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二狗的妖孽人生2续集
[生活中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阳光;www.7mihua.com智慧里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翅膀。]
~米~花~书~库~ http://www.7mihua.com
第75章 三甲聚首回顶部章节目录


陈浮生办好手续再进来病房的时候,恰好看见三千闭着眼睛站在大将军的床前,虎剩伸出一只黑乎乎的手放在三千的额头慢慢的一寸一寸往下移动,眼睛里放射出一股慑人的光芒,这目光陈浮生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当年张家寨所有带把的爷们见到张家小寡妇的时候都是这副德行,直恨不得扑上去生吞活剥就地正法。也许是病房里有些热也许是被虎剩按的不舒服,三千的脸有些泛红,像极了女人的俊俏脸庞上面一层红晕更是显得女人味十足。这姿势这表情,暧昧。

陈浮生认识王虎剩久了觉得无所谓,但是跟着进来的一个小护士受不了了,狠狠的瞪了王虎剩一眼低声骂了一句老不修,懒得再查什么东西扭头又出去了。听到小护士的话陈浮生心里突然咯噔一下子,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这么久了,居然把虎剩的感情生活忽略了。咳了一声引起屋内几人的注意,三千睁开眼睛扒开大将军的手扭头喊了一声三叔。王虎剩停下手上的动作一脸酣畅仿佛便秘三个月的人突然来了一次酣畅淋漓的大爆发,眼角眉梢透着舒坦。陈庆之则还是保持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眯着眼睛但却把所有事物尽收眼底。

王虎剩伸手抹了抹头上的几片头发一脸得瑟神秘兮兮的冲陈浮生一笑,“二狗,没想到啊,原本琢磨着你的命已经够硬了,没料到身边还一直藏着这么一尊杀神。”说完努努嘴指的正是面前的三千。三千一脸纳闷,杀神?

“虎剩叔别瞎掰,我可不是什么杀神。张家寨的太爷爷早就给我算过命了,我的命,六两二钱。”三千一开口就把虎剩说急了。

王虎剩眉毛一拧蹭的从床上窜下来双手叉腰,“你这个小兔崽子,想我王虎剩行走江湖几十年,只要出手就从来没有打过眼!你这命数如果放在古代那就是上阵杀敌的骠骑将军!说你是个杀神一点都不过分!”边说边拍胸脯,直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马上承认他王大将军眼力过人风骚无双,手脚利索根本不像个挨过枪子儿的人。陈浮生眼见王虎剩像个斗鸡一样一戳就爆心里不禁感叹这特殊门路进来的病房就是不一般,诊病疗伤一等一的好。

三千不再跟他顶,嘴里嘟囔一声扭过头去。在三千眼里,这世上对自己最好的莫过于面前的陈浮生也就是他嘴里的三叔,世上最厉害的人非陈富贵莫属,而这世上最厉害的算命先生肯定是张家寨那个天天喝酒的陈半闲了。陈半闲说他是六两二钱的命那他就是六两二钱的命,任谁也不能改。

王虎剩对三千一直没脾气,舍不得打,偏偏某些时候又讲不通道理,干瞪眼。

王虎剩一脸憋屈样叹口气坐回床上,“二狗,我有时候真是想不通你是怎么收服这个小犊子的。”小犊子自然指的是三千。

陈浮生笑了笑没有回答。一个四岁全家就死光了的小孩,能长大已经是个奇迹了。

把门关好陈浮生转身坐在王虎剩的病床上,抽出根烟放进嘴里犹豫了一下没有点燃,拍拍王虎剩的肩膀,“虎剩,原本不打算这么早接你回去的,伤筋动骨一百天,我倒是希望你能歇够这三个月。”停顿了一下,一双眉毛慢慢的拧在一起,声音越发严肃,“只是前几天咱上海的皇后酒吧来了一个老头,什么都没点只喝了几口茶,那茶水还是他自己带来的。”

从火车上第一次相遇,王虎剩俨然成为了陈浮生的头号谋士,即便后来有了陈庆之王玄策,大将军的地位无可动摇。

听到这里王虎剩也渐渐严肃起来,这么古怪的行为如果按照江湖规矩念叨都算是砸场子了,但是很显然对方并没有这方面的意思。尤其当听到那客人临走居然在桌上留下一套可以当茶具使的哥窑龙泉青瓷,王虎剩的眉头拧成个疙瘩。

