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二狗的妖孽人生2续集
!!! 书籍打开一个我们不知道的世界 五彩缤纷 让我们去坦然面对平凡的生活,米花书库是您最好的朋友 !!!
第41章 有所为有所不为回顶部章节目录


陈浮生从小夭那间房子出来时刚刚凌晨三点。

凌晨三点,正是一个人睡觉最深的时间段,即便是上海这样的世界级繁华大都市也难得的安静片刻,少了一些白日的喧嚣,多了一丝夜晚的清爽,让人从头到脚凉个通透。

从酒吧过来时开的张兮兮的车,出来总不能再把人家的车开走,更何况车钥匙陈浮生早已放在了客厅的桌子上。其实走出小区拐个弯就是一条主干道,出租车很多〖米〖花〖书〖库〖 http://www.7mihua.com,但陈浮生选择步行。漫无目的信马由缰,走到哪里算哪里。

张兮兮的意思陈浮生很明白,他不是个不开窍的木头,恰恰相反他比大多数人还要聪明还要更能看穿一个人的心思。张兮兮那扇门并未上锁,所以他在小夭的房间里待了不到一个小时便离开了。陈浮生其实不怕瓜田李下之嫌。

张家寨的那个疯癫老头子教他背的书他一句都没有忘,《后汉书》卷八十一:然则有所不为,亦将有所必为者矣;既云进取,亦将有所不取者矣。只要踏进那间房,小夭便成昨日黄花。

不知不觉间天已经开始蒙蒙亮,路上也有了赶早班的人们。上海就像是一座拧紧了发条的华丽老钟,光鲜表面的背后则是一环扣一环的紧密零件,每一个齿轮都被催转的飞快,一刻也不能停歇,直至报废。

“狗犊子,真的是你啊!”就在陈浮生出神的时候身侧突然传来一句极为熟悉的声音,抬眼一看,陈浮生笑了,前面不远处居然就是阿梅饭馆,而那句熟悉的狗犊子自然只有李晟那个小兔崽子才敢叫。

陈浮生停下本就缓慢的脚步,转身,露出个似笑非笑的诡异神情看着越来越近的李晟。

李晟如今已经上了高中,身材拔高不少,早已经不是那个整天跟人打架的小屁孩了。学校离家挺近,所以他每天还是回来睡觉。

“大老远的还以为看错了呢。咦?你的那些牛叉保镖呢?”李晟走到陈浮生面前,瞧了瞧左右没有一个人跟着。李晟个头已经不比陈浮生矮多少了,虽然还是张娃娃脸但说出的话总是透着那么一股子老气横秋。

抬手拍了拍李晟的肩膀,“小兔崽子怎么起的这么早?”陈浮生对李晟终究是板不起脸来。

“别说这个,还没找你算账呢,以前你教我的拳法路数不对吧?”李晟斜睨着眼睛看着陈浮生。

陈浮生有点惊讶,“是啊,不是全套。当初你的骨骼还没定型,一些比较激烈的路数没有让你练,况且你也就是跟同学打个架,教给你的东西应付那些小场面已经足够了。”末了又追问一句,“谁告诉你这些的?”

李晟有些不满的撇撇嘴,“还以为那是什么秘籍呢,害我起早贪黑的练了大年半,如果不是碰见沈老头还不得被你个狗犊子糊弄一辈子啊。”

这时陈浮生猛然注意到李晟身上穿的黑色运动服有一大半面积居然是湿漉漉的,上海昨夜没有下雨,李晟又不会傻到穿着衣服去黄浦江游泳,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汗水。

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李晟,“沈老头很厉害吗?”再次抬手拍了拍李晟的肩膀,不过这次连带着用手捏了捏他的筋肉骨骼。

李晟肩膀一抖便从陈浮生的手间抽出身来,“不是我替沈老头吹牛,像你这样的随便上去两三个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扁扁嘴巴似是对陈浮生问的问题极为不满,就像自己受了侮辱一样。

