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
{知人知理知事,读人读理读书。书香伴我成长,阅读圆我梦想。精彩内容尽在www.7mihua.com}
第三章 逆天改命回顶部章节目录
上一世,忍冬处处护着自己,可是没有想到,她糊涂,竟然信了安嫣然的话,安嫣然说忍冬手脚不干净,还偷了她的镯子,在忍冬的被子下翻到那镯子的时候,忍冬惊讶的表情她现在都不能忘,忍受哭诉她是被冤枉的,自己竟然没有相信,真的把她赶走了。

后来自己也曾得到过她的消息,说她过得很是落魄,成天给人家洗衣服过活,这一世,她要保护好她。

“小姐今天好奇怪!”忍冬喃喃地道。

“对了p米p花p书p库p WwW.7mIhUa.cOm,你说今天是元宵节?”安倾然突然惊讶地跳了起来,“现在是什么时辰!”

“申末……”

安倾然的大惊:“忍冬,我娘亲现在在哪里?”

“夫人和将军都在秋水阁宴客,本来是要叫小姐一同去的,可是小姐一直在睡觉,怎么喊都喊不醒……”忍冬的话音还没有落,安倾然就推开门冲了同去!

忍冬在后面愣愣地看着她,她觉得今天这一切都非常的怪异,从小姐醒到现在,她像换了一个人,时而冷静,时而不冷静!

终于,她反应过来,也追了出去,等她出了房门,却已经看不到安倾然的身影了,不过,她肯定是去秋水阁的,她忙提裙又追。

安倾然心里无比焦急。

将军府里,处处都是灯笼,走马灯,嫦娥奔月灯,还有瓜果灯,密密的,将府内扮得仿佛瑶池仙境一般,与天上的星星交映成辉……

安倾然边跑边惊心,暗暗地祈祷自己一定要来得及,她怎么能忘记?就在下一个时辰,她的姨娘连瑾蓉,也就是安嫣然的娘亲,带着自己的父亲,将自己娘亲捉奸在床!

那个时候,她小,只恨她娘亲无耻,给父亲和自己脸上蒙羞,她仍记得当年娘亲眼底的愁色,从那次事件后,她就离她远远的,倒信起连瑾蓉的话来,现在想想,这一切一定都是她们捣的鬼!自己那个时候小,娘亲不能和自己说明白,只是她还记得娘亲的眼神里有多少的哀怨!

安倾然悔恨自己听信小人之人,连瑾蓉与娘亲是两姐妹,自从娘亲那件事情后,她待自己很好,一直说自己娘亲的坏话,结果倒使娘亲抑郁成疾,第二年就病逝了,那一年,她十三岁……

想到这里,她不禁心如刀绞,加快了脚步,她一定要在事情发生之前阻止,也不枉这一世的上天给自己的机会!

“小姐,您慢些跑!”忍冬远远地追过来,只看到她的身边,便关心喊道。

自己结果刚喊完,就摔了个大跟头,安倾然听到声音回头,她急急地道:“忍冬,你小心些,不用管我……”

她不能回去扶她,她还有更要紧的事做。

忍冬摔得七晕八素,爬起来,小姐又没影了。

她叹了口气,这个小姐,从醒来到现在都怪怪的,现在跑得象个兔子一样,她一直端庄无比,静得出了名的,说话连大声都没有!现在这样,莫不是当真一觉睡糊涂了?

但想归想,她仍是跟了上去。

安倾然脑袋飞快地转着,如果自己来不及,该怎么办?
第四章 切肤之恨回顶部章节目录
安倾然自己跑得肺几乎炸了,路上遇到家丁,也是惊讶地看着她,安倾然根本顾不上,往事在脑海里不断闪现,她恨自己前一世白活,亲者痛,仇者快,她清楚地记得,自己是怎么帮连瑾蓉一步步登上将军府正牌夫人之位的,当年娘亲死后,父亲悲伤,有一段时间谁也不理,她帮着二姨娘说好话,还说,除了她,谁来当安府的女主,她都不认!

终于,安倾然扶着一棵树,天旋地转中,往事纷沓而至,一齐涌入脑海,还有一个时辰,就在酉时,她的‘好’姨娘带着她的父亲一起进了娘亲的院子!

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娘亲的尊严踏在脚底,当然,这都是她的想象,当年她没有亲眼看见,当年的上元节第二天爹爹就将娘亲软禁在东暖院,不许她出来,也不许外人去看她,自己那个时候只在门缝里看到娘哭,娘在里面哭,她在外面哭!

后来是二娘亲口将娘亲的事情告诉她,她便连那个院子也不去了!

想到这里,她顾不得火烧火燎般的喉咙,又飞快地跑了起来,这会儿,她觉得宅子大,实在不是什么好事,鞋踩在雪地上,咯吱作响,风割在脸上,清晰地提醒着这一切的真实!

既然这一切是真实的,那么:

连瑾蓉!

安嫣然!

还有东方夜!

安倾然恨恨地在心里念着这几个人的名字,心里道:你们几个可是小心了!

前一世,我瞎了眼,被你们蒙骗得好惨,你们害死了我娘亲,更害死了我的孩儿!

想起孩子,安倾然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战!

眼底的恨意越来越汹涌……

关于孩子的事情,结缡三年,一直未有,是她的憾事,她记得那次落水也是因为安嫣然,原来她一直以为只是不小心,早春的时候,和她一起喂鱼,安嫣然的鞋子不知怎么的就掉下去了,自己帮她捡,结果,偏偏的一滑,就落下了水,现在想起来,那岸边的湿泥显然值得怀疑!

如果不是自己那次落下宫寒的毛病,也不会难以怀孕,自己的孩子怕是早就很大了……

想到这里,她暗恨,那个康王,他不配拥有自己的孩子!

只顾着闷着往前跑,咣地,撞上了一个人!

她揉着额头,却看见一身黄袍修身玉面的东方锦,正捂着胸口,挑着眉头看她,惊讶地道:“安倾然?”

他身边则是连暮城,看着眼前的一切,眼里有疑惑:“倾然,你要做什么去?”

他可是从来没有看到她如此急切过。

“表哥?你怎么在这里?”

问完,安倾然就明白,事实上他应该在这里。

自从她醒来,所有的人都没有变,变的只是有她一个。

想来,那年十二岁她没有像现在这样乱跑,当然没看到她表哥在。

他是舅舅家的孩子,舅舅是连府的长子,和自己的娘亲是亲兄妹。所以,连暮城经常来府里,但以前,她可是没有碰到他和东方锦在一起,只是他们的关系,她倒是早有耳闻。

两个人一天游手好闲在京城里乱逛,名声好不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