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二狗的妖孽人生2续集
##这里是米花书库,欢迎加入米花书友大家庭,我们一起翱翔在文字的海洋里面,享受阅读的无上乐趣##
第63章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回顶部章节目录


_____这世间最让人蛋疼的无非是得不到和已失去。

_____杨啸天是个地道的东北农民,也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神童,是附近村子唯一一个接受过高中教育的崽子,其实那十里八乡总共加起来也不足两千人口,但是那一张薄薄的烫着金字的录取通知书已经足够让杨老爹咧着漏风的嘴在自家门口的青石碾子旁边点上三挂震天响的麻雷子了。

_____只不过高中毕业后的杨啸天实在不想去大学混日子让杨老爹着实惋惜了很久◆米◆花◆书◆库◆ http://wWw.7MiHuA.COM,同时也暗暗的松了口气。杨啸天虽然不想继续上学却也不想跟爹一样一辈子靠操持家里的一亩三分田混吃等死,按他的话讲就是要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虽然杨老爹不知道儿子说的到底是什么,但是这句话应该很不简单,那么能说出这句话的儿子自然也是个不简单的人,不简单的人自然应该有不简单的想法和活法,杨老爹虽然不舍但啥也没说,只是在出发的那天起个大早烙了三张葱油大饼装进儿子的背包便又回屋睡觉了,杨啸天走的时候冲着老人房间的窗户磕了三个响头,“爹,我走了。”屋里半晌没有动静,就在杨啸天站起身刚要出门的时候杨老爹有些嘶哑的声音传过来,“娃,这次走了能不回就不回了。”于是杨啸天擦掉眼角滴出来的眼泪怀里揣着平时打工攒下的两千块钱踏上了南下的火车。

_____杨啸天的第一站是上海,一个从离家最近的小县城坐上火车所能达到的最远的地方。

_____上海人真多,这是杨啸天下火车后对上海的第一印象。事实上上海人确实很多,比杨啸天所能想象到的那个数字还要多很多,这一点他很快就体会到了。

_____来上海后的第一件事是找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但是这对一个只有高中文凭的外乡人来说实在是一件很蛋疼的事情,其实人多了不一定都是坏事,起码人人都要吃饭,相应的餐馆饭店就多了起来,杨啸天最后在卢湾一家没有星级的酒店找到一份刷盘子的工作。唯一的缺点是工资低,不过杨啸天暂时不想换了,因为一点:酒店包食宿。住进酒店提供的宿舍杨啸天才发觉到人多的坏处,一间三十平米的房间塞进去不下十张双层架子床,冬天还好,一到夏天满屋汗臭味,但是毕竟是免费提供的,也不好再挑三拣四,把自己的一卷铺盖扔到床上算是正式安定了下来。

_____说是酒店其实就是个临街的三层饭馆,老板是本地人,租下这座楼稍微装修一下再请了几个能烧粤菜川菜的师傅外加一些服务员勤杂工就开业了。

_____忘记是哪位先贤说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_____杨啸天第一次接触江湖是在到了上海后的一年零四个月,那天晚上他独自一人从一家发廊出来往回走,原本寂静的路上跑来两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跑一个追,两个人都拿着家伙,同一个样式的狗腿砍刀,明晃晃的刺眼。按照以往的做法杨啸天绝对会躲得远远的,不过这次不知是撞了什么邪他没有躲而是从路边一家正在装修的店铺门口抽了根一米长钢筋让过第一个冲着后面的人就是一闷棍。也许是因为他听见一句极为熟悉的乡音肾上腺素激增也许是因为刚刚找小姐泄过火脑子不灵光,反正这一棍子彻底改变了他原本平淡的生活轨迹。

_____被杨啸天救下来的也是个年轻人,约莫二十七八,自我介绍说叫刘动,东北人。刘动没说什么感谢的话,只是拍了拍杨啸天的肩膀说有空了可以去上海一家名为SD的酒吧找他。

_____其实杨啸天不是经常找小圞姐,不过男人总有憋不住或者很空虚的时候,尤其像他这种举目无亲的外乡人。每次完圞事了杨啸天都会额外再加一个钟的时间跟小圞姐聊几句,无非是劝她们早点从良好好生活云圞云,久而久之他的这个古怪习惯在附近的小圞姐群里传开了,赞赏的鄙视的觉得他神圞经病的各种看法都有,不过最终也没有给他赢得一个情圣的名头反倒是另一个绰号越叫越响亮,哮天犬。没有任何意义,纯粹是名字的谐音。杨啸天其实知道她们背地里叫自己什么,他也不恼,该泻囨火了照常去,该劝小圞姐从良了继续劝。只是在上圞海待了一年多居然没有一个相好的。

_____自从那天晚上无意中救下刘动,杨啸天对酒店的工作就有些心不在焉,SD酒吧他知道在哪里,因为他偷偷去门口逛过几次只是没进去过。

_____这天晚上,杨啸天在宿舍待得实在是烦了,又不想去发廊找小圞姐,于是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溜达,不知不觉走到一个地方停下脚步抬头一看不禁苦笑一声,面前赫然是一块硕圞大的霓虹灯招牌,四个大字,SD酒吧。

