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 如果您觉得这个小说好看,推荐给朋友们吧,这里是米花书库,好书多多,无弹窗,力求全文字,争取全txt )
第二十七章 伪善庶妹回顶部章节目录
对,那样的迷人,尤其那张红艳的小嘴儿,里面吐出的每个字都是那样的让人舒服,熨帖人心,简直是一朵美丽的解语花。

正想着,眼前的这朵花又开口了,声音青嫩,带着委屈:“姐姐……”

她的眼底带着泪花!

安倾然定定地看着她,她清楚地记得所有的往事,前世的自己就是被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儿哄得团团转,当时的她是那样的相信她的话,觉得她是自己的妹妹,她成天跟在自己的身后一直姐姐姐姐的喊她О米О花О书О库О wWW.7MiHUa.COm,那样的依赖她,她觉得自己该照顾她。

所以,她照顾得很好,一直在照顾她,信任她,结果她却爬上了康王的床,在自己最无助最脆弱的时候……

“姐姐,你在想什么?”安嫣然的小手扯上了她的袖子,这让安倾然心里不由地恶心,她猛地甩开了她。

这让安嫣然的小脸一下子变了,她惊讶地道:“姐姐,你嫌弃嫣儿了?”

安倾然闻言,才回过神来,她觉得自己的反应有点过度了,现在她还是只有十一岁的小女孩儿,她想看看,这一世的她是不是有点变化。

不由地开口道:“嫣然,你为何如此说?”

“姐姐,我可以进去吗?”安嫣然的小脸儿上全是可怜的表情,看起来要哭了。

“当然!”安倾然侧了侧,放她进来,安嫣然进了屋子局促地站在那里,她看着安倾然开口道:“姐姐,今天发生的事情,嫣儿才知道,心里有话,不知该跟谁说,爹爹现在正在和母亲在东暖阁,嫣然不敢打扰,只得来找姐姐!”

安倾然坐了下来,指了另一张椅子:“坐吧!”

她尽量控制着自己的语气,否则她怕自己忍不住抓狂,毕竟,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安嫣然叹了口气:“我听奴婢们议论姨娘的事情……但我想,姨娘平常管这么大的宅子,事情多如牛毛,她也有照顾不到的时候,再说,那些下人们,她们平时惫懒得不得了,一直认为母亲是慈爱之人,姨娘又不能顾全,便开始背地里作威作福,今天,她们连剩菜都敢给客从上去,显然不是惫懒的问题,而是蠢得可以了……姨娘绝不会要求他们这样做的,你想想,怎么可能让父亲在太子面前如此失礼?姐姐,你说我的话有道理吗?”

安倾然闻言心里明白,她是替她自己的姨娘来解释了,她不想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安嫣然立刻眉开眼笑:“我就知道姐姐是明白人……”

“你这样一说,倒说父亲是一个糊涂人了?”安倾然犀利地道。

闻言,安嫣然一怔:“姐姐,你怎么了?”

“什么怎么?”

“姐姐是不是讨厌嫣然了,姐姐以前不会这样对嫣然讲话……”安嫣然眨着美丽的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安倾然知道自己的语气不善,她笑了笑:“没事,我只是累了!”

安嫣然点头,又喃喃地道:“姐姐,你可以跟母亲解释一下吗?姨娘肯定没有故意克扣东暖阁的月例,也不会安排人送去发霉的糕点……
第二十八章 庶妹求情回顶部章节目录
“哦?这件事情你也知道了?”安倾然惊讶地看着她,那会儿,她不记得有人跟连瑾蓉说这件事情,看来,她并没有任何变化,自己以前真的是很蠢,怎么就看不出来她如此有心计?她这么小,竟然将所有的一切都洞察清楚,甚至她知道自己是一个糊涂蛋,可以利用。

安嫣然的脸色微微变了变,她眼底的惊讶一闪而过,但仍是被安倾然抓住了,她心里想,原来,她并不是那样的坚不可摧,天衣无缝!

看来,自己把敌人想象得太强大了!

想到这里,她笑了。

安嫣然想了想又开口道:“姐姐,求你了,可以母亲好好说说,姨娘被打了二十大板,她的伤很严重,她是一个要强的人,但是我知道,对于以往的疏忽,姨娘已经很后悔了,她很自责,她如果在院子里被关三个月,我怕她无法挨过去,小小惩罚一下,已足够了……姐姐,想想姨娘以前待我们多好……你忍心看她皮肉受苦,内心还受煎熬吗?”

安倾然知道,若是在以前,自己已经被她说动心了,肯定立刻会去找娘亲,替姨娘求情,可是现在,她很冷静,非常的冷静,她知道自己现在相当于看戏!

“嗯,你是让我去向爹娘求情,是吗?”安倾然淡淡地道。

安嫣然脸上的表情是急切地:“是的,姨娘只是一时的疏忽,绝非有意为之,姐姐是最善良的人……”

“我知道!”安倾然打断了她的话,看着安嫣然绝美丽的面容,她心里的恨意在翻江倒海,她当然知道自己善良,不过,她的善良从今以后,只是用在自己所爱的人身上,而绝非自己的这个貌似无害的小女孩!

不但不会,她上世欠自己的,这一世都要还回来!

她控制着自己的面部表情,尽量不让自己露出内心的真实想法。

“姐姐会去求情吗?”

“当然……你是我的好妹妹,我怎么会看着你难过,对吗?”安倾然的脸上现了迷人的微笑。

安嫣然见状,不由地想了想,又转而道:“姐姐,现在天晚了,我就不打扰姐姐就寝了……”

安倾然点头:“好!”

安嫣然见状站了起来,她有些犹豫,但看安倾然的脸色太过怪异,她便笑了笑:“姐姐一定累了,我明天再来找姐姐……”

安倾然又说了个好字。

安嫣然终于走了。安倾然关上房门,她看着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她以为自己已经做足了心里准备,但没有想到,她仍是无法冷静,不由地深吸了两口气,一回头,却吓了一跳,见忍冬正好奇地盯着她:“小姐,你今天有些不同……”

“我知道!当然会不同,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我们一家团圆……”安倾然动情地道。

忍冬根本不懂,她想了想,便明白了,二夫人失事,自然由夫人来掌权!

却说安嫣然走到门外,回头看着安倾然的屋子,眼底射出一阵凶光,她小小的脸上,出现了一道与年龄不符的好成熟与狠辣,她握紧拳头,小鹿皮靴子踩在雪地上,咯吱咯吱作响,响声已暴露了她的内心,安嫣然又飞快地跑回了岚晓阁,那是她娘亲居住的地方,也是她娘亲被禁足的地方,是的,在人前,她只能称她为姨娘,那个东暖阁的女人,根本没有生过她的女人,她却叫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