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二狗的妖孽人生2续集
{知人知理知事,读人读理读书。书香伴我成长,阅读圆我梦想。精彩内容尽在www.7mihua.com}
第57章 如何让你遇见我回顶部章节目录


老狐狸钱子项一辈子强势又极有手段,在江苏这一亩三分田里足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但钱正岚这三个字是他半世荣光里一个永远也消磨不掉的黑斑,足可以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梗的他喘不过气来,白发人送黑发人最是凄凉,后继无嗣是对一个老人最残忍的诅咒。所以当初陈浮生吃定了钱子项这一点,寥寥几句话便赢得了他在南京乃至江浙沪最大的助力和靠山。

但是这种时候仍然轮不到他去插嘴。

钱子项在书房内来来回回走了四五圈最后又停在书桌前о米о花о书о库о http://www.7mihua.com,提笔写了一个大大的静字,就盖在刚刚那一行十二个字的上面。写完后钱子项提着笔仔细的端详了一番那个魏书的大字,似是自言自语,“几年时间你们都等不及了,打算让我主动放手?”说到这里钱子项冷冷的哼了一声,阴沉着脸看了看站在一旁的陈浮生,“浮生,你先出去吧,多陪陪你干妈,不要再提正岚的名字。”

陈浮生点点头走出书房。

此时黄丹青已经做好了饭菜满满的摆了一桌子,钱小琪坐在沙发上盯着饭菜发呆,黄丹青也在发呆。陈浮生走过去坐在黄丹青的右手边跟钱小琪正对面,钱小琪瞄了他一眼没讲话。黄丹青看见了两个人的小动作不禁笑了笑,拍了拍陈浮生的手背,“浮生,琪琪在国外待了很多年可能脾气怪了点,你是哥哥多让着她一些。”黄丹青慈爱的看了看陈浮生又看了看钱小琪不禁感叹一句,“上次我们一家人团聚在起吃饭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啊。”保养的极为出色的黄丹青也终究抵不过岁月的风霜,眼角的鱼尾纹已经有四处蔓延的趋势。

听到黄丹青讲这个钱小琪翻了翻眼睛抬手制止,“打住,老妈,您认什么干儿子我不管,但别强加到我身上。”咬了咬牙钱小琪幽幽说了一句,“我只有一个哥哥,不是他。”

黄丹青听到这个不禁愣住了,这个时侯门铃响了,黄丹青强打起精神笑了笑,“我去开门。”说完站起身子逃一样的离开座位。钱小琪撇撇嘴眼里有一丝不忍扭头又瞪了陈浮生一眼。

来的是陈圆殊,一见到钱小琪便扑了上去,“琪琪,好久不见啊。”

钱小琪一直冷冰冰的脸终于有了点笑容,“圆殊,好久不见。”

两个女人尤其是两个漂亮的女人抱在一起总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至少陈浮生此时捏着下巴看的有些出神,有那么一瞬间陈浮生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陈圆殊一直没有结婚的原因,嗤笑一声摇摇头把这个荒唐的念头彻底赶出自己的脑海。

陈圆殊的到来终于成功转移了钱小琪对陈浮生赤裸裸的敌视态度,一顿饭吃的还算是其乐融融,钱老爷子也极为少见的拿出一瓶酒跟陈浮生对饮了几杯,吃完饭又坐了一会儿陈圆殊要走陈浮生站起身说出去送送也跟着走出钱家。

“姐,一阵子没见你又漂亮了不少。”陈浮生嬉皮笑脸的冲陈圆殊讲话。

陈圆殊板起已有些红晕的脸蛋佯装生气,“油嘴滑舌!讨打!”说着抬手在陈浮生脑门上轻轻敲了一下,“无事献殷勤,说吧,有什么事情又要姐出马的?”

陈浮生依然嬉皮笑脸的,“姐,又冤枉我了,什么事用得着您出马啊。”

陈圆殊撇撇嘴,狠狠的瞪了陈浮生一眼,不再跟他贫嘴。陈圆殊虽然论脸蛋的精致程度还比不上素有南京第一美女名头的周惊蛰来的妩媚,但也是出落的极为出色,尤其气质更胜一筹,动静之间相得益彰。接触了这么久陈浮生依然想象不出看似柔弱的陈圆殊当初是怎么把京津大纨绔叶燕赵一脚踩回北方的,至于提着两麻袋钱去闯崇明地下赌场更是难以想象。有的时候有些事情不亲眼见到是绝难以相信的,即使已经有确实的证据去证明这件事情确实发生过。

“姐,上次让你查的那个非法集资案现在怎么样了?”陈浮生问了一句,“还有这个钱大小姐是个什么来路?怎么看见我跟见了仇人一样?”

