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二狗的妖孽人生2续集_第59章 老狐狸如意经
111 您有什么好看的书想要和书友们一起分享呢?可以试试上传一个吧,注意要txt喔,上传优秀书籍会奖励不少积分的 111
_米_花_书_库_ www.7mihua.com


陈浮生听到这句话不禁愣了愣,随后摇头,苦笑,还有那么一丝的感动。富贵讲过的话句句都是钉在铁板上的钉子,说过的就一定会做到。陈浮生轻声开口询问,“死人了吗?”

钱子项狠狠瞪了陈浮生一眼,“你觉得死个把人会让我坐卧不安吗?那两个浑小子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踩到了不能碰的游戏规则,这才是最紧要的关节。”老狐狸冷哼一声阴沉着脸坐回自己的椅子,“这次赵家衰败已经是板上钉钉了,曹野狐有自己的家底兜着,你说说你那个哥哥陈富贵该怎么办?”

陈浮生淡然一笑,“富贵是我哥,他出了什么事自然有我跟他一块抗。”

“就凭你?你扛得住吗?”钱子项不怒反笑。

陈浮生沉默一阵然后抬头,目光直视钱子项,“这件事因我而起,富贵肯替我出头,我自然也愿意替他挺身。”陈浮生讲这话的时候自然不是打肿脸充胖子,因为站在他面前的是江苏政坛几十年的不倒翁,如果没有转机的话这只老狐狸也不会把自己叫到书房浪费唇舌。

钱老狐狸也盯着陈浮生瞧了半晌,“真的愿意替那个大个子做任何事情?”其实这句话原本就是句废话,钱子项知道,不过还是问了,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标准答案到底是什么。

陈浮生点点头,终究是等来了老狐狸修炼了几十年的如意经。关键时刻能顶得住也能忍得住,这是陈浮生佩服钱子项的一点。

钱子项沉吟了一下再次抬头,“想摆平这件事,第一,”钱子项伸出一根小拇指,“苏北吴家需要沉默,吴家虽然对苏沪影响力不是很大,但是上层要害相冲的地方不少,你要稳住。第二,跟赵家关系不浅的谈家也需要暂时失声,谈家在东南沿海风雨几十年一直人丁兴旺后继有人,是个不容小视的势力。第三,要稳住上海方家那个浑小子不要在这个时候下阴刀,按照以往的经验,方一鸣估计是时候出来打猎了。这第四嘛......”说到这里的时候钱子项已经竖起了三根手指,第四根手指犹豫着要不要伸出来。

陈浮生叹口气替他说了下面的话,“第四,要防着上海的张枭滑。”

“我知道你跟张枭滑有过节,这里面的分寸怎么拿捏你要好好把握。”钱子项第四根手指终究是伸直了,整只手掌只有拇指弯曲,标准的空手道手刀姿势,随手往空气里一砍。“所有的事最好一个礼拜能搞定,不然陈富贵那个傻大个子估计只能落得个被排挤出部队的下场。”

陈浮生一个字一个字的记下钱子项说的话点点头退出书房又跟客厅里的黄丹青打了声招呼离开钱家这期间自然少不了收下钱小琪送来的一堆白眼。

走出钱家大门,外面停了一辆车,陈浮生离车还有十米远的时候车门就无声无息的打开了,陈浮生走到车跟前径直坐进去带上车门。驾驶席上坐着的是一身灰衣的王玄策。

把在钱家得到的消息跟王玄策一字不漏的讲了一遍然后陈浮生开口,声音略显疲惫,“玄策,你有兄弟吗?”

王玄策面露笑容先是摇摇头然后点点头,“没你运气好,有这么猛的一个亲兄弟。不过我有一个不是兄弟的兄弟。”回头看了一眼陈浮生露出的诧异表情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似乎是料定了陈浮生的表情然后接着说,“我的那个兄弟,她是一个女人。”

陈浮生更诧异了,挠挠头干笑两声,“状元行事果然与众不同。”

王玄策边笑边摇头,“浮生,挖苦人不带这样的。”

陈浮生连连摇头,“这可不是挖苦,是佩服。有时间跟我讲讲,学习一下。”

王玄策笑的更厉害了,“你小子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忠告你一句,能推倒的坚决一个不留!别等到以后没有机会了再去咽泪装欢悔不当初。”叹口气,“这里面故事挺长的,以后有机会了再讲吧。先说说富贵这个事,打算第一个啃谁?”

陈浮生想都没想脱口而出,“吴煌!”

自从上海熊子事件后跟苏北土皇帝吴煌算是不打不相识,后来一直保持了还算不错的关系,所以陈浮生有九成把握可以让吴家沉默甚至可以让其反过来替自己说几句。

苏北大少吴煌准时出现在密码酒吧的门口,陈浮生迎在外面。在这个不大不小的纨绔圈子里吴煌绝对是个很有个性的人,不起眼的外表,不起眼的装扮,连车子都是稀疏平常,没有一点身为超级纨绔的觉悟。

“吴哥,这次又来打扰你,真是罪过。”陈浮生握住吴煌的手轻摇了摇。一起走进密码寻了个偏僻的角落,王玄策门神一样站在不远处。

吴煌是个聪明人,从陈浮生嘴里说出的第一句话稍加推断便可以大致猜出问题的症结所在。“浮生,这事我恐怕帮不上什么。”

陈浮生笑了,“只要你肯开口。”端起手边的酒杯冲吴煌比划了一下仰头喝尽。

“富贵这次做事太绝,完全不给人翻身的机会。”

陈浮生再次举杯,“他这么做你也知道为什么,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我跟熊子也算旧识,走到这一步实在做梦也没有想到。”吴煌不住的叹气,也喝了一杯酒算是点头同意试试。眨巴眨巴眼睛朝陈浮生讲了两句话,“浮生,富贵的事可大可小,只要没人站出来较真跟你死磕,马马虎虎也就过去了,毕竟倒掉的终究是倒掉了,后面还是要跟站着的人做买卖论交情。另外,我很欣赏你们兄弟俩对待兄弟的态度,希望以后哪天我出了什么变故你也能这样对我。”

聪明人讲话不费劲,想得到什么自然需要付出什么,没有白捡的便宜也没有白吃的亏。陈浮生明白吴煌想要的是什么,吴煌自然也知道自己需要付出的是什么。从另一方面讲,选好队伍跟对领头羊是最需要谨慎的一项投资,无论投进去多少,回报无限翻番。

“吴哥,还有一件事。”陈浮生坐了一会再次开口,“我希望你能帮我约一下谈心,地方你选。”

——————————————————————————————

PS:眼皮扛不住了,字数少了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