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 好书天天看,好站天天来,好贴天天顶,好书慢慢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里就是黄金屋 ,这里是米花书库$$
第十一章 姨娘受罚回顶部章节目录
“你住口,你这个恶奴,这会儿还反咬一口,你认为将军和夫人会相信你的话?你这分明是想嫁祸给我,死前拉个做伴的?我以前怎么没看出你这般险恶的用心?”连瑾蓉几步上前,伸手去扯张嬷嬷的头发,“你这个老背晦,你自己的事情,扯我做什么?”

安倾然见着眼前的好戏,她心里在感叹,安嫣然的所有特点都遗传自她娘亲,现在以旁观者的身份来看这一切,她觉得以前的种种,都是自己太愚钝的缘故。

安忠涛看着眼前的一切冷声道:“你住手,让她说!”

连瑾蓉闻言只得退到一旁,脸上的表情很是难看:“将军,您不能听这个老奴才的,臣妾若是存了那心,天地良心!姐姐,你不能信她的话,她临死前还想破坏我们姐妹的关系,姐姐……”

“你闭嘴!”安忠涛被她吵着头疼,指着张嬷嬷道,“你说,怎么回事?”

张嬷嬷哭着道:“这一切都是二夫人示意,我们当奴才的又能怎么做,老奴没有说谎,不敢半字谎言……”

连瑾蓉见状她也不说话,只是站在将军的身边,眼泪汪汪地看着他,安忠涛见状脸色铁青:“好,将这个老奴押下去,先打二十板子关起来!”

张嬷嬷听这话是有活下去的希望了,忙跪在地上谢恩不止,被人给拖下去之后,她还喊着青天老爷之类的。

终于安静下来,屋子里静得可以听到人的呼吸,尤其安忠涛的,喘气声非常粗重,连瑾瑜的脸色也不好看,这屋子里唯一挂着笑的就是安倾然!

她在等着父亲的决断。

连瑾蓉见状,小心翼翼上前,她眼里全是委屈:“将军,臣妾做没做这样的事情,臣妾无法自辩,还请将军明察……”

“她怎么单指出你,而且句句均是有踪可寻,那衣上的茶水不是你泼的?”安忠涛尖锐地道。

“是,臣妾现在不想替自己分辨……”连瑾蓉眼里透着无奈和可怜,那个样子,若是不了解她的人真的会觉得她是受了委屈的。

安倾然暗暗点头她开口道:“我也不认为是姨娘做的!”

她说出这样的话,连瑾瑜并不奇怪,这个孩子,一直跟她姨娘的关系不错。

安忠涛闻言冷笑道:“孩子,你懂什么……”

“爹爹,我当然懂得,姨娘刚才不让那张嬷嬷说话,姨娘很有先见之明,知道张嬷嬷不会说出什么好听的来,所以,阻止她说话……”

安倾然绵里藏针地道。

“是呀,那张嬷嬷还没说话,你就阻止,不是你心虚,又是什么?”安忠涛怒声道。

连瑾蓉眼里含泪地摇头:“现在臣妾就算有一万张嘴,也说不明白了,将军既然认定这件事情与妾身有关,臣妾无话可说……”

说着,很悲愤地以袖拭泪,在袖间狠狠地瞪了安倾然一眼:今天晚上,这个小丫头不是成精了吧?没有她,自己今天晚上顶多是无功而返,结果现在可好,她的每一句话,好像都是偏向她,结果都把她弄得很狼狈,连扯谎的时间都不留。

“你别以为你不说,就以为这件事情完了……今天大过节的,也不与争辩,等再找到你证据的!来人,将二夫人禁足一个月,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放她出来!”安忠涛恨恨地道。
第十二章 扭转乾坤回顶部章节目录
连瑾蓉见状她泪眼涟涟地看着安忠涛,见他脸上的表情不好看,她又看向连瑾瑜,只叫了一声姐姐,连瑾瑜冷着脸道:“不敢当,我不敢有你这样的好妹妹。”

“看来姐姐也是误会我了……妹妹在这里什么都不说了……”连瑾蓉喃喃地道。

“你还不回去好好反省?”安忠涛沉声道。

那些下人们个个人恨自己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生怕将军一个迁怒,大祸临头。

连瑾蓉哀怨地看了一眼,便下去了。

安忠涛看着连瑾瑜开口道:“这件事情我并不知情,还道是你找我!”

连瑾瑜脸上的表情不太好看,亲眼见证了妹妹对自己的陷害,她心情怎么可能好得了?她觉得自己往日待她不薄,怎么换来如此结果,她现在虽然被禁足了,但是不知什么时候,她又会耍手段重新出来,而自己怎么可能防得了她?

但是事情已经这样了,她又能怎样?

她只是摇了摇头:“真是没有想到……”

她不说是不是连瑾蓉做的,而只是这样含糊地一句话,让它倾然眼底露出了惊喜,娘亲绝对是一个聪明的女子!

安倾然暗暗点头,虽然和自己想的不完全一样,爹爹没有立刻将姨娘赶出府,但是,绝对有进步,只要娘亲没被诬陷,她相信,早晚有一天,自己和娘亲能战胜那一种恶毒的母女!

因为她的再生,历史真的改变了,那么,从今往后,她安倾然的命运便可完全地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看这一世,她如何扭转乾坤,活得漂亮!

安忠涛叹了口气:“让你受委屈了……”

连瑾瑜脸上的表情仍是淡淡的,这么久了,他几乎已经不来自己的房里了,她天天都能听到他与连瑾蓉欢歌笑话。

她虽然不常出去,但是每件不吐不快洪嬷嬷都会告诉自己,她还告诉自己也该争一争,可是依她的脾气,还有她的傲骨,不允许她做出那样的事情。

现在,他在自己面前说出这样一句,竟然生生地引出了自己的酸楚。

本来,她告诉自己,自己不去在意他们,只守着然儿过活,可是,当他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还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安忠涛是个硬汉子,也是她欣赏的男人,所以,这些年虽然她过得不开心,但是她并没有生出其它的想法来。

虽然师兄夜痕他明里暗里的暗示,但是,自己只当不明白。

安倾然见自己的娘亲没有回应父亲的话,她心里怕父亲掉头而去,那自己的苦心岂不是又白费了?可是,她又不能做得太明显,该怎么办呢?

果然,安忠涛的脸上现了讪讪的表情,他看着连瑾瑜端庄的眉眼,他的心里更是无趣,她太优秀了,有时候,男人不需要一个道德的楷模,反而需要在屋子里时不时地出现一个小妖精!

关于这方面,连瑾蓉就……

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你们歇着吧……”

说完,转身要离开。

安倾然看了看她娘亲,却见她仍是一脸淡漠的样子,同这些年一样,这么多年了,她从记事起,就习惯了娘亲这个样子,现在想起来,实在是娘亲太倔强了些!

她忙转身跑过去,抱住了安忠涛:“爹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