陈浮生乐了,呵呵笑了两声,“练了多久了?”小兔崽子知道护着师傅是好现象,至少不会长成白眼狼。

“快一年了。沈老头喜欢在江边打拳,每天早晨我都要跑七八公里到滨江公园找他。”李晟叹口气满脸郁闷,“那个老变态,每次去了先摸我衣服,没被汗水打湿就证明我是偷懒坐车过去的,然后就让我滚蛋。”

陈浮生哈哈大笑,“果然是个有趣的老人。”瞅了一眼还在郁闷的李晟,“这是你的机缘,要抓得住。大道理我就不说了,你都懂,以前有个老头子跟我说过一句话:弱者养之以至于刚,虚者养之以至于充。我觉得有道理,说给你听。”

李晟挠挠头发,“什么意思啊?之乎者也的烦不烦啊。”

陈浮生也不解释,开口问别的,“沈老头练的什么路数?也是八极拳?”

李晟摇摇头,老气横秋的答道,“错啦,他练的拳法很常见,就是太极拳。第一次见面那老头子只用一只手就把我凌空推出去了四米远。”偷看了陈浮生一眼,“别说我不争气,是那变态太厉害,再说了也是你教的不好。”

陈浮生敲了李晟脑门一击,“输给他不是挺正常的吗?你赢了才奇怪呢。拜师了吗?”

李晟摇摇头,应该是没有,不然也不会张口闭口沈老头了,“沈老头不收我,他说哪天我能在他手上走过五招了就收我做关门弟子,不然也不用打着他的名号到处丢人现眼。”看李晟一脸吃瘪的样子,很显然这句话打击到了他的自尊心。

拍拍李晟的肩膀陈浮生没说什么话。小孩子受点挫折是好事,往小了说是让孩子经得起打击,哪里倒了哪里爬起来;往大了说是让孩子不至于目空一切,对这个社会保持一份应有的敬畏之心。

“对了,你怎么现在来我家啊?”李晟仰起头看看天,太阳还没升起来,也看不见星星,灰蒙蒙的大概六点钟左右。

“纯粹路过。”陈浮生笑眯眯的朝李晟回答。

李晟听完朝陈浮生竖起根中指,“狗犊子你说一句是来看我的会死啊?”往前走了几步忽然又说了一句,“不过你够实诚,我喜欢。”

两人回到阿梅饭馆时胖胖的老板娘刚刚做好一家子的早餐,看见李晟领着个挺面熟的人进来一时有点愣神,还是李晟他老子反应够快,手指点着陈浮生讲话都有些结巴了,“二,二狗回来了!”话刚说完就被老板娘从后面拉了一把,“你个挨千刀的还喊什么二狗啊,该叫陈老板了。”陈浮生在上海开的皇后酒吧着实让那群江西帮震惊了,连带着对阿梅饭馆都客气了许多。

不由分说被老板娘按坐在饭桌旁边,陈浮生苦笑一声,揉揉肚子还真是有些饿了。

给陈浮生和自己各倒了一杯酒,干瘦的老板举起酒杯,“不管你是陈二狗或者陈老板,在我们眼里还是把你当成一家人一样。我呢,是东北人,你也是东北人,在外闯荡的遇见个老乡不容易。啥也不说了,干!”说完老板只一口便把酒杯里的酒抽干了。干瘦的老板虽然没长东北人特有的一副高大身板,但是某些地方还是保留了一些让陈浮生感觉很熟悉的习气。陈浮生捏起酒杯也是一口饮尽,喝完这杯酒老板娘看陈浮生的眼神柔和了许多。

陈浮生看了看几人忽然开口,“李唯呢?怎么只有四副碗筷?”

胖老板娘干笑了几声,“李唯那丫头上大学了,平时也不怎么回来。如果你昨天来还能看见她。”干瘦老板看着陈浮生欲言又止最后叹了口气继续倒酒喝。

早餐也算丰盛,一桌四人吃了半个小时。等老板娘夫妇二人收拾东西去厨房后,陈浮生点着一根烟,“李晟,你姐出什么问题了?”

