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二狗的妖孽人生2续集
/书籍可以打开心灵的窗户,书籍是人类的最好朋友,阅读让您开阔眼界,开拓思维,精彩的图书可以启迪智慧,让米花书库成为您的好朋友吧!/
第53章 澹台经藏回顶部章节目录


女人一身红衣施施然走进小院,年龄模糊,既有中年不惑的气度又有及荆少女的纯净,目光平淡,对四周一双双注视的眼睛视若无物,行至院子中央陈浮生面前站定,“你就是陈浮生?”

陈浮生点头,“我就是陈浮生,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女人没有回答陈浮生的问话,自顾自的说话,“徽羽说喜欢你的女儿陈安,我便过来看看。”

转身,一双眼睛恰好对着目露诧色的李夸父p米p花p书p库p www.7mIHUA.cOm,“徽羽喜欢的小孩,别人就不能抢走,干爹也不行。”话只有一句,但是潜台词谁都能听懂:这个女娃娃有主了,你要靠边站。李夸父盯着女人看了很久,最终摸了摸鼻子自嘲的笑了笑坐回椅子。北京城纨绔党太丵子党里面的标杆人物李夸父何曾被人这样拂过面子打过脸,但是面对眼前的这位传奇级女人他不敢轻举妄动。傅颖诧异的看了看一脸淡定的李夸父很是费解这个嚣张惯了的京城有名红三代怎么突然哑了火,又仔细看了看站在场地中央的神秘女人,还是费解,不过正主李夸父都选择的退让她自然不会傻到再去强出头。走正统路线的傅颖自然没有接触过多少三教九流的出色人物,李夸父虽然知道不少但绝大多数仍只是听闻,不过这个神秘女人他有九成把握猜出来历。如果把面前的这个女人和上海竹叶青并排放一起让他选一个做对手,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竹叶青。

陈浮生朝站在一边的李青乌点点头,李青乌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怀里熟睡着的陈安轻放在女人捧起的双臂内。面前的这个女人刚刚叫了一个人的名字,徽羽,所以陈浮生心脏揣在肚子里。女人仔细的端详着怀里轻轻托着安静熟睡的陈安,“果然是个很有缘分的女娃娃。”一张原本毫无表情的脸上极其难得的露出一个笑容,然后一语不发静立人群之内却似与众人隔开了一段只能遥望的距离,人世间的一切嘈杂繁冗尽皆远去。

王玄策心里暗骂了一声操,似是自言自语,“怎么TMD越看越有一股子圣母的感觉?”又骂了一句,将目光从女人身上移开。

能嚣张到习以为常偏偏很多人还乐意买账的女人全中国估计都找不出几个,上海竹叶青算一个。面前的这位女子不嚣张,却比嚣张的竹叶青更能让人感觉到危险,竹叶青的危险有迹可循,面前的女人直接让人生不起抵抗之心,如同信众偶遇十二使徒,修士看见转世的菩萨,只想膜拜。这才是最危险。

陈浮生朝李夸父傅颖露出一个歉意的表情,他原本就不喜欢女儿认李夸父这个横空冒出来的干爹,现在出来一个挡横的他心里早乐开了花,但面上还是一副沉痛表情。

然后慕容般若跳出来亲昵的挽住了女人的胳膊甜甜的叫了一声澹台阿姨,“澹台阿姨,你怎么也来凑热闹了?”

如果这个时候陈浮生还猜不出这个神秘女人是谁那么他也不用再混下去了,直接打铺盖回东北老家应该是最好的选择。早就听说江浙老佛爷澹台浮萍杀生无数却生了一个信佛的女儿,想必就是站在众人视线焦点处的这位了,澹台经藏。

“般若,你不是也在么?”被慕容般若称呼为阿姨的神秘女人淡淡一笑,对面前这个单纯到透明的女孩宠溺非常。

“恩!我是来替曹姐姐看看她的宝贝儿子和女儿的。”慕容般若点点头。

“那看见了么?”

