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与经典同行,打好人生底色;与名著为伴,塑造美好心灵。细心品味米花书库经典名著。@@
第三十七章 姨娘做戏回顶部章节目录
安明轩闻言点头,安倾然往外走,安明轩快走几步跟了上去,扯住了安倾然的手,安倾然的脚步顿了一下,她最后并没有甩掉他的手,而是两个人一起向岚晓阁走去!

很快,便到了地方,果然门口有两个家丁守着,安倾然说要见姨娘,那两个人有些犹豫,安倾然一笑道:“你们不用为难,也不会落责怪,因为我爹爹当初只说让姨娘禁足,并没有禁止外客来看她,是不是?”

她是在强词夺理,本来禁足就是断绝与外界的来往,自然不许见外人,但两个家丁见是大小姐说话,又有些为难,正在这时,安倾然又开口道:‘有事情我负责!’

终于,他们打开了锁,安倾然站在门口,有些犹豫,自己进去还是不进去!

安明轩却撒腿往里跑,也将她扯了进去!

连瑾蓉怎么也没有想到安倾然会来,安嫣然也没有想到,她正在同连瑾蓉说话,黑着脸在抱怨自己白白浪费了一张好画,却没有想到安倾然如此冷淡,不去讲情。

待看到安倾然的时候,她立刻笑容满面:“姐姐,没有想到姐姐会来瞧姨娘!”

安明轩扎到连瑾蓉的怀里,喊了声娘!

啪地一声。

安明轩捂着自己的脸孔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娘亲,瘪着嘴,竟然连哭都忘记了。

安倾然一瞥间已将刚才的一切尽收眼底,她没有想到连瑾蓉会打安明轩:她这唱的哪出呀?

安嫣然显然也没有想到,她愣在当场。

却见连瑾蓉盯着安明轩:“我都告诉你多少次了,我是你的姨娘,夫人才是你娘!听明白没有?怎么连尊卑都不分?下次若再犯错,我一样不饶。”

安倾然心里暗笑,原来这戏是唱给自己看的呀!

那她是应该欣赏呢,还是跟她来场对台?

正想着,连瑾蓉又开口道:“倾然,以后你的弟弟妹妹就多靠你照顾了,他们还小,不懂事,你担待些才是……”

安倾然笑了:“姨娘放心,姨娘这样说话,倒好像做足了准备,不再出去一样!”

她的笑容里全是天真,连瑾蓉看着她的笑容一僵:“这……我,就是这两个孩子不懂事,让你照顾一下他们!”

“姨娘放心,他们就算再不懂事,还有母亲父亲教导着……”安倾然心里在想,你们娘仨个,把我当成傻子吗?

连瑾蓉本来是想让安倾然趁机帮着她们说话,但没有想到,平时憨厚的她,现在怎么这么难缠,她不是在扮猪吃老虎吧?

想到这里,剩下的话就全咽到肚子里不想再说了。

安嫣然忙扯了扯安明轩:“你怎么又去麻烦姐姐了?我说过,姐姐还有事情要做呢,你真不懂事!”

安明轩最小,被当成球一样,东一脚西一脚的,他完全蒙了。

安倾然倒是觉得他有些可怜了。

还有,看着眼前这对妖艳的母女,她失了兴趣,开口道:“我先走了,不耽误你们了……”

“瞧这孩子说的,好像我们之间有什么背人的话,姨娘跟你这样说,打小就把你当成了自己的孩子,虽然这样说辱没了你,可姨娘我就是想表示我这份心,还有,孩子,你千万别听那张嬷嬷胡说,姨娘怎么可能会去陷害你娘?那可是我的亲姐姐,我从小到大都敬重的人……”

“是吗?”安倾然笑了,她还当她是以前的安倾然,对于大人之间发生的事情一点儿不知道吗?
第三十八章 拒绝同车回顶部章节目录
“是吗?”安倾然笑了,她还当她是以前的安倾然,对于大人之间发生的事情一点儿不知道吗?

连瑾蓉却一脸真诚:“当然,没有比这更真的了,想当年,你娘亲怀你的时候,一直是我照顾的……”

“姨娘大概是太不放心我娘亲了,所以最后自己亲自嫁过来照顾,是吗?”安倾然的嘴角闪过一丝冷笑。

那讥讽之意,让连瑾蓉语窒,她看着安倾然,只讪笑了一下:“这孩子,说话真真的让人接不下去,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呢……”

翌日。

将军府门前,两辆马车安静地停在那里,前面的一辆,车盖是大红的厚绸缎,车身围缦亦是同色的江南锦缎,而后面一辆,车身则小一号,车身也只是青色的棉布,看起来,略显寒酸。

安倾然一出府门就看见两辆马车,她将身上的紫貂裘镶边的棉斗篷扯了扯,脚上的鹿皮软靴踩在雪上,又暖又安全,车夫将小凳子放在地上,她刚要迈步上车,就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急促地奔过来:“姐姐,等等!”

回头,却见安嫣然一身杨妃色的薄裙装,外面披着孔雀毛的大氅,头上的嵌宝凤衔珠步摇随着她的奔跑而摇曳生姿,阳光一映,光辉耀眼,再加上她绝世的容貌,更是让安倾然心里一凛:前世的自己好像从来没有好好瞧过她,原来,她真的很美!也难怪康王会被她所迷惑!

只是她美是她的事,她完全可以当作武器,只是不该来算计自己!

“姐姐,你今天真美!”安嫣然巧笑生姿地道。

安倾然点了点头:“你也一样。只是你有什么事吗?”

说完,她又要转身。

安嫣然扯了扯她的衣袖:“姐姐,我想和你坐一辆马车,好不好?”

安倾然明白,在上一世的时候,她就提出这样的要求,自己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这一世,她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子,温柔地道;“为什么要跟我同乘一辆呢?”

“姐姐的车又大又暖和,不像我的车子,一看就是小家子气,还有,我喜欢和姐姐在一起!”安嫣然前面的话是顺嘴说出来的,后面又是谄媚一笑。

安倾然却缓慢而坚决地摇了摇头:“这样不好吧!”

安嫣然本来以为十拿九稳的事情,突然被拒绝,她完全没有想到,脸上的表情就有些僵了:“姐姐,为什么?我们以前一向如此……”

“妹妹,你有所不知,最近皇上严查各府风纪,我们现在不能坐在一处,让人知道传出去,倒说是将军府的人嫡庶不分,给爹爹难堪就不好了,是吗?”安倾然让自己的声音尽量的温柔,一点儿也不要露出讥笑之意来。

安嫣然的脸色变了几变,她看着安倾然,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安倾然继续道:“我知道妹妹是最懂事的,绝不会在这件小事上计较,对吗?”

安嫣然终于点了点头:“那姐姐自己小心!”

说着转身上了后面的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