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二狗的妖孽人生2续集
@@与经典同行,打好人生底色;与名著为伴,塑造美好心灵。细心品味米花书库经典名著。@@
第51章 世间有三毒回顶部章节目录


王玄策接王虎剩回到密码酒吧时已经过了午饭时间,空荡荡的大厅里只有一男一女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很诡异的都不讲话仿佛对方都是空气一般的存在。男的王玄策认识,老板陈浮生,至于女的那位,连王虎剩都没见过。只能说那是一个很有气场的女人,比不上周惊蛰的惊艳,亦抵不过沐小夭的清纯。漂亮的女人有很多,清纯的女人也很多,但二者兼而有之并且可以完美综合起来的少之又少,眼前这位就是,王玄策已经开始感慨老板不显山不露水的居然这么有女人缘,还全都是极品女人。

最后还是陈浮生打破沉默,“有什么能帮上你的吗?”陈浮生这次没有抽烟,手里捏了一只玻璃杯子,里面只装了少半杯清水,攥在手里轻轻的晃着,里面的液体虽然在飞速旋转却没有一滴可以飞出杯沿。

听到这句话对面的女人垂下眼帘,眼睛里的光芒瞬间黯淡了一些,终又抬起头勇敢的直视对方,嘴角牵扯出一个复杂的笑容,“如果没有记错,刚刚那句话是我跟你说过的,二狗。”

陈浮生一愣,仔细回想起来好像确实有这么回事,心里暗暗鄙视了一下自己。人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露出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有些古怪的想法甚至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世间毒无外乎贪嗔痴三念,放下二字,寥寥十一笔,易写难做。

重新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露出个真诚自然的笑容,“说吧,有啥事,没事你是不会来我这里的。”

对面的女人淡淡一笑,“高中时候你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说吧,有啥事。”此话一出两个人都沉默了,陈浮生是在回忆,而坐他对面的女人看样子一半是在回忆一半是在后悔,后悔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女人叹了口气开口打破沉默,“当年的事......”

陈浮生一扬手打断了女人将要说的话,“既然已经是当年的事,那就不要再提起了。”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冰凉的清水缓缓渗进胸腔,大脑似乎也凉了十度,“说说你的来意吧。”

女人也喝了一口水,抬起手背轻轻沾了沾嘴角的水珠,额角柔顺的发丝随着头部的侧偏垂了一缕下来,将女人略显冷漠僵硬的脸庞也衬托出了几分柔和。“东吴被通缉了。”这句话终究是带出了女人的一丝慌乱情绪。

“恩?”似乎是不敢相信,陈浮生又问了一次,“是被公安局通缉还是别的什么?”被私募圈子视为风向标的齐东吴居然被通缉了?陈浮生的第一个反应是不信,再然后一思索马上醒悟:哪里出什么大事了?

女人凄然一笑,“东吴被人陷害了。”

陈浮生点头,齐东吴八成是被扔出来做了顶雷的冤死鬼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能让幕后之人舍得把齐东吴推出来丢卒保车,这事,扎手。

“怎么想到来找我了?”陈浮生皱着眉头仔细的思考着所有的可能。

“除了你我再也找不到一个人肯真心帮我了。”女人低着头,双手捧着一只装了水的玻璃杯,那么的小心翼翼,仿佛手里托着的是自己整个的世界。抬头,泪眼婆娑,“或者说,连你也不愿意趟这趟浑水了?二狗,我知道这个忙很难帮,我的要求也很过分,但是除了你我真找不到别人了。”

陈浮生叹了口气,“童心,这件事我试试,至于办到什么程度能不能插手我不敢打保票,你自己心里应该明白这事的胜算有几成。”童心看着陈浮生的眼睛,里面分明写了两个字,保重。

