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二狗的妖孽人生2续集
() 每本书有每本书的精彩,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米花书库又有萝卜又有青菜()
第87章 老怪物回顶部章节目录


张枭滑抓着方向盘沉默良久,“童心,把陈浮生扳倒对你就那么重要?”

童心头也不回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双隐在黑暗中的眼睛盯着车窗外的世界,“你不是也一样么?就这么心甘情愿的给别人当枪使?”

“某些时候,能被某些人拿来当杆枪也是一种荣耀。”在这一刻张枭滑突然有些后悔给童心讲了那么多的江湖事。江湖是男人的江湖,走江湖的女人总是多了一丝风尘味。

“希望你的选择不会错。”童心语气幽幽的讲了一句¤米¤花¤书¤库¤ http://www.7mihua.com,“如果哪天你们要输了,记得提前告诉我,凭我跟陈浮生的交情只要我去求他,他自然会放我一马,到时候你我各奔前程。”

张枭滑眉头皱了皱冷哼一声,“别再跟我玩这种挑拨仇恨的小把戏。我现在对你确实有那么一点欣赏,但是不要把我对你的好感当成可以利用的工具!”

“再说一句,陈二狗在曹家女人手里可以被捏成陈浮生,你的手里,只能捏出个坐牢的齐东吴!”

听张枭滑讲完童心突然很神经质的笑了起来,笑了很久直到眼泪都笑了出来才慢慢把双手覆在脸上,肩头耸动,不知是在笑还是在哭,“开车。”两个低沉的冰冷的字眼从覆在童心脸上的修长圆润的手指间传出来,张枭滑腮帮子咬的硬硬的打转方向盘抬脚猛地一踩油门,车子后轮在水泥路面上蹭出一圈黑烟猛地往前冲了出去。

天鹅之所以是天鹅,正是在于无论什么场合什么地点它都是绝对的关注焦点。它可以张扬也可以低调甚至可以垂下自己高贵的颈项弯腰抚摸一头路边的癞蛤蟆,大家关注的自然不会是那头幸运的癞蛤蟆,只会是高贵的天鹅。但是如果某一天这头癞蛤蟆突然变成了光芒万丈的王子,尤其是这个威武的王子居然已经是别人的了。那么,这只天鹅,它受不了了。

皇后酒吧今夜很罕见的闭门谢客了。往日灯火辉煌的酒吧门口显得有些暗淡。但是酒吧里面依然亮如白昼。

早有几个工作人员在余云豹的指挥下腾出了几张桌子几排沙发,陈浮生当先选了个靠中央的位子,然后其余几人相继落座,就连被陈浮生派出去任务的樊老鼠孔道德以及在家准备迎接未来岳父雷霆一击的状元王玄策都一一到场,至于榜眼王虎剩白马探花陈庆之自不必说。这恐怕是陈浮生几年来人员最齐整的一次会议了,

扫视了一下四周的人,陈浮生眼睛眯了眯,突然招招手叫来余云豹,“小宝,林钧去哪里了?”

余云豹听完这话突然一愣,继而咬了咬嘴唇,抬眼看了看陈浮生低声说到,“神仙哥,林钧去海南找养神了。”

陈浮生得到这个消息也是一愣,然后点头哦了一声便不再追问,摆摆手示意余云豹可以去忙了。

余云豹咬咬牙,“神仙哥,别的我不懂,只跟您讲两句话,第一句,林钧没有背叛您。第二句,养神他仍然把您当大哥看待。”

陈浮生点点头,“我知道了,等林钧什么时候回来了让他来找我,如果黄养神一起回来了,”陈浮生犹豫了一下,“如果黄养神回来了,也让他来见见我。”挥手打发走了余云豹。

等这些左膀右臂全都落座后陈浮生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一包红南京,自己先抽出一根然后把烟盒仍在桌子上,旁边的王虎剩手快抄起烟盒也抽了一根出来,再次把烟扔回桌上,然后王玄策笑了笑继续分食那一包原本不上档次的红南京。最后就连不怎么抽烟的陈庆之孔道德都捏了一根工工整整摆放在面前,其余人等全都把烟塞在嘴巴里吞云吐雾。

