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二狗的妖孽人生2续集_第51章 世间有三毒
$$ 好书天天看,好站天天来,好贴天天顶,好书慢慢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里就是黄金屋 ,这里是米花书库$$


王玄策接王虎剩回到密码酒吧时已经过了午饭时间,空荡荡的大厅里只有一男一女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很诡异的都不讲话仿佛对方都是空气一般的存在。男的王玄策认识,老板陈浮生,至于女的那位,连王虎剩都没见过。只能说那是一个很有气场的女人,比不上周惊蛰的惊艳,亦抵不过沐小夭的清纯。漂亮的女人有很多,清纯的女人也很多,但二者兼而有之并且可以完美综合起来的少之又少,眼前这位就是,王玄策已经开始感慨老板不显山不露水的居然这么有女人缘,还全都是极品女人。

最后还是陈浮生打破沉默,“有什么能帮上你的吗?”陈浮生这次没有抽烟,手里捏了一只玻璃杯子,里面只装了少半杯清水,攥在手里轻轻的晃着,里面的液体虽然在飞速旋转却没有一滴可以飞出杯沿。;米;花;书;库; www.7mihua.com

听到这句话对面的女人垂下眼帘,眼睛里的光芒瞬间黯淡了一些,终又抬起头勇敢的直视对方,嘴角牵扯出一个复杂的笑容,“如果没有记错,刚刚那句话是我跟你说过的,二狗。”

陈浮生一愣,仔细回想起来好像确实有这么回事,心里暗暗鄙视了一下自己。人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露出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有些古怪的想法甚至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世间毒无外乎贪嗔痴三念,放下二字,寥寥十一笔,易写难做。

重新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露出个真诚自然的笑容,“说吧,有啥事,没事你是不会来我这里的。”

对面的女人淡淡一笑,“高中时候你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说吧,有啥事。”此话一出两个人都沉默了,陈浮生是在回忆,而坐他对面的女人看样子一半是在回忆一半是在后悔,后悔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女人叹了口气开口打破沉默,“当年的事......”

陈浮生一扬手打断了女人将要说的话,“既然已经是当年的事,那就不要再提起了。”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冰凉的清水缓缓渗进胸腔,大脑似乎也凉了十度,“说说你的来意吧。”

女人也喝了一口水,抬起手背轻轻沾了沾嘴角的水珠,额角柔顺的发丝随着头部的侧偏垂了一缕下来,将女人略显冷漠僵硬的脸庞也衬托出了几分柔和。“东吴被通缉了。”这句话终究是带出了女人的一丝慌乱情绪。

“恩?”似乎是不敢相信,陈浮生又问了一次,“是被公安局通缉还是别的什么?”被私募圈子视为风向标的齐东吴居然被通缉了?陈浮生的第一个反应是不信,再然后一思索马上醒悟:哪里出什么大事了?

女人凄然一笑,“东吴被人陷害了。”

陈浮生点头,齐东吴八成是被扔出来做了顶雷的冤死鬼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能让幕后之人舍得把齐东吴推出来丢卒保车,这事,扎手。

“怎么想到来找我了?”陈浮生皱着眉头仔细的思考着所有的可能。

“除了你我再也找不到一个人肯真心帮我了。”女人低着头,双手捧着一只装了水的玻璃杯,那么的小心翼翼,仿佛手里托着的是自己整个的世界。抬头,泪眼婆娑,“或者说,连你也不愿意趟这趟浑水了?二狗,我知道这个忙很难帮,我的要求也很过分,但是除了你我真找不到别人了。”

陈浮生叹了口气,“童心,这件事我试试,至于办到什么程度能不能插手我不敢打保票,你自己心里应该明白这事的胜算有几成。”童心看着陈浮生的眼睛,里面分明写了两个字,保重。

很奇怪的一件事,仅凭一双眼睛童心就可以很容易的看到陈浮生想要表达什么,她看不清齐东吴的眼神,即使对方跟她一起生活了很多年。

“如果你有什么需要,记得跟我联系。”从包里的便签本上扯下一张纸又掏出一支笔,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陈浮生接过纸片扫了一眼,上面是一串数字和一个地址。童心站起身,朝陈浮生略一点头转身朝酒吧门口走去。朝走碰头的王玄策王虎剩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女人一步不停的朝外面走去,仿佛是在逃跑。

看见二人走进来陈浮生全身无力的坐在沙发上抬手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虎剩,身上带烟没有?给我一根。”

王虎剩从兜里掏出半盒五台山连盒子一起扔给陈浮生,然后自己坐在陈浮生对面原来那个女人坐的地方,王玄策也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

陈浮生接过烟抽出一支点上使劲的抽了一口仰头靠在沙发上,在香烟的刺激下大脑一片空白。

王虎剩没有问刚刚那个女人的来历也没有问对方是来做什么的,仿佛根本没有看见这里曾经有个人出去。只开口讲了一句,“二狗,平平要生日了,等平平满一周岁我打算举行一个正儿八经的义父拜认礼。”

陈浮生听完眉头一皱,“要这么急吗?”小孩还没学会讲话,更不会安静的听别人的安排。不明白一向办事得当识大体的王虎剩为什么突然提出一个如此勉强几乎不近人情的要求。看了坐在一旁的王玄策一眼似是询问,王玄策笑而不语。

虽然这要求提的有点诡异不过陈浮生没有拒绝,因为这是王虎剩提的,因为王虎剩从未提过毫无根据的过分要求。“恩,平平安安生日那天就给你办。”

王虎剩听到陈浮生肯定的回答也没有露出高兴的表情,随手拖过那个蛇皮袋子,里面叮叮当当乱响,王虎剩伸手进去掏出来一样东西放在桌上,赫然是一个造型古拙满身铜绿的四角铜鼎,“以后的路免不了四下打点,这些东西拿得出手。”末了又加了一句,“不是刚掏出来的,都在地面上传了不少日子,阴腐气已经冲淡了。”

王解放曾经说过,就算陈浮生哪一天众叛亲离身边只剩一个人了,那个人会是小爷。陈浮生何尝不明白王虎剩的心思。糟糠之妻不下堂,贫贱之交不可忘。在任何时候王虎剩的分量都要比别人高上三分。

还有几天就是生日宴,陈浮生安顿好从山西赶回来的王虎剩,王玄策也一并送到了山水华园跟王解放周小雀搭伙。

回到自己的窝陈浮生首先拨了一个电话,“姐,最近有什么新闻吗?有关金融方面的。”这个电话显然打给了陈浮生唯一的干姐姐陈圆殊。

电话那一头的陈圆殊应该是在上网,可以听到噼噼啪啪打键盘的声音。“浮生你什么时候对金融感兴趣了?”陈圆殊心不在焉的讲着话,手上打键盘的声音一直没停。

“姐,你别管了,就问你最近有没有什么大的变动。”

“大的变动啊,还真有,我查一下资料。上海一家投资公司因为涉及非法集资被立案了,几个主要负责人还在追捕中,以目前得到的资料看涉及金额几十亿。”看到这里陈圆殊也是咋舌不已。

听到这里陈浮生已经大概知道了齐东吴事件的来龙去脉。

知道该办什么是一回事,知道怎么去办是另一回事。至少目前陈浮生不知道这件事该怎么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