“是谁?”王虎剩一脸严肃,虽然已经隐约猜出了个大概。

陈浮生苦笑一声,“按玄策的说法,那就是江浙老佛爷了。”江浙老佛爷澹台浮萍很多年前便处于半退隐状态,极少出自己的老巢,传说此人每到一处必然搅得当地人仰马翻,因此博得无上的江湖地位。

“身边跟着一个瘸子?”王虎剩继续问。

陈浮生摇头,当时确实只有一个老人在酒吧饮茶,身边除了几个保镖并没有看见那个传说中的瘸腿姚尾巴。

王虎剩皱着眉头缓缓开口,“如果那个人真像玄策讲的那样是澹台浮萍,身边不跟着姚尾巴就太奇怪也太反常了,除非,姚尾巴出去办事了,但是值得姚尾巴出手的事......二狗,这有些棘手啊,我看咱还是赶快回去吧。”

陈浮生点头,一行四人出院后马上杀向北京火车西站买了时间最近的一趟动车向上海进发了。

北京到上海大概五个小时左右车程,陈浮生一行到上海时王玄策已经等在外面,刚好赶上吃晚饭,王虎剩说要先去看看那几只瓷器,不然心悬着连饭都不用吃了。于是几人一起赶往皇后酒吧。

当袁纯从酒吧内的保险箱里小心翼翼取出那一套瓷器放在桌子上的时候,王虎剩庄重的坐在桌子前面双手捧起瓷杯凑到跟前慢慢查鉴。陈浮生王玄策陈庆之几人坐在一旁慢慢的抽烟喝茶安静的等着,袁纯好奇的站在王虎剩身后不肯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过了很久,王虎剩放下瓷器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活动了活动全身的筋骨,瓷器鉴定也是一项极为耗费体力脑力的活动。王虎剩站起身走到陈浮生几人跟前从桌上抄起一只杯子咕嘟咕嘟灌了一气茶水,随手把茶杯放回桌面自己大刺刺坐在一旁空着的一截沙发上,叹口气开口了,“看了这东西,小爷我都可以安心的去见我那瞎子师傅了。”

王玄策笑骂一句随手拍了拍王虎剩的肩膀,“乌鸦嘴,这么不吉利的话也敢说,举头三尺有神明,小心出口成谶。”

陈浮生招手叫来袁纯,“小纯,安排一桌饭菜,准备开饭。”袁纯点头去准备了。

“二狗,这事不好办,东西是肯定不能留下,这么几件东西抓在手里烫手。”王虎剩讲话不经意间又抬起手在头顶上左右挠了挠,“但是到底该怎么送回去又不折了对方的面子,这是个值得我们好好研究的问题。不过话说回来,这几样瓷器如果用对了地方可是保命符一样的东西,不单单指它们的价值。”

陈浮生点头,“虎剩,要么我去走一趟。”

王虎剩摇摇头,“在座的各位除了我恐怕再也没有更合适的人选了。二狗你跟商甲午在杭州出的那点事肯定已经被澹台听去了,他知道了倒没什么,关键是他身后那个瘸子,商甲午的胞衣奴才,万一他突然给你来一招我们躲都躲不过。玄策也不行,刚刚从他的地盘走出来回头就去当大拿,即便他肚量再大也不妥。”王虎剩看了看一旁的陈庆之,“庆之就不用说了,打仗砍人是个好手,当说客三棍子赶不出一个屁来纯粹是找不自在。”

陈浮生低头思索了一下,也是觉得王虎剩讲的有些道理,“成,就这么办。”说完起身招呼几人去吃晚饭。

殿前三甲终于再次聚首,还有一旁六两二钱命的三千。除去女人,这便是陈浮生的班底。

“可惜小雀不在。”端起酒杯陈浮生突然讲了一句。

“二狗,别担心,小雀迟早会回来。”王虎剩安慰了两句也默不作声了。

陈浮生讲了一句补充,“恩,我已经托竹叶青代为关照了,现在的四川已经基本算是竹叶的青囊中之物。”
第76章 工作组回顶部章节目录


从上海这座有着2300万人口的世界级大都市里找到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刻意隐藏了行踪的人,不是件简单的事。