王虎剩把烟吊在嘴唇上伸手拢了拢头顶有些犯了油腻的头发,“我说诸位,咱今天抽圞了陈哥的这根烟,就得替陈哥出力!眼下出了很多事,也没什么好说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要么一起栽跟头被人踩上一辈子,要么一起发达踩别人一辈子!”此刻的王虎剩大将军颇有些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意思。

陈浮生笑了笑,抬手止住了王虎剩的激圞情号召,将烟卷捏在手上伸手弹了弹烟灰,很随意的开口,“虎剩说了一句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可能是我陈浮生生死攸关的时刻了,要麻烦各位兄弟多出点力。下面分圞派几个任务。”陈浮生别的话什么也没说,说多了其实根本没用,该帮的自然会帮,不打算出力的即便说到舌灿莲圞花也是白费口水。

“樊老鼠,让你跟着的那个人,明天就动手把他送出上圞海。”首先是樊老鼠,关乎这场博弈最终定性的一招棋。上圞海的工作组如果要撤出,南京的自然一起离开,这份压力减掉以后便是纯粹的商战暗战江湖战了。“虎剩你跟着老鼠,如果他问你的老板是谁你就说姓张。”

“道圞德,安排给你去找的那些女人怎么样了?”陈浮生扭头跟孔道圞德讲话。

孔道圞德木然开口只吐出俩字,“明早。”

“成,明早能出发最好,一路上多小心。到内蒙后告诉孙满弓就说他投资的那座矿山被人炸了,不是我陈浮生不出力,实在是对手这一招太天马行空,我顾得了初一管不了十五,远水不灭近火。山西大同离内蒙近,让他自己掂量着办。”陈浮生低着头轻声细语一件事一件事的吩咐着。

“庆之,山西你熟悉,这次你替我跑一趟大同,多跟钱老圞爷圞子派去的那些人联圞系,争取把这件事压下去。”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完全压下去不可能,不过无论如何你要给我争取至少五天的时间。”

陈庆之点点头一双冷淡的细长眸子眯了眯,仿佛闻到血圞腥的草原狼。

“老吴,”陈浮生拍了拍就坐在身边的吴凉的肩膀,“这事也难为你了,一切起因都是因为我。今圞晚你跟庆之一起坐最快的航班回去,庆之的事你不用管,你回去以后只有一个任务,挖开坑道救人!记住一点,纸永远包不住火。现在多救出来一个,将来给我们带来的压力就能少上三分。”

吴凉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现在的吴凉终于恢复了原本的精神状态,此时此刻正在讲话的陈浮生就是他的主心骨。“陈哥,如果有伤亡,赔偿标准怎么定?”吴凉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陈浮生眉头皱了皱,“标准按当地往常惯例的最高档进行次赔偿,这个时候所有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至于玄策,如果让你对上澹台浮萍身边的那个瘸腿姚辫子,你有几成把握?”陈浮生安排好几件任务以后又问了王玄策一个诡异的问题。

“姚辫子?”王玄策听到这个名字瞳仁猛然缩了缩,无奈摇摇头,“说实话,三成把握顶天了,也许只有富贵才能把姚辫子完败。”“不过如果你能弄到一把大狙的话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王玄策说到这里突然诡秘一笑。

状元王玄策最拿手的其实不是拳圞脚功夫,虽然他的拳圞脚功夫也极为高明。江湖上有名的状元其实是一名合格的刺客,擅长的是千米外取上将头颅。

“你们再聊一聊,看看我还有什么疏漏。”陈浮生讲完后悠然躺在了沙发靠背上,手上夹圞着的烟都不知道换了几次。

“浮生,我总觉得这次矿山的事不像张枭滑的手笔。”狗头军师王虎剩一改常态凑到陈浮生旁边极为严肃的讲话。

陈浮生闭着眼睛微微点头算是认可了王虎剩的推测,“虎剩,道上的提起澹台浮萍无不加上一句老佛爷当做尊称,我有些想不通矿山几十上百条人命怎么就能算在他的头上,他也不怕扰了心境么?”