“看见了。”

“既然看见了就走吧。”澹台经藏一句四六不沾的话让慕容般若愣了一愣,对方居然是在赶人了。

“那澹台阿姨是要跟我一起走吗?”慕容般若歪着脑袋问了一句。

澹台经藏又是淡淡的笑了笑,“你先走,我还要等一个人。”

“恩,好吧,那我先走了,澹台阿姨记得去找我,反正你总能猜到我去哪里。”说完这话慕容般若转身朝门口走去。

看见慕容般若就这么干脆的走了,陈浮生的瞳孔缩了缩,回头看了一眼陈庆之,后者对他微微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什么异常状况都没有发现。陈浮生走到澹台经藏面前,脸上堆出一层连自己都觉得假的笑容,“不知道您是在等什么人?”

澹台经藏抱着怀里的陈安丝毫没有打算还回去的意思,就那么歪着头看着站在跟前的陈浮生,半晌后缓缓讲话,“你应该祈祷我等的人不会来。”

陈浮生挠挠头,实在是想不明白面前这尊大佛真正的来意是什么,但是对方的身份摆在那里他也不好追问。此人是竹叶青请来的应该没错,至于是不是专程来看孩子的就值得思量了。

陈浮生猜不到对方的来历索性不去猜了,知道对方没有恶意便足够了。重新走到红木长案前面,“时候差不多了,下面我们就进行我儿子陈平的义父拜认礼。”说完这话陈浮生身体一侧让出长案上黄铜香炉前方的位置,早有人在地上铺了一个黄布蒲团。

王虎剩从周惊蛰手里接过陈平抱在怀里走到蒲团前面,空出一只手接过陈浮生点燃的一簇香烛插到长案上的香炉里,退后一步抱着陈平跪在香炉前面的蒲团上认认真真的磕了几个头,直起上半身,“黄天在上,各路神仙各代祖师爷,今天我王虎剩将收陈平做义子,以前做的孽我自己都尝了报应,以后我所有的恶业和福荫都由陈平承担。”讲完这句话王虎剩扶着陈平又磕了几个头,站起身面向大家露出个畅快之极的笑容,“我王虎剩也有儿子了!”讲完哈哈大笑起来。

王玄策看着王虎剩的得瑟劲儿无语的摇摇头,陈庆之则依然是一副冷酷的样子四处查看有无异常。陈富贵往前走了几步,一双锐利的眼睛四处打量一番,身上彪悍的气息被一身笔挺军装衬托到了极致。

“我想说几句。”陈富贵站到香炉前面,“今天是我两个侄子侄女的周岁生日,我想说的是,这两个小孩一个叫陈平一个叫陈安,意思是希望他们能平平安安的走下去。这是他们父母的愿望,也是我的愿望。敬告所有的人认真衡量得失,如果有人故意算计他们我第一个不饶。”陈富贵没有表情的一张脸加上他肩膀上扛着的两杠三星很是让四周的人们震动,“小人的报复朝朝暮暮,如果你们谁出坏心打算害两个孩子,我脱了这身军装跟你耗一辈子,你的老子妻子孩子,我保证面面俱到!我不是君子,但是说到做到!”

陈富贵的一席话让在场的各位有了一点小小的骚动不过很快便重新安静下来,开口便要跟人拼命的男人,没有人去怀疑这些话的可靠性,几乎所有认识陈浮生的人都知道这个大块头是谁,也都知道这个大块头的光辉事迹,大家心里面不约而同的浮现出两个字,疯子!

不疯魔不成活。陈富贵如果是个正常人了那他便配不上天下无双四个字。

陈浮生摸摸鼻子轻笑一声心里一阵感动,从小到大一直护着自己的富贵又要开始护着自己的儿女了。

就在这时陈浮生感觉到陈庆之的异常反应,抬眼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门口又走进来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陈浮生认识,女的一头波浪长发盖住大半个脸看不分明。

“陈哥,孩子办酒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慢慢走过来的男人微笑着打趣陈浮生。

看见这个男人陈浮生也笑了,“养神,你能来我很高兴。”陈浮生一直对这个黄养神有一份特殊的情感,看见他就好像看见了当初的自己,所不同的是他遇见了蒹葭,而黄养神只遇见了两个一起出来讨生活的穷弟兄,所以即使王虎剩断言此人天生反骨陈浮生依然不去在意。
第54章 一语成谶回顶部章节目录