王虎剩站起身就要出门让陈浮生叫住了,“虎剩,我的那辆奥迪A6先给你用,让孔道德给你开车。”边说边从口袋里掏出把钥匙放在桌上。不远处的孔道德听见陈浮生的话没说什么走过来从桌上拿起钥匙然后又走几步站在王虎剩身后。现在的王虎剩一身宽松的外衣,两撇油腻的中分,双手拢在一起,再加上满脸说不出的猥琐活脱脱一个旧社会过来的地主老财,身材雄壮的孔道德站在他身后就是个卖苦力的长工。王虎剩笑了一下,“二狗,放心吧,少则一天多则三天,我把这事办妥。”边说边捋了捋头发扭头往外走去。

等王虎剩出去后陈浮生又叫来袁纯,“小纯,这段时间估计上海会很不太平,你跟象爻打声招呼先把樊老鼠借过来看几天场子。”袁纯点点头。

“还有你。”陈浮生扭头冲王玄策讲话,“人家姑娘都打上门了,你也该有点动作了。”王玄策一双桃花眼翻了翻桀桀一笑没说什么,陈浮生也就由他去了。

然后陈浮生的手机响了。

按下接听键没讲几句陈浮生原本有些笑意的脸越来越僵,到最后简直是满脸铁青。

挂上电话陈浮生长呼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喃喃自语,“起风了,果然是起风了。”不待其余人追问陈浮生起身朝外走去,“庆之跟我回南京,其余人在上海待着,任何上不得台面的活动全部停掉,包括那些非常规的公关。眼睛放亮点等我回来。”话音刚落人已经走出门外,陈庆之马上跟了出去。

南京到上海300公里不到,和裴蓉蓉飙车不过四五十分钟的路程,不过这次陈浮生总觉得时间过的慢。

到石青峰时大概晚上八点,陈浮生开门直接窜了出去,刚到门口里面便出来一个女人,跟陈浮生走个正对面。

陈浮生看见这个女人马上止住脚步,“姐,等好久了吧。”

出来的是陈圆殊,看见陈浮生一脸的着急相不禁叹了口气,“浮生,不该来的求不到,该来的躲不掉,等会进去了说话注意点分寸。”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面巾纸替陈浮生把额头上的一层细汗仔细的擦了擦。

陈浮生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咧嘴冲陈圆殊笑了笑。

石青峰私人会所自魏端公时候起就对陈圆殊这个女人青眼有加待为上宾,自从陈浮生上位接收魏大公公所有产业后陈圆殊在这里的地位更是水涨船高俨然半个主子的身份,也是宋代眼神好,瞧得出这个女人跟自家主子的关系,有时候拍主子的马屁不好使,但是主子朋友的马屁如果拍对了往往能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然后陈圆殊带路陈浮生跟在后面走进石青峰最奢华的一间包房。

里面只有两个人,陈浮生都见过,范京华、黄梧桐,挺有夫妻相的两口子,同一个衙门,一个最不招人待见的鬼地方:中纪委。两口子一个属于中纪委第2纪检监察室,一个是第7巡视组。

走进去先打个哈哈,“二位真是喜欢折腾小弟,偏偏挑小弟不在南京的时候过来,还劳烦二位在这里等这么久。”陈浮生抱拳告罪,满脸春风笑容,仿佛根本不知道对方的来意。

范京华饶有兴致的瞅着陈浮生的表演,一张脸只是阴阴的看着陈浮生不见其他任何表情让人猜不出内容,倒是女人黄梧桐大大咧咧站起身冲陈浮生笑了笑,“也不算等,只要有圆殊这个大美人陪着再久也能坐得住。”

陈圆殊瞟了她一眼笑骂一句站出来打圆场,“京华你就不要这么一副人家欠你几百块钱的表情了,还是梧桐给我面子。”

原本这个节骨眼上范京华是不想见陈浮生的,身份太敏感了,但是跟陈圆殊的交情在那里摆着,又架不住黄梧桐的软磨硬泡,这才硬着一张脸换了一身衣服出来。

直到陈圆殊开口范京华的一张瘦削刀子脸总算有了些活人气息,至少不像开始那样冷冰冰的了,伸手拿起面前的茶杯轻啜一口,“坐吧,圆殊都发话了,我再装下去回家就要跪搓衣板了。”原本一句搞笑的话从这个阴沉的男人嘴里说出来却让陈浮生没法笑得出,倒是陈圆殊黄梧桐两个女人对视一眼吃吃的低笑几声。

陈浮生捡个离陈圆殊近一些的位置坐下,伸手帮范京华黄梧桐续上茶水,看看陈圆殊面前的茶杯还是满满的没有动陈浮生这才给自己也倒了一杯。石青峰一向走的高端路线,这一壶极品雨前龙井自然不会坠了陈浮生的面子。

