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二狗的妖孽人生2续集_第87章 老怪物
/书籍可以打开心灵的窗户,书籍是人类的最好朋友,阅读让您开阔眼界,开拓思维,精彩的图书可以启迪智慧,让米花书库成为您的好朋友吧!/


张枭滑抓着方向盘沉默良久,“童心,把陈浮生扳倒对你就那么重要?”

童心头也不回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双隐在黑暗中的眼睛盯着车窗外的世界,“你不是也一样么?就这么心甘情愿的给别人当枪使?”

“某些时候,能被某些人拿来当杆枪也是一种荣耀。”在这一刻张枭滑突然有些后悔给童心讲了那么多的江湖事。江湖是男人的江湖,走江湖的女人总是多了一丝风尘味。

“希望你的选择不会错。”童心语气幽幽的讲了一句,“如果哪天你们要输了,记得提前告诉我,凭我跟陈浮生的交情只要我去求他,他自然会放我一马,到时候你我各奔前程。”

张枭滑眉头皱了皱冷哼一声,“别再跟我玩这种挑拨仇恨的小把戏。我现在对你确实有那么一点欣赏,但是不要把我对你的好感当成可以利用的工具!”

“再说一句,陈二狗在曹家女人手里可以被捏成陈浮生,你的手里,只能捏出个坐牢的齐东吴!”

听张枭滑讲完童心突然很神经质的笑了起来,笑了很久直到眼泪都笑了出来才慢慢把双手覆在脸上,肩头耸动,不知是在笑还是在哭,“开车。”两个低沉的冰冷的字眼从覆在童心脸上的修长圆润的手指间传出来,张枭滑腮帮子咬的硬硬的打转方向盘抬脚猛地一踩油门,车子后轮在水泥路面上蹭出一圈黑烟猛地往前冲了出去。

天鹅之所以是天鹅,正是在于无论什么场合什么地点它都是绝对的关注焦点。它可以张扬也可以低调甚至可以垂下自己高贵的颈项弯腰抚摸一头路边的癞蛤蟆,大家关注的自然不会是那头幸运的癞蛤蟆,只会是高贵的天鹅。但是如果某一天这头癞蛤蟆突然变成了光芒万丈的王子,尤其是这个威武的王子居然已经是别人的了。那么,这只天鹅,它受不了了。

皇后酒吧今夜很罕见的闭门谢客了。往日灯火辉煌的酒吧门口显得有些暗淡。但是酒吧里面依然亮如白昼。

早有几个工作人员在余云豹的指挥下腾出了几张桌子几排沙发,陈浮生当先选了个靠中央的位子,然后其余几人相继落座,就连被陈浮生派出去任务的樊老鼠孔道德以及在家准备迎接未来岳父雷霆一击的状元王玄策都一一到场,至于榜眼王虎剩白马探花陈庆之自不必说。这恐怕是陈浮生几年来人员最齐整的一次会议了,

扫视了一下四周的人,陈浮生眼睛眯了眯,突然招招手叫来余云豹,“小宝,林钧去哪里了?”

余云豹听完这话突然一愣,继而咬了咬嘴唇,抬眼看了看陈浮生低声说到,“神仙哥,林钧去海南找养神了。”

陈浮生得到这个消息也是一愣,然后点头哦了一声便不再追问,摆摆手示意余云豹可以去忙了。

余云豹咬咬牙,“神仙哥,别的我不懂,只跟您讲两句话,第一句,林钧没有背叛您。第二句,养神他仍然把您当大哥看待。”

陈浮生点点头,“我知道了,等林钧什么时候回来了让他来找我,如果黄养神一起回来了,”陈浮生犹豫了一下,“如果黄养神回来了,也让他来见见我。”挥手打发走了余云豹。

等这些左膀右臂全都落座后陈浮生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一包红南京,自己先抽出一根然后把烟盒仍在桌子上,旁边的王虎剩手快抄起烟盒也抽了一根出来,再次把烟扔回桌上,然后王玄策笑了笑继续分食那一包原本不上档次的红南京。最后就连不怎么抽烟的陈庆之孔道德都捏了一根工工整整摆放在面前,其余人等全都把烟塞在嘴巴里吞云吐雾。

王虎剩把烟吊在嘴唇上伸手拢了拢头顶有些犯了油腻的头发,“我说诸位,咱今天抽圞了陈哥的这根烟,就得替陈哥出力!眼下出了很多事,也没什么好说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要么一起栽跟头被人踩上一辈子,要么一起发达踩别人一辈子!”此刻的王虎剩大将军颇有些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意思。

