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二狗的妖孽人生2续集
(无心者,可以阅读书本,但却难觅书中的天地;有心者,可以获取知识,更能享受书中的天堂。米花书库,伴你阅读成长。)
︴米︴花︴书︴库︴ http://www.7mihua.com
第73章 质子回顶部章节目录


这个鸟不生蛋的狼牙团方圆几十公里都是一片荒凉,陈浮生开着车跑了四十分钟好容易找到一家还算上点档次的娱乐会馆,门前也站了两个颇有些姿色的女人,当然这所谓的有些姿色也仅仅是让一年没沾过荤腥的杨东风稍微的哆嗦了一下,三千基本看都没看,这水准连李晟那兔崽子的姐姐都比不上,更别说南京第一的周惊蛰动静相宜的陈圆殊。

虽然找不到可以比肩天上人间的小妞但是大厅里满满一排旗袍开叉到腰上的妹子还是马上活跃了陈浮生与杨东风之间的气氛。有些超重的店老板摆明了打算以量取胜,尤其是外面泊车的小弟屁颠屁颠跑过来把陈浮生的车牌子偷偷讲了一遍以后,店老板肥胖的不带一丝褶子的脸上愣是生生绽放出一朵花。

不过三人接下来的表现却出乎所有男人以及女人的预料,一排的水灵姑娘却只相中了两个,而且是一个人带走的,让原本打算开张吃三年的老板着实郁闷了一把,也让满怀希望媚眼抛烂的一众女人暗暗骂了几句娘,这年头能让女人看得上眼的男人已经不多了。

陈浮生跟老板要了间包厢又点了一堆的吃食开了几只红酒,三男两女一起钻进包厢。这家娱乐会馆门脸烂小姐烂偏偏里面装修的富丽堂皇美轮美奂几乎赶得上南京的密码酒吧。

包厢里陈浮生三千坐一边,杨东风坐对面,身边一左一右两个女人。三千双手托腮支在膝盖上一句话不说的看着对面的杨东风,杨东风丝毫不见脸红手软频频在两个人女人身上揩油,两个人女人更是不含糊,刚刚送上来的一支红酒眼看着半截液体下肚了。

陈浮生点上根烟抽了一口,烟盒子随意的仍在桌子上,饶有兴致的轻声问三千,“三千,看的这么入迷,也对女人感兴趣了?”

三千头也不回的回了一句,“三叔,我就是很纳闷,为什么杨叔明明对身边的两个女人没有一点兴趣却偏偏装出这么好色的样子。”三千嘴里的杨叔自然是指的坐对面的杨东风。三千讲话的声音不小,陈浮生听的一清二楚,对面的杨东风自然也能听个明明白白。

陈浮生瞄了杨东风一眼没有讲话脸上浮起一层颇值得玩味的笑容。杨东风也没有讲话,只是手上的动作明显放缓了。

干咳一声杨东风从女人屁股后面抽出一只手端起桌上的酒杯冲陈浮生三千示意,“浮生兄弟,三千兄弟,说实话来我的地盘了却还让你们破费,有些不好意思啊,这杯酒就算借花献佛敬你们!”说完酒到杯干。

陈浮生也端起酒杯一口闷完,三千没有动,只是歪着脑袋嘀咕一句:“圆殊阿姨讲的红酒不是这样的喝法。”声音很小偏偏陈浮生听到了,放下酒杯揉揉三千的头发,“规矩是人定的,酒是用来喝的,怎么舒坦怎么喝。”

杨东风哈哈大笑一声伸出手竖起一根拇指,“浮生兄弟,高见!”