很奇怪的一件事,仅凭一双眼睛童心就可以很容易的看到陈浮生想要表达什么,她看不清齐东吴的眼神,即使对方跟她一起生活了很多年。

“如果你有什么需要,记得跟我联系。”从包里的便签本上扯下一张纸又掏出一支笔,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陈浮生接过纸片扫了一眼,上面是一串数字和一个地址。童心站起身,朝陈浮生略一点头转身朝酒吧门口走去。朝走碰头的王玄策王虎剩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女人一步不停的朝外面走去,仿佛是在逃跑。

看见二人走进来陈浮生全身无力的坐在沙发上抬手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虎剩,身上带烟没有?给我一根。”

王虎剩从兜里掏出半盒五台山连盒子一起扔给陈浮生,然后自己坐在陈浮生对面原来那个女人坐的地方,王玄策也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

陈浮生接过烟抽出一支点上使劲的抽了一口仰头靠在沙发上,在香烟的刺激下大脑一片空白。

王虎剩没有问刚刚那个女人的来历也没有问对方是来做什么的,仿佛根本没有看见这里曾经有个人出去。只开口讲了一句,“二狗,平平要生日了,等平平满一周岁我打算举行一个正儿八经的义父拜认礼。”

陈浮生听完眉头一皱,“要这么急吗?”小孩还没学会讲话,更不会安静的听别人的安排。不明白一向办事得当识大体的王虎剩为什么突然提出一个如此勉强几乎不近人情的要求。看了坐在一旁的王玄策一眼似是询问,王玄策笑而不语。

虽然这要求提的有点诡异不过陈浮生没有拒绝,因为这是王虎剩提的,因为王虎剩从未提过毫无根据的过分要求。“恩,平平安安生日那天就给你办。”

王虎剩听到陈浮生肯定的回答也没有露出高兴的表情,随手拖过那个蛇皮袋子,里面叮叮当当乱响,王虎剩伸手进去掏出来一样东西放在桌上,赫然是一个造型古拙满身铜绿的四角铜鼎,“以后的路免不了四下打点,这些东西拿得出手。”末了又加了一句,“不是刚掏出来的,都在地面上传了不少日子,阴腐气已经冲淡了。”

王解放曾经说过,就算陈浮生哪一天众叛亲离身边只剩一个人了,那个人会是小爷。陈浮生何尝不明白王虎剩的心思。糟糠之妻不下堂,贫贱之交不可忘。在任何时候王虎剩的分量都要比别人高上三分。

还有几天就是生日宴,陈浮生安顿好从山西赶回来的王虎剩,王玄策也一并送到了山水华园跟王解放周小雀搭伙。

回到自己的窝陈浮生首先拨了一个电话,“姐,最近有什么新闻吗?有关金融方面的。”这个电话显然打给了陈浮生唯一的干姐姐陈圆殊。

电话那一头的陈圆殊应该是在上网,可以听到噼噼啪啪打键盘的声音。“浮生你什么时候对金融感兴趣了?”陈圆殊心不在焉的讲着话,手上打键盘的声音一直没停。

“姐,你别管了,就问你最近有没有什么大的变动。”

“大的变动啊,还真有,我查一下资料。上海一家投资公司因为涉及非法集资被立案了,几个主要负责人还在追捕中,以目前得到的资料看涉及金额几十亿。”看到这里陈圆殊也是咋舌不已。

听到这里陈浮生已经大概知道了齐东吴事件的来龙去脉。

知道该办什么是一回事,知道怎么去办是另一回事。至少目前陈浮生不知道这件事该怎么操作。
第52章 华夏会回顶部章节目录


生日宴设在北京西城区西单的华夏会私人会所。这片古色古香的建筑原本为康熙第十九子的亲王府第,前后五进院落,青砖灰瓦、雕梁画栋、宫灯古槐,历史的厚重气息萦绕四同,是京城有名的私人会所。曹老爷子喜欢这里的调调,于是曹野狐干脆包下了一进远离大门的幽静四合院供陈浮生摆酒。

