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 好书天天看,好站天天来,好贴天天顶,好书慢慢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里就是黄金屋 ,这里是米花书库$$
第十三章 痛哭前尘回顶部章节目录
她本来是想阻止他的脚步,可是没有想到,她一抱住安忠涛,就想起前生的种种,他也是因为娘亲的去世,郁郁寡欢,所以,她心里知道,爹爹对娘亲是有感情的,更想到后来安明轩掌权,将家里搞得乌烟瘴气,气得父亲生了病,最后,她连面都没有见到……

“然儿,怎么哭了?”安忠涛奇怪地看着怀里哭成泪人的安倾然,奇怪地道,但语气中只有疼爱没有责怪。

安倾然越想越伤心,想起前世的一切┇米┇花┇书┇库┇ http://www.7mihua.com,她觉得都是自己太笨了,害得娘亲早逝,而父亲最后也落得大权旁落,那安嫣然只顾自己得到想要的,她从来没有把将军府的利益放在首位,甚至,她现在想起来,那安嫣然是不希望父亲得势的,她的兄弟得势,让她很是得意!

甚至,连父亲去世,她脸上一点悲伤的神情都没有,反倒象是在炫耀!

她为了目的不择手段,谁都可以牺牲?可是身为人女,连最基本的人性都没有了吗?

安倾然想起父亲临终前不知受了怎样的折磨,她心如刀绞。

抱着安忠涛哭得声音越来越大,安忠涛看着连瑾瑜,后者也是一脸的莫名其妙,今天一个晚上,她的女儿给了她无数的惊喜,还有疑惑,就象现在这样,她刚才还小大人一样搅局,现在,却哭得真象一个婴儿,弄得安忠涛一身的眼泪鼻涕。

安倾然的泪越流越痛快,想起前生的失去,想起今生还有补救,她的心里慢慢地就充满了喜悦,第一仗,她虽非完胜,却也是看到了曙光,其实刚才父亲没有继续深究下去,她不认为父亲是舍不得姨娘,肯定还有别的原因。

再说姨娘的表姐是舒贵妃,也就是康王的娘亲慕容舒!慕容舒的娘亲与连瑾蓉的娘亲是同父同母的姐妹,她们的关系自然错不了,而且,因为连瑾蓉的娘亲是妾,在上一辈里就攒足了气要较劲吧?

这一世,连瑾蓉自己又做了妾,怎么可能心甘情愿?

还有安嫣然,她同她娘亲一样,使劲手段,先做妾,然后将目光瞄准了皇后的位置,她的理想看起来比她的娘亲和姥姥都要远大!

至于慕容舒,安倾然知道,这个女人在安嫣然顺利爬上康王床又夺了权的道路上,可是起了不小的作用,她现在还没有时间管这些事情,只是眼前的,她觉得自己该做得漂亮点。

终于松开了手,她抹着眼泪,看着安忠涛:“爹爹,女儿冒失了!可是想到许久不见爹爹,就控制不住……”

“怎么不成许久了?不见爹爹也没有几天……”安忠涛伸手宠爱的抚着她的发,同时心里止不住地自责,是自己平时太忽略了她吧,把孩子弄得这样伤心,“别哭,爹爹不是在这里吗?再说,整个将军府,你不愿意去哪儿就去哪儿?”

“是呀,只是然儿看今天万家灯火,一时间感慨……”安倾然小脸哭得花了,东抹一下西抹一下,头发也掉了下来,有些狼狈。
第十四章 我看见了回顶部章节目录
安忠涛很是心疼,连瑾瑜不知道为什么,被她这一哭,弄得心里酸极了,她扶着安倾然的肩膀:“孩子,别哭了,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安倾然笑了一下,看了看美丽的娘亲,又看了眼威严的父亲,她的嘴咧了咧:“是呀,今天是上元节,是合家团圆的时候,却没有想到,出了这些事情,然儿本来还想着去秋水阁和大家吃个团圆饭呢,却没有想到饭没有吃成……”

安忠涛脸色变了变:“都是你姨娘不长劲,不要提这件事情了!”

安倾然笑了一下:“也许姨娘真的是被冤枉的……”

“然儿,过来,让娘亲看看……”连瑾瑜恰当地拦住了女儿的话茬,她何尝不知道今天的事情将军处理得有些轻描淡写了,可是连瑾蓉一直得宠,安忠涛岂能对她一点儿感情也没有?再说下去,大家都是尴尬。

安倾然明白娘亲的意思,但是现在是个好时机,她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揉着肚子:“爹娘,然儿饿了,肚子在叫。”

“那好,娘亲让人给你准备些饭菜……”连瑾瑜开口道。

“好啊,只是爹娘陪然儿一起吃,好不好?”安倾然开口道。

安忠涛有些别扭,他看向连瑾瑜,后者倒是脸色如常,安倾然的眼泪又流出来:“爹娘……”

她哭得很是伤心。

那些下人们事实上都在外面等着,而其中更是有两个人将这一切都尽收眼底。

安忠涛点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然儿何必哭得求,倒象是你爹娘如何待你刻薄一样……”

连瑾瑜不知道安倾然今天怎么了,但是能满足她的这个小小的要求,她当然乐意,看见她哭,她心疼得不得了,别说是陪着吃饭,她再有什么要求她都会满足的,就算是过份的要求,她也会考虑。

闻言,安倾然的小脸立刻阴雨转晴,她跑跳着:“我出去让人准备,爹,娘,你们等会儿……”

她说着就往外跑,却一头又撞上一个身影,她止步,抬头脱口道:“又是你们?你们来了多久?”

面前的两个脸上挂着笑意的少年,一个是东方锦,一个是连暮寒,两个人本来要去城里看热闹,可是两个人刚走了不远,却发现连瑾蓉和安忠涛领着一大群人,忽拉拉地往前走,那阵势看起来不一般,仿佛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

两个看热闹不怕乱子大的人岂能放过这样的好机会,忙悄悄跟了上来,后来发生的事情,虽然他们没有全部目睹,但是声音大的还都是听到了,一联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觉得这场戏比什么戏都好看,后来,本以为该落幕的时候,安倾然却很突然地大哭起来,这哭声可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他们搞不懂这个女孩儿要做什么,接下来的事情,如果是夫人和将军大吵一架更附合发展,因为东方锦和连暮寒都知道将军宠爱小妾,而冷淡正室,夫人完全可以就此事质问将军,彻底查办小妾。

却哪里想到,她竟然会大哭起来。

东方锦看着眼前语气不善的小女孩儿,嘴角挂起了一丝邪气的笑意:“我们可是都看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