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知人知理知事,读人读理读书。书香伴我成长,阅读圆我梦想。精彩内容尽在www.7mihua.com}
第七章 旧事重演回顶部章节目录
连瑾瑜拍了拍她的头,慈爱地道:“真是傻孩子……刚才娘亲只是回来换衣服,你见到的事情……娘亲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一个当娘亲的,真的不好向自己十二岁的孩子来讲这么复杂的事情。

安倾然悄悄地抹去眼角的泪,她点头道:“娘亲,你进屋子,觉察到了什么异样吗?”

“异样?对了,我进屋的时候,屋子里没有人,你表舅为什么会在这里?刚才你那么急地赶他走,我倒没有来得及问呢!还有2米2花2书2库2 http://wWW.7miHUa.coM,我回来的时候,院子里也没有人……不过,还没等换完衣服,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难道是屋子里有迷香?”连瑾瑜恍然大悟地样子,然后嘴角扯出冷笑,“我从来没有想到,在自己的家里还得防这些,倒是成天的打雁,今日被雁啄了眼了……”

“那表舅显然也不知道怎么躺在床上的!”安倾然开口道。

“我师兄倒说今天有事情来找我,好像商量一个方子,我本来想在秋水阁一并宴请他,可是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却哪里知道会这样……他也是的,怎么也着了道了?”连瑾瑜叹了口气,麻利地收拾着。

安倾然也觉得好笑,娘亲可是绝情谷神医夜沧海的嫡传弟子,怎么就这样轻易地被算计了!还有表舅夜痕,他可是夜沧海的独子,他与娘亲一起学医,至于当年发生了什么,她不清楚,但娘亲死后,她清楚地记得,表舅夜痕,失魂落魄,后来在江湖上销声匿迹,连绝情谷也不回了,她想,表舅该是极爱娘亲的!

但她相信他们之间是清白的。

她窃以为自己的娘亲还是蛮迟钝的,今天表舅来这里,怎么可能只是与她讨论方子?娘亲最近因为姨娘,备受爹爹冷落。没准,他得到了消息,是想来安慰娘亲的吧?不过,这都是她的想法。

安倾然看着她娘亲,她是一个美人,岁月在她的脸上并未留下太多痕迹,依自己看来,她仍像是二十多岁的小姑娘,这会儿,她真的想扑入她的怀里,告诉她,她有多想她,告诉她,自己有多后悔当初的轻信谗言,让娘亲终日抑郁……

不过,她倒是叹了口气:“看来,姨娘还是不肯放过你……”

连瑾瑜看着她,叹了口气:“然儿……”

“娘亲,这些事情,我虽然小,但也不是一点儿不明白,姨娘什么时候把你当成了她的姐姐?”安倾然恨恨地道。

“然儿,这是大人的事情,娘亲不想让你介入其中……”连瑾瑜伸手抚着安倾然的脸。

“娘亲,还是快穿好衣服!”安倾然边说边急急地帮忙,那衣带倒打了结,一急之下竟然解不开,而与此同时,安倾然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零乱地走了过来……

门被推开,一群人涌了进来……

为首的是一个妖娆的丽妇,三十多岁的,眉眼间顾盼生姿,正是连瑾蓉,而她的身边,则是一威严的中年男子,面色沉静中带着一丝迷惑:“你们在做什么?”
第八章 设计姨娘回顶部章节目录
刚才的衣带没有解开,安倾然一急之下,扑到了连瑾瑜的怀里撒娇,趁机将打结的衣带转到了后面,这会儿,她仍是赖在娘亲的怀里不动,眼神投向安忠涛,嘴里道:“爹爹,您真年轻!”

安忠涛摇头苦笑:“大过节的,你们娘俩不去赏灯,倒藏在这里……”

“爹爹,你和姨娘怎么来了?莫不是那灯没有东暖院的好看?”安倾然笑着道,这么多年了,自从姨娘进了安府,爹爹很少来这里,以前小,她不懂,倒是觉得自己和娘亲相处的时间长了,反而欣喜。

现在看着她爹爹,她真是百感交集,还能看到他,一家人还能在一起,能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她虽是笑着的,鼻子却酸楚起来。

“不是你娘亲让我们来的吗?”安忠涛愣了一下道,他今天怎么觉得女儿的语气和眼神有些不对劲,好像成熟了不少,他不明白一个十二岁的孩子,眼神怎么会那么的感慨?而且看着她,他心里不知为什么,泛起了酸意。

连瑾蓉突然笑着开口打断他的话:“姐姐的屋子里收拾得真大气,瞧这屏风就很好,这珠帘也真好看,怕这是南珠吧?”

她说话的时候,转过屏风,伸手撩起珠帘,在手里摆弄,而眼睛哪里是看珠帘,那眼神飘忽,四处地寻找!手里却将珠帘弄得哗哗作响

连瑾瑜见状,身体在微微地颤抖,安倾然抱着她娘亲,终于将打结的衣带弄好了,她站直,

别人没看见连瑾蓉,安倾然瞧得真切,突然开口道:“姨娘在找什么?”

“找野男人……”连瑾蓉本来边看边想,那个男人能藏到哪儿呢,这跟预想的有些不同,连瑾瑜应该同那个男人在床上,她是这样被告知的!其实她一进屋子看到连瑾瑜在那里站着,就有些蒙了,一切跟张嬷嬷说的不一样,但是她想,就算是连瑾瑜来得及穿衣服,那个男人也未必来得及逃跑。

没有想到,恍惚的空当,将自己的心思顺嘴说了出来,等她发觉的时候已经晚了,所有的人都看着她。

“你说什么?”安忠涛看着连瑾蓉。

连瑾蓉张了张嘴,一时间实在找不到托辞,脸上全是慌张。

安倾然立刻上前,笑盈盈地道:“姨娘,捉什么野男人?这是一个游戏吗?是姨娘安排给大家取乐的节目?还有,什么叫野男人?”

她的眼神无比地单纯无辜,仿佛真的不懂。

“然儿,过来!”连瑾瑜将安倾然扯回了自己的身边,脸上的表情无比的凛然,本就极为端庄的面容,此刻更是神圣不可侵犯,她看着安忠涛朗声道,“相公,妾身只听你一句话,是不是妾身哪里行的不端,丢了将军的脸?更想知道是不是有谁亲眼看到妾身行了丢人的事?只是想不到,竟轮到一个妾室带着这么多下人来捉奸,这倒是丢谁的脸呢?今天,若是说不清楚,我倒是请来明白人,来评评这个理,或者,将军直接给妾身休书便是,也无须生出这么多的事情来,倒让外人来瞧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