“听说你去海南了,怎么样?”陈浮生拍拍黄养神的肩膀眼睛里全是喜悦。别后再重逢,要么关系淡掉要么更进一步。陈浮生打心眼里欣赏面前的这个人,不仅仅因为这是自己带出来的苗子。

“陈哥,不是我吹牛,如今的海南真是个捞金子的好地方。”黄养神微微一笑掩饰不住自己的兴奋,就像捡到宝贝的小孩急于让想周围的人知道,尤其是对面的陈浮生。“到了海南我TM才明白了什么叫信息不对等。我那婆娘几乎什么都不会搞,但是去了照样大把捞钱。”黄养神讲到这里不由的爆了一句粗口,抬起的手指不经意间抖了一下。

“打算在那里搞什么东西?”陈浮生摇摇头笑了,“你老婆如果会操作实业还要你做什么。”

黄养神挠挠头,“陈哥你也知道我是下三滥出身,别的也不会弄,所以现在重拾老本行,正在审批一个赌场的执照。”

听到这里陈浮生终于有些动容,“现在就可以审批了?好像政策还没有下来吧?”

黄养神哈哈笑了,“所以说信息不对等才是最大的财富嘛。陈哥如果有兴趣咱可以合作一把,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陈浮生不置可否,没有马上答应也没有当场拒绝,挥手打算将黄养神让进座位,不过手挥到一半突然停下了,转头问黄养神,“养神,还没给我介绍你带的这位呢。”

黄养神一脸贼笑,“陈哥,她就不用介绍了,这个你懂的。”

陈浮生摸摸鼻子使劲瞪了黄养神一眼,也不再追问了,将两人让进客厅还有空位的桌上。此时的所有宾客都已经进到了四合院的正房里,这里其实是一间较为宽大的宴会厅,依然保持了仿明清建筑的装修格局,雕梁画栋,木棂空镂,四壁的几面博古架更是给宴会大厅凭添了几分古意。

等到场的宾客都已落座后陈浮生端起一杯酒,“今天是我两个孩子周岁的生日,能坐到这里的都是很好的朋友和长辈,客套话也就不多说了,有一句话讲的很好,人在做天在看,我在做你们也在看。这杯酒敬大家。”说完陈浮生抬手将杯子里的酒液一口闷进了嘴里。“大家也都知道,我陈浮生小名叫二狗,被人叫了二十多年,其实在我东北老家的漫天黄土里能有个名字都算不错了,我不恼这个,但是我的这两个孩子,我可是希望他们能成龙的。”陈浮生一席话说完,在座的宾客不禁莞尔,纷纷举杯示意。

王虎剩抱着陈平和陈富贵王玄策陈庆之等人一桌,说刚认的儿子要多亲近亲近死活也不肯把孩子给李青乌。李青乌又好气又好笑也就随他去了,几个女人凑到一起坐了一桌。抱着陈安的澹台道藏也没有把孩子给周惊蛰,甚至连借口都没说,只是用她那一双淡然的眼睛看了看周惊蛰,后者不知怎么的一语不发坐回座位。

陈浮生去敬了一圈酒回来挨着王虎剩坐下,看了看在座的人突然笑了,“前段时间还跟玄策开玩笑说什么时候请你们殿前三甲一起吃个饭,没想到这么快就实现了。”

王玄策哈哈笑了几声,“我们三个其实也不是完全认识,我认识虎剩,虎剩又认识庆之,我和庆之神交已久却从未谋面。说实话以前想把我们哥仨凑一起的不是没有,但是,只有你陈浮生一个人办成了。”说这话时王玄策一只手捏着酒杯一只手的食指指着陈浮生,“希望我没有看走眼。”

陈庆之没讲话,一双凉薄的眸子时不时的扫视一下宴会厅,左手捏着酒杯,身后的背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放下了。