李晟耷拉个脑袋,“我姐搞对象了,她对象是个混子,我爸妈都不喜欢。”

“那你呢?你觉得咋样?”

“我啊,其实我不是瞧不起混子,你也是混子出身混到现在也算是个人物了。但是我看那犊子纯粹就是想跟我姐上床,偏偏我又打不过他,真郁闷!”李晟捏了捏拳头。

陈浮生哦了一声,扭头问李晟,“你姐是什么学校?”

李晟回了一声,“上外,松江大学城里的上外。”然后抬头,“陈哥你是打算帮我吗?”

陈浮生挑挑眉毛露出个古怪的笑容,“即便是看在今天这顿饭的份上,我也得去看看不是?”
第42章 金风玉露一相逢回顶部章节目录


跟老板夫妇打了一声招呼,让胖胖的老板娘给李晟学校请假,老板娘想了想就照办了,然后陈浮生李晟二人直接叫了辆出租车朝李唯的学校杀去。中途陈浮生打了个电话,说了个地址便把电话挂掉了,不多的言语却把旁边坐着的李晟听的热血沸腾。

“狗犊子,你能叫来几个小弟啊?以你上次的排场估计能有五十个吧?”李晟在心里意淫着,扭头问陈浮生。

陈浮生笑了笑,从兜里抽根烟出来朝李晟比划了一下,“会抽烟吗?”

李晟点头又摇头,“会抽,但是不想抽,像我这种年纪抽烟**的成分多一点。”

陈浮生把烟点上,轻轻的吹了一口气,“其实跟人打仗人多人少不是最重要的。”扭头正视李晟,右手食指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重要的是这里。张家寨的山里有很多畜生,五百斤的野猪王,几十几百只的狼群,还有喜欢蹲在树上瞄猎物的山猫,但我跟富贵进山它们全都是猎物。”

李晟切了一声扬手打掉了陈浮生半举着的手,“智商再高一砖拍倒,长得跟个豆芽菜似得以后能不能把上马子都是个问题。”

陈浮生无语,叹了口气,“翼德可为将,却不可为帅啊。”都说是三岁看到老,李晟十五六岁陈浮生多少也能看出些端倪了。

不到一个小时车子开到上海外国语大学松江校区,下车,径直往校园里走去。李晟是个如假包换的学生,陈浮生除了微弯的背脊以及有些土鳖的捏烟手势外根本就是个标准的成功人士扮相,一路走去没有丝毫阻碍。

八点多钟正是上课时间,校园里没有多少行人显得有些空荡。陈浮生一路上都在不紧不慢的抽着烟,李晟则有些小紧张。

“学校这么大,你知道你姐现在在哪里吗?”再转过一个弯陈浮生发现前面的路依旧很长于是一把拉住了自告奋勇带路的李晟。

李晟挠挠头发环视四周也是有些迷茫,指了指前面,“我只来过一次,大概记得就是那个方向啊。”

陈浮生听完李晟的话索性不走了,在路边找到一条长椅坐下,李晟跟着也坐在旁边,俩人就在路边一个抽烟一个发呆。渐渐的人多了起来,应该是下课了。

“大学里的漂亮妞真多啊。”看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路人之后李晟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感叹,半晌也没听见回应李晟有点怒了,“狗犊子你有没有在听我讲话?”

“恩,其实大学校园是中国已成年未婚女子最多的地方。”陈浮生随口调侃着头也没抬,手里始终没有放下那根香烟。

“切,就吹吧,听张胜利讲你根本没有进过大学。”李晟满脸的不屑,“没进过大学还敢意淫学校里的女人,瘪犊子一个!”

