会奖励不少积分的 !!!
第三十九章 设计害她回顶部章节目录
坐在车里,安倾然长长地出了口气,刚才她的心一直在扑通乱跳,现在,听着马蹄声声,仿佛踏碎了一切的宁静,所有的心绪不再宁静美好,前一世,她还记得她坐在马车上,幻想着遇到怎样有趣的名人雅士,而这一世,她却只想着,该如何再一次面对自己的宿世冤家!

他们再一次相遇,会是什么样的情形?

定远候府到了。

府前车马辚辚,却无半点吵杂之声,可见主雅客优。

安倾然和安嫣然在大门停下_米_花_书_库_ http://www.7MihUa.cOm,换乘了一顶小轿,到了二进的时候,月亮门处有一群青秀的婢女候着,见到二人便接了贴子,往里引领。

定远候府亭台楼阁丝毫不比将军府逊色,更于细微处见小巧之心思,廊廊相接,经卵石小路,过青石桥,看远处隐隐花枝映来,更随风传过一缕清香,那是红梅在吐蕊!

小小的婢女身姿轻盈,走在前方,语声细细:“我家小姐,正在茗香小榭等着两位小姐,地上路滑,请两位小姐慢行……”

安倾然发现,可能是自己的拒绝让安嫣然心生不满,总之从下车到现在,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她的安静倒让安倾然有些无法适应。

她便也没有说话。

青石桥,果真有些滑,安倾然小心翼翼,她恍惚间却猛地记起:正是这个地方!

上一世,自己所有的一切悲哀都从这里开始!

地上的雪还未融化,而定远候府不知道怎么地让这水活了起来,这桥下便有一个人工湖,现在已是开始融化了,里面有冰有水,泛着鳞鳞的波光,远远地看去,有风过就有浪起!

安倾然的心里一揪,自己上一世便是在这里落了水。

而自己的寒病便是从此而生!

正想着,安嫣然突然停住了脚步:“姐姐,你瞧,这里的冰竟然化了……”

同样的话语!

安倾然嘴角生了冷意。

但仍是点了点头:“是呀……”

“姐姐,你瞧那是鱼吗?这样冷的水里那鱼还能游动吗?”安嫣然的声音欢快,她往前凑了凑,手里指着湖水的一处。

那个小婢女本来已经在前方拐弯了,见她们停下来,她也不由地停在那里静静地等着。

安倾然往前移步,看着她指的方向点了点头:“是呀,那鱼真的在游……”

安嫣然慢慢地脚步往后退,眼底射出一道凶光,这一路,她忍得够久了,她一定要让眼前的人吃吃苦头!

自己的娘亲因为她的娘亲而被关了起来,她这两天言语诡异,又冷淡尖酸,没准,这主意都是她提醒的,娘亲都说了,当天如果不是她在场,事情根本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刚才自己要与她同车共乘,她倒拿皇上来压她。

安嫣然移至跟前:“这会儿,要是能喂这鱼,多好!”

“又不是在府内,哪里来的鱼食!”安倾然仍是说着上世的话语,却是心里生了提防。

安嫣然也是感叹一声,却一滑,那鞋子便滑落了,安倾然见状,有些失神,是啊,前一世,她替她去捡鞋,而就莫名地滑到了湖里,而正好路过的康王将她救起……
第四十章 英雄救美回顶部章节目录
想到这里,她没有象上一世那样去捡鞋,而是回头,看是否康王就要路过,那安嫣然见一计不成,心里生了恶念,假装站立不稳,摇晃地来抓安倾然,事实上,就在要接近她的时候,改抓为推了!

路上有陆续的婢女还有客人们,但并没有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她这时已是觉得情势不对,她想飞快地躲开,但犹豫间,她更心生一计!

不由地站在那里,一动未动,安嫣然见状直直地扑了过去,用力很大,而就在她手要接触到安倾然的那一刻,安倾然哎呀一声,猛地往旁边一扑,安嫣然的手没有抓到她,自己的一只脚还跳着,重心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只听得扑通一声,她直直地栽入了冰冷入骨的湖水中……

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那站在旁边的小婢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竟然吓得呆住了,直到安倾然坐在那里,看着水面上只露着安嫣然的大氅,她才缓过神来,高喊着救人,接着她才感觉到脚踝一阵钻心的痛,让她眼前一黑,伏在地上大口地喘气:该死,刚才太过紧张,只想着提防安嫣然,却不想自己没有注意脚下,正好有一个坑,她躲闪间竟然崴了进去!

接下来便是乱糟的脚步声呼喊声,而眼见着一个身影扑通跳进了湖水里,那挺拔的身形让她心神一乱:上一世是她落水,而也正是这个身影入水相救,而正是这一次相救,让她对康王东方夜飘逸俊雅的身姿念念不忘,可谓是一见钟情!

康王也因为这一次的英雄救美,而名声大扬,传到皇上的耳朵里,云启帝倒想成人之美,就给他们赐了婚,这一世,云启帝可找不到什么赐婚的理由了!

安倾然眼睛看着那湖面,终于,东方夜将安嫣然抱出了水面,岸上又有婢女等上前七手八脚地一起,安嫣然的咳嗽声传来,她没事。

安倾然的心里一松,刚才,她还真的怕她出事,如果这么轻易地就结束了,自己倒留下洗刷不掉的恶名不说,更没有机会好生品尝自己胜利的果实!

正想着,突然自己腾空而起,她抬头,看见东方锦狭长的凤眸正颇为深意地看着她,安倾然开口:“你做什么?放我下来?”

“哦,看来安大小姐并不知道自已受伤了?”东方锦幽幽地道。

安倾然脚踝火烧火燎,她仍是固执地挣扎,东方锦只得将她放了下来,他眉宇轻蹙,眼底含着愠色:“你到底在想什么?”

安倾然的眼睛一直关注着湖边的动静,眼见着东方夜浑身是水地走上岸来,他脸色苍白,只看向岸边的安嫣然,眼底全是担心,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安倾然一眼!

安倾然却冷然一笑,眼前的东方夜正是一个美少年,自己当初便是被他英俊的外表所吸引,却不知……

突然耳边一热,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你到底在恨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