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二狗的妖孽人生2续集_第71章 切磋(中)
111 您有什么好看的书想要和书友们一起分享呢?可以试试上传一个吧,注意要txt喔,上传优秀书籍会奖励不少积分的 111


形意拳打法多直行直进,与八卦的横走,太极的中定有显著差别.形意拳短打直进用于战阵中最为适合,无花俏招式,长劲也是非常迅猛。

魏氏兄弟刚出手便吃了个暗亏不得不重新审视面前的这个对手。

陈富贵见二人不出手也懒得强攻,双臂自然垂在身侧,没穿上衣,露出一身爆炸性的筋肉盘根错节仿佛钢削铁筑。满身大大小小的疤痕是男人光芒四射的铁血勋章。

斜躺在地上的杨东风啧啧两声,“就这一身腱子肉外加这几十条伤疤往咱北京城最大的娱乐会馆门前一站衣服一撕,哪个娘们见了不得眼冒金星如狼似虎啊!”边说边扯了扯胸前的衣服,“妈的,看的我都有点热血沸腾了。”再次扯着嗓子吼了一声,“富贵哥,爱死你了!上啊!打爆这两个兰州猴子!”+米+花+书+库+ http://www.7mihua.com

三千撇撇嘴鄙夷的看了看杨东风,“死了这条心吧,富贵叔不会看上你的,富贵叔练的是童子功,你想学都学不来。”

一句话差点没把杨东风噎过去。杨东风死命的磕着胸口好容易把一口气顺下去翻着白眼看三千,“哪里来的女娃子,不懂就不要乱讲!富贵哥这水平夜御十女不在话下。”末了又加了一句,“富贵哥是我这二十五年来见过的最猛的猛人,没有之一,这个范围可以扩大到几年前见过一面的李家家主。”说到这里杨东风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脑海里出现一个女人的身影,那个影子一样站在李家家主身侧的诡异女人,那次开在广州最豪华最低调私人会所里的低调聚会,很多人围着李家家主转,但是他却独独记住了那个从头至尾没说过一句话的神秘女人。

陈浮生低下头沉默了一会,抬头给杨东风递上一根烟,“你见过李家家主?”

杨东风瞄了陈浮生一眼接过烟叼进嘴里含混不清的讲,“是啊,见过。不过挺奇怪的,李家家主不姓李,我老子介绍他的时候说是陈老板。”

陈浮生嘴里叼着的烟不自觉的抖了抖,飘下来几缕烟灰,笑了笑,“你家跟李家很熟?”

杨东风听完这话不禁皱了皱眉头仔细的上下打量了一下陈浮生,“兄弟哪里来的?面生的很啊。”

陈浮生低头弹了弹烟灰没讲话,倒是一旁的三千随口插了一句话,“张家寨,八极拳,你怎么这么迟钝啊?”说话间魏氏兄弟已经再次冲上前跟陈富贵交手了。

杨东风耷拉着脑袋想了想又瞅了瞅陈富贵和陈浮生,深吸一口把烟抽尽将烟头摁灭在身前的土里面,继续观战,对陈浮生的问题不置可否。

陈浮生长呼一口气,抬头,不远处的魏家兄弟再次落了下风。

太极十年不出门,形意一年打死人。形意拳好练,上手极快,但是想打出有意无形的拳意极难。魏家兄弟形意拳明显已经有十多年的火候,不拘于方寸间的闪转腾挪,直来直去,原本朴实无华的拳法生生被二人打出了金戈铁马气吞万里的惨烈。

只是可惜他们今天遇见的是陈富贵,仅凭一副肉身便靠倒了十八棵大树的猛人。

两兄弟一个主攻一个重守打得陈富贵嘴角都有了一丝笑意。

三千眼尖看见陈富贵在笑,偷偷回头跟陈浮生讲话,“三叔,你看富贵叔在偷笑,我猜他刚刚只用了一成功力,现在要加到三成了。”

陈浮生嘴角往上扬了扬,伸手摸了摸三千的脑袋,“三千,我猜你富贵叔现在至少用了五成功力。”

三千撇撇嘴,“富贵叔天下无敌,对付这两个菜鸟用不上五成功力。”

一大一小两个人的对话一字不漏的被杨东风听了去,杨东风虽然也算个练家子但是眼界不够还是看不出富贵到底有多恐怖,只是觉得一对二能占上风已经算是很牛叉了。不过听了陈浮生和三千的对话到底是心里有些震撼,三成功力?杨东风有些晕了。

陈浮生诡笑一声,“三千,打个赌吧,如果富贵用了五成往上的功力就算我赢,五成往下算你赢,咋样?”

三千翻了个白眼,“三叔,你又想诳我什么东西啊?”

