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 书籍打开一个我们不知道的世界 五彩缤纷 让我们去坦然面对平凡的生活,米花书库是您最好的朋友 !!!
第二十一章 姨娘出身回顶部章节目录
她还记得初入将军府的那天,正是春光明媚,万紫千红,她一入府便被眼前一切吸引,她觉得同样的是桂树,长在将军府里就有气派多了,那花也一样,长在将军府里,就觉得不是那么软弱,个个带着英姿!

连瑾蓉想到这里,她脸上挂起了笑意,她第一次正面见安忠涛的时候,安忠涛不苟言笑,正真严肃得象个老学究,她心里忐忑,若当真如此,她倒如何下手?

她觉得自己应该先试试。

第二天,她手里端着水盆经过他面前,身子一歪,故意要栽倒,安忠涛当时可能是没有想到,他不想扶,最后终于还是扶了,她的一盆水严实地扣在了两个人的身上,她伸手去给他擦拭,他转身走了,她觉得自己遇到了挑战。

这样的男人如果真的如此,自己这样的试探可起不到什么好作用,做得明显了,倒引起他的反感,为此,她倒是伤了一番脑筋,好在连瑾瑜相信她,一直让她帮着处理的事情,甚至还让她来管东暖阁的支出收入,这样,她就有机会接近安忠涛,她每件事情都尽量处理得完美,安忠涛不时的还赞扬过她!

只是没过一个月,连瑾瑜害喜的情况好了,眼见着自己再没有借口留在这里,她心里就慌了起来:

十二年前。

东暖阁。

连瑾瑜歪在床头,脸上的花容月貌因为这一个月的折腾变得憔悴了不少,但一双眸子却黑白分明,尤其地明亮。

连瑾蓉上前笑盈盈地道:“姐姐,今天可是好些了?一会儿,我扶你出去走走,外面阳光好着呢!”

连瑾瑜点头:“这些日子多亏了你……”

连瑾蓉心里暗笑,她若是知道她真实的想法就不会这么说了。

但她仍是客气着,两个人在花园里走了好一会儿,连瑾瑜有些累了,回到房里歇下了,这正是连瑾蓉想要的效果,她不睡着,自己还有什么机会?

连瑾蓉自己端着一杯茶,悄声掩上房门出去了,洪嬷嬷见状道:“姑娘去哪里?”

“哦,我回房!”连瑾蓉的房间就住在厢房,她回到房里后,将茶水里洒下了一些粉末,这些东西,可是娘亲偷偷给自己的,她的娘亲因为在连府里一直不得势,所以,不得不备些小玩意,来吸引父亲的注意。

对于这一点,她深得娘亲真传:认准了,就上手!

她理了理自己的妆容,看着镜中的娇美的容颜,她笑了,论容貌她虽然比不上连瑾瑜,但也差不了多少,如果不是因为嫡庶有别,自己在府内大小是个小姐,但却与丫环的地位差不了多少,在外人眼里,她怎么都是庶出的!就算是提亲,她连瑾瑜就可配得上将军,而给自己提亲的却都是一些小门小户的,她咽不下这口气,你连瑾瑜到底比我强到哪点?

她眼里露出了邪气,端起茶水到了书房,安忠涛正在看书,见她进来,不过是点点头:“瑾瑜怎么样了?”

“姐姐好多了!现在歇着呢,这是我新泡的茶,将军请尝尝!”
第二十二章 顺利上位回顶部章节目录
安忠涛只是嗯了一声,并没有立刻喝,视线仍旧在他的兵书上,安瑾蓉见状眼底现了一丝恨意,还真是不解风情,但好在他看书看得入迷,不自禁地拿起杯子来,喝了几口!

连瑾蓉安静地站在旁边等着,安忠涛抬头见她还在,有些惊讶:“有事吗?”

连瑾蓉摇了摇头:“只是有些帐目和将军交待一下,姐姐马上就可以持家了,我也不能久住……”

说着从袖袋里掏出帐本来,她身子往前探一直递到他面前,衣服今天早上特意薰的百合香,那香味可是很持久的!

安忠涛的眉头蹙了蹙,但并没有说什么,这让她的心里有了几分把握,她又往前探了探,两个几乎鼻息相闻,他身上清爽的男子气让她失了神,安忠涛双郏慢慢泛起了红色,他暗暗咬牙,好像跟什么在较量,但终于,他放弃了,在她的手扶在了他肩上的时候,他没有开口,她整个白晰的脖颈都暴露在他面前时,他仍是没有开口,反倒是握住了她的手……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连瑾蓉用上了所有的招术,安忠涛禁了几个月的yu望一旦打开了缺口,就一发不可收拾……

连瑾蓉回忆到这里,脸上也是热了起来,嘴角勾起得意的笑,幸亏自己做足了准备,否则真的无法承受他的狂风暴雨,当然,第一次结束的时候,她没有忘记示弱,哭得很委屈,很内疚,安忠涛也有些慌乱,但他到底还算是一个有担当的人,当时就给了她承诺,让她放心,他会负责。

至于怎么负责,他当时并没有说,而且,在连瑾瑜的面前,一连过了五天,他都什么也没有说,她知道,这个男人无法开口,那么,她就来帮他一把吧!第二次,比第一次顺利得多,她没有用药,只是委屈地看着她,给他送去了点吃的,一切就顺理成章了,不过,这一次,他们没有避得过耳目,被来送东西的洪嬷嬷撞见了,然后连瑾瑜自然就知道了!

其实,那洪嬷嬷送东西,她是知道的!

连瑾蓉心里在得意,连瑾瑜知道后的反应之大,其实有点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她眼瞧着将军没了主意,在他们面前,她哭着要自尽,不给他们惹麻烦,安忠涛才下了决心迎她入府!

当然,她知道,入府只是她的第一步,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得用些功夫才行。当然,她对这方面是相当有自信的,她偷偷的看了不少书,当然她娘亲也教了她不少……

“二夫人,将军让您去东暖阁!”丫环的话打断了连瑾蓉美好的回忆。

她一直对于入将军府这件事情而感到得意,却被打断了,她不由地生气:“什么?”

“将军让您去东暖阁!”丫环又重复了一遍。

连瑾蓉闻言笑着站了起来,她在想,到底将军还是舍不得她的,家宴怎么可以没有自己在场?

不过,当她一进屋子,就有些不好的预感,安忠涛的脸上表情不对,他从来没有这样怒气冲冲地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