陈浮生笑了笑没有讲话。

突然李晟捅了捅陈浮生后腰然后小声说,“狗犊子你快看,这个妞怎么样?是我喜欢的类型。”

陈浮生抬头看了看不远处慢慢走来的一个学生装扮的人,只看了一眼便剧烈咳嗽起来,似乎是被烟气呛到了喉咙,等稍稍平复了以后陈浮生点头,“恩,确实不错,我看他年纪也就十五六岁,跟你差不多大小,如果你能追到手是你一辈子的造化。”拍拍李晟的肩膀送过去一个鼓励的眼神。

“真的只有十五六岁?你不骗我?”李晟眼睛直直的盯着对方慢慢走过来,“虽然穿衣服有点中性化,走路也有点大大咧咧的,不过我喜欢。”李晟嘴里说的这名女子有一头垂到耳际的如漆黑发,手里捧了一本厚厚的书,此时正在一边走路一边低头看书,远远看去确实有那么一股子独到的气质,虽然看不大分明长得到底什么样。

“拼了,就当是问路,反正问谁也是问。”李晟受了陈浮生的鼓动脑子一热站起身理了理衣服朝女生走过去。

挡在对方必经的路上待对方离自己只有两米远的时候李晟挠挠后脑勺开始搭讪,“那个,美女,你知道国际金融贸易学院怎么走吗?”边说边偷瞧了对方一眼,不过对方始终没有抬头一直盯着手里的书。

女人左跨一步,显然是想绕过挡路的李晟,李晟心一横也跨了一步,还是挡在路上,“只是问个路嘛,何必这么害羞呢?如果不好意思讲可以加我QQ告诉我嘛,你QQ多少?”喋喋不休的李晟看来是铁了心要搞出点什么来。

陈浮生仿佛可以看见女生额头垂下了几根黑线,一个人开始闷笑,又不能让前面的两个人听见,憋得胃疼,手里的烟已经笑的抖到了地上。

又僵持了将近两分钟,女生不管左跨右跨始终被李晟挡在前面,终于忍不住了,抬起头怒视李晟,李晟看见对方的脸心里咯噔一下子,“怎么这么面熟?不会是姐的同学吧?”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对方开口了,声音虽然有点柔和但百分之百是男性的声音,“Q你妹啊,老子是男的!”这次轮到李晟脑门上垂黑线了,“男……男的?”回头看了一眼陈浮生,只见陈浮生早已笑的歪倒在长椅上了。

李晟总算是明白过来了,“我艹!狗犊子,你玩我!”边说着话边朝陈浮生冲过去,右手拳头捏的紧紧的。拳头是冲着陈浮生的肩膀砸去的,不过半路上就偏离了目标,只因为一双修长白皙的手在他的拳头上轻轻的拂了一下。

李晟心脏一紧,暗叫一声不好,“云手!你敢用太极招呼我?”中途变招收拳,使出站梅花桩的劲力稳住身形,抬头看前方,发现刚刚那个人已经站在他的面前,就在他和陈浮生的中间,左手里的书依然没有合上就那么平托在手心里。

“三叔不是谁都有资格打的。”淡淡的一句话从像极了女人的少年嘴里说出来,却给人一种完全无法忽视的压迫感。

李晟彻底呆滞了,“你是三千?你怎么变成女人了?”

三千额头又有几根黑线垂下来,从牙缝里挤出来一个字,“滚!”

陈浮生笑够了,从长椅上站起来看了李晟一眼转头问三千,“三千,怎么在学校里了?诸葛老神仙呢?”

三千合上手里的厚书,“三叔,师傅在附近的一个小区静养,我来这里是替他拜访朋友的,顺便去图书馆查些资料。”

陈浮生斜瞟了一眼三千手里提着的书,封皮上一行金字,《风险价值》,点点头,“怎么也不跟我联系一下?”

三千道,“师傅说随时可能会走,我也不知道你现在在上海,所以就没有急着联系。三叔你有空可以去拜访一下师傅。”

陈浮生想了想然后摇头,“算了,既然是静养,我就不去打扰了。”

然后三千又问起了陈浮生李晟两个人的来意,陈浮生简单说了一遍,三千听后笑了笑,“这种粗活还是我来做吧,三叔你休息一下。”说完看了看旁边仍在发呆的李晟,“你带路,变态男。”

李晟挤出个笑脸,“三千,真的是你啊?几年不见怎么长这么女人了?”说着就要去勾三千的肩膀。

三千扬手打掉李晟的胳膊,咬了咬牙,“离我远点,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