陈圆殊听了以后不禁有些好奇,“浮生,还没问你呢,怎么对那件事有兴趣了?你有投资在里面?”

陈浮生挠挠头,“也没什么了,就是一个老同学托我打听一下。”

陈圆殊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略带揶揄的讲了两句,“老同学?据我所知你没有上过大学,也就是说最晚也是高中的同学,高中同学这么多年还能念念不忘,不会是你当年的小女朋友吧?”

陈浮生大汗,有心掩饰过去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讲,就在愣神的这十几秒里陈圆殊回过头来瞟了他一眼,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行了,别再找词儿了,讲讲具体的情况吧。”

陈浮生不再纠结于那个话题,正色道,“那同学的男朋友估计你也听说过,叫齐东吴。其实齐东吴也是我同学。”

陈圆殊长长的哦了一声,“原来还是三角恋啊,看来那个女孩没有眼光,最后选错了郎君。不过齐东吴这个名字我确实听说过,玩私募很出色,几乎可以和公募之王李石柄分庭抗礼了。”赞赏的目光瞟了一眼陈浮生,“你选的对手没有辱没了自己。”

陈浮生彻底无语了,女人关注的焦点确实比较不合常理。“不是三角恋,是我根本没有恋成。”

陈浮生不愿意深究这个问题陈圆殊却是来了兴致,拉着陈浮生坐在路旁一个长椅上,双手托腮眨巴眨巴明亮的眼睛一副好奇相,“那就说说呗。”

知道今天这一劫逃不过了陈浮生有些头痛的捏捏太阳穴,双臂张开仰靠在长椅上,“姐,你也知道我是东北一个很偏远的小地方走出来的,家里有一个整天醉醺醺的老头,一个疼了我二十几年的老娘,还有一个护着我的哥哥,整个寨子满打满算加起来也没超过一千人。”

陈圆殊微笑,“男孩要穷养女孩要富养,小时候的经历不是你的弱点,是优势。”

陈浮生双眼微眯,似乎是陷入了久远的回忆,没有接陈圆殊的话。

“当初我的学费是富贵起早贪黑进山打猎再把猎物卖给上门的山货商好容易才凑齐的,其实富贵比我聪明更适合上学,但是娘和富贵铁了心要把我送进学校,我拗不过。那时候我每月回家一次,每次回家都会带一罐娘亲手弄好的腌菜去学校吃,”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扭头看看听的入神的陈圆殊,“我不是在哭穷,我想我娘了。”

陈圆殊轻声回答,“阿姨一直在看着你,你没给她丢脸。”

陈浮生点点头继续回忆,“和童心认识是在初中,那时候班上的同学不少,但是肯跟我讲话的没几个,他们都说我这个人天天吃腌菜整个人身上都是一股腌菜的酸臭味,童心例外。”随手点上一根烟吹了个眼圈,“我这个人当时有些小聪明,数学学的好,但是搞不懂语文和英语。”男人有了烟便有了故事。

“所以对你青眼有加的童心同学便给你做了免费的辅导老师?”陈圆殊插嘴一句,话里话外有一股说不出的诡异味道,酸不酸甜不甜。

陈浮生哑然失笑,“你说的那是小说,我可没那能耐让女人主动倒贴。”说到这里陈浮生脸上露出个古怪的笑容,“事实上是童心请我帮忙给她讲数学。”

陈圆殊又好气又好笑白了陈浮生一眼,“还不是一样的。”

“当时第一眼看见童心的时候,我仿佛看见了张家寨冬天里被大雪封住的那片白茫茫的原始森林,怎么说呢,对,就是纯洁。当时盼望着下课,因为下课了可以跟她讲讲话。”陈浮生自嘲的笑了笑,“当然,我们的讲话仅限于讨论数学题。当时我的心思估计全班同学都知道了,各种流言蜚语漫天飞,那时候我对那些喜欢嚼舌根的同学其实挺感谢的,感谢他们给我创造了这个暧昧的环境,我脸皮厚装作没听见其实心里早就乐开了花,没想到童心居然也可以视而不见,。当时我对童心除了爱慕,还有一份感激在里面。”