讲到这里陈浮生掏出手圞机便往门外走去。

王玄策等陈浮生走远后嘴角往上勾了勾,冲王虎剩讲话,“陈浮生这次,要么被人扳倒一辈子翻不了身,要么挺过去,君临上圞海滩。”

陈浮生走出酒吧大门,一个人举着手圞机站在酒吧门前的广场上,播出了一串极为熟悉的号码,“皇甫姐,向您求教个事。”

隔了半晌从话筒里传来一个极为淡漠的字,“说。”

“澹台老佛爷是个什么样的人?”陈浮生也不废话,直截了当。

电圞话里竹叶青又沉默了,陈浮生也不催促,就那么举着手圞机在酒吧门口走来走去。

“记得小时候看过一本书,里面有一句话:恕心养到极处,世间都无罪过。”枯等了几分钟后竹叶青终于开口,“这句话你可以拿来想象澹台浮萍。不过,澹台浮萍那颗养到极处的恕心第一个宽恕的却是他自己。”

陈浮生听完这句话全身不可遏止的打了一个哆嗦,印象中澹台浮萍原本平和的一张脸突然间变得无比陌生。这样的人,做事没有底限。

也许只能用竹叶青刚刚讲的那个词来形容他了。

老怪物。
第88章 一张机票回顶部章节目录


还是黄埔会的那间包房,只是里面换了几个人,坐上首的赫然是仙风道骨的诸葛清明,三千陪在身边。

陈浮生坐右首,正对面是江浙老佛爷澹台浮萍,一个让陈浮生怎么也吃不准脾胃的诡异老人。其实澹台浮萍不算老,相较百岁老人羊鼎先生诸葛清明晚了整整一个辈份。

“澹台老佛爷肯赏光,晚辈脸上倍感有光彩啊。”陈浮生把澹台浮萍迎进座位后先是寒暄了一句,但是在这种场合这种大背景下,这话怎么听怎么感觉有些言不由衷。

澹台浮萍先是冲坐上首的诸葛清明拱手做了个揖,“羊鼎先生风采依旧。”诸葛清明微笑点头抬手示意算是回礼。

等跟在座辈分最超然的诸葛老人见过礼以后澹台浮萍意味深长的瞄了陈浮生一眼,抬手端起桌上的盖碗茶,侧着脖子轻轻吹了吹水面上的浮沫,“你敢在请帖里面写上诸葛先生的名讳,我又怎么敢不过来?”

但凡走江湖的,总是对辈分礼节看的极重,陈浮生便是利用了这一点,借着诸葛清明的名号将澹台浮萍请至此处。这事虽然做的不地道,但是在这个危急的关头他也顾不得许多了。诸葛清明即便知道了此中关节看在陈半闲的面上也总不至于当场拂袖而去。

果不其然,诸葛清明听到这话原本古井不波的脸上也是微微皱了皱眉头,一双清亮的眼睛看了陈浮生一眼,陈浮生对上这一双幽若深潭看尽世间沧桑的眸子背上唰的出了一层冷汗。双手不自觉的攥紧,嘴角挣扎着勉强冲诸葛清明投去一个歉意的笑容,陈浮生回转过头也抬手端起面前的茶杯轻轻喝了一口,有些烫舌头的茶汤顺着喉咙滚进腔子,陈浮生额头上又是一层汗冒出来。

三千趴在桌沿上看陈浮生被面前两个老者压抑的难受,伸出手极为隐蔽的扯了扯诸葛清明的衣服下摆,嘴里低声叫了声师傅,半是嗔怪半是求情。诸葛清明低头看了一眼一脸歉意的三千无奈摇摇头,“其实,老夫此次来到此地是有个消息要通知二位。”等澹台浮萍和陈浮生都把目光集中过来后诸葛清明笑了笑,一伸手点了点两个人,“不过客随主便,你们的事解决了再讲我的事。”讲完后便面露微笑不再讲话。