陈浮生也是笑了笑,“杨兄弟见笑了。说到高见,杨兄弟的手段才是令我心生仰慕的。”

杨东风实在没料到陈浮生这么直接,讲话丝毫不见转弯的。干笑一声,“浮生兄弟,陈年往事了,不提也罢。”

陈浮生举起酒杯,对杨东风的话不置可否,“杨兄弟,其实这次把你请来是有个问题请教。”

杨东风点点头,这才是陈浮生此行的真正目的,这一点杨东风从狼牙团的训练场出来就猜的很清楚了。讲话不拖泥带水不打官腔,陈浮生这一点让杨东风感觉很舒坦,在家里听惯了官方语言的杨东风对陈浮生的欣赏不禁又多了几分。

“浮生,身上带钱了吧?先借我一些。”杨东风开口就让陈浮生一愣,不过还是从随身带着的包里掏出来两叠红票子随手仍在桌子上,“这是两万,不够还有。”

杨东风伸手捞起其中一叠,扯开扎带,从里面抽出几张揉成个团极为猥琐的塞进身边两个女人胸前那道能让人眼珠子掉进去的沟里,挥挥手,“你们两个先走吧。”

两个女人极为职业的站起身一言不发往门口走去。

“没猜错的话,你想问的应该是现任李家家主,陈龙象。”两个女人走掉以后杨东风坐直身子仿佛换了一个人,脸上再也没有那种让人看了很不爽的玩世不恭。“其实我一直很好奇,身为陈龙象的儿子,富贵怎么会被发配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而且,你这个小儿子居然是靠开酒吧玩狗场发家的。”

听到这里陈浮生用极为怪异的目光盯住了杨东风,一只手已然在桌子下面攥成了拳头。一旁的三千感觉到了陈浮生的异样,也是悄悄的动了动身子。

杨东风轻笑,对面一大一小仿若父子的两个人的小动作显然已经被他尽收眼底,“浮生兄弟,不要紧张,更何况,在这里杀人灭口可不是什么好选择。”

陈浮生闭眼深吸一口气,再睁开眼已然是戾气尽去,“杨兄弟说笑了,你是我哥的兵,对我不利同样不是明智的选择。”摆摆手,“请继续。”

杨东风眼底闪过一丝苦涩,“是啊,对于我这种质子来讲,这真的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不知道是在说眼下还是在讲未来。

陈浮生皱皱眉头,“现在还有质子?”

杨东风苦笑一声,“没有了,封建时代的糟粕早已经被千秋万代的太祖统统敲碎了。”喝了一口酒杨东风把剩下的钱丢回陈浮生的面前,“关于陈龙象这个人,我只能说一句深不可测,无论城府视野还是智商,我所见到的最让人不寒而栗的人就是他。”杨东风说到这里竖起一根食指,“相比富贵来讲,霸气只弱半分,城府手腕却深了一倍。”

陈浮生点头不讲话,让人猜不出他此时心中作何感想。

“当然,我没见过江浙老佛爷,不过东北的纳兰王爷确实见过,跟陈龙象相比还是弱了点。”杨东风自嘲的笑了一下,补充了两句。“听说澹台浮萍身边总是跟着的一个瘸子很牛叉,满清遗老?大内高手?”呵呵笑了两声,“陈龙象身边也有一个这样的人,而且是个女人。陈龙象的功夫我看不出高低,不过这女人的身手我猜即便是富贵出马也要折腾很久。”

“那女人年龄有多少?”陈浮生突然问了个问题。

杨东风摇摇头,“说实话,看不出,二十岁的纯真三十岁的风韵四十岁的祥和,那女人身上全都能找到,如果硬要概括的话,大概只有这两个字合适,妖孽!”杨东风说到这里一阵丧气,比不过陈龙象他认了,比不过陈龙象身边一个女人,他感觉自己怂了。

“陈龙象的很多产业都集中在东南沿海一带。是当地商圈一个极为重要的人物。”有意无意的杨东风提醒了陈浮生一下,似乎陈浮生的目的计划已经被他猜透,“而且,跟军方也有不少的联系,这也是上次我老子宴请他的原因,当然不是单独请的陈龙象,但是他却是当时在场所有客人里面最惹眼的一个。”

陈浮生看了一下时间,微微皱了下眉头,“东风,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杨东风嗯了一声止住话题。

陈浮生顺原路将杨东风送回兵营,兵营门口依然没有哨兵,杨东风下车后往里面走去。

陈浮生摇下车窗在后面开口问了一句,“东风,你觉得富贵是第七个还是第一个?”