王虎剩则是只顾着逗怀里的陈平,“咬金啊,看干爹给你好东西吃。”说着话王虎剩拿过一根筷子在酒杯里沾了沾然后放在陈平嘴巴边上,陈平很自觉的伸出舌头舔了舔,然后在嘴巴里认真的品了品味道,咧嘴了,双手双脚使劲的闹腾,将四周几个大老爷们全都逗乐了。说来奇怪,即使这样陈平依然没有哭,倒是王虎剩被邻桌的几个女人狠狠的剜了几眼。

酒酣耳热,王虎剩依然抱着陈平,手里端起一只酒杯站起来开始四处敬酒。

“今天是陈平的周岁生日,也是我的吉日。”王虎剩对陈浮生如是说。

王虎剩没把杯子里的酒喝完,从外面又走进来几个人,为首的又是个女人,这次大家都认识,竹叶青,身后跟着光头蒙冲王解放和一脸迷茫的周小雀。

“不知道我有没有来的太晚。”刚进大厅竹叶青便说了一句话。

陈浮生站起身笑着说,“皇甫姐姐只要肯来,什么时候都不算晚。”

竹叶青冷哼一声没有讲话,一双冰冷的眼睛继续扫视大厅里的人。

“其实不想这么说的,对不起,你来晚了。”一个妩媚的声音突然响起,陈浮生循着声音望去,只看了一眼便把刚刚喝进肚子的酒全部变成了冷汗,这声音的主人赫然是黄养神带来的那个长发女子,现在的她依然看不清面貌,手里却拿着一把乌黑发亮的手枪指着陈浮生。“谁都不要动,只要有人动我一枪打死他。”

“竹叶青你还真是对得起你的名字,果然阴狠的像条蛇,先和陈浮生一起杀了我哥又来追杀我。不过就算你有能耐找到我还追了我大半个中国,但是最后的赢家是我!”女人刚开始讲话还是很平静的,不过越说越激动,到最后已经是歇斯底里的发狂般叫喊。

周小雀颤抖着声音慢慢往前走,“小姐。”刚讲两个字却不知道该再讲什么。拿枪的女人赫然是失踪已久的龚小菊。

“周小雀,我哥对你好吗?”龚小菊一双没有丝毫表情的眸子一动不动的盯着陈浮生,开口跟周小雀讲话,“我又对你怎么样?”

周小雀愣在原地,“龚哥待我不薄,小姐救过我的命。”

“你就是这样报答我们兄妹的吗?”龚小菊冷哼一声。

周小雀听完面现痛苦之色一双大手慢慢撕扯着自己的头发,一张原本男人味十足的脸已经开始扭曲,声音发颤,“小姐,你能继续活着才是龚哥最大的心愿。”

离周小雀只有不到十米距离的龚小菊嘴角不屑的撇了撇,“周小雀,枉你跟了我们兄妹那么多年,你觉得有人杀了我哥我会屁都不放一个的自顾自活下去?”

周小雀沉默了不再讲话,一双眼睛瞪得通红。

这时竹叶青懒懒的声音飘过来,“龚小菊,你难道不知道当初把龚红泉放了烟花的人是我吗?”

龚小菊恨恨的讲话,“我早知道是你,我迟早要亲手杀了你!”

竹叶青冷哼一声,“不好意思,想杀我?你不用做梦了。你只有一次开枪的机会,我很想知道你打算选哪个!”

龚小菊突然神秘的笑了,“你们两个我谁都不选。其实我只是想让你们尝尝失去至亲的感觉!”

枪响了,倒下两个人,周小雀王解放陈浮生同时冲上前去。周小雀抱住了被击穿右胸的龚小菊,陈浮生王解放则是扶起倒地的王虎剩。

“小姐,小姐!”周小雀慌了,不住的拍着怀里龚小菊的脸。

龚小菊猛然咳了两声嘴角渗出一线血红凄然一笑,“小雀,你终于肯抱我了。”

周小雀哑着嗓子泪流满面,“小姐,为什么要这样啊。”

又咳了两声嘴里涌出更多的鲜血,“小雀,送我回重庆吧。”无力的抬起一只手摸了摸周小雀的脸,“我知道你把我哥的骨灰送回了重庆,你把我也送回去吧,就葬在我哥旁边,求你了……”龚小菊越说声音越低,到最后几乎没了声音。