有诸葛清明帮忙打圆场陈浮生哪有不顺杆往下滑的道理?陈浮生再次端起茶碗喝了一口热茶,冲澹台浮萍笑了笑,“其实这次请老佛爷过来不过是打算请教几个问题。当着羊鼎先生的面,也算做个见证。”

澹台浮萍一脸高深的盯着陈浮生看了很久,最后轻轻吐出一个字,“问!”他自然能猜到陈浮生打算问什么,不过当着江湖地位超然的诸葛清明的面来问,自是有另外一层深意。想到这里澹台浮萍又看了陈浮生一眼,高看了几分,此子已然初窥江湖路数。

陈浮生没想到对方竟是这么的干脆,干脆到让自己原本准备好的说辞全都派不上用场,脸上怔了怔,低头平复了一下心思,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原本的笑容。

“我想问的是,不知道老佛爷有没有听说山西大同一个十年没出过事故的矿坑突然埋进去了一百多号人?”说起这个陈浮生脸上忍不住的腾起一层火气。

澹台浮萍听了这话将手中的茶杯轻轻放回桌面,“哦?竟然有这种事?”忽然嘴角微翘一脸嘲讽,“陈浮生,这话你该找山西当地的官员去讲,问我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在怀疑这是我做的?老夫可是一直在上海哪里都没去。”说完似乎自己被自己的话逗乐了,澹台浮萍忍不住哈哈笑了几声,好像这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陈浮生没有笑,阴着脸往澹台浮萍身后瞧了瞧,“老佛爷身边跟着的那位姚先生去哪里了?两天前有人看见他出现在张枭滑的别墅附近。您可别说他是去散步了,张枭滑的别墅离您老下榻的宾馆至少40公里路程。”

瘸腿姚辫子不会开车,也不喜欢坐车,所以被人看见不足为奇,尤其他那副扮相更是引人注意,一根稀疏的长辫子简直让人过目不忘。澹台浮萍自然知道这些,沉吟了一下,“不错,张家别墅是我让他过去拜访的。你这是在盘问老夫吗?”陈浮生连续不断的问话把澹台浮萍问毛了,原本一张淡然的脸也慢慢阴沉下来。除了面前的陈浮生,还没有哪个后生敢这种口气这种方式跟他讲话的,澹台浮萍有些怒了,但是刚刚偏又答应了对方的问话要求,当着诸葛清明的面这口火气实在是不好马上发出来。

这便是陈浮生的高明之处,江湖人还是要用江湖人的路数来解决问题,厚着脸皮搬出诸葛清明便是为了压制澹台浮萍。

“盘问不敢,只是事关百十条人命,不敢不问清楚。”陈浮生没有丝毫退缩,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澹台浮萍。“姚先生离开后张家别墅里马上走出来一个人,虽然没看清是谁,但是现在想一想,应该是赵鲲鹏。澹台先生也不要讲你不知道赵鲲鹏就躲在张家,这话我不信。”

澹台浮萍冷冷的看着陈浮生半晌没有讲话。

就在此时包厢的门却被人猛的推开了,进来的居然是久未见面的商甲午,只见商甲午进门后狠狠的瞪了陈浮生一眼,快速走到澹台浮萍身边凑近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说完后便直起身子站在老佛爷的身后。

澹台浮萍听完商甲午的话后很是变了变脸色,再看陈浮生的时候竟是一脸的古怪。过了许久,澹台浮萍慢慢笑了起来,“陈浮生,原来今天你请我过来竟是一招虚枪。真正的杀招居然就在这座高楼阴影下的街道上。”说到这里澹台浮萍冲陈浮生抱了抱拳,“居然被你这个小娃娃蒙过去了,老夫佩服。”

陈浮生长出了一口气,澹台浮萍和商甲午这么失态看来王虎剩那边已经把事情办成了。直起上半身时隐约听见脊椎骨在啪啪作响,陈浮生把身体搭在椅子靠背上,满身疲惫。

其实今天陈浮生邀请澹台浮萍过来不过是一步牵制,王虎剩配合樊老鼠才是最终目的,只要把那个人悄悄偷出来送出上海滩甚至送出国,盘踞在上海的那些中纪委的大小头目小兵才有可能不再有闲情逸致深挖广挖而马上行动。把半佛半妖的澹台浮萍牵制住对方即便发现了自己的小动作恐怕也来不及做出反应了。姚尾巴是个哑巴,不可能去发号施令,商甲午江湖阅历毕竟不足,一时间猜不透陈浮生的目的也不好马上指挥手下去拦截。

