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 一起来看书,一起来聊书,米花书库天天陪着您,打发寂寞无聊的时间,和作者一起畅游无限的想象空间 ^^
第二十九章 誓要改命回顶部章节目录
所有的一切都在提醒,她是庶出的,她和娘亲还有姥姥都是庶出的命!

她这辈子一定要让自己的孩子摆脱这庶出的宿命!

她知道,一切都得靠自己,这是娘亲告诉自己的,她已经做得足够好了,只是没有想到,今天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刚才她已经看到她娘亲了,她告诉自己要忍,她今天就没忍住的后果!

好在,父亲没有把她禁足,她敲门,那门里的小丫环听到是她,半天才打开─米─花─书─库─ http://www.7mihua.com,她们还真听父亲的话!

不过,也蠢得够可以,父亲只是让自己的娘亲禁足,并没有不让别人进来。

她一进门,就给了开门的丫环一个耳光,那个小丫环被她打得愣住了,哇地一声,只是刚哭出声,却被安嫣然的眼神吓得生生地憋了回去:“小姐……”

“怎么?你倒当成门神了?还知道我是小姐?这岚晓阁还没倒呢,你们倒是想投别的主子吗?”安嫣然厉声道。

那个小丫环立刻跪在了地上,她摇头说不敢,安嫣然还想说什么,却听到她娘亲在屋子里喊她:“嫣然,不要跟这些没用的东西计较,娘亲有话要说……”

安嫣然跑进了屋子,她看着躺在床上的连瑾蓉眼底闪过一阵泪光,但随即笑了笑:“娘,我没事,刚才去了西梧院,安倾然她答应了我,看样子,她会替你求情,父亲已经留宿在东暖阁了,明天早上我再去找他……我想他会念在娘亲服侍他这么多年的情分上,而解除禁令的。”

连瑾蓉的脸色很苍白,那二十大板,其实打在棉裙上,倒没造成太大的伤害,只是,这口恶气却憋在心里造成了内伤!

回来到现在,胸口一直堵着,她想吐又吐不出来,想必是血!

“算了,今天你没在现场,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架式,你爹好像要和我们断绝关系一样,生怕我们这庶出的辱没了他的英明!嫣然,娘亲这辈子没有别的指望,只希望你和你明轩,能摆脱庶出的命运,娘亲拼命争的这些,还不是为了你们?现在,形势急转,娘亲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再掌权,如果那个女人得势,我们娘们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安嫣然点头:“我很清楚。”

她的语言简洁,神情肃穆。

连瑾蓉看着自己刚过十岁的女儿,她知道,将来的她会比自己厉害!

“对了,娘亲告诉过你,一定要忍,你要和安倾然搞好关系,没事少来娘亲这里,最好不要让别人看到你来,其实,你更不该替我求情,你应该和我撇清关系,明白吗?嫣然?娘亲这一次跌倒,未必会爬起来,所以,你不能跟娘亲一起倒霉,知道吗?”

“我明白!”安嫣然冷然道。

连瑾蓉伸手抚着安嫣然的小脸,眼底是欣慰:“嫣然,做我的女儿委屈你了,你这样的姿容,该是多少嫡出的小姐也比不了,娘亲现在不能做什么,你自己要争气,记得我说的话吗?以后不要过来,离岚晓阁远远的,明白吗?”

安嫣然眼底透着恨意:“娘亲,我明白,你安心地养伤,一切有我呢!”

连瑾蓉摇头:“让这么小的你来面对这些,娘亲不忍心,只是娘亲太笨了,竟然着了他们的道儿,你一定要小心安倾然,今天我总觉得她哪里不对劲!”

安嫣然闻言摇头:“我喜欢!我喜欢同那个女人和她的女儿较量……”

她嘴角起了一丝冷笑,眼底却是兴奋的神色,这样的神情出现在这张清纯绝美的小脸儿上,看起来那样的诡异,连瑾蓉看了都打了一个冷战!
第三十章 心结难解回顶部章节目录
翌日。

雪后初晴,天空格外晴好,安倾然深吸了一口冷冷的空气,那清冷一直入肺腑,让她很舒服地打了一个喷嚏。

忍冬在旁边忙将紫貂裘的斗篷披在她的身上,安倾然却伸手挡一节:“我不冷,这样很好!”

她眼里带笑地重新打量起从小就生活的地方,她发现,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认真地看过,现在看起来,将军府并不大,至少没有记忆中的那么大。

这个宅子是皇上赏赐的,因为她父亲英勇善战,保护自己的国家,为东泽的安定立下了汗马功劳,只是她父亲当初英明神武的时候,怎么也想象不到,他自己的女儿最后有可能成为皇后却拒绝了,当然,他不止一个好女儿!

想到这里,她便叹了口气,昨晚她终于又见到了她,她本来以为自己会控制不住,但是,她没有想到,自己面对着那张脸孔还能笑出来!

不但笑了,而且还答应了她的请求!

现在,她可就要去东暖阁了,至于为不为她求情?

她笑得更加地灿烂。

洪嬷嬷在院门口指挥丫环们扫雪,看见她进来,忙笑着迎了上来:“大小姐,这么早来找夫人?”

安倾然指了指屋子,她还没有开口,洪嬷嬷道:“夫人早起了,将军已经上朝,你进去吧!”

安倾然推门,屋子里仍旧是她熟悉的百合香气。

“是然儿?”

一个温柔的声音从内室传了出来。

安倾然走了进去,看见娘亲正坐在镜前,刚放下手里的胭脂,好像有些不好意思。

安倾然一笑近前,挑了上制的茉莉香粉:“这和娘亲的脸色配,再加上这奇珍斋的胭脂,娘亲就象十八岁……”

连瑾瑜皱着眉头:“你个小人精,没有你不知道……”

她说完笑了,伸手点在了她的额头上,眼底全是慈爱。

安倾然笑了,她看着娘亲妆台上那简单的几样,摇了摇头:“娘亲,你该再治办一些,这些太少了,还有,那百合花香真的很少,只是也该换个味道了,我记得爹爹喜欢的是桂花香气,不如让洪嬷嬷一会儿就出去采买,如何?”

安倾然一进来,就看见了桌子上的那大串钥匙,她心里明白,父亲到底决定,将管家权利交给了母亲,不过,看娘亲的样子,还没有真的打算接管,否则她也不会将钥匙丢在这里不收起来。不过看娘亲的脸色,虽没有十分原谅,但显然,心里的冰山已经开始融化了!

连瑾瑜开口道:“都这么大年纪了,还你采买什么?”

看着娘亲青春依旧的容貌,她笑了:“娘亲,听我的,一会儿我跟洪嬷嬷说,还有,娘亲你该再做几套衣服,要鲜艳些的颜色,还有,首饰再打两套,最好也要奇珍斋的,他们的东西大气做工又好,又有新式样,而且成色也足……”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连瑾瑜看着她,眼底有惊讶,慢慢地便转成了笑意,她摇头道:“哦,是然儿长大了,你是在为嫁妆做准备?”

安倾然闻言,怔住了,嫁妆?嫁给谁?那个康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