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书籍可以打开心灵的窗户,书籍是人类的最好朋友,阅读让您开阔眼界,开拓思维,精彩的图书可以启迪智慧,让米花书库成为您的好朋友吧!/
第三十一章 出谋护母回顶部章节目录
嫁给他,自己为他出谋划策,最后让他登上了权利的宝座,而他给自己的是什么?一个养在别处一直觊觎自己身份的女人?还是一碗打掉自己亲生孩子的落子汤?

她所有的记忆都只有屈辱,算计,欺骗,没有一点儿温暖,最疼爱她的人,最在意她的人,被她自己亲手推开了……

“然儿?你怎么了?”连瑾瑜看着她发白的脸孔惊讶地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安倾然回过神≡米≡花≡书≡库≡ http://wwW.7mIHua.COm,笑了笑:“娘,我不要嫁人!”

连瑾瑜愣了一下,然后笑了:“傻孩子,哪有女儿家不嫁人的,难道你要陪爹娘一辈子?”

“有何不可?我这辈子就陪着爹娘到老,哪里也不去,谁也不嫁!”安倾然郑重地道。

不过,连瑾瑜却是笑得弯了腰:“真真还是一个小孩子,刚才看见你那副样子,还以为你长大了,有心事了,哪里知道,是存了这样的心思……”笑着笑着,她眼底酸楚,“好孩子,你的心意,娘亲和你爹爹都领了,这话以后可不许再说……”

见状,安倾然笑了,开始撒娇,扯着娘亲的衣袖,脸上挂着笑意:“娘亲,昨天我做了一个梦……”

“哦?大清早地来这里,就是为了给娘亲说梦?那是什么梦,快说说看!”连瑾瑜笑着将她扯到怀里,摩挲着她的头发道。

“嗯,我想想,对了,是我们一家子很开心地在一起……娘亲教然儿刺绣,爹爹教弟弟射箭,弟弟很厉害,虽然只有一两岁,但都能拉动弓了……”安倾然本来是随便找一个话题劝她娘亲,没有想到,她说到这里,脑海里出现了一个极美的画面,确实是一家四口!

“你弟弟?是安明轩?”

“不是明轩,你娘亲你亲生的儿子,是我同父同母的弟弟!”安倾然狡黠一笑。

“胡说,那弟弟在哪里呢!”连瑾瑜笑嗔着道。

安倾然转身搂住了她的脖子,扎在她怀里:“娘亲,你快点给我生个弟弟出来吧!然儿等不及了……”

“胡说什么,这孩子,也不知羞!”

“娘,说真的,你真的该给我生个弟弟,你想想,昨天姨娘是把钥匙交了出来,可是姨娘还有一儿一女,保不准父亲以后会把权利交给安明轩,到时候,我们母子怕是再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了,娘亲,你想到没有,你真的应该做当家主母,你做主母,你不会欺负姨娘和她的儿女,可是他们就不同了,姨娘这些年在将军府里的所作所为,娘亲还不心寒吗?父亲是暂时生她的气,若哪天父亲心软了,再把她放出来,她惯会花言巧语,你不拿钥匙,父亲不交给她交给谁?”安倾然说这话的时候,将地串钥匙拿了起来,放在了她娘亲的手里。

连瑾瑜被她的一番话说得深思起来,脸上是不甘心。

安倾然继续道:“娘亲,我知道,因为姨娘的事情,你一直在埋怨爹爹,但现在的问题是,你埋怨只会给别人创造机会,会对我们非常不利,再说,这么多年过去了,昨天看爹爹的样子,他心里是有娘亲的,而且是非常在意的,娘,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第三十二章 美人蛇心回顶部章节目录
“什么怎么样?”连瑾瑜脸上有些意思,但又不好意思,扭过头,看着别处道。

“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弟弟呀?”安倾然又收起来刚才脸上郑重的神情,笑嘻嘻地道。

“你这个孩子,瞧瞧,尽说些什么!再说,那也不是能说得准的事情!”连瑾瑜笑着道,同时将那串钥匙收到了自己的梳妆匣里。

闻言,安倾然知道母亲已经被自己说动了。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看自己的了。

“然儿,娘亲问你一个问题,昨天那菜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姨娘虽然为娘不耻她的为人,但是我也了解她,看那样子,倒真不是她所为!”连瑾瑜盯着安倾然,眼底带着审视。

安倾然笑了:“娘亲,这件事情,洪嬷嬷没有告诉你?”

连瑾瑜摇头。

安倾然便将事情跟她说了,连瑾瑜听完,脸上并没有开心的表情,她看着安倾然:“然儿,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

“娘亲,如果不是姨娘陷害你在先,我是不会这样做的!”

“可是娘亲不想让上一辈子的恩怨影响你的成长……”

“娘,你放心,女儿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更何况,相比于姨娘的所为,女儿不过是小施惩戒罢了,娘亲的担心女儿明白,女儿不会变成恶毒之人……”

“哎……是娘亲无用,竟然让然儿去做这样的事情,以后,有什么事情和娘亲说,明白吗?”

“明白,绝对明白!”安倾然心里暗惊,看来自己做的还是不够细密,这么多人看出了破绽,自己以后的行动,还真得加万分的小心,尤其不能让那对母女看出来!

她正想着,院子里传来了安嫣然的声音,很快,一身粉色裙装的安嫣然走了进来,她脸上红扑扑的,进来笑眯眯地给连瑾瑜施了一礼:“母亲金安!”

“起来吧!难为你天天给我请安!”连瑾瑜笑着将她拉到身边,抚着她的手,一脸的慈爱,“瞧瞧这小手,冰凉的!我给你焐焐!”

安嫣然的小脸儿上全是灿烂的阳光,看着安倾然道:“姐姐,今天你的钗子好美……”

连瑾瑜开口道:“她那钗子你不是也有一个吗?还是去年你姐姐生日的时候,我送给你们姐妹一人一只……”

“母亲,我当然记得这些,只是觉得自己戴起来怎么也没有姐姐戴的好看^”安嫣然眼里全是真诚还有天真!

安倾然闻言也是笑了,很开心的样子,一如前世,只是现在,她心里澄明,不再那样傻傻地相信她的话。

安嫣然笑眯眯地道:“母亲,我有件事情想和您商量呢!”

“嫣然有什么事情?”连瑾瑜对她说话的声音仿佛面对一个婴孩,不自觉地温柔起来。

在以前,安倾然也许会嫉妒,但现在,她真的很想将安嫣然的真面目揭露出来,让娘亲认清这张美人面具下面,是怎样的一副歹毒心肠!

安嫣然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一张贴子道:“娘亲,这是秦香凝小姐的贴子,邀请我和姐姐一起去小聚,娘亲可是同意?”

“是定远候府的秦香凝小姐?”连瑾瑜问道。

“是的,娘亲,正是定远候府的小姐,她两天后在府内举办聚会,很多人都去呢!”安嫣然笑眯眯地道。

安倾然坐在那里很安静,她当然知道这次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