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二狗的妖孽人生2续集
[生活中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阳光;www.7mihua.com智慧里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翅膀。]
第59章 老狐狸如意经回顶部章节目录


陈浮生听到这句话不禁愣了愣,随后摇头,苦笑,还有那么一丝的感动。富贵讲过的话句句都是钉在铁板上的钉子,说过的就一定会做到。陈浮生轻声开口询问,“死人了吗?”

钱子项狠狠瞪了陈浮生一眼,“你觉得死个把人会让我坐卧不安吗?那两个浑小子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踩到了不能碰的游戏规则,这才是最紧要的关节。”老狐狸冷哼一声阴沉着脸坐回自己的椅子,“这次赵家衰败已经是板上钉钉了,曹野狐有自己的家底兜着,你说说你那个哥哥陈富贵该怎么办?”

陈浮生淡然一笑,“富贵是我哥,他出了什么事自然有我跟他一块抗。”

“就凭你?你扛得住吗?”钱子项不怒反笑。

陈浮生沉默一阵然后抬头,目光直视钱子项,“这件事因我而起,富贵肯替我出头,我自然也愿意替他挺身。”陈浮生讲这话的时候自然不是打肿脸充胖子,因为站在他面前的是江苏政坛几十年的不倒翁,如果没有转机的话这只老狐狸也不会把自己叫到书房浪费唇舌。

钱老狐狸也盯着陈浮生瞧了半晌,“真的愿意替那个大个子做任何事情?”其实这句话原本就是句废话,钱子项知道,不过还是问了,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标准答案到底是什么。

陈浮生点点头,终究是等来了老狐狸修炼了几十年的如意经。关键时刻能顶得住也能忍得住,这是陈浮生佩服钱子项的一点。

钱子项沉吟了一下再次抬头,“想摆平这件事,第一,”钱子项伸出一根小拇指,“苏北吴家需要沉默,吴家虽然对苏沪影响力不是很大,但是上层要害相冲的地方不少,你要稳住。第二,跟赵家关系不浅的谈家也需要暂时失声,谈家在东南沿海风雨几十年一直人丁兴旺后继有人,是个不容小视的势力。第三,要稳住上海方家那个浑小子不要在这个时候下阴刀,按照以往的经验,方一鸣估计是时候出来打猎了。这第四嘛......”说到这里的时候钱子项已经竖起了三根手指,第四根手指犹豫着要不要伸出来。

陈浮生叹口气替他说了下面的话,“第四,要防着上海的张枭滑。”

“我知道你跟张枭滑有过节,这里面的分寸怎么拿捏你要好好把握。”钱子项第四根手指终究是伸直了,整只手掌只有拇指弯曲,标准的空手道手刀姿势,随手往空气里一砍。“所有的事最好一个礼拜能搞定,不然陈富贵那个傻大个子估计只能落得个被排挤出部队的下场。”

陈浮生一个字一个字的记下钱子项说的话点点头退出书房又跟客厅里的黄丹青打了声招呼离开钱家这期间自然少不了收下钱小琪送来的一堆白眼。

走出钱家大门,外面停了一辆车,陈浮生离车还有十米远的时候车门就无声无息的打开了,陈浮生走到车跟前径直坐进去带上车门。驾驶席上坐着的是一身灰衣的王玄策。

把在钱家得到的消息跟王玄策一字不漏的讲了一遍然后陈浮生开口,声音略显疲惫,“玄策,你有兄弟吗?”