这一方四合院的中央是一个石头砌成的荷花池,里面浮着一片一片的墨绿荷叶,四周的围廊外面是一圈枝叶虬张的古槐,原本不算大的院落被几棵树几块石头隔出了层次,倒也不显得憋闷。

四合院的东侧厢房是几间客房,陈浮生此时正在其中一间客房的沙发上坐着,客房中央摆了一张床,上面躺着一个女子,眼睛安静的闭着,双臂自然的放在身侧,正是曹蒹葭。床边放了一部小型的健康监测仪,此时上面的一个绿灯在很有规律的闪动着。

“哦,乖宝宝,让妈妈抱抱。”李青乌哄着怀里的陈平把他轻轻放在蒹葭的臂弯里,隔着床站在对面的周惊蛰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怀里的陈安又看看躺在床上的曹蒹葭,轻叹了一口气,也将孩子放在了蒹葭另一侧的臂弯里。刚满一岁的小孩正是牙牙学语的时候,陈平陈安两个人四只肉呼呼的小手在空气里抓了几下没有抓到东西眼看要哭,翻个身却是碰到了曹蒹葭的身体,嘴巴里面啊啊了两声逐渐安静下来,最后竟蜷缩在母亲臂弯里睡着了,就连平日里最爱玩闹的陈平今天也是出奇的安静。

站在周惊蛰身侧的黄丹青偷偷用拇指碾去眼角的泪水,看着床上躺着的一大两小三个人慈祥的笑着。这次的北京之行钱子项照样没来,安心的守着自己的江南基业,钱子项没有打算去钻营高升一步的路子,北京虽大,却不是他那样的封疆大吏能待的舒服的地方。所以黄丹青自己一个人来。

跟着陈浮生一起来北京的还有肩扛两杠三星的陈富贵,状元王玄策,榜眼王虎剩,干姐姐陈圆殊。陈富贵自然穿的是军装,王玄策套着一件极有质地的玄黑色长款风衣,王虎剩则是穿了吴凉给他准备的一套灰色的西装。陈庆之也特地从山西赶来,肩上背着一只小背包,鼓鼓囊囊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探花郎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的中山装,更衬得他狭长的眸子血红的凉薄嘴唇妖异非常。

曹老爷子临到中午才过来,曹野狐跟在身后。当曹野狐看清迎在门口的陈浮生身后三人相貌时一双眼睛登时眯了起来,快走几步跟上前面军装笔挺的老人附在耳边悄声说了几句,老人听完眼睛一亮,饶有兴致的仔细看了看陈浮生周围的人。

陈浮生迎上去双手握住了老人的右手,老人抬起左手轻轻拍了拍陈浮生的手背,点点头一句话没说,擦身走进院子。曹野狐走过来,陈浮生也伸出右手,曹野狐斜着一双眼睛看了看陈浮生抬手在陈浮生的手上击了一掌算是握手。身后的王玄策不干了,瞪着一双桃花眼阴阳怪气的开口,“啧啧,我当是谁呢这么大的架子,原来是曹家的小崽子。”还要继续说什么的时候陈浮生抬手止住了他的话头。

曹野狐细长的双眼半眯着看了王玄策几十秒钟最后没讲话跨步走进四合院。

曹家两个男人走进去以后又来了一个曹家人,傅颖。

论辈分陈浮生该叫妈的女人,前后加起来见面的次数没有超过一个手掌,做女婿能做到陈浮生这份上的想必会很稀少,嫁女儿嫁成这种情况的母亲肯定也不会多。傅颖身后还跟了一个人,一个男人,被曹蒹葭称呼为小李子的李夸父。

“陈浮生,不打算放我们进去?”看见一脸呆滞样的陈浮生傅颖忍不住出口调侃。

陈浮生笑起来,“您的位置一直留着,傅姨。”一摆手送二人进去。

看了看时间陈浮生觉得应该没有人会再来了,刚要转身传来一个声音。“三叔!”三千来了,同行的还有苏北太子爷吴煌以及与陈浮生仅有几面之缘的慕容般若。不过看三人走路时的距离应该是互相不认识。

