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溺宠太子妃_第一章 合谋夺命
/书籍可以打开心灵的窗户,书籍是人类的最好朋友,阅读让您开阔眼界,开拓思维,精彩的图书可以启迪智慧,让米花书库成为您的好朋友吧!/
东泽王朝。

云启三十一年末。

云启帝崩,天降大雪,天地间只白茫茫一片,仿佛上苍在为这国丧添上了浓重的悲哀,停灵、起经,斋戒,七日后入太庙。

翌日,皇宫内外,红灯红绸,琼楼玉宇改头换面,被浓浓的喜气所充盈,日升月落,新旧交替,在帝王家,那逝去的悲伤很快就将被新帝登基的喜庆所取代,历来如此,更何况一朝天子一朝臣,每个人都在为自己打算未来,尤其在这重中之重的权势之地!

月影西斜,照在那屋顶未融的积雪上,倒是分外的清冷。

后宫。

禧善宫,朱门紧闭,只有两个太监提着昏黄的灯笼在院门外哆哆嗦嗦地巡视着,咯支吱支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传得很远,突然间两人的脚步停了:由远及近,有更急切零乱的脚步声传来……

屋内,炭炉已灭,屋室冰冷,一纤弱的女子围被而坐,瑟瑟发抖。

门砰地被撞开,冷风涌入,桌案上的那豆烛光猛烈地摇动几下,又亮了起来,女子仍旧保持着刚才的坐姿,动也未动,只是缓缓抬眸,待看清来人时,嘴角起了一丝冷笑。

“后天便是本王登基之日。”那人的声音比这阵风还冷。

女子脸上的表情未变,良久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恭喜!”

“看在你助我一辈之力,帮助我登上九五至尊的宝座,只要你喝了这落子汤,打掉你肚子里野种,后天站在我身边的皇后,仍然可以是你!”他的声音淡淡如水,但是字字如刀。

床上的女子闻言,凝眸,眼神凌厉中带着不屑,银牙紧咬:“门在那里,王爷请自便!”

头扭过,一脸的傲然与不屑。

“安倾然,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男子脸上终于起了波澜,“你一个不守妇道之人,本王不嫌弃,你倒来劲了!”

“该说的,我已说尽,你信或不信,这孩子就是你的!”

“本王当然不信,你赶快喝了这汤药,我们夫妻三载,还是不要逼我动手吧!”男子手里的药碗里黑色的液体发着腥膻之气,他一步步地走近。

“东方夜,你如此绝情!”安倾然眼底是浓烈的哀伤与恨意。

“安倾然,你何必这样自寻难看……来人,将安妃给本王架起来,本王要亲自服侍安妃吃药!”随着他的声音,进来四五个宫人,上了前来。

“你们敢?”安倾然的眼神扫过众人,傲然的表情倒让那些宫人的脚步一顿,康王东方夜此刻冷笑两声,那些宫人们立刻上前,左右地将安倾然给按住了。

虽然挣扎,苦涩的药仍大半落入了腹中,安倾然伏在床上,肚子一阵剧痛,她瞪着东方夜,眼神如刀,随之而来的剧痛让她说不出话来,血,很快流了下来,她心神俱裂,她的孩子……

片刻的意识迷离,竟然听到了孩童的哭声,她努力睁开了眼睛,却见屋内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华服彩衣的女子,那头上的嵌宝金钗晃痛了她的眼,不过,刺痛她心的却是她怀里抱着一个一岁多的婴孩,与身旁的男人仿佛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此刻他正哭着扯她的衣襟,但女子只看着她,脸上笑颜如花:“姐姐,是不是很痛呀?”

安倾然努力地聚焦:“安嫣然?你……”

“来,儿子,快叫阿姨,哟不对,该叫大娘?康王,你说咱们的儿子应该管我姐姐叫什么呢?”她的嘴角笑意直达眼底。

“你们……的儿子?”安倾然看着自己的同父异母的妹妹,震撼中带着极大的心痛!

“当然,姐姐,难为你那么聪明,竟然不知道康王爱的是我吗?”安嫣然娇艳的脸上全是得意之色。

衣裙已被血浸湿,她觉得自己的生命正慢慢地抽离,眼见着安嫣然那张极美的脸笑得如花一般,她苦笑摇头:“你们……”

“看在你是我姐姐的份上,妹妹还是告诉你吧,你以为康王爱的人是你吗?我们早就在一起了,还有,我们的儿子,按理说可是长子,所以,王爷已经答应立我儿为太子,所以,你肚子里的孩子,不能出生,明白吗?”说着,她又近前一步,将那粉团似的小孩子往安倾然眼前送了送,“姐姐,你是京城四大美人之首又如何,是将军府的嫡生女儿又怎样?到头来,还不是没有男人爱,自己的孩子也保不住吗?”

安嫣然的声音带着掩饰不住的得意,早已不是那个成天跟在她身后姐姐长姐姐短的小丫头了。

安倾然心里悲凉,她看向身后那个长身而立的男子,他此刻竟然一脸的平静,或许,安嫣然所说,也正是他所想的吧?

绝望从心里漫延,很快吞噬了她,孩子已经没了,自己所爱的男人竟然是一个人渣,自己的妹妹如此狠毒,自己还真是失败!

看着安倾然绝望的眼神,安嫣然并没有放过,只是轻声地道:“还有一件事情你不知道,我和康王都清楚,你肚子里的不是野种……”

安倾然脑海里闪过康王‘捉奸’的事情,那天她不知怎么地睡得特别沉,而醒来后,身边就多了一个陌生男子,而康王就恰在这时赶到……

安倾然苦笑,自己曾经不慎落水,落下宫寒的毛病,一直不能有孕,为此也深觉对不起康王,好不容易有了,却……

“你们……卑鄙!”声音从牙缝里挤出,安倾然双眸喷火。

安嫣然似乎很满意她的表情,往后退了一步:“还有两件事情你不知道呢,我们的父亲大人几天前已经过世了,而现在管理将军府的是我的弟弟,安明轩……看来你这个嫡亲的长女,现在已成了孤儿了,真可怜!”

“你!”心仿佛被挖了出来,安倾然手指着屋地上的两个男女,喉咙作响,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那恨意就凝结在眼底,而手臂却垂了下去。

残留的意识让安倾然立誓,若重新活过,她定要以牙还牙,亲手手刃了这对狗男女,更要保护自己的亲人,不会让任何人踩在她的头上!

一缕香魂幽幽飘出,消散在了冰冷的北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