王玄策面露笑容先是摇摇头然后点点头,“没你运气好,有这么猛的一个亲兄弟。不过我有一个不是兄弟的兄弟。”回头看了一眼陈浮生露出的诧异表情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似乎是料定了陈浮生的表情然后接着说,“我的那个兄弟,她是一个女人。”

陈浮生更诧异了,挠挠头干笑两声,“状元行事果然与众不同。”

王玄策边笑边摇头,“浮生,挖苦人不带这样的。”

陈浮生连连摇头,“这可不是挖苦,是佩服。有时间跟我讲讲,学习一下。”

王玄策笑的更厉害了,“你小子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忠告你一句,能推倒的坚决一个不留!别等到以后没有机会了再去咽泪装欢悔不当初。”叹口气,“这里面故事挺长的,以后有机会了再讲吧。先说说富贵这个事,打算第一个啃谁?”

陈浮生想都没想脱口而出,“吴煌!”

自从上海熊子事件后跟苏北土皇帝吴煌算是不打不相识,后来一直保持了还算不错的关系,所以陈浮生有九成把握可以让吴家沉默甚至可以让其反过来替自己说几句。

苏北大少吴煌准时出现在密码酒吧的门口,陈浮生迎在外面。在这个不大不小的纨绔圈子里吴煌绝对是个很有个性的人,不起眼的外表,不起眼的装扮,连车子都是稀疏平常,没有一点身为超级纨绔的觉悟。

“吴哥,这次又来打扰你,真是罪过。”陈浮生握住吴煌的手轻摇了摇。一起走进密码寻了个偏僻的角落,王玄策门神一样站在不远处。

吴煌是个聪明人,从陈浮生嘴里说出的第一句话稍加推断便可以大致猜出问题的症结所在。“浮生,这事我恐怕帮不上什么。”

陈浮生笑了,“只要你肯开口。”端起手边的酒杯冲吴煌比划了一下仰头喝尽。

“富贵这次做事太绝,完全不给人翻身的机会。”

陈浮生再次举杯,“他这么做你也知道为什么,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我跟熊子也算旧识,走到这一步实在做梦也没有想到。”吴煌不住的叹气,也喝了一杯酒算是点头同意试试。眨巴眨巴眼睛朝陈浮生讲了两句话,“浮生,富贵的事可大可小,只要没人站出来较真跟你死磕,马马虎虎也就过去了,毕竟倒掉的终究是倒掉了,后面还是要跟站着的人做买卖论交情。另外,我很欣赏你们兄弟俩对待兄弟的态度,希望以后哪天我出了什么变故你也能这样对我。”

聪明人讲话不费劲,想得到什么自然需要付出什么,没有白捡的便宜也没有白吃的亏。陈浮生明白吴煌想要的是什么,吴煌自然也知道自己需要付出的是什么。从另一方面讲,选好队伍跟对领头羊是最需要谨慎的一项投资,无论投进去多少,回报无限翻番。

“吴哥,还有一件事。”陈浮生坐了一会再次开口,“我希望你能帮我约一下谈心,地方你选。”

——————————————————————————————

PS:眼皮扛不住了,字数少了一点点
第60章 别害我兄弟回顶部章节目录


再次见面的地点定在上海的雍福会,一座明显受西式影响的中国建筑,同时也是上海有名的一家顶级私人会所。这家私人会所处事极为低调,偏僻幽静的位置,安静平和的内里,种种低调却是无山无水的张扬。曾经有人这样评价过它:一个穿着旗袍的二十年代上海女子,虽然包裹的严严实实,却依旧风情万种。

雍福会的主楼是个典型的上海老洋房,小小的入口依旧低调,像是到了旧上海某大户人家的公馆。陈浮生由吴煌带领着走进主楼,再走过弯弯曲曲的楼梯进到一间朝南的单独房间里。正值午后,阳光透过窗幔的缝隙斜射进来在房间里一张欧式红木长桌上染出一片明亮的高光。

长桌对面正对房门的两张欧式高背椅已经有两个人坐进去,其中一个身穿一件典雅的暗花旗袍,再配上其冷艳的气质仿若一尊不食人间烟火的古典仕女,一尊初唐仕女坐在满目欧风的房间总会让人觉得对比有些强烈,不过此时吴煌陈浮生的目光尽数落在女人的身上,反倒觉得就是应该坐成这样。坐在女人旁边的依然是一个女人,只是一个年纪略有些小,扮相活泼,这样的女人即使到了三十岁看起来仍会像个未成年。这个活泼女人原本应该是伏在冷艳女人身上讲话的,见到二人走进来一双瞪得溜圆的眼睛狠狠的剜了陈浮生几下然后把目光投向吴煌,咬牙切齿的讲了一句,“吴煌,你这个叛徒!你对得起躺在医院里的熊子跟赵老太爷吗?”

