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 您有什么好看的书想要和书友们一起分享呢?可以试试上传一个吧,注意要txt喔,上传优秀书籍会奖励不少积分的 !!!
第十七章 传说欺人回顶部章节目录
听到这句话,连瑾瑜和安忠涛的脸上都现了尴尬之色,安倾然知道自己的措辞有些问题,他们所有的人都无法体会她此刻的心情,她一手扯着娘亲,一手扯着爹爹,让他们坐在下首的位置,那上面的自然是太子来坐的,她就算是再开心,也不可能忘记这样的事情。

安忠涛礼让太子,东方锦倒是开口道:“今天我只是来叨扰的俗客而已,千万别因为我在这里,耽误了你们叙天伦,就当我和暮寒不在,如何?”

他边说边自己坐在旁边的位置上,而连暮寒则坐在了他的旁边,趁大家落座的空当,安倾然狠狠地瞪了眼连暮寒,而后者则冲他挑了挑眉头,还眨了眨眼睛,一脸的诡异!

安倾然坐在娘亲的身边,丫环们先上了几道餐前汤,而安忠涛因为有太子在座,吩咐丫环们加菜,东方锦忙摆手:“将军,若当真再如此客气,我就现在离开,不打扰了……”

太子作势要走,安忠涛才算是稍稍放松了些。

而安倾然,她自己根本就没有紧张,对于东方锦和连暮寒,现在在她的眼里就是两个孩子。

活过一次的她,心境何止老了十岁?

连暮寒开口道:“姑母,今年将军府里的灯可真是漂亮……”

连瑾瑜开口道:“连府今年的灯不好吗?”

“好是好,只是仍是往年的样式,少了趣味……”

“你父亲知道你来这里吗?”

“父亲?嗯,并不知道,我只是告诉他我和太子到城里看灯!姑妈,今天可是上元节,我与姑妈一家团园,也算是团圆,对不对?”

“你这孩子!”连瑾瑜笑了,对于这个侄子,她还真的不太舍得说,从小看着这孩子长大的,她知道他心地纯良,只是贪玩些罢了,至于外面那些传言,她并不知晓,就算是知晓,她也觉得那些传言有虚。

连暮寒看着安倾然道:“表妹,今年怎么不同往年?你怎么没有带着嫣然出去玩花灯?”

安倾然看了他一眼,一笑道:“并不是所有的习惯都不会改变……”

“嗯,说的好!”东方锦看着她,眼底挂着笑意。

连瑾瑜忙道:“然儿,在太子面前不可放肆。”

“娘亲,刚才他自己说不要对他客气的,我想太子的意思是与民同乐……”安倾然调皮地笑了。

东方锦闻言,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来。

安倾然现在觉得这个太子确实不太一般,表哥这样聪明的家伙能和他混到一起,至少他们的禀性是相同的。

她冷眼旁观,确实深觉可惜,如果不是太子死的早,那东泽的天下也轮不到康王来做,那一对恶男女!

想到这里,她自己都不知道眼底现了怎样的恨意!

只是一瞥间,已是被东方锦尽收眼底,连暮寒倒是没有注意这些,他在关注姑母的表情,和姑父两个人也太怪异了些!

至于将军府的事情,他比谁都清楚,他清楚不是因为他多事,而是因为他没有瞎!
第十八章 略施小计回顶部章节目录
安倾然现在坐在父母的身边,她想让自己暂时放松一下,便笑盈盈地看着娘亲,也不说话,只是傻笑。

连瑾瑜地慈爱地抚了抚她的长发:“然儿,怎么了?”

“开心!”安倾然简单地道。

连暮寒还要说什么,菜上来了,有鱼有肉,还荤有素,看起来,很是丰盛,而且冒着热腾腾的热气,不过,看着那桌子上的菜,所有的人脸色都非常的怪异,尤其连瑾瑜和安忠涛,两人对视了一眼,还没等说什么,安倾然开口道:“咦,这鱼怎么少了一半?还有这丸子竟然缺了半边?”

大家的眼神都放到那两盘菜上,安忠涛沉声问身边的人:“怎么回事?这是中午剩的菜,怎么可以端上来宴客?”

安忠涛的声音太过愠怒,吓得那些下人们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回话,都是低着头,战战兢兢不知所措。

连瑾瑜面无表情,她看着这一桌子的菜,心里暗惊,不过,她不说什么,只是安静地拿起了筷子。

安倾然也一样,她开口道:“今天的菜还真丰富,平时可吃不到呢!”

说完,夹了一口近处的青菜,吃得很香甜的样子,仿佛平时受了无数的苦。

“到底怎么回事?把厨房的人带过来回话!”安忠涛又开口道,声音里都是压抑的怒气,太子还在这里,实在是太失礼了。

他还不敢太怒,只是对着太子笑了笑:“治家不严,太子不要怪罪才是……来人,立刻将这菜都撤下去,告诉厨房再做新的上来……然儿,若你饿了,等一会儿再吃……”

安忠涛看向安倾然的眼神里带着疼惜,他显然觉得自己的女儿太可怜了。

而且更觉得意外,今天的然儿举止太过奇怪。

正在这时,洪嬷嬷上前,悄声道:“这是二夫人的意思,一直都是二夫人在管家,她订下了许多规矩,奴才们觉得不妥也不敢进言……”

她低眉顺眼,更是让安忠涛心里生了怒气,他转过头来,看着桌上的人道:“瑾蓉治家节俭惯了,刚才让她回屋反省,这些奴才们也不知道变通,倒是让太子见笑了……还不快去重新做一桌来?”

安倾然闻言心里一惊,连瑾蓉合剩菜来招待客人,怎么倒成美德了。

她暗暗握拳,自己刚才吩咐洪嬷嬷故意这样做的,就想让父亲知道平时姨娘自己在别院里山珍海味,给其它各房的人可是很苛刻的,当然,她的儿女和父亲是不会享受这样待遇的!

所以父亲什么也不知道。

可是没有想到,倒是弄巧成拙,父亲真的会这么想吗?

她扭头间看见安忠涛铁青的脸孔,就知道,这样的场合,就算是普通的百姓家也会觉得很丢体面,更何况有太子在这里,他刚才不但见到了小妾算计主母的家丑,现在,又摆上了剩菜,他心里真是五味杂陈,不知如何是好。

东方锦见状倒是呵呵一笑:“二夫人节俭确实是美德,本太子倒是深有感触,回去可以和母后提议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