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 书籍打开一个我们不知道的世界 五彩缤纷 让我们去坦然面对平凡的生活,米花书库是您最好的朋友 !!!
l米l花l书l库l www.7miHua.cOm
第九章 姨娘吃瘪回顶部章节目录
安倾然暗暗地点头,娘亲让姨娘欺负了这么久,爹爹也是被她们母女哄骗了这么久,该觉醒一下了。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娘亲这样犀利的样子,心里想,果真有人因为自己重新活过而发生了改变。

当然,这一切只是一个开始。

安倾然脸上带着笑意,看着她‘亲爱’的姨娘,她肠子已是笑打了结:看她今天怎么收场。

“瑾瑜,你先不要生气……”安忠涛走到了连瑾瑜的身边,眼底是安慰,“我并不知情。”

连瑾蓉的脸上一时间变了几变,由红转白又转青,仿佛开了一个染料铺!

“你说,到底怎么回事?”安忠涛不是傻子,本来好好的宴客,这连瑾蓉就说连瑾瑜找他们有事,结果到了这里,她竟然说出这样一句话!

他站在连瑾瑜的身边已是让她魂飞魄散了。

更别说现在安忠涛脸色黑沉,眼里全是狠色,在这一瞬间,连瑾蓉的脑海里已转过了无数的念头,然后她眉毛立了起来,手指着身边的张嬷嬷:“都是你,说什么夫人与野男人私会,我就说嘛,姐姐怎么会做出这样的问题,倒是不过来瞧瞧,又怕当真有什么坏人混进来,姐姐吃了亏……”

那张嬷嬷是连瑾蓉的亲信,看着她长大的,当自己的女儿一样,此刻,她心里明镜一样,她是把自己推出来当替死鬼,但也没有办法,忙跪在地上道:“二夫人,是小的错,老眼昏花的,没有看清就告诉了夫人,奴婢该死,还求将军夫人大人大量,饶过小人这一回吧……”

说着就不断地磕头。

安忠涛的脸都气绿了,连瑾瑜眼底更是清冷一片,看着眼前的一切,嘴角扯出一丝冷笑。她不说话,只是看着连瑾蓉,在她的目光下,连瑾蓉突然对她开口:“姐姐,是我治下不严,也是妹妹耳根子软,请姐姐责罚……”

“姐姐?不敢当,我没有资格当你的姐姐!”连瑾瑜说着,看向自己的女儿,她奇怪,这孩子怎么知道是她姨娘下的局?她不过是一个小孩子,与她姨娘平日的关系也不错,还有,她刚才见到自己的时候,她的眼神让她心都碎了,仿佛她很久没有见到自己一样,那样的珍惜,到底这孩子是怎么了?

不过,随即释然,想必是她听到了什么,才会如此。

“相公……是我的错,你来责罚吧……”连瑾蓉很聪明,眼泪汪汪一副可怜的样子,看着安忠涛,那眼神但凡人见了,都不忍苛责。

她现在也不为自己辩解,看完安忠涛又低声下气地看连瑾瑜,那张嬷嬷也真给她争气,将所有的事情都揽在自己的身上,而且最后将一切推到老眼昏花上,一个劲地在磕头,而身后所有的下人们都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安倾然瞧着自己姨娘的样子,想起了安嫣然,她的心底一阵的恶寒,还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安忠涛终于冷哼一声:“来人,将这污蔑主母的恶奴拖出去,打死……”

“将军!饶命……”张嬷嬷吓得老脸失色,伏在地上磕头。

而连瑾蓉见状也是惊了。
第十章 被狗反咬回顶部章节目录
她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将军。张嬷嬷是我从家里带过来的奶娘,望将军还是网开一面!”

安忠涛仍黑着脸,嘴角气得直哆嗦:“是你的奶娘?却越老越昏聩,就知道窜掇主子生事,有这样的奴才,我将军府成什么时候地方了?还有安宁吗?往日你们磨牙,我当小事,也不深究,今天,她竟然敢污蔑夫人,明天,是不是连本将军她都敢编排?”

安忠涛从来没有这样怒过,今天的他尤其生气。特别是他看过安倾然的眼神里,心里不知为什么,总觉得欠了她们母女的,她时常见不到自己,所以,她眼神里才会如此吧?

安忠涛心里有些酸楚。

连瑾蓉见他如此更不敢说话,额头上的汗滴了下来,她看着张嬷嬷,此刻那张嬷嬷听了安将军的话,魂早没了,先前她不过以为替主子挡灾也就打个几板子,皮肉受些苦,主子以后自会补偿她,可是没有想到,将军会如此震怒,真要她老命,她怎么不慌?

她本以为连瑾蓉会为她说话,拼死保下来,可是眼见着她又不说话了,好像真的要把她给牺牲了,她头脑冲血也顾不得了:“二夫人,您替奴才说句话呀!”

连瑾蓉回过神来,她看着安忠涛,刚喊了声将军,安忠涛立刻道:“你再敢说一个字,我就认为你是主谋……”

连瑾蓉喃喃地道:“妾身不敢,妾身怎么会害姐姐,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那张嬷嬷突然道:“二夫人,您不能让老身就这样没命了呀!”

“你自己糊涂,还有什么可说的,只恨我眼睛不够亮,才会受你的窜掇,难得姐姐和将军明白,你就不要说话了……”连瑾蓉嫌恶地道。

仿佛这嬷嬷真的做了让她失望的事情。

张嬷嬷见状,仰头笑了两声:“好啊,好!既然你不念旧情,亲手送我去死,我何必还念旧恩?将军,夫人,老奴说实话,说实话……”

张嬷嬷突然伏在地上磕头道。

连瑾蓉见状对旁边的人道:“你们还等什么?还让这个糊涂的东西恶心将军和夫人?你们还不快把她拖下去,打死?我再不认她这个嬷嬷,真是害人精!”

安忠涛和连瑾瑜没有开口,安倾然上前一步看着连瑾蓉道:“姨娘,刚才姨娘受了蒙蔽,来找什么男人,现在姨娘、知道是她在搞鬼,姨娘一定很恨她,是不是?”

“你想说什么?”连瑾蓉因为没有明白她的意思,直直地问道,语气非常不善,但随即想起她是谁,忙笑着道,“是呀,姨娘真后悔听了她的话!”

“嗯,一想这个恶奴就让人生气,她平日也不知怎样的巧舌如簧,我想听听她是怎么骗人的,也学习一下,免得以后遇到同样的恶奴分不出来……”安倾然脸上一直挂着浅笑,但随着她的话音,那连瑾蓉的脸色可就越发的难看了。

连瑾瑜对安倾然投去了惊讶的一瞥,她的女儿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凌厉了?她这一番话,让连瑾蓉无法反驳,她愣愣地看着安倾然,而这会儿得空,张嬷嬷已是开口道:“将军。这一切都是二夫人指使的,她将茶水泼到夫人的身上,趁着她回来换衣服,让人将夫人迷昏,然后,将早就打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