冷艳女子伸手拍拍小女孩的手背,“小逗号,不要这么说你吴哥,每个人都有每个人选择的权利,这个我们不能干涉。”

小一些的女人听了以后依就不依不饶的使劲哼了一声别过头去,冷艳女子冲陈浮生吴煌略带歉意的一笑,“二位不要见怪,小孩子不懂事。”

吴煌摸摸鼻子苦笑一声开口了,“谈心,原以为我们见面不应该是这么剑拔弩张的。”

谈心轻笑,“是啊,原以为你把熊子当兄弟呢。”

听完这话陈浮生眼睛不自然的眯了眯,拍拍两只手似乎上面有看不见的灰尘,用极为淡定的语气也接了一句话,“是啊,原本以为谈家大小姐早已经看透了输赢,原来不过是个放不下红尘的假和尚。”

谈心一双冷艳的眸子依旧看着站在桌子对面的吴煌,随口说了一句,“人浮一世,总要讲究三分道义深交几个朋友,到头来才不会茕茕孑立孤老一生。你说是不是,吴公子?”讲完这句话终究是看了陈浮生一眼,“另外,不要对我用激将法,那样会让我定义为你在看不起我。”

陈浮生也摸了摸鼻子,“我可以坐下吗?”不待对面的女人开口陈浮生已经拉开椅子径直坐下去,其实谈心也根本没有开口的打算。吴煌嘴角撇了撇也拉开一张椅子坐下。二对二的局面,桌面上的太阳光斑恰好移到了长桌中央,就像一面金色的盾牌。

被谈心称呼为小逗号的女子自然就是窦灏了,与陈浮生有过几面之缘。窦灏眼见陈浮生大刺刺的跟自己坐在一张桌子上直恨得牙痒痒,如果此时此刻几人是在上海**总队的大院里这个蛮横惯了的女人说不准真的会扑过去在陈浮生身上什么地方咬上一口。眼下虽然不能真刀真枪的在对面那个可恶的男人身上招呼几下子过过嘴瘾还是可以的,“姓陈的,每次遇见你都会让本小姐的心情彻底糟掉!你上辈子是专门给人出殡的吧!这么大的晦气!”

陈浮生笑了笑没有生气,阴阳怪气的冲窦灏讲话,“我呢,估计上辈子不是出殡的,应该是个给火葬场烧锅炉的。”一句话引得其他三人把目光全都聚焦到了陈浮生身上,窦灏更是眼睛溜圆一眨不眨的看着陈浮生,陈浮生老神在在的垂下眼皮从兜里掏出根烟点上,吐了个眼圈终于在窦灏快要杀人的目光中再次开口了,“我今年三十来岁,要算上辈子应该还得往前推个四十年。那时候国家穷啊火葬场里也穷所以火葬场里都是烧柴的,就是把断了气的人放进一间大炉子里,下面堆上柴然后点火烧掉,不像现在还要放汽油。在里边干活时间长了经常会遇见尸体烧到一半突然坐起来的,这个时候老人会说那是那人还没死透,表面上看不出呼吸心跳其实是假死状态,被火一烧就醒了。”讲到这里陈浮生捏起香烟又抽了一口,自顾自的喷云吐雾。

“然后呢?”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从对面传来,窦灏一只手使劲攥着旁边谈心的手腕另一只手捏着桌角,看陈浮生开始抽烟实在忍不住了,不禁开口询问。