杨东风听到这话不禁咧嘴一笑,“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陈富贵,我服了!”说完还老远的冲陈浮生竖起一根大拇指。一个心中充满热血但是注定没有辉煌前途的年轻人总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寻找那个能带给自己最大改观希望的人。陈富贵,天下无双。
第74章 叔叔给你看面相回顶部章节目录


虽然这座荒郊野外的兵营没有卫兵,但是门卫室军营门这些东西一应俱全。

陈浮生目送杨东风走回营地,四下里便再没有一点动静。陈浮生打开车门斜靠在汽车前脸上,点着一根烟悠然抽了一口,再把满口的烟气直直的喷向半空的月亮,四野寂寥,三千趴在汽车里瞪着溜圆的眼睛出神。

陈浮生一根烟抽完,四周一个鬼影子都没有出现。陈浮生轻笑一声冲漆黑的门卫室窗户摆了摆手,“富贵,我走了。”说完转身钻进车子驾驶位。三千看陈浮生进来揉了揉眼睛,“三叔,富贵叔在那里?”说完特意伸长了脖子看了看那间漆黑的小房子。陈浮生没有回答只是叮嘱三千把安全带系好,然后发动汽车一溜烟朝灯火通明的北京市区驶去。

漆黑的房间里,只有一颗火星在忽明忽暗的闪烁,隐约映出一张棱角分明的坚毅脸庞,门外的车子已经走远,房间里的男人仍然在抽烟,又过了大概十分钟,烟头熄灭,男人起身走出门卫室,正是陈富贵。陈富贵在营门前随便走了几步,站定,却刚好是陈浮生刚刚站过的地方,原地踩了踩,陈富贵呼地抬起头绷直身体朝陈浮生开车离去的方向,向灯火辉煌的皇城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威武,庄严。然后转身大步朝营地走去。

陈浮生到达军区总院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二点,跟工作人员费尽口舌最后把某人的名字搬出来才算走进医院后面那一片幽静的小楼。

走上楼,却在病房门口遇见一个人。

“怎么还在?半夜了。”陈浮生愣了愣下意识的开口。

斜靠着病房门口墙壁的正是曹蒹葭的哥哥陈浮生的大舅子曹野狐。“我在等你。”曹野狐开口,显然已经等了许久了,脚边放着的一瓶纯净水只剩下一点点。“别惊讶,我知道你去看富贵了,如果你来北京不来看看蒹葭,明天我就杀到南京你的老巢。”

曹野狐没有多少感情色彩的话说出来却让陈浮生心里觉得一暖,点点头,“我来了。”

“听说你去找了方一鸣,还找了谈心。”曹野狐面色缓和了一些不再是那么的硬邦邦了。

“恩,原打算再去碰碰张枭滑。不过后来知道你们都没事,时间就往后推了推。”陈浮生如实讲。

曹野狐撇嘴冷笑了一声,“顾好你自己就行。不用说我,如今陈富贵的能量就比你大,一个小小的钱子项还管不了那么宽。”

陈浮生笑了笑,也没有反驳,只是点头应了一句,“成。”一脸憨笑。

曹野狐狠狠瞪了陈浮生一眼,“能不能不要笑的跟个傻缺一样?”一句话把旁边的三千讲急了,“你才是个傻缺!”

曹野狐抬抬眼皮看了看站在一旁火冒三丈的三千,话都懒得讲一句,径直走掉了。三千涨红了脸却有气没处撒,在原地使劲跺了跺脚。陈浮生眼看着曹野狐走远若有所思随手拍拍三千的肩膀,“三千,如果刚刚站在你面前的是你的敌人,那么他不用动手仅凭一个眼神就已经成功的把你激怒让你失去了理智。一个失去理智的人就是个废物。三千,我们最大的敌人其实是自己,能控制自己的人就是无敌的。”

三千低下头认真的思索了一下陈浮生的话,抬起头时已经恢复平静,只说了五个字,“三叔,我懂了。”

陈浮生点点头没再说什么。三千从来不跟陈浮生说谎,他说懂了肯定是懂了,比陈浮生讲的还要更懂的透彻。很多年前一个女人留下一枚硬币,说心烦的时候握在手里。也是很多年前,一个女人沾着茶水在桌上写下神采飞扬的制怒二字。陈浮生铭记在心。