周小雀使劲的点着头。一双手臂把龚小菊抱的更紧了。

刚刚,龚小菊讲完最后一句话后突然调转枪口冲着王虎剩怀里呀呀讲话的陈平扣动了扳机,与此同时坐在陈浮生旁边的陈庆之前胸衣服的一大块布料突然炸开了,很明显陈庆之没有把抢拿出来隔着衣服便向龚小菊射击了。

只是可惜距离太近了,王虎剩只来得及做出一个转身的动作,子弹从右臂钻进去左胸飞出来。

“我艹,来的这么快……”王虎剩抱着孩子倒下去,胸前飙出的鲜血瞬间把陈平染红了。

陈浮生王解放冲上去把王虎剩扶成半坐的姿势,“虎剩,怎么样?”

王虎剩慢慢睁开半闭着的眼睛看了看怀里的陈平,孩子虽然被染成了个血人却没有受一点伤,又抬眼看了看两旁的陈浮生和王解放,“二狗,解放,小爷我要归位了。”

陈浮生咬紧牙,“虎剩,别乱想,医生马上就到。”空出一只手按住王虎剩胸前不住冒血的伤口。

王虎剩摇摇头,“还记得我刚遇见你那会儿曾经去张家寨看了看陈老爷子的坟吗?”

陈浮生点点头,对王虎剩突然冒出来的不着边际的一句话一头雾水。

王虎剩继续讲话,“不虑生先虑死啊。”惨然笑了笑,“当时一时技痒挨着老爷子的地方给自己也选了一个坟,没想到却一语成谶。”王虎剩抬起一只手,陈浮生忙用手握住,“二狗,我死了就埋到那里吧,地方很好找,离老爷子三十七米,在东边,你去了就知道了。陈平认了我做干爹,我去跟老神仙做个伴不算高攀。”

抬起另一只手,早已傻了眼的王解放忙把手握住,王虎剩笑了笑,嘴角不住的有血滴下来,“解放,哥要走了。”

王解放脑袋使劲的摇着,“小爷不要,咱还有很多事没办成呢。”

王虎剩哈哈笑了却没有笑出声,牵动了伤口嘴里流出更多的鲜血,王解放一把一把帮王虎剩把嘴角的血擦掉,“解放,咱兄弟挖墓掘坟的事做多了,指不定老天爷哪天就会发火,以后跟着浮生也行自己搞点营生也行,就是不要去操老本行。哥从没让你下过墓坑,你的阴寒气也沾的少,以后找个安分的媳妇生个崽子,咱老王家不能断了后。”

王解放眼泪唰唰的流下来,反手一蹭,哑着嗓子使劲喊了一声,“哥!”。

早已瘫坐在椅子上的黄养神两眼呆滞,看着周小雀抱起龚小菊打算往外走突然跳起来冲过去一把抓住龚小菊的胳膊,“不能走!你快说把我老婆藏到哪里了?”周小雀目光温柔的看着怀里的龚小菊头也不回的飞起一脚把黄养神踹出去老远,黄养神挣扎着爬起来,龚小菊被吵醒,怜悯的看了看半跪在地上的黄养神露出个古怪的笑容,什么话也没说,任由周小雀抱着自己走出去。

竹叶青站在黄养神面前,语气淡淡,“十天前龚小菊绑架了一个女人,不过当天就被她扔进了琼州海峡,我不知道那是你老婆。”说完后留下瘫坐在地上目光涣散的黄养神转身离开。

“你知道今天会出事?”陈浮生站在已经把孩子交还给了周惊蛰的澹台道藏面前,目光清冷。

“知道又能怎样,不知道又能怎样。一饮一啄皆为天定,种下了前因便会有后果。”一身红衣目光淡然的澹台道藏看着面前的陈浮生,不喜也不恼。

陈浮生沉默,侧身让面前的女人走出去。

竹叶青刚要出去,面前出现了一片巨大的阴影,陈富贵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面前。

竹叶青眯了陈富贵一眼,“打算找我算账?”

陈富贵沉默了好一阵,“我想知道你查到的东西,如果她是一个人,你肯定不用追这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