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二狗的妖孽人生2续集_第53章 澹台经藏
** 这本书相当的十分的好看,这是一本精彩的书,精彩连载就在www.7mihua.com,如果您有什么观点,留个评论吧 **


女人一身红衣施施然走进小院,年龄模糊,既有中年不惑的气度又有及荆少女的纯净,目光平淡,对四周一双双注视的眼睛视若无物,行至院子中央陈浮生面前站定,“你就是陈浮生?”

陈浮生点头,“我就是陈浮生,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女人没有回答陈浮生的问话,自顾自的说话,“徽羽说喜欢你的女儿陈安,我便过来看看。”

转身,一双眼睛恰好对着目露诧色的李夸父,“徽羽喜欢的小孩,别人就不能抢走,干爹也不行。”话只有一句,但是潜台词谁都能听懂:这个女娃娃有主了,你要靠边站。李夸父盯着女人看了很久,最终摸了摸鼻子自嘲的笑了笑坐回椅子。北京城纨绔党太丵子党里面的标杆人物李夸父何曾被人这样拂过面子打过脸,但是面对眼前的这位传奇级女人他不敢轻举妄动。傅颖诧异的看了看一脸淡定的李夸父很是费解这个嚣张惯了的京城有名红三代怎么突然哑了火,又仔细看了看站在场地中央的神秘女人,还是费解,不过正主李夸父都选择的退让她自然不会傻到再去强出头。走正统路线的傅颖自然没有接触过多少三教九流的出色人物,李夸父虽然知道不少但绝大多数仍只是听闻,不过这个神秘女人他有九成把握猜出来历。如果把面前的这个女人和上海竹叶青并排放一起让他选一个做对手,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竹叶青。×米×花×书×库× www.7mihua.com

陈浮生朝站在一边的李青乌点点头,李青乌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怀里熟睡着的陈安轻放在女人捧起的双臂内。面前的这个女人刚刚叫了一个人的名字,徽羽,所以陈浮生心脏揣在肚子里。女人仔细的端详着怀里轻轻托着安静熟睡的陈安,“果然是个很有缘分的女娃娃。”一张原本毫无表情的脸上极其难得的露出一个笑容,然后一语不发静立人群之内却似与众人隔开了一段只能遥望的距离,人世间的一切嘈杂繁冗尽皆远去。

王玄策心里暗骂了一声操,似是自言自语,“怎么TMD越看越有一股子圣母的感觉?”又骂了一句,将目光从女人身上移开。

能嚣张到习以为常偏偏很多人还乐意买账的女人全中国估计都找不出几个,上海竹叶青算一个。面前的这位女子不嚣张,却比嚣张的竹叶青更能让人感觉到危险,竹叶青的危险有迹可循,面前的女人直接让人生不起抵抗之心,如同信众偶遇十二使徒,修士看见转世的菩萨,只想膜拜。这才是最危险。

陈浮生朝李夸父傅颖露出一个歉意的表情,他原本就不喜欢女儿认李夸父这个横空冒出来的干爹,现在出来一个挡横的他心里早乐开了花,但面上还是一副沉痛表情。

然后慕容般若跳出来亲昵的挽住了女人的胳膊甜甜的叫了一声澹台阿姨,“澹台阿姨,你怎么也来凑热闹了?”

如果这个时候陈浮生还猜不出这个神秘女人是谁那么他也不用再混下去了,直接打铺盖回东北老家应该是最好的选择。早就听说江浙老佛爷澹台浮萍杀生无数却生了一个信佛的女儿,想必就是站在众人视线焦点处的这位了,澹台经藏。

“般若,你不是也在么?”被慕容般若称呼为阿姨的神秘女人淡淡一笑,对面前这个单纯到透明的女孩宠溺非常。

“恩!我是来替曹姐姐看看她的宝贝儿子和女儿的。”慕容般若点点头。

“那看见了么?”