三千留在门口没有进去,陈浮生整理了一下仪表轻轻推开门走进病房。

午夜的病房极为安静,只有仪器的蜂鸣声偶尔传来。就在三千蹲在地上以手代笔写第三遍道德经的时候,陈浮生开门走出来又把门轻轻关上,深深的望了一眼病房里面,眼眶明显有些发红。

三千站起身,轻声叫了一句,“三叔。”

陈浮生恩了一声,伸手接过三千一直捏在手里的两条烟,走到紧挨着曹蒹葭病房的另一间病房缓缓敲了敲门,没有人应答,不过门无声的开了,里面乌七抹黑没有一点光亮。陈浮生把烟从露出的门缝里递进去,“董赤丙,大恩不言谢。”

烟在半空悬了一会然后被里面接了过去,一个刻意压低了的声音沉闷的讲了一句,“怎么发现我的?”董赤丙自然会怀疑,他可是曹老爷子亲自安排到这里的,连曹野狐也没告诉。

陈浮生掏掏口袋又把自己的打火机递进去,“上个礼拜富贵来过。”

门里面沉默再也没有任何动静,病房的门悄无声息的关上,陈浮生招呼了三千一声,“走吧三千,带上你虎剩叔咱就回家了。”

王虎剩的病房也在这个幽僻的角落,但是不是一栋楼。虎剩的病房容易进,没费什么口舌便给通行了。

走进病房,王虎剩大将军歪歪扭扭的仰躺在病床上睡觉。一旁陈庆之躺在一张空的铺位上闭目养神,陈浮生二人刚把门推开个缝,陈庆之呼的坐起来满脸戒备。等看清来人是陈浮生后陈庆之呼了口气再次躺回床上。

陈浮生进门后没有讲话,看了看王虎剩床头的病历卡又看了看虎剩的面色,点点头不再言语。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下。

当清晨最早的一道阳光照进病房时,王虎剩准时转性,睁眼发现陈浮生跟三千已经站在自己床前,尴尬的打了个招呼,,“二狗,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叫我?”

陈浮生咧嘴笑了笑,“虎剩,在这里吃的香睡得好,是不是不打算回去了?”

王虎剩重重的叹了口气,“二狗,这段时间我过的苦啊。”一句话透出来无尽心酸,只差没有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往陈浮生身上抹了,冲站在一旁摆酷的陈庆之努努嘴,“你看那个木头,小爷我打也打不过,骂了又不吭声,可把小爷憋坏了啊。”这话听起来可是如泣如诉如怨如慕说不尽的委屈。陈浮生想笑又不敢笑死死忍着,“虎剩,庆之前两天通知我医生已经给建议说可以回家静养了。虎剩,我来接你回家。”

王虎剩听完这话后猛的愣住了,几滴浑浊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嘴唇微微翕动,“二狗,可不能骗人啊。”说完这话不禁又斜了陈庆之一眼,“你咋就不早点跟我说呢?”

陈庆之冷冰冰的回了一句,“脏腑外伤严禁情绪大起大落,起落这一次就够了,你没有必要事先知道。”

王虎剩被噎了一句转而可怜巴巴的瞅着陈浮生,“二狗,咱这就走吧,我想咱南京的花花草草了。”

陈浮生伸手拍了拍王虎剩的肩膀,“别着急,我马上去办出院手续。”

王虎剩点点头,伸手不自觉的摸了摸头上的头发,躺了这么久早已经压的没了造型。虽然所谓的造型仅仅是两片瓦片模样的汉奸中分。“三千啊,过来这边。”王虎剩冲三千咧着嘴自认为和善的笑了笑,露出一口的黄牙,“让虎剩叔叔给你看看面相。”

三千摇摇头,脚下一步没动。

王虎剩眨了眨眼,又换了一副表情,“三千,你可怜可怜虎剩叔叔吧,我这满肚子的文韬武略已经憋了很久了,再不讲出来就烂掉了。”

三千感觉自己的额头已经有汗水冒出来,极不情愿的往前蹭了几步,刚好站到王虎剩面前,“看看吧,捡好的说,差的你自己留着吧。”

王虎剩搓搓手嘿嘿一笑,“三千你就放心吧,我手里过去的主顾从来就没有说我手艺不行的。”眼见王虎剩的一口黄牙在面前越来越近三千索性闭上了眼睛由他折腾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