陈浮生还没讲话倒是范京华首先开口了,“既然你是圆殊的干弟弟,我也就不跟你废话了,这次出来我身上带了任务。”中纪委的出门说身上带了任务那绝对不会是给人报喜的,这是比钟馗还要狠的角色,任何心里有鬼背后有猫腻的人看见了都恨不得绕路走。范京华说完这话看了看陈浮生,只见陈浮生一脸淡定没有丝毫慌张,心里稍稍点头,单看这份涵养也值得赞两句。

陈圆殊终究是看见了陈浮生放在桌下的手轻轻的在裤子上蹭了两下,满手心的汗水,“京华你就不要吓唬浮生了,有什么事直说吧。”

陈浮生翘翘嘴角苦笑一声,“范老哥是出公差来了这我知道,只是求老哥能随手点拨小弟几句,感激不尽。”

“成,我就直说了吧。”范京华看陈浮生陈圆殊二人一唱一和的心里总有些不对味,索性一股脑说完了早些离开,“我知道你是陈浮生,我也知道你是钱子项的干儿子,那我就猜一猜了,你这个干儿子应该还没有经过法律确认吧?”

陈浮生点头,确实没有经过法律确认甚至练个正式的拜认仪式都没有,只是从某一天开始,周围的人忽然发现南京冒出来一个超级太子爷,手里举着的居然是老狐狸钱子项的旗号。

“既然连拜认都没有那就更好办了,以后不要跟钱子项有任何来往,至少在我走之前,不要有来往。”范京华开口就把陈浮生最为依仗的靠山砍掉了。

陈浮生苦笑一声,该来的终究是来了。但是范京华指的这条路他却没法走。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陈浮生沉吟半晌开口轻轻一句话终究还是让范京华皱了皱眉头,“我是说钱书记,我干爹。”

“钱书记有没有问题只有他自己知道,我其实是个跑腿的,上面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今天跟你说这些话已经违反纪律了。”知道陈浮生不可能放弃钱子项以后范京华的脸马上板了起来,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陈圆殊无奈摇摇头,黄梧桐瞅瞅这个看看那个最后扑哧一声笑了,“我说咱现在开的可不是批斗大会啊,不要板着个脸。”

陈圆殊知道陈浮生的底细,知道他当初从上海逃到南京后是多么狼狈,也知道陈浮生能在南京崛起背后有多少钱子项的影子,更知道陈浮生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所以范京华指的这条路行不通。

黄梧桐玩味的看了看坐在一起俨然一对夫妻的陈浮生陈圆殊,沉吟着喝了一口茶,然后抬头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其实,这次中纪委的工作重点在上海,南京不过是顺带,还有不少地方都是被辐射过去的,最后总会出几个陪绑的冤死鬼。但是,你们也清楚,政治是个说不清的东西,里面的道道太多,某些时候就该狠下心来明哲保身。”最后一句显然是说给陈浮生听的。

从黄梧桐开口讲话开始范京华的脸就黑了下来,等她说完范京华话也不说站起身拉起黄梧桐就往外面走,陈浮生站起身追出去,陈圆殊则坐着没动,黄梧桐回头冲陈浮生做了个鬼脸摆摆手让他回去然后便跟着范京华走了。

陈浮生回到包房,眼见陈圆殊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也笑了一下,不过比哭还难看。

重新坐回座位陈浮生把脸埋在手心使劲吸了一口气使大脑冷静下来,然后抬头目光定定的看着陈圆殊,“姐,你说钱书记算不算个好官?”

陈圆殊没料到陈浮生会提这个问题,愣了一下,然后摇头,“说不好,人无完人,不过钱书记确实给南京乃至整个江苏做了不少的实事。”

陈浮生摇摇头,似乎是对陈圆殊的答案不怎么满意,“换个问法吧,钱书记算不算个坏官?”

陈圆殊摇摇头,“坏官算不上,钱书记不贪财,也不贪色。”讲完这句话似乎是担心说服力不够又加了一句,“这话是我父亲说的。”

陈浮生听完这句话呼的站起来,“既然钱书记不是个遭人唾骂的坏官,那我就还是他的干儿子,等他死了我会给他抬棺!”

陈圆殊苦笑一声,“确实不贪财不贪女色,他贪的是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