_____杨啸天原地转了两圈心一横硬着头皮朝酒吧走去。

_____其实这家酒吧根本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神秘,来这里的基本是一些在校学生,反倒比别的地方还要干净一些。杨啸天走进去后一个穿着暴圞露浓妆艳抹的女人摇摇晃晃走上来媚眼如丝,“帅哥是来喝酒的还是来寻寂寞的?”喷圞出的热气直直的打在杨啸天的脸上。

_____杨啸天虽然在发廊里久经战阵但还是有些招架不住这种赤圞裸裸的勾引,脸上红了一片,“我来找刘动。”

_____女人听到刘动这个名字不禁愣了愣,然后上下打量了杨啸天几个来回,没说什么,从兜里掏出个小巧的手圞机按了按,手圞机接通后女人娇滴滴的开口了,自然不是冲杨啸天讲话的,“动哥,下面有位帅哥找你。”“......”“恩,好的。”说完挂断电圞话笑吟吟的将杨啸天领到一个客人相对比较少的地方。

_____不一会儿走过来一个穿保安制圞服的,果然就是那个自称刘动的人,身后还跟着两个满身彪悍匪气的精壮汉子,一样的保安制圞服。

_____刘动走过来一看是杨啸天不禁哈哈大笑,上前几步使劲拍了拍杨啸天的肩膀,“让老哥等了这么久,还担心你不来了呢!”

_____杨啸天愣愣的赔笑两声没有讲话,露圞出一口很白的牙齿。杨啸天不抽烟不喝圞茶,牙齿上没有什么异色。

_____刘动见杨啸天拘束也没有显得不耐烦,“上次走的匆忙,还没有问兄弟怎么称呼。”

_____杨啸天眨巴了眨巴眼睛不动声色的把名字换了换,“我姓杨,动哥可以叫我杨贝勒。”其实贝勒这个名字也不是杨啸天瞎叫的,听老人讲过他老杨家往上数几代还真跟满清一个什么落魄王爷有些关系,只是这个关系到底是亲戚还是主仆就说不清楚了。

_____“杨兄弟是做什么的?”刘动似乎是看穿了杨啸天的心思眼睛眯了眯不过还是继续跟他闲聊着。

_____杨啸天抬手指了指自己来的方向,“我在那条街上的一家酒店帮忙,东北农村出来的盲流,也做不了别的。”

_____刘动呵呵一笑,“能靠自己两只手挣口饭钱就不是孬种。”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女人,女人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刘动笑眯眯的说,“正好酒吧安保部还缺人手,如果你有兴趣打算捞点外快可以留在这里上班,工圞资水平比你目前的只高不低。”杨啸天也扭头瞄了一眼站在自己身侧的女人,女人不讲话只是一双妩媚的眼睛看着他,杨啸天咽了口唾沫冲刘动使劲点点头,“行!”
第64章 一个女人回顶部章节目录


——只是在SD酒吧开始上班后杨啸天的生活并没有如他想象中那样丰富多彩起来,无非是晚上下班后除发廊外又多了一个去处,再也没有发生过类似刘动被人追着砍之类的事情,就连上次见过一面的那个妖艳女人也没有了踪影,听说被人包下换了场子——

杨啸天在SD酒吧的外号依然是哮天犬,有几个他以前在发廊认识的小妞居然也是这家酒吧的常客。于是他的外号依旧是那条常伴二郎神左右的四脚动物,只有极少数人偶尔会喊他一声贝勒爷,多半也是调侃。不过刘动每次称呼他绝对会是贝勒。他的家底背景在刘动这样至少掌管了一家酒吧秩序的人眼里自然没有什么隐私可言。刘动到底有多少能量手上握着多少家夜场杨啸天不知道也从不去打听,只是有一次他看见传说中的酒吧幕后大老板,一个大腹便便圆球一样的肥胖中年人见到刘动居然也带着几分忌惮,他就更加的不想去打听有关刘动的事,知道的太多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好事。不过在酒吧待得久了肯定会有一些信息硬生生钻进耳朵,这个刘动居然是连续两届苏沪散打大赛的亚军,一条鞭腿玩的诡异刁钻出神入化——

人其实是一种很贱的物种,得不到的东西拼了命的去争去抢,一旦到手却又会瞬间抛之脑后,因为前方有更大的诱惑在等着——

杨啸天如今貌似平淡的生活相比起东北老家的寂静已然是天渊之别,只是货要比三家,人要比一群,在SD酒吧出没的全都是他羡慕却羡慕不来的主——

杨啸天这种饿不死又弹不起来的寡淡生活终止于那个女人出现在酒吧门口的那一刻——

那是一个让杨啸天几乎把眼珠子瞪出来的女人。不要说杨啸天这个东北农民没见识大惊小怪,好歹他在上海滩也混了一年多,征战发廊无数,即便没吃过猪肉也能见到满大街的猪在跑。事实上那晚跟杨啸天一起守门的七八个小伙子都有同样的感觉,就是面前的女人要么是仙女要么是妖女,就是不能不是人,人类中的女子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完美的存在?——

