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二狗的妖孽人生2续集_第81章 人生如棋
【欢迎来米花书库看书,我们竭力为您推荐精品,不看不知道,一看忘不掉,我们的努力更新在于您的热情参与 】


眼看澹台浮萍笑的开心陈浮生面露笑容不再讲话,静静的看着澹台浮萍。

澹台浮萍止住笑声后饶有兴致的看着陈浮生说到,“陈浮生,老夫倒要听你讲讲这‘对手’二字是什么意思。”

陈浮生思索了一下开口,“凡相角技艺,彼此均者曰对手。”说完这话以后嘴角微翘似是自嘲,“当然,以我眼下的资本来讲当您的对手是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澹台浮萍用奇怪的眼神打量了一下陈浮生,“赵翼的《陔馀丛考》这么生僻的书你都看过?当真不简单。赵翼还有一句诗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过,叫做‘到老始知非力取,三分人事七分天。’”说完不待陈浮生回答伸出右手很随意的摆了摆,“年轻人嘛,有点狂傲之气并无不妥,老夫尤其反感锁头缩尾扮女人模样的后生。我之所以发笑并不是因为这个。”?米?花?书?库? www.7mihua.com

陈浮生纳闷,不过并没有再开口,对方是江浙一代地下世界可坐头把交椅的澹台浮萍,面对这种狠角色话多了不一定能起到好的作用,而且对方既然开了头应该会继续讲下去。

只见澹台浮萍长叹一口气,双手随意的放在膝盖上,“陈半闲带出来的孙子,想必象棋不会很孬。那我问你,象棋一共三十二子,双方各执一十六枚,你觉得自己像哪一个?”

陈浮生一愣,这是什么古怪问题?仔细斟酌了一下才开口,“从张家寨走出来以后,才发现这世上有太多不能以常理推论的人和事,所以我把自己当成一只卒子,只能往前走往上爬,一路小心谨慎提防突然出现的刀子,哪天过了楚河汉界哪天才算对这社会登堂入室有了自保的本钱。”

“然后就一路杀到底直至干掉对方的老将?”澹台浮萍笑了一笑忍不住插嘴。

“这是身为一个卒子该有的觉悟,要么杀人要么被杀。”陈浮生说。

澹台浮萍看着陈浮生缓缓说到,“四十多年前,有人问我同样的问题,我也这么说,像个卒子。那时我十七八岁光景,刚刚从那个地方跑出来,就是个纯粹的下三滥混子,指不定哪天自己的尸体会被人从垃圾堆里翻出来。”竹叶青讲过,江浙老佛爷澹台浮萍十几岁混江湖,是个从尸骨堆里钻出来的枭雄式人物,看来不假。

陈浮生听的有趣,不禁琢磨着当年敢把面前这位扮小瘪三的未来大爷踩在脚底的人最后是个怎么死法。但是他知道人其实是个很奇妙的东西,自己说自己怎么说都无所谓,同样的话换个人讲绝对碰一鼻子灰甚至引来杀身之祸,澹台浮萍说自己是小混子陈浮生心里意淫面上只当作没听见。

听到这里陈浮生挑挑眉打趣道,“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英雄所见略同?”

澹台浮萍随意的笑了笑,“是不是英雄我不知道,只是怀着这种想法肯定成不了枭雄就是了。”

说到这里一脸祥和佛气的澹台浮萍突然压低上身压低眉毛低声阴沉的冲陈浮生开口,“你父亲陈龙象就是个地道的枭雄,你们家那点烂事我也略知一二,你若赢不了他以后就不要再说自己是陈半闲的孙子,丢人!”