既然王虎剩那边的行动已经成功,那么下面的事不过是整个上海经历一场短暂而又猛烈的暴风雨洗牌,洗好了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在上海的中纪委是势,澹台浮萍不过是在借势,这场风波最大的势没了无论澹台浮萍的招数多么精妙都会落空。

澹台浮萍轻轻的摇摇头似是惋惜,“如果当初你爷爷陈半闲有你现在这么果决,断然不会落到如斯地步。”

诸葛清明也是暗暗点头,半是惋惜半是替老陈家欣慰。陈家有浮生,再次崛起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陈浮生面上仿佛虚脱了一般出了一层汗,这不亚于在走钢丝。少有不慎便输个精光。

“老佛爷,还是刚刚那个问题,姚先生去张家别墅做什么了?”陈浮生接过三千递来的毛巾使劲的擦了擦脸,开口却是刚刚的话题。

澹台浮萍不再恼怒,淡淡开口,“老夫不过是托你口中的姚先生送了一张到大同的机票给张枭滑,上面写了一个字。”说到这里澹台浮萍伸手蘸了蘸茶汤一笔一划的在红木桌面上写了一个字,“赵!”一个繁体的赵字,里面是个不肖子的肖,外面是个走路的走,古朴苍劲,略有魏碑的影子。

陈浮生点点头,这话他相信。澹台浮萍的一招四两拨千斤用的让人叫绝,把陈浮生推上绝路的不过是一张几百元的机票。

“大同矿上被埋的百十口人要不要算上一半在老佛爷的名下?”陈浮生轻声开口,字字炸雷简直把站在一旁的商甲午听傻,试问有谁敢这么指责大名鼎鼎的江浙老佛爷?“老爷子一次动这么多煞气就不怕扰了自己的心境么?”

澹台浮萍淡然的伸手敲了敲桌面,“人生如棋,又怎能不失棋子去赢棋?而且,我记得曾经跟你讲过,直到哪天跳出棋盘把棋子握在手里自己做了棋手,才算得道。”

“把一些毫不相干的人硬拖进来用作棋子,不是英雄所为。”陈浮生再次顶了一句。

澹台浮萍冷笑一声,“老夫从未把自己当成英雄!更何况老夫只是送出去一张机票写了一个字,那个哑巴又不会讲话,赵鲲鹏怎么办事的跟我无关,老夫也用不着替那些人担罪过!”

“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陈浮生看着面前的老人,不知怎么的心底冒出一丝凉气,果然被自己猜中了,此人办事没有底限,而且不会轻易自责。

“陈浮生,不要高兴的太早,即便上海被你瞒天过海了,山西可不是那么好处理的。老夫倒要看看你打算怎么办!”澹台浮萍脸色变了变,却终究没有发火。

诸葛清明见二人不再讲话,呵呵笑了一声,“你们的事我不打算评论了,老夫老了。”诸葛清明感慨一声,“炎黄一统当乐九韶,少年不再难歌大风。”说到这里诸葛清明冲两人点点头,“七七四十九天后老夫诚请两位去武当山观礼。”

陈浮生满脸疑惑,这老人还有什么礼要办的?三千是他的关门弟子,拜师礼已经做过了,难不成是出师礼?似乎也是快了点。

诸葛清明见陈浮生一脸疑惑不禁笑了笑,“浮生小友,不用猜测,其实是老夫的葬礼。老夫今年已百岁有余,算得上喜丧了。”

诸葛清明讲话讲的清清淡淡,但听到陈浮生耳朵里却是无比震惊,一脸诧异,张张嘴却想不出该些什么。

对面的澹台浮萍更是瞪大了眼睛,就连原本趴在桌子上的三千都是满脸恐慌,对此居然是毫不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