陈浮生不管三千的墨迹,“如果你赢了,我就带你再玩七天,如果你输了,今天也露一手给三叔瞧瞧,算是三叔检查一下你的功夫有没有进步。”

三千低头想了想,然后抬头很肯定的点头,“好,就这样定了。”说完这句忽然面露难色,“万一我输了谁跟我当对手啊?富贵叔不行,他一个贴山靠就能把我打飞,三叔也不行,我对三叔出不了手。”

陈浮生听完哈哈笑了,“你富贵叔手下这么多的士兵,随便你选一个。”说完有意无意的看了看斜躺在地上的杨东风。

杨东风也注意到了陈浮生的眼神心里咯噔一下,一种被老狐狸盯住的感觉。又看看陈浮生身旁的三千,三千也在盯着自己看。

“我艹,你们不用这么小看人吧?让我跟一个未成年的女人打架?”杨东风很是郁闷,如果不是估摸着这俩人跟团长陈变态有关系早就暴起砍人了。

三千额头上的青筋蹦了蹦,双眼满含杀气直直的瞪了过去,“就是你了!我说一遍你听好了,小爷是男人!”长相俊秀的三千声音也很中性化,身上穿了一件宽大的外套,也难怪杨东风会搞错。

这下杨东风彻底傻眼了,“你是男的?我艹啊!瞎了我的钛合金狗眼!”

陈浮生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脸上憋的有些红了。三千狠狠的瞪了杨东风一眼,“你最好祈祷我能赢!”

杨东风摸摸鼻子,“小娃娃,好歹叔叔也是打过几年截拳道的,留点面子好不好啊?”

陈浮生忍下笑意一脸正经把右手伸向杨东风,“我叫陈浮生,这是我本家的小孩,有得罪的地方还请多多原谅。”

杨东风虽然人有些玩世不恭不靠谱不过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眨眨眼便猜出了陈浮生的用意,也伸出手跟陈浮生握了握,“杨东风,一个破当兵的。”

场中的三人切磋已经进入白热化,如今的陈富贵依然嘴角带着一丝笑意伸手将魏家兄弟打来的拳头尽数拨开,三千纳闷,“三叔,这不是八极拳的章法,明显是太极啊。”

陈浮生点点头,“是太极,富贵不怎么喜欢打太极,现在是给对方留面子,希望他们可以知难而退。”

杨东风古怪的看了陈浮生一眼,“虽然变态团长有几分功夫但是牛皮不是这么吹的吧?现在还没到定输赢的程度呢。”

陈浮生再次点燃一根烟然后把还剩一半的烟盒直接扔在杨东风近前,杨东风拾起烟盒自己点上一根回头冲陈浮生笑了笑,“兄弟,真上路,知道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不好搞烟。”

陈浮生点点头,伸手前指,“杨兄弟,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富贵的两只脚。”

杨东风闻言仔细的看了看正在打斗的三人,突然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一手的汗水,“我艹,感情陈变态的脚一直没动过地方!魏家的俩崽子可是兰州军区排的上号的好手,去年得过他们军区比武的前十,就这么被一个人虐了?”

说话间比武的三人风云变幻,魏家老二魏无涯虚晃一拳抬腿便往陈富贵胸肋间招呼,魏无疆更是瞅准机会扫腿攻向陈富贵的腿侧,电光火石间形成夹击之势,丝毫不留余地。

陈富贵皱皱眉头,嘴角的笑意消失了,脚下一个盘旋绕过魏无涯的脚尖顺着他的腿便粘了上去,很难想象一个两米的巨汉活动起来居然会这么灵活,挤到魏无涯身侧的陈富贵猛一跺脚腰部随之下沉肩膀狠狠的撞在对方未收回侧踢腿的半边身子一股劲力自脚出发行于腰部爆发在肩膀,魏无涯只觉仿佛一列火车冲过来自己不自觉的斜着飞了出去。

陈富贵一记浑厚的贴山靠将魏无涯打飞后看也不看抬脚踢在魏无疆刚要踢起来的脚背上,伸手捏住对方送过来的拳头,眉头皱了皱,“你们还要继续?”

魏无疆挣扎了一下将拳头从陈富贵的手掌夺回来,被陈富贵撞飞的魏无涯勉强爬起来与魏无疆肩并肩再次站到陈富贵面前。

“已经明知不是我的对手还打算出招,你们这种行为不叫勇敢,叫自杀。”陈富贵眯着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两个人。

僵持很久后魏无疆首先开口,“陈团长,我们兄弟认输。”一脸愤恨的魏无涯没讲话只是一只手护住右肋默默的跟在自己的哥哥身后一步一步朝营房走去。

陈富贵目视二人离开后大步朝陈浮生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