“然后呢?”陈圆殊见陈浮生半天没讲话禁不住追问了一句。

陈浮生轻笑一声,“然后,就该升高中了,家那里有一所重点高中,童心的学习很好去那里几乎是十拿九稳,当时我拼了命的看书做题为的就是也能走进那所学校。还好除了语文英语其它的功课都很争气,最终我如愿以偿。”

听到这里陈圆殊没来由的心里突然一疼,有一句话不自觉的在脑海浮现: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第58章 有境界的癞蛤蟆回顶部章节目录


“不管怎么样我反正是跌跌撞撞的闯进了高中,如愿以偿的跟童心继续做同学。高中比初中离家更远了些,每一次回家都要步行将近五个小时。”陈浮生悠然看着远方,手里的香烟早已经换了不知几根,“每次回家富贵都会蹲在离寨子很远的一座小山包下面等我,怀里抱着老头子那杆老烟枪。几十里路走下来人已经很乏了,这个时候抽上一口青蛤蟆便又能打起精神好回去见娘。青蛤蟆是东北特有的一种老烟叶子,呛得很,第一次抽这种烟叶指不定会被顶一个大跟头,不过富贵和我都喜欢抽。”其实还有一个人喜欢青蛤蟆陈浮生并没有明说,就是躺在张家寨的那位老人,上半辈子温文尔雅风流倜傥,下半辈子却在喝最烈的酒抽最呛的烟。世事无常唯有感叹造化弄人。

回忆像褪色的老照片,即使重新上了色,却依然感觉旧。高中生活对于陈浮生来讲确实遥远了一些,远到已经拼不成连续的画面,只剩下一段一段久远到失真的人和事在脑海里浮浮沉沉。

“我是农村出来的,小学初中的时候周围的人都是一个地方的一样的土里刨食山上找饭,谁也不会看不起谁。但是高中就完全不一样,城里人觉得我天生带着一股乡下人的狡猾,我也觉得他们喘气的鼻孔开得太高,所以高中三年几乎没有什么朋友。”陈浮生依然在讲着,有些时候明明觉得已经忘记的东西只要开了头记忆就会像溃堤的水坝缺口越来越大水流越来越猛,然后开始惊诧自己居然还记得那么多的东西,嗤笑一声,“在我们那种穷乡僻壤一个小小的县城也算城里了。不过童心是个例外,当时在她眼里仿佛没有高低贵贱的分别,无论看见什么都是一副恬静淡然的样子。”

陈圆殊安静的听着一双眼睛睁得圆圆的却又仿佛没有焦点,似乎已经完全沉浸在陈浮生的回忆里。但是假如让陈圆殊回到那个时候,她会对一个衣着寒酸没力气参加学校运动学习又差还有点倔脾气的乡下小男生感兴趣吗?答案或许只有天知道了。不过陈二狗头二十多年的人生里仅有两个独具慧眼的女人出现,头一个女人即使见了被无数纨绔惊为天人的曹蒹葭仍能淡然的说一句,“只有这样的女娃才能配得上二狗。”那个女人陈浮生叫了二十六年的娘。第二个女人就是曹蒹葭,一个有着妖孽般外貌与内心的强大女子。

“童心那个时候已经被大家称作校花了。在同学们的眼里我就是一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直到天鹅飞走我这只癞蛤蟆也没能蹦跶的起来。”陈浮生咧开嘴嘿嘿笑了一声扭头看了看陈圆殊,“姐,不过现在我这只癞蛤蟆似乎当得挺称职的。”没见过天鹅的癞蛤蟆自然不会妄想着能吃到天鹅肉,见过了天鹅才能做一只有思想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才是一只有追求的癞蛤蟆,能吃到天鹅肉的已经不是一只纯粹的癞蛤蟆而是一只有境界的癞蛤蟆。陈浮生见过天鹅,也吃过天鹅肉,所以他是一只有思想有追求有境界的癞蛤蟆。

陈圆殊柳眉倒竖抬手虚打,“讨打!不要打岔,接着往下讲。”

陈浮生挠挠头涎着脸凑近陈圆殊,“姐,你是想听我怎么追童心的还是想听怎么被她咔嚓掉的?我给你详细讲讲。”