说完这话澹台浮萍复又坐直身子,一脸和气仿佛什么话都没讲,笑吟吟的看着陈浮生。

陈浮生两只手握在一起不经意的蹭了蹭,让手掌心的汗液尽量蒸发掉,眼皮垂了垂轻笑一声,“老爷子,我陈浮生几年前还被人叫做二狗,是个谁都可以踩上两脚的外来人,不过现在,我即便是求着别人喊我一声陈二狗估计都没人敢开口了。这意思不是说我如今混的有多牛逼,而是自知之明,自己有多高就想多高的问题,在人下的时候要学会夹着尾巴做人,哪怕以后站直了回头就给他一刀,但是现在,该忍就得忍着。”陈浮生轻声说,“眼下陈龙象还不是我能随意揉捏的果子,于其看着眼馋流口水不如低头继续顺着树干往上爬。”

澹台浮萍哈哈笑了起来,边笑边缓缓的拍着手掌,“小伙子,有你这番话相信陈半闲躺在坟堆里也可以笑出声了。”突然话锋一转似笑非笑的盯着陈浮生,“如果我说我澹台浮萍可以帮你一把,你信不信?你敢不敢信?”

“帮我?对付陈龙象?”陈浮生半边眉毛压下来,斜着眼睛看向澹台浮萍。对面的江浙第一大枭若无其事的捏起茶杯悠然喝了一口,似是自言自语,“冲水次数太多,茶叶有点淡,该换一茬新的了。”

陈浮生摇摇头,满是无奈表情,“被人邀请去攻打自己的老子,这个诡异的变故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澹台浮萍依旧没说什么,悠然的喝着茶。

陈浮生沉吟半晌,抬头,“为什么?”

澹台浮萍似笑非笑一脸高深莫测,“常人只消一盘棋,这句话是你爷爷讲给我听的,弄懂这句话我花了二十年。”“你爷爷是个奇人,大智近妖。”

“当年问我那个问题的正是陈半闲。他跟我说,人生如棋,一步十年,一步错满盘输。道之生,无常之变;道之灭,无妄之灾。做个只知道杀人与被杀的小卒子一辈子就算定下了,拼了命也掀不起多大的风浪。直到哪天可以跳出棋盘把棋子握在手里做了棋手,才算得道。”澹台浮萍悠然开口继续说,似乎是在回忆,眼睛半眯着,站在他身后不远处阴影里的瘸腿姚辫子一动不动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变化哪怕一丁点。“这席话是你爷爷跟我讲的,我今天讲给你听,我没吃亏,你也没沾光。”

陈浮生点点头,果真没有说一个谢字。

“现在我就是你手里的棋子。”陈浮生笑了,“陈龙象也是。”目视澹台浮萍,不喜不恼,一脸淡然。

“人生如棋,人如棋子,有时需要听从别人的摆布。”澹台浮萍淡淡的看着陈浮生,“或者反过来,你摆布我也成,只要你有这份能耐。”

陈浮生站起身,“不管这次上海的事谁输谁赢,希望风波过后能请老爷子喝杯茶,叙叙旧。”

澹台浮萍坐着没起身,只是举起手中茶杯冲陈浮生示意了一下,然后一口饮尽,哈哈大笑,似是极为开心。

陈浮生转身离开。

陈浮生走后澹台浮萍仰靠在座椅上,随手把茶杯扔回桌子,闭目养神。身后的瘸子姚尾巴颤颤悠悠从阴影里走出来,隔着桌子站在澹台浮萍面前,没有坐下,一只手撑在桌面上。也没有讲话,他是个哑巴。

虽然是个瘸子但是姚尾巴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但是澹台浮萍似乎感觉到身旁走过去一个人,闭着眼睛开口讲话,“老伙计,我答应你的东西,一样都不会少。也不用担心这个陈浮生会抢了商甲午的肉。这个陈浮生有野心,也有善心,让后生们面对这样的对手总好过六亲不认的陈龙象。”姚辫子听完这句话原本皱着的眉头稍稍舒展,嘴角微不可查的抖了抖,低下头,慢慢转身再次朝角落里踱去。

“老伙计,我们都老了。”澹台浮萍似乎有感而发,低声讲了一句,刚刚走过一半路程的姚辫子原本就佝偻的身体变得更矮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