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这里是米花书库,欢迎加入米花书友大家庭,我们一起翱翔在文字的海洋里面,享受阅读的无上乐趣##
第三十五章 传闻非虚回顶部章节目录
“这,怎么好意思!”安倾然开口道,同时心里在暗想,上一世自己怎么就没有问她到底是怎么得来的呢?这一世,她一定要看她怎么说,想到这里不由地开口道“嫣然,这样的珍宝,你是怎么得来的?”

安嫣然闻言,倒象是有了准备,开口道:“还记得年前随姨娘出府上香,那天姐姐不舒服没有去,我倒是巧遇了宁安郡主,回来后,忙着过年,也没有想什么,没有想到,刚才,她差人赏了这个给我……”

她将那幅画往前一推:“妹妹有什么好东西p米p花p书p库p www.7mihua.com,都属于姐姐的……”

她脸上竟然没有一丝不舍。

安倾然心里暗惊,看来,眼前的这个小女子,还真是干大事的人,她不知道用怎么样的手段,可以让宁安郡主将这幅画赏给她!

而且,看起来,她对别人够狠,对她自己也一样,她竟然可以将这样的宝贝送给自己,这样的心机,连一般的男子都做不到!

“妹妹给我这么好的东西,姐姐倒是无以为报,可怎么是好?”安倾然故意道。

“妹妹送姐姐东西,怎么会要求姐姐回报?那可是大逆的事情了,妹妹只是送给姐姐,这幅画找到姐姐,也是它的福气,跟着我,倒是委屈它了!”安嫣然说得很真诚,无比的真诚!真诚得让安倾然有些恍惚,莫不是这一世,她变了?

“姐姐,可是向父亲提起姨娘的事情?”安嫣然终于开口。

安倾然回到现实,淡然道:“提了,只是父亲现在仍旧很生气,一时半会儿的,未必会改变主意!”

安嫣然听了,脸上闪过一丝阴霾,但很快开口道:“姨娘也是素日太过要强,行事过急,若说歹意,并没有半分,一直以来,为将军府操劳,无功却有过,实在是……”

“这件事情是父亲的主意,别人实在是心急也无用,妹妹还须放宽心才是!”安倾然淡然地道。

安嫣然闻言笑了:“姐姐说的对,到底还是姨娘平时用人不当,到头来,让贱婢反咬一口,又无处说理,失察之事,可大可小,只是这次,倒当真是大事……”

安倾然没有再说话。

只是淡笑地看着她。

安嫣然将画轴放下,又说了一会儿闲话,便离开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安倾然笑了,笑得得意,安嫣然再算计,她也无法算到,自己再不是原来的自己!

忍冬小心翼翼地将那副画拿了起来:“小姐,这么珍贵的画,是不是要奴婢好生收起来?”

“不,就挂起来吧!”安倾然指了指墙壁,“就在那里,这么好的画,怎么可以独自欣赏?”

忍冬倒是很怕自己一不小心弄坏了画,嘴里忙吩咐丫环们帮忙,又怕人家帮倒忙,倒是把她又忙又吓的弄出了一头的汗水。

安倾然坐在那里,看着这幅画,想起了京城三绝,其中这东方若雪的画绝,她算是见识到了,还有一绝便是定远候千金秦香凝的琴技一绝,如同东方若雪的画,传闻秦香凝抚琴的时候,百鸟朝凤一般,围绕周身,久久不散……

而丞相府的小姐楼挽月则是舞技一绝,传闻看过她舞蹈的人都如失魂一般,被她的舞技倒倾倒,更都说她是九天玄女转世,人间怕是看不到这样的舞蹈。
第三十六章 庶弟上门回顶部章节目录
对于传闻,本来安倾然半信半疑,不过,看到东方若雪的画之后,她心里不再这么认为了,所以,她对这场聚会更是有所期待。

而前世所有的孽缘也都发生在这场聚会上,这让她忐忑之余,心里生了兴奋。

忍冬的声音传来:“小姐,您瞧,这幅图挂得可端正?”

她的声音拉回了安倾然的思绪,她看了一眼墙上的画,微笑点头,这京城三绝,事实上,容貌才是最绝的,每个人都是花妍月貌,都有稀世之姿,不过前世这几个女子的际遇可谓是天地差别,这一世,她不知道,她们是不是还要重复前世的姻缘,而自己对于她们会不会出手相救,这她还没有想清楚。至少现在没有想清楚。

她到现在仍在认为,自己这一世的重生,就是为了报仇,讨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当然,那个男人,这一世,她不会让他好过,要挫败他所有的阴谋!

正在想着,外面突然有一个小孩子的声音,带着哭腔:“姐姐,姐姐……”

安倾然疑惑了一下,门开了,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儿,脸上全是眼泪,他进了屋子,先是寻找,等看到安倾然,便哇地一声哭了起来,这是安明轩!

安倾然的心里一沉,好,只这一天,所有的主角都轮番上场了!

她倒要看看,他来做什么。

虽然心里恨他前生的无良,但看着不过七八岁的小孩子,安倾然的心里仍是生了不忍,拉过他的手开口道:“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不成?”

“姐姐,明轩看不到姨娘,他们不让见……明轩想见姨娘!”安明轩抹着眼泪,开口道。

安倾然叹了口气:“一会儿,我带你去见,好不好?”

“好,姐姐最好了……姐姐,可不可以和母亲说,让她放过姨娘?”安明轩闪动着大眼睛,泪汪汪地看着她。

就在这一刻,她看到了他左脸颊上一道红痕,分明是巴掌印,不由地疑惑:“谁打你了?让我瞧瞧!”

安明轩瘪着嘴:“是二姐,她说我没用!”

说着,他又哭了起来。

安倾然闻言,嘴角现了冷笑,看来,这是安嫣然用的又一个招术,只是可惜,安明轩还小,并没有她的那样心机,倒将她给卖了。

想到这里,她扯出帕子递给了安明轩:“把眼泪擦了,男子汉,不要总哭鼻子,好不好?”

安明轩虽然还很想哭,但显然有些怕她,抽噎着将帕子接了过去,嘴里喃喃地道:“姐姐,姨娘会不会死呀?”

“啊?”安倾然愣了一下,“你听谁说了什么?”

“二姐说,姨娘会被我气死的……姐姐救救姨娘吧!”

“那是爹爹决定的,姐姐能做什么呢?不过,倒是可以把你送进岚晓阁见姨娘,如何?”安倾然并没有象自己想象的那般恨眼前的小男孩儿,毕竟他太小了,恶行还没有暴露呢!或者,自己这一世好好待他,让他改邪归正,也是一件好事,毕竟他是自己的弟弟,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