陈浮生笑了笑,抬手止住了王虎剩的激圞情号召,将烟卷捏在手上伸手弹了弹烟灰,很随意的开口,“虎剩说了一句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可能是我陈浮生生死攸关的时刻了,要麻烦各位兄弟多出点力。下面分圞派几个任务。”陈浮生别的话什么也没说,说多了其实根本没用,该帮的自然会帮,不打算出力的即便说到舌灿莲圞花也是白费口水。

“樊老鼠,让你跟着的那个人,明天就动手把他送出上圞海。”首先是樊老鼠,关乎这场博弈最终定性的一招棋。上圞海的工作组如果要撤出,南京的自然一起离开,这份压力减掉以后便是纯粹的商战暗战江湖战了。“虎剩你跟着老鼠,如果他问你的老板是谁你就说姓张。”

“道圞德,安排给你去找的那些女人怎么样了?”陈浮生扭头跟孔道圞德讲话。

孔道圞德木然开口只吐出俩字,“明早。”

“成,明早能出发最好,一路上多小心。到内蒙后告诉孙满弓就说他投资的那座矿山被人炸了,不是我陈浮生不出力,实在是对手这一招太天马行空,我顾得了初一管不了十五,远水不灭近火。山西大同离内蒙近,让他自己掂量着办。”陈浮生低着头轻声细语一件事一件事的吩咐着。

“庆之,山西你熟悉,这次你替我跑一趟大同,多跟钱老圞爷圞子派去的那些人联圞系,争取把这件事压下去。”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完全压下去不可能,不过无论如何你要给我争取至少五天的时间。”

陈庆之点点头一双冷淡的细长眸子眯了眯,仿佛闻到血圞腥的草原狼。

“老吴,”陈浮生拍了拍就坐在身边的吴凉的肩膀,“这事也难为你了,一切起因都是因为我。今圞晚你跟庆之一起坐最快的航班回去,庆之的事你不用管,你回去以后只有一个任务,挖开坑道救人!记住一点,纸永远包不住火。现在多救出来一个,将来给我们带来的压力就能少上三分。”

吴凉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现在的吴凉终于恢复了原本的精神状态,此时此刻正在讲话的陈浮生就是他的主心骨。“陈哥,如果有伤亡,赔偿标准怎么定?”吴凉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陈浮生眉头皱了皱,“标准按当地往常惯例的最高档进行次赔偿,这个时候所有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至于玄策,如果让你对上澹台浮萍身边的那个瘸腿姚辫子,你有几成把握?”陈浮生安排好几件任务以后又问了王玄策一个诡异的问题。

“姚辫子?”王玄策听到这个名字瞳仁猛然缩了缩,无奈摇摇头,“说实话,三成把握顶天了,也许只有富贵才能把姚辫子完败。”“不过如果你能弄到一把大狙的话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王玄策说到这里突然诡秘一笑。

状元王玄策最拿手的其实不是拳圞脚功夫,虽然他的拳圞脚功夫也极为高明。江湖上有名的状元其实是一名合格的刺客,擅长的是千米外取上将头颅。

“你们再聊一聊,看看我还有什么疏漏。”陈浮生讲完后悠然躺在了沙发靠背上,手上夹圞着的烟都不知道换了几次。

“浮生,我总觉得这次矿山的事不像张枭滑的手笔。”狗头军师王虎剩一改常态凑到陈浮生旁边极为严肃的讲话。

陈浮生闭着眼睛微微点头算是认可了王虎剩的推测,“虎剩,道上的提起澹台浮萍无不加上一句老佛爷当做尊称,我有些想不通矿山几十上百条人命怎么就能算在他的头上,他也不怕扰了心境么?”

讲到这里陈浮生掏出手圞机便往门外走去。

王玄策等陈浮生走远后嘴角往上勾了勾,冲王虎剩讲话,“陈浮生这次,要么被人扳倒一辈子翻不了身,要么挺过去,君临上圞海滩。”

陈浮生走出酒吧大门,一个人举着手圞机站在酒吧门前的广场上,播出了一串极为熟悉的号码,“皇甫姐,向您求教个事。”

隔了半晌从话筒里传来一个极为淡漠的字,“说。”

“澹台老佛爷是个什么样的人?”陈浮生也不废话,直截了当。

电圞话里竹叶青又沉默了,陈浮生也不催促,就那么举着手圞机在酒吧门口走来走去。

“记得小时候看过一本书,里面有一句话:恕心养到极处,世间都无罪过。”枯等了几分钟后竹叶青终于开口,“这句话你可以拿来想象澹台浮萍。不过,澹台浮萍那颗养到极处的恕心第一个宽恕的却是他自己。”

陈浮生听完这句话全身不可遏止的打了一个哆嗦,印象中澹台浮萍原本平和的一张脸突然间变得无比陌生。这样的人,做事没有底限。

也许只能用竹叶青刚刚讲的那个词来形容他了。

老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