陈圆殊横了陈浮生一眼却有一股说不出的风情让陈浮生脑子一时有些发热,陈圆殊抬起一只手犹豫了一下终究是大胆的覆在陈浮生略有些瘦削的面颊上,“浮生,你说的那两个我都没有兴趣,我只是想知道你的高中是怎么走过来的,我还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才能培养出你这样一个刁钻滑头的坏家伙。”或许是觉得这个动作太过于暧昧陈圆殊讲到最后伸出拇指食指在陈浮生脸上提起一层皮肉使劲的的转了半圈。

陈浮生极为夸张的咧嘴求饶,“哎姐,疼!”陈圆殊得意的轻笑一声松开手指,将手掌缩回去放在另一只手的掌心使劲的攥了攥。陈浮生转过头去揉了揉被陈圆殊拧了半圈的脸颊,为了避免尴尬也没有再继续刚刚的话题。

“当时我的行为在别人眼里完全就是怪异的,但是我无所谓,幸好童心并没有露出丝毫异样的目光。童心很聪明,既然傻子都能看出我对她的意思,她不可能察觉不到,但是她没有明确表态拒绝,所以我便固执的坚持着我的努力。”陈浮生再次摸出烟盒,抽出最后一根烟放在嘴里却没有马上点燃,一只手将已经空掉的烟盒子慢慢的攥成团,“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高二,然后齐东吴出现了。他的出场很拉风,是作为我们班的数学课代课老师出现的,其实那时候齐东吴跟所有人都一样只是个标准的在校生。当时那个犊子的光芒太盛了,几乎没有人不知道我们那个小县城里出了一个可以稳拿清华北大录取书的天才学生,而且长的排场能拿得出手,偏偏还是个年少多金的主。”无奈的摇摇头,陈浮生一脸伤感,“像齐东吴那样既得瑟又拉风的犊子在高中生里确实很少见,跟他比起来我就像大太阳旁边的一颗不起眼的星星,不仔细找都看不见那种,只要太阳还在我就不可能被发现。”

陈圆殊轻笑,“有些星星可是比太阳还要大的,被表象迷惑了眼睛只能说她眼光太差留着金矿不挖偏偏去采石头。”陈浮生很得瑟的冲陈圆殊笑着点了点头结果又招来一顿白眼。

“当齐东吴一眼看到童心时候的表情让我心里突然沉了一大截。偷偷扭头去看了看童心没想到居然也在冲着齐东吴笑,然后我的心彻底凉了。齐东吴那会儿喜欢在黑板上写数学题给我们考试,还喜欢叫人去黑板那里做题。当时我就怒了,不论难易都会自告奋勇上去解题,一半是因为看不惯齐东吴的眼神,仿佛大家都是他可以任意玩弄的棋子,另一半却是因为可以吸引到童心的目光。”弹弹香烟上的灰陈浮生苦笑一声,“我确实吸引到了童心的注意,不光是童心,班上所有的人都在偷偷议论,说我这个平时别扭惯了的乡下人怎么突然变了性子也敢站在讲台上出风头了。”

“可惜没过多久便传出来齐东吴和童心晚自习后在校园里手拉着手散步的消息,我这只癞蛤蟆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看着。”抽完最后一口烟陈浮生随手弹掉烟头吐了口烟气冲陈圆殊咧嘴一笑,“好了,就是这些。”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姐,其实我觉得你高中时候肯定也是个校花级别的大美女,可比童心漂亮多了。”

陈圆殊撇撇嘴,“口不对心,姐这种姿色怎么能入得了您的法眼啊。”顿了顿又说了几句话,“琪琪其实是个很有手段的人,这些年在国外闯出了一片很大的空间,不要被她表面的蛮横迷惑了。哪天你得到了琪琪的认可才算真正在钱家站稳了。”说完站起身朝大门口走去,头也没回的挥挥手,“就送到这里吧,早点回去陪陪黄阿姨和琪琪。”

再次回到钱子项的家里,黄丹青跟钱小琪坐在客厅看电视,看见陈浮生走进来钱小琪没有什么反应头也没抬的看电视,黄丹青站起身,“浮生,你干爹刚刚找你,让你回来了去他书房一下。”陈浮生点点。

走进书房钱子项正在来回的踱步,眉头紧锁似乎是在思考什么很严重的问题,看见陈浮生走进来停下脚步叹了口气,“小兔崽子,你那哥哥陈富贵真是个戳祸的主,你的小舅子也是一个德行,真的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陈浮生心里猛地颤了颤,能让一向淡定的老狐狸焦躁起来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偏又牵扯到富贵。

钱子项皱着眉头盯着陈浮生一字一顿,“上海赵家,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