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与经典同行,打好人生底色;与名著为伴,塑造美好心灵。细心品味米花书库经典名著。@@
第三十三章 万恶之源回顶部章节目录
安倾然坐在那里很安静,她当然知道这次聚会!

她只是在观察着安嫣然,她越观察越是发现,自己以前真的很蠢,现在想想,安嫣然不过是一个十岁的小姑娘,自己都没有接到邀请,而她却接到了!

她还记得上世的自己,知道这个消息后,傻呵呵地打扮,还很期盼这样的聚会,在想着,那聚会上会有怎么样的人物去,会有什么样的新鲜事,而现在,她想的却是,自己到底有多蠢!

连瑾瑜闻言ㄨ米ㄨ花ㄨ书ㄨ库ㄨ www.7mihua.com,笑着道:“这倒是好事情,那样的聚会可以长见识,只是,这件事情,得让你姐姐自己决定,你说是吗?”

“姐姐,你想去吗?”安嫣然看着安倾然,眼底全是期盼。

安倾然想平静地面对这张脸,不过,她现在一时做不到,她脑海里全是上一世的事情,她现在还能想象她是怎么抱着她的儿子,在自己的面前告诉所有的‘真相’!

“姐姐!”安嫣然伸手来推她,安倾然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一步,恍惚地看着她。

半晌道:“好!”

“姐姐你答应了?太好了!姐姐若是不去,便没趣了……”安嫣然笑眯眯地道。

她看起来,真的是那样的纯良无害,安倾然此刻都有些怀疑自己的记忆了!

不过,很快她就清醒过来,那定远候的小姐的请贴还在桌子上,那杨妃色的信笺看起来那样的温馨!

是呀,她的请帖送给将军府的二小姐,而不是大小姐,显然外面的人都知道她在府内地位了!

所以,娘亲重新掌权很重要。

只是这次聚会,已经刻进了她的生命中,就是在这次聚会里,她见到了东方夜!也就是这次聚会,她对他一见倾心,也就是说,这次聚会是万恶之源了!

一想到这点,她的心就无法平静,往事一桩桩一件件地涌入脑海,她有些胆怯,不过,随即她仍是想去看看东方夜,这一世可是有什么变化,看他的脸孔,是不是还是那样的让自己憎恨!

“姐姐!”安嫣然瞪大眼睛看着她,脸上有疑惑,“姐姐在犹豫什么吗?”

安倾然略一沉思,开口道:“我在犹豫,那天穿什么衣服才好。”

安嫣然闻言坐在连瑾瑜的身边:“娘亲的眼光最好,不如让娘亲来选,如何”

连瑾瑜她抚着安嫣然的脸道;“你的小嘴儿最甜,总是哄得娘亲开心!”

“嫣然说的是实话……”

“是啊!”安倾然也开口道,“娘亲的眼光最好,娘亲也是世上最好的娘亲!”

她想着这些年,娘亲一直待嫣然如亲生,只是她不会想到,她自己被人算计了多少。

安嫣然脸上的表情一丝不变,这让安倾然的心里更警惕起来:这个小女孩儿,比自己想象的不知要厉害多少倍!

自己前世不是她的对手,这一次,自己知道结局,但会不会改写,她心里可是下了狠了,上一世,哪些人欠了自己,她要十倍百倍地讨回来……
第三十四章 借花献佛回顶部章节目录
安倾然在自己的屋子里,她还清楚地记得上一世她聚会穿的衣服,是一件水粉色的金线提花百蝶薄棉裙,上身是穿色的小袄,现在,她面前的就是这套衣服,她将之拎起又放下,她现在不喜欢这衣服的颜色,她的心境,无法再穿这样的嫩粉色,她觉得自己已经苍老了!

“姐姐!”一个清稚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安倾然看着推门而进的小女孩儿,今天她仍是一套粉色的衣裙,同刚才她翻看的衣服几乎相同的款式,她还记得前世,但凡做什么衣服,姨娘都会做相似样式的两套,那会儿,她还觉得很开心,现在她才明白,这恰恰是隐匿着她的野心!企图混淆嫡庶之别!

安嫣然手里拿着一卷画轴,眼底带着神秘:“姐姐,猜猜我得到了什么!”

她知道她手里的是什么!

这所有的事情,同前世一般无二。

有区别的,怕只是自己的选择。

安倾然淡然道:“猜不到,是什么呢?”

安嫣然坐在她面前,先端起杯子喝了口水,然后道:“姐姐可知东方若雪?”

“寿王府的宁安郡主,我怎能不知!”安倾然笑了笑,寿王东方博可是云启帝唯一的弟弟,不过是庶出的,可能是因为这样,东方博是一个低调内敛之人,平时几乎也听不到他什么传闻。

只是他的女儿东方若雪想低调却是不能的,她的画技为云启一绝,传闻她的百花图,若夏日挂在廊间,那蜂蝶便会扑于画上,迷茫辗转,而久久不离,绝对是前无古人天上人间绝无仅有的……

所以,便是平时练习之作也是京城富商贵胄争抢之物,每家有上她一幅画,都会在宴请贵宾的时候,炫耀一番,那足以让人艳羡的,东方若雪作画完全是福至心灵,若不想,便是一年半载也作不上一幅,而有时候,便是画了,不合她的心意,她也会撕毁重作,所以,近年来,越发的作品见少,但也更见精!

所以想得到一幅,却也更难了。

安嫣然嘴角挂着得意的笑,她看着忍冬:“忍冬,麻烦你收拾一下桌子,好生的将水拭干,再有厚的锦缎好生地铺上……”

忍冬上前,利落地收拾,笑着道:“二小姐倒是要颁圣旨不成?还要不要奴婢焚上松柏香,沐浴更衣了来接?”

这会儿,忍冬还没有认清安嫣然的真面目,只当她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所以,平时也并无真正的主仆之分,倒当成一个小妹妹了。

“忍冬,不用你说嘴,我也保证,这是你见都没见过的好东西!”安嫣然卖着关子。

安倾然当然知道她拿出来的是什么。

终于,安嫣然小心翼翼地将画轴打开,随着她的动作,一幅牡丹戏蝶图展现在眼前,虽然已是有了准备,但安倾然的心里仍不由地震憾:那画上的蝴蝶远远看去,仿佛在扇动翅膀,而那牡丹更是娇艳无比,站在画前,更是恍惚觉得扑面而来一阵香气……

安嫣然显然很满意她的表情,笑了笑:“这个,是我新得的,送给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