杨啸天只觉得自己过去的二十多年全活到狗身上去了,这样的女人别说摸,每天看一眼都能顶上三个大白馒头一顿饭的热量——

女人款款站在酒吧门口,不进也不退,嘴角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从酒吧出来的客人陡一看见这个安静站在台阶上的女人都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半步,没有一个人敢大着胆子上前搭讪。女人站在那里的几分钟仿佛一个世纪那么长,直到她抬起手冲杨啸天指了指说你过来。杨啸天已经短路的脑子没有一点反应还是有些傻的看着面前的女人直到被旁边的兄弟抬脚踹了一下——

杨啸天懵懵懂懂的往前走了几步站在女人跟前两米远的地方,嘴巴嚅嚅的也没人听清他到底说了什么。女人丝毫不在意,冲他笑了一下,张口,“你帮我把这家酒吧的老板叫过来,就说门口有人等着。”——

杨啸天机械的点点头转身朝酒吧里走去,没多长时间就从酒吧里走出来三个人,最显眼的是走在中间的胖子,右边的人杨啸天认识,王动。剩下的一个是风骚入骨的女人,杨啸天从来没见过的女人,虽然也很漂亮,但是跟站在台阶上的那个女人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山鸡跟凤凰的差别。

______胖子从酒吧出来后马上掏出一方白色的纯棉手帕在自己的额头上抹了两下,滑腻细嫩的手背上肥肉乱颤。等胖子终于有空看到面前站着的女人的时候马上呆滞了,喉咙不自觉的上下滑动一下,“在下姓刘,正是这间酒吧的老板,不知道小姐有什么指教?”

_____女人上下打量了一圈刘胖子,忽然开口,“刘庆福?”

_____刘胖子下意识的答应了一声,“恩。”然后马上意识到不妥,原本一张笑的跟弥勒佛一样的脸终究是有了那么一丝阴沉僵硬。

_____女人不在意刘胖子的窘迫,开口询问了一句,“小姐这个词可不是什么好内涵,你觉得我像个小姐吗?”

_____刘胖子终于调整好心态,恢复了他满脸堆笑的惯常模样,“罪过罪过,还不知道姑娘该怎么称呼呢?”

_____女人只是微不可查的笑了笑并没有直接回答刘胖子的问题,“想跟刘老板商量件事情。”

_____刘胖子颤抖着满身的肥肉又往前走了一步,此时的刘胖子离女人不过一臂的距离,已经可以闻到女人身上隐约的香气,刘胖子深吸一口气,“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事情?能帮上忙的尽管开口。”

_____女人笑容愈加灿烂,“这件事对于刘老板来讲自然轻而易举。”把话头压住停了一下,约莫几分钟,“我想把刘老板手上的这间SD酒吧买下来。”

_____语不惊人死不休大概说的就是这类人。

_____刘胖子下意识的伸出小手指挖了挖耳朵,“麻烦你再说一遍。”

_____女人笑吟吟的看着刘胖子,“我想买下这间SD,还希望刘老板能成全。”语气真挚态度诚恳再配上她那张几乎完美的外表想必佛祖见了都会点头。可惜从人这种生物身上极少能找到心有佛性的个体。

_____刘胖子退后一步看着这个奇怪神秘的女人,“你可知道这家SD酒吧是我在上海滩安身立命的场所?就这样轻易拱手让人你觉得可能吗?”

_____女人面色不变神色如常语气淡然,“这就要看刘老板肯不肯放手了,佛祖有云,放下就是快乐。”

_____刘胖子嗤笑一声,“佛祖还TM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难道我也要去学?”深吸一口气从兜里掏出香烟自个给自个点上,努力平息了心里的烦闷,“都说没有挖不倒的墙角只有不努力的小三,我倒要看看你打算用什么来挖倒我这座不大不小的半面墙!”刘庆福怒了,在上海混了这么久还真没见过这么不给自己面子的主,开口便是整个SD酒吧。如果不是觉得这个神秘女人身上的气息太过深不可测他早就喊手下把对方绑了扔自己床上去了,如此绝色的女人即便是刘胖子这种见多识广的老饕也看的双眼发热裤裆发紧。

_____“我的条件?”女人颇多玩味的重复了一遍这句话,“我的条件很多,就怕你收不下。”自始至终还是没有讲自己到底什么来路。

_____刘胖子不禁有一种想要吐血的感觉,不知道对方的底细便不敢贸然行动,无处发力的感觉着实让人郁闷。

_____“明天晚上这个时候我会再过来见刘老板,希望到时候你已经想清楚了,这间SD酒吧值什么价位到时候尽管说。”女人最后讲了一句不等刘胖子有所反应便飘然远去。

_____脸色阴沉的刘庆福狠狠的瞪了一眼围在周围的杨啸天等人,顺手把那风骚露骨的女人拉进怀里一双肥腻的大手不住的在女人身上游移转身往酒吧走去。这女人有那么一瞬脸上满是嫌恶的表情,不过下一秒便又恢复了原本的风骚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