拍拍三千的脑袋伸手向吴煌打招呼,“吴哥,很久不见。今天你能过来让我受宠若惊啊。”边打着哈哈两个男人的手有力的握在一起摇了摇。

“我还想继续在江苏混呢,不趁这个机会拍拍南京未来小太子的马屁怎么行。”长得平平无奇的吴煌却是深得陈浮生好感,颇有惺惺相惜的感觉。

送吴煌三千进去后门口只剩下了歪着脑袋看着陈浮生的灵秀女子,陈浮生笑了,“慕容般若,看什么呢?”

站在门口的女子小大人般叹口气,“还不算太榆木,终于猜到我的名字了。陈浮生,现在坐飞机还会恐高么?”开口却是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陈浮生愣了愣,“还会出汗,不过忍得过了。”

“好吧,哪天有空记得带上曹姐姐去西藏拜拜菩萨,坐火车太慢了曹姐姐会难受。曹姐姐在大昭寺许过一个愿望,她不肯跟我说,你哪天知道了记得告诉我。”女子今天穿了一件宫装绣裙,脚上是一双花纹繁复的绣鞋。不等陈浮生招呼一个人安静的走进院子。

陈浮生挠挠头苦笑一声转身走进大门。

四合院内早已摆好了一张红木长案,上面摆了一个积满香灰的黄铜香炉,炉前放了一溜的瓜果贡品。这架势看得在场的人一头雾水,什么时候小孩生日酒还要拜神仙了?

待得时辰差不多了陈浮生走进院子中央,开口,“各位长辈朋友,今天是本人一双儿女的周岁生日,大家肯赏脸来喝杯酒,我陈浮生在此谢过诸位。”说完抱拳朝四周行了个江湖礼。顿了顿等大家停止了议论陈浮生接着讲话,“在此还有一件事要宣布,今天小儿陈平要正式认一位义父,也请各位见个礼。”话音一落很多人开始议论起来,都在猜测这个人是谁会有这么大的面子。傅颖和李夸父对视一眼压下内心的惊讶,继续等待下文。

王虎剩抹了抹头上的中分头走到陈浮生旁边,也是一个抱拳礼,“各位兄弟朋友前辈后辈,我是王虎剩。”嗤笑一声似是自嘲,“大家也不用猜了,我就是个无门无派的野路道士。”甩了甩头顶的风骚中分,丝毫不在意旁人眼中的诧异继续讲话,“但是陈浮生是我的兄弟,我愿意把他的儿子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养!”人群中的王玄策摸摸鼻子无奈的笑了笑,陈庆之则是丝毫表情没有,一双狭长的无情眸子冷冷的注视着场内的人。

虽然主角好像在讲笑话,在场的人一个也没笑,能够有资格走进华夏会这一方小小四合院的人断然跟以貌取人的陋习没有多少交集。

不过终究还是有人站了出来,李夸父。

“陈浮生,我也希望替蒹葭抚养一个孩子,既然男孩已经有义父了,那就把女孩给我做个干女儿吧。”李夸父站出来讲的一席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陈浮生眯起眼睛仔细的打量起李夸父来。

这个时候傅颖站起来款款一笑,“陈浮生,这件事是我答应下来的。”

陈浮生面无表情看了傅颖很长时间,似是在思索,最后展演一笑,“您是蒹葭的母亲,我尊重您的意见。”

“那你是同意了?”傅颖又确认了一句,陈浮生点头。

然后人群后面门的方向响起一个声音,“我不同意。”这平淡声音没有一丝烟火气却又让人生不起反驳之心。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看过去,从门外走进来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眉目如画,“陈平我不管,但是陈安不需要有干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