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知人知理知事,读人读理读书。书香伴我成长,阅读圆我梦想。精彩内容尽在www.7mihua.com}
第十五章 威胁太子回顶部章节目录
“看见什么了?”安倾然心里没底,他们看见夜痕表舅了?还是看见自己和娘亲收拾现场?

“怎么?有什么你不想让人知道的?”东方锦看着她的表情,故意道。

安倾然深吸了口气,摆出了个明媚的笑脸:“在下不管太子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君子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只希望太子还知道这个礼字,若是刚才不小心忘记了,听到看到了一些事情,现在就该彻底什么都忘记了才好!”

“你是在威胁本太子?还是当真做了什么怕人知的事情?”东方锦越发的来了兴趣f米f花f书f库f http://www.7mihua.com,看着安倾然,又近前一步,他想看看她的反应!

安倾然瞬间知道自己的反应有些过度了,便一笑:“太子自是天下最明白的人,我不过是说了一个笑话……”

说着绕过他往外走去。

东方锦看着连暮寒,眼神里带着不可置信:“你刚才可是听到了?”

连暮寒点头,眼底现了笑意:“当然!”

“你觉得她是什么意思?”

“任何意思都有可能,不过,我想,她的意思大概还是她的家丑不让你往外扬!”连暮寒的语气里带着笑意。

东方锦挑了挑眉头:“我怎么听她好像是威胁的意思?”

“没有!”

“你没听出来?”东方锦看着自己的损友开口道。

“肯定没有!”连暮寒笑着道,“不过,太子若当真想看戏,那么,跟我来!”

安倾然并没有走太远,就在院门口,她听到了下面的对话,不禁摇了摇头,她还有事情安排,现在没有时间对付这对纨绔子弟,她很奇怪,他们两个怎么混到一处的,在前世,太子身体有病,当然,就算是现在,她相信,他的病还在,想到这里,她苦笑的摇摇头,自己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好,一堆乱烂线,他的事情,自己现在可没有功夫管。

安忠涛看着连瑾瑜,有些尴尬,两个人一般的情况下,都是在众人面前见面,偶尔一两句话,也是就事论事,大多数的时候,她只呆在这东暖阁,只有年节的时候,她才象征性地出现,大多数的时候,也是板着脸孔,让他想解释,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会儿,只剩下两个人,他轻咳了一声:“刚才的事情,委屈你了!”

连瑾瑜太久没有和他在一起,都有些别扭,本来只是看在安倾然的面子上,答应同他一起吃饭,再加上先前他的态度,让她的心里有些暖合,看来,他也不是绝情彻底的人。

不过,心里仍是过不去那道坎,十二年前,她怀上了倾然,那对她来说,简直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她喜悦中掺杂着忐忑,每天都是战战兢兢,生怕自己不小心会连累到了腹中的小生命,所以,她承认那个时候有些紧张过度,所以……

所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连瑾瑜不愿意再想,只是微笑了一下,只算作礼貌。

安忠涛坐在了椅子上,连瑾瑜坐在另一张椅子上,两个人之间隔着一张桌子,正好们进来摆桌子,她就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那两个下人因为刚才的事情,更是紧张小心得不得了,甚至都有些不会动作,其中一个不小心还踩到了另一个的脚,结果被踩的那个半天不敢吭声,竟生生地受了。
第十六章 美中不足回顶部章节目录
“姑父,姑母!”连暮寒走了进来,打破了这窒息的安静,连瑾瑜抬头,见是他,便笑了笑:“暮寒……”

后面进来的东方锦,让安忠涛和连瑾瑜都站起来,慌忙拜见,却被东方锦快他们一步扶了起来:“本太子节下来叨扰,还望将军和夫人不要多礼,反倒生了疏离……”

两人点头,忙上前看座又看茶,一阵忙乱,而正是在这时,安倾然欢快地声音在门口响起:“我回来了,马上摆餐,你们……”

她话没说完就看见连暮寒和东方锦,所以,停了下来:他们怎么进屋子里来了?

这两个人还真是会坏她的好事。

她只是想给父母创造机会,可不想让别人来打扰,想到这里,不由地开口道:“表哥,今天晚上城里的花灯好看吗?”

连暮寒显然很明白她的意思,但就是不让她顺心,而是开口道:“我和太子这一夜逛得饿了,正好听到这里要摆餐,所以,就不请自来了,真是不好意思……”

他嘴里说着不好意思,而脸上的表情,这顿饭可是吃定了。

“表哥什么时候这样客气了……”安倾然无语。

“我还以为表妹不欢迎我们呢!”连暮寒仍旧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安倾然知道她表哥就是这个样子,但是,她更知道,谁若是被他这无害的外表给骗了,那么就太不幸了,他可是聪明绝顶的人,他能和东方锦对脾气,这可是让她没有想到的,那个太子,说实话,她并不太了解东方锦,在前世,他二十岁就没了,她接触他的机会真的很少,而且在她十二岁的时候,她根本没有见过这个太子!

东方锦坐在那檀木椅上,虽然脸上挂着浅笑,但是安倾然突然发觉这个太子很不一般,他丝毫不容小覤,眼神看似柔和,但不时地闪出犀利之光,仿佛直达人的心底!

刚才只是那样看了自己一眼,她就觉得他好像什么都看透,更好像他知道自己重生的一般,当然,她知道这绝不可能,她是自己太多心了,也太紧张了,今天,他真的希望父母能合好,只是眼前这个两个预料之外的人,让她有些分心。

“然儿,还不快拜见太子?”连瑾瑜慈爱的开口道。

自己的女儿一向是个知礼守礼之人,今天怎么了?是不是被她姨娘的阵式吓到了?

安倾然上前刚要拜,东方锦却一笑,英俊的脸上现了一丝趣味:“安大小姐,不错!只是免礼吧,本太子并不在意这些虚礼……”

安倾然仍是拜了,她抬头,面对爹娘的时候,就换上了笑脸:“真好,我们一家人终于在一起吃饭了,不知厨房会给我们准备些什么……”

连瑾瑜伸手拉过女儿的手:“然儿,你歇歇吧,什么时候变成一个劳碌的人了?倒象是将军府你在当家一样……”

安倾然也是笑了:“只是开心,真的开心,有什么能比一家人重新在一起更开心的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