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 这本书相当的十分的好看,这是一本精彩的书,精彩连载就在www.7mihua.com,如果您有什么观点,留个评论吧 **
第五章 只是传说回顶部章节目录
她看了一眼东方锦,他现在还是当今的太子,而且还是活着的太子!

还能看到活着的他,真好,安倾然猛然想起自己的任务,对着东方锦道:“太子,对不起,让开一下……”

说着,拨开他,自己又提起裙角就跑了起来,她没有记错的话,东方锦在二十岁的时候就死了,所以,才给康王留了机会,自己才助他得到了皇位,她跑得飞快,却不知道身后东方锦对她投来了怎样的目光!

更不知道他与连暮城有怎样的对话#米#花#书#库# http://www.7MihuA.Com,更不知道这一撞,对她这一世的人生有什么样的改变。

东方锦望着风一样消失的身影,看着连暮城,眼底带着戏谑:“人人都知将军府的千金安倾然,闺秀之典范,端庄守礼,却不知,她这是怎么了?”

连暮城也是摇头:“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表妹如此,许是有急事!”

东方锦的眼底现了兴趣,人影消失了,他仍看着那方向,心里在想,原来,传闻到底是传闻,这将军府的嫡女,这名门闺秀,并不符实!

连暮城推了他一下:“太子,我们还有正事呢,听闻城外万花舫里新来了几位名角,歌舞醉人,这上元节,定有节目……对了,昨天东郊那矮脚马却也是有趣,不过,骑起来不过瘾……”

东方锦闻言虽还青稚的面容上起了一丝坏笑:“那还不快些?”

东方锦和连暮城,两个人在京城里是出了名的风流少年,纨绔不覊至极,不过,两人却并非狗肉朋友,他们在对方的人生薄上,可是画上了浓墨重彩的笔!

安倾然急赶慢赶终于到了秋风阁,那二层小筑里灯火通明,门口两个丫环正挑着灯笼站岗,她一阵风一样,她们都没有来得及拦她,她已到了门口,就要往里冲,却正好迎面出来一个四五十岁的妇人,安静慈祥地看着她:“大小姐,您怎么来了?”安倾然一看,正是娘亲的贴身近侍洪嬷嬷,忙扯着她的袖子急声道:“洪嬷嬷,我娘亲呢?!”

“你怎么这么急?你娘亲刚才身上溅了茶水,回房去换衣服了……”洪嬷嬷脸上挂着笑容。

“茶水?谁泼的?”

“哦,是二夫人不小心碰洒的!”

“走了多久了?算了……”没等洪嬷嬷回话,安倾然转身就跑,她心急如焚,难道这一世注定无法帮到娘亲吗?

难道自己又来晚了?

她又转回身,压低声音问道:“洪嬷嬷,二娘和爹爹在里面吗?”

“二夫人刚才把老爷叫出去了,好像有话要说……”洪嬷嬷不解地道。

安倾然几乎昏倒,她立刻转身,咬紧牙关拼了命地往东暖阁跑去,她祈祷上苍,一定让自己先到!

就算娘亲真的有不堪的行为,也不要让他们捉到!

东暖院,高大的梧桐树上落满了积雪,红色的灯笼挂在枝间,映着树上的积雪也闪着轻柔的光,看着眼前的一切,安倾然的泪从眼角滑落……
第六章 通奸背后回顶部章节目录
自从娘亲去后,自己便几乎没有来过这个伤心地,眼前的一切都是梦中千百回的场景!

她虽然心中感慨,却不敢停留,急急推开了院门,奇怪,没有一个人影,那守夜的下人也不知跑哪里去了,如此她倒稍稍松了口气,眼见娘亲屋子里的灯光还亮着,那光是那样的温暖,安倾然用袖子抹了抹眼角,推开了房门,屋子里的气息带着一阵的甜香,是娘亲最爱的百合香……

“娘……”安倾然颤抖地喊出声。

没有回应。

墨玉的修竹屏风隔住了内室,安倾然急步拐了进去,一眼看见娘亲躺在床上,衣衫零乱,而她旁边更躺着一个男子,衣服脱得只剩下一条月白水裤!其它的衣服散落一地,安倾然一看,正是自己的表舅夜痕!

当年,姨娘就是说娘亲与表舅夜痕通奸被捉,姨娘还告诉她,表舅当时态度极为嚣张,让爹爹将娘亲放走,要娘亲跟他一起离开,说她从来没有见过做贼还做得这么理直气壮的人……

安倾然见两个人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她喊了几声,竟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她心里了然,果真同想的一样!

这件事情分明是有内情!

她推了几下,娘亲仍然没有反应,不禁返身端起水盆,朝着床上的两人兜头泼了下去,水击到床缦又反了回来,溅了她一脸,安倾然不管不顾,摇着她娘亲,终于,连瑾瑜睁开了眼睛,迷惑地看着她:“然儿,你怎么来了?”

安倾然嘴里道:“娘亲,先别说这些……舅舅,你也快起来……”

隔着她娘亲,她将夜痕扯了起来:“舅舅,你醒醒……”

“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怎么回事?夜痕,你怎么在这里?”连瑾瑜边慌忙地整理自己的衣服,边疑惑地道。

“娘亲,快些……”安倾然将旁边的一套云纹锦缎棉袍直接裹在了她的身上,并将她推到屏风后面,转身过来,看着夜痕急声道:“舅舅你动作快点!”

夜痕何等人物,只一眼便知道中了暗算,他忙而不乱地穿好了衣服,眉头紧蹙,声音里带着冷意,看着安倾然:“好在你及时赶到……到底是谁背后下黑手?”

安倾然叹了口气:“这些事情以后再说,舅舅你快离开,从后门走……别让人撞见!”

夜痕知道事情紧急,也不多说话,只是临行前又回头瞧了瞧,将落在床上的玉带拾了起来,担心地看着安倾然,想说什么,终是叹了口气,急急地推开门,身形一闪,拐向了后门。

连瑾瑜在屏风后面道:“倾然,幸好你赶来,否则今天的事情可就说不清楚了……只是你怎么来了?”

安倾然转过屏风,拿起毛巾帮忙擦头发,擦着擦着,甩掉毛巾从身后搂着连瑾瑜的腰,嘴里幽幽地道:“女儿想娘亲了……所以就来看娘亲!”

安倾然心里一片感动,她的好娘亲,果真没有让她失望,这件事情,真的是一件冤案,她甚至想笑,但闻到娘亲的味道,鼻子就酸酸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