“看见了。”

“既然看见了就走吧。”澹台经藏一句四六不沾的话让慕容般若愣了一愣,对方居然是在赶人了。

“那澹台阿姨是要跟我一起走吗?”慕容般若歪着脑袋问了一句。

澹台经藏又是淡淡的笑了笑,“你先走,我还要等一个人。”

“恩,好吧,那我先走了,澹台阿姨记得去找我,反正你总能猜到我去哪里。”说完这话慕容般若转身朝门口走去。

看见慕容般若就这么干脆的走了,陈浮生的瞳孔缩了缩,回头看了一眼陈庆之,后者对他微微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什么异常状况都没有发现。陈浮生走到澹台经藏面前,脸上堆出一层连自己都觉得假的笑容,“不知道您是在等什么人?”

澹台经藏抱着怀里的陈安丝毫没有打算还回去的意思,就那么歪着头看着站在跟前的陈浮生,半晌后缓缓讲话,“你应该祈祷我等的人不会来。”

陈浮生挠挠头,实在是想不明白面前这尊大佛真正的来意是什么,但是对方的身份摆在那里他也不好追问。此人是竹叶青请来的应该没错,至于是不是专程来看孩子的就值得思量了。

陈浮生猜不到对方的来历索性不去猜了,知道对方没有恶意便足够了。重新走到红木长案前面,“时候差不多了,下面我们就进行我儿子陈平的义父拜认礼。”说完这话陈浮生身体一侧让出长案上黄铜香炉前方的位置,早有人在地上铺了一个黄布蒲团。

王虎剩从周惊蛰手里接过陈平抱在怀里走到蒲团前面,空出一只手接过陈浮生点燃的一簇香烛插到长案上的香炉里,退后一步抱着陈平跪在香炉前面的蒲团上认认真真的磕了几个头,直起上半身,“黄天在上,各路神仙各代祖师爷,今天我王虎剩将收陈平做义子,以前做的孽我自己都尝了报应,以后我所有的恶业和福荫都由陈平承担。”讲完这句话王虎剩扶着陈平又磕了几个头,站起身面向大家露出个畅快之极的笑容,“我王虎剩也有儿子了!”讲完哈哈大笑起来。

王玄策看着王虎剩的得瑟劲儿无语的摇摇头,陈庆之则依然是一副冷酷的样子四处查看有无异常。陈富贵往前走了几步,一双锐利的眼睛四处打量一番,身上彪悍的气息被一身笔挺军装衬托到了极致。

“我想说几句。”陈富贵站到香炉前面,“今天是我两个侄子侄女的周岁生日,我想说的是,这两个小孩一个叫陈平一个叫陈安,意思是希望他们能平平安安的走下去。这是他们父母的愿望,也是我的愿望。敬告所有的人认真衡量得失,如果有人故意算计他们我第一个不饶。”陈富贵没有表情的一张脸加上他肩膀上扛着的两杠三星很是让四周的人们震动,“小人的报复朝朝暮暮,如果你们谁出坏心打算害两个孩子,我脱了这身军装跟你耗一辈子,你的老子妻子孩子,我保证面面俱到!我不是君子,但是说到做到!”

陈富贵的一席话让在场的各位有了一点小小的骚动不过很快便重新安静下来,开口便要跟人拼命的男人,没有人去怀疑这些话的可靠性,几乎所有认识陈浮生的人都知道这个大块头是谁,也都知道这个大块头的光辉事迹,大家心里面不约而同的浮现出两个字,疯子!

不疯魔不成活。陈富贵如果是个正常人了那他便配不上天下无双四个字。

陈浮生摸摸鼻子轻笑一声心里一阵感动,从小到大一直护着自己的富贵又要开始护着自己的儿女了。

就在这时陈浮生感觉到陈庆之的异常反应,抬眼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门口又走进来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陈浮生认识,女的一头波浪长发盖住大半个脸看不分明。

“陈哥,孩子办酒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慢慢走过来的男人微笑着打趣陈浮生。

看见这个男人陈浮生也笑了,“养神,你能来我很高兴。”陈浮生一直对这个黄养神有一份特殊的情感,看见他就好像看见了当初的自己,所不同的是他遇见了蒹葭,而黄养神只遇见了两个一起出来讨生活的穷弟兄,所以即使王虎剩断言此人天生反骨陈浮生依然不去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