陈浮生一只手翻来倒去的在桌子上顿着烟壳子,“这个时候我总会问老师傅,要不要把人拖出来。老师傅总会瞪我一眼:都烧掉一半了,拖出来干啥?”讲到这里陈浮生突然嘿嘿笑了一声,把听的聚精会神的窦灏吓的一哆嗦,她旁边的谈心眼睛里也闪过一丝不适应。陈浮生笑眯眯的继续讲话,目光锁定对面的谈心,“人都烧掉一半了,再拖出来也是个死,不如就那么将错就错,省了很多麻烦不用照顾个必死的烂摊子也不用再纠结是哪里的原因还能跟火葬场烧锅炉的搞好关系,对吧,一举三得的事情。烧锅炉的虽然是个上不了台面的职业但是您这一辈子总要跟他们打交道,上到千军统帅下至升斗小民,从焚化炉里拖出来不过是一捧灰。您说是不是,谈大小姐?”

谈心不讲话,她旁边的窦灏显然还没有缓过神来神情有点发呆。吴煌低着头听陈浮生讲了半天的话都没有插嘴,到现在终于抬起头来,平平无奇的一张脸满是无奈的冲对面的两个女人笑了笑,“我一直当熊子是兄弟,我也把浮生当兄弟,所以他们两个闹来闹去我从不插手,但是现在闹完了,该是收拾烂摊子的时候了,谈心你说我该怎么办?”

谈心依然没讲话,后背轻轻靠在椅子上,脸上隐约有一丝疲惫。

陈浮生停下了手里玩烟盒的动作,“你们又怎么可以这么早就下定论说我不能做个比熊子更合格的朋友了?或者谈大小姐觉得可以凭这件事一棒子砸死我和我兄弟富贵?我们兄弟虽然是山里边走出来的土鳖,但是一路走来所有想踩我们兄弟俩的最后都被我们踩了回去,下脚只会更重。”

谈心一双眼睛眯了起来,“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冰凉的声音从这个冷艳的美丽女人口中传出来仿佛带上了零星的冰渣子。

这小妞虽然眼界极高,深厚家族底蕴熏陶出的处事手段也很犀利但是遇上陈浮生这种怪胎依然有些显嫩,三五句话就被激起了情绪。被似妖的曹蒹葭调教出来的人物手段自然不会弱了去,这几年的摸爬滚打也见惯了大场面,跟陈圆殊竹叶青之流厮混更是见惯了女人的套路。陈浮生似笑非笑的看着谈心心里叹口气,整束起神态很严肃的看着谈心说了几句让这个冷艳女人许多年后依然记忆犹新的话,“富贵是我兄弟,我这个兄弟从小就在人前装傻,其实他比我要聪明。不管他真傻也好装傻也罢他对我好这一点是真的,比金子还要真。小时候家里穷,娘把所有好吃的好穿的好玩的全都给我,他也不嫉妒,仿佛觉得这就是应该的。我婚礼那天他说:二狗二狗其实不是狗,你们谁敢害二狗我要你们抵命。也许有人觉得这话只是说说,但是我知道这也是真的。所以呢,如果你觉得我是在威胁你,那么我就是吧,只是请你记住一件事,别害我兄弟。”

讲完话陈浮生狠狠的抽了几口烟把烟屁股摁灭在红木桌面上,抬头一片刺眼,原来桌子中央的金色亮斑早已不知不觉移到了陈浮生跟前,把他一头略短的黑发彻底染成了金色。

走出雍福会的大门后吴煌抬脚踢了陈浮生一下子,这个陈浮生从未看见过生气的男人使劲拉了拉领带一脸无语,“你小子就是这么玩谈判的?”

陈浮生咧开嘴巴笑了,“不这么谈那应该怎么谈?难不成还要申请个辩论赛再规定好一辨二辩三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