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这里是米花书库,欢迎加入米花书友大家庭,我们一起翱翔在文字的海洋里面,享受阅读的无上乐趣##
第十九章 推波助澜回顶部章节目录
连暮寒看了他一眼,嘴角露出了笑意:“敢情太子是想让皇后交出凤印?”

东方锦愣愣地看着他:‘你这是何意?好好的,我母后为何要交出那凤印?’

“哦,那是我听错了,还当太子要学将军府,由妾做主持家呢!”连暮寒脸上一副愣愣的傻相。

安倾然在心里暗笑,表面上却愣愣地:“难道别家不是这样的吗?从小我就习惯了……”

她弱弱地问道,心里却在想自己怎么将这水搅得更混。

连暮寒一听↗米↗花↗书↗库↗ wwW.7MIhuA.coM,立刻眉头扬了起来:“我说表妹,你不知别人的家的事情一点儿也不奇怪,你是大家闺秀,可我们太子对这些最熟悉了,让他说给你听,这自古尊卑嫡庶都是有别的,这可是关乎伦理纲常,治国治家之本……”

东方锦笑着接过话头道:“连兄也是夸张了些,将军治军有方,怎么可以治家无策?想必是有原因的,是不是,将军?”

被两个人夹枪带棒,亦褒亦贬的说了这么多,将军的脸上早放不住了,他看着连暮寒,他向着他姑母这是正常的,但是一个小辈他怎么该议论他的家事,他本想说点什么,可是太子又在身边,虽然这个太子平时根本不太过问政事,一天只是游手好闲,但到底是东宫,他敢怒不敢言,一时间沉声道:“把二夫人带来!”

听他的语气,安倾然心里乐了起来,她抬眼,却看见东方锦看着她,饶有兴趣地一笑,安倾然扯了扯嘴角,而连暮寒一本正经地坐在那里,看着桌子上的菜,突然开口道:“这新换的菜什么时候上来?我饿了……”

连瑾瑜心疼自己的侄子,她开口道:“我那里还剩下一些玫瑰糕,然儿,你去端过来!”

安倾然欢快地应了一声,转身进了里屋,她在屋子里找了找,却没有明白娘亲的意思,那糕点并没有在屋子里,她却一眼看到床上的水痕,刚才屋子里的灯光暗,那连瑾蓉也只是在找人,并没有细看,现在,外面的灯光照进来,可是很明显的,她忙伸手将床单扯了下去,又换了一床新的,屋外安瑾瑜已着急了,安倾然走了出来:“娘亲,我没有看到糕点。”

连瑾瑜哦了一声:“看来是我记错了……”

洪嬷嬷又看了一眼,忙走了进去,犹豫了一下,恭敬地道:“夫人倒没有记错,早上的那盘糕点送来的时候已是有些坏了,上面有霉点子,老奴让人又端了回去,看看能不能处理……”

“发霉了?那怎么处理!对了,可以送到后院,那里有猪鸡……”安倾然立刻接口道,她暗自向母亲道歉自己的不恭敬,可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不用不是可惜了吗?

“啊?姑母,你……”连暮寒眼底象是有泪,“待回连府后,侄儿让人送它一车过来,姑母怎么可以吃那些发霉的东西?”

安倾然暗叹自己的母亲很聪明的,知道现在正是搬倒连瑾蓉的机会,所有的事情都挑明了才好,免得父亲一直被那个女人蒙在鼓里——

第二十章 宠妾灭妻回顶部章节目录
连瑾瑜忙开口道:“寒儿,不要放肆,这不过是厨房的一时疏忽,你还认真起来,倒让人以为将军慢待于我,回去,你父亲那脾气,也不容人,假的也变成真的了……”

“父亲的脾气要说倒是好的,否则,他怎么可能让大姑母被小姑母给夺了风头……”连暮寒笑嘻嘻地开口。

东方锦接茬道:“你住口吧,将军不是去请你小姑母了?也许这里面有误会,再说,这些都是你姑母做的,将军怎么可能知道?我说的对吧,将军?”

他笑呵呵地回头问将军。

安忠涛脸上挤出一丝笑意:“太子说的是,但到底是本将军纵容了妾室……”

话说,连瑾蓉正在自己的屋子里摔东西,那张嬷嬷是她最贴心的,没有想到关键时刻也把她给卖了,但这些都不是问题,主要是明明做实的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来人!”连瑾蓉高声道,“快去请将军。我有话要说。”

“回夫人,将军留在东暖阁,陪大夫人和大小姐在用餐!”丫环小翠上前弱弱地道。

“你说什么?”连瑾蓉拿起身边的瓷瓶就狠狠地砸了下去,那瓷器的碎片四溅,小翠没有躲得及,倒被扎到了脸上,立刻伏地叫了起来,连瑾蓉见状上前喘了她一脚:“你嚎什么丧,还不滚下去……”

小翠忍着疼,捂着脸退了下去,连瑾蓉看着一地的狼藉,更是恼怒:“都是死人,还不收拾?”

看着丫环们收拾屋子个个小心翼翼的样子,连瑾蓉的心情又好了一点:“你们倒是知道,现在还是谁在当家,若是你们也学那张嬷嬷,下场自己知道!”

那些丫环只得连声称不敢。

连瑾蓉冷哼了一声:“晾你们也不敢……”

她眼底现了笑意,她相信,将军留在东暖阁里用餐,并不代表什么,他真正喜欢的还是自己!

她那些闺房的手段也不是白学的,现在想想,男人们外表道貌岸然,事实上,他们在床上还并不喜欢这些端庄……

连瑾蓉喝着茶,思绪飞回十二年前。

记得那个时候,她还是豆蔻年华,连瑾瑜刚出嫁不久,回连府省亲的时候,她脸上挂着幸福的神采彻底刺激到了她,也许连瑾瑜自己都忘记了,她曾经向她说安忠涛如何年青有为,如何得皇上信任,那个样子,能嫁给安忠涛是她最得意的事情。

她就不相信,哪个男人能象她说的那样好,她偷偷地跑到前堂,终于隔着屏风看到了安忠涛!只一眼,她的心就乱撞,安忠涛比连瑾瑜形容的还要英俊上几分,尤其那言谈举止,虽年轻,却不容小视,她当时的念头就是:这个男人自己想要!

她回去她想了种种办法,一时不得主意,正好,隔了两个月后,连瑾瑜怀孕害喜严重,饮食不调,让连府一直服侍她的洪嬷嬷过去照顾,她借机也向父亲请求过去照顾,起初,父亲不同意,因为她也到了待嫁的年龄,岂能随意住在别人的家里。

便让洪嬷嬷先去了将军府,她就跟洪嬷嬷说,她想念担心姐姐,后来,连瑾瑜就让她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