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二狗的妖孽人生2续集
(畅游书海,品尝文化,陶冶情操,彰显智慧。米花书库为您营造舒适阅读环境而努力,希望书友继续支持。)
第37章 赛道寂寞回顶部章节目录


“三分钟后前面会有一个60度的右转弯!”看了一眼腕表,姜子房冷静的提醒陈浮生。仅仅十分钟不到,前面的F430已经把距离拉到了接近三百米。“从静止加速到百公里时速,法拉利F430的官方最快数据是4.2秒,这个小妮子用了5秒,真TMD的火爆!”血液在燃烧的声音!哆嗦着手点着一根被攥成波浪型的香烟,姜子房大口的吸进烟气然后再喷出来,整个面部仿佛烧着了,烟雾弥漫中只有一双贼亮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恍惚间仿佛耳边再次响起那些早已忘记的原本远去的声音。

是谁在夜风里边哭边喊,“子房,别再赛车了!”又是谁在敲着引擎盖冲自己狂吼,“老姜,加油啊!”还有那个把自己的爱车砸成一堆废铁的人,“姜子房,你就是一个垃圾!”

过去的过去了,过去的仍在发生,过去的仍未发生。

随着高速公路弧度的出现,前方的红色跑车果然稍微减速了。不等姜子房提醒,陈浮生马上踩满油门准备入弯。但凡开车的人都懂入弯要减速,尤其是飙车,稍有不慎即车毁人亡。但是这条常识对癫狂状态的人不起作用。230公里的速度过弯,裴戎戎盯着后视镜里越来越近的帕萨特心里暗骂一声疯子,稍稍右打方向盘让出外车道的空隙。这辆F430是她去年花自己的钱买的礼物,她可不想再次被这挨千刀的破烂帕萨特刮花了。

弯道很短,几个呼吸间的事情。出弯道,还是差了半个车身,扭头便可以看见右前方车窗里的模糊人影。

“我艹!今天遇见行家了。”姜子房狂拍着自己的大腿,叼在嘴角的烟几乎掉下来。陈浮生咬紧牙腮帮子坟起死死的盯着前方,身体早已绷得紧紧的仿佛富贵那把牛角弯弓。

前方跑车里的裴戎戎嘴角露出一个漫含三分不屑的笑容,随手拨动方向盘下面的换挡片,马上又把距离拉开了。前面是一段漫长的直线公路,超车无望。

“麻痹这小妮子玩我们呢。”姜子房估摸着前面车子的时速,发现对方总是加速拉开一定距离然后再降下来,保持不远不近的车距,既不让陈浮生轻易超车又不至于让他看不到车尾灯。“这是猫抓老鼠啊,浮生她在挑衅你。”姜子房无比郁闷,当年的一代车神何曾有过被车尾灯嘲笑的时候,这幅画面如果放在十几年前足可以放翻一路的观众了。

想来也是,一个女人凌晨两点叫一个男人出来说跑一圈沪宁高速,绝不仅仅是赛车那么简单,姜子房摸摸下巴上的青色胡茬,回味着飞上半空的那两片白色物体,那么现在前面车里的女人岂不是真空包装了?哦上帝啊,仅仅是想一想便已经让人热血沸腾了。

女人啊,总是让人琢磨不透的物种。看穿了对方的心思,姜子房已经不怎么在意结果了,因为陈浮生在接到电话的那一刻便已经赢得了这场比赛的胜利。呼出一口气,把手里的烟屁股摁进烟灰盒,姜子房仰躺在靠背上盯着车顶,耳边只有发动机的轰鸣以及车窗外的呼呼风声。“子房,我只是个小女人,我很怕哪天你开车出了事情还要我去给你拖尸体啊。”夜晚,小窝,女人,油腻的车架,沉默的男人,“既然那些东西你说放就能放下,为什么赛车就这么要紧啊?”女人继续哭泣,男人继续沉默。摇摇头,姜子房嘴角抽搐一下,口腔里一丝若有若无的苦涩味道在回转。

270公里的路程跑完,陈浮生终究是没能超过前面的法拉利哪怕一次。从上海真如出口下来,两辆车不约而同的停在路边。荒凉的地方,没有房屋没有人烟,只有一前一后两辆汽车散发出来的灯光在夜幕中画出了一圈昏黄的光晕。

车门打开,裴戎戎款款走出精致的跑车,陈浮生也钻出来斜靠在汽车前脸上随手点燃一根香烟,舒舒服服的朝天喷了一口,烟雾在半空慢慢变幻着形状最终归于无形,姜子房也钻出车门,就那么站在汽车一边。裴戎戎走过来站在二人面前,也许是没有了内衣的包裹,陈浮生总觉得这小妞的胸部比上次见面时大了一些。

妩媚的笑了笑,“看够了吗?”裴戎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陈浮生右手捏着香烟,左手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露出个有些犯傻的笑。接着裴戎戎转头朝姜子房开口,“如果你的鼻子再敢往前凑一厘米,我保证它天亮之前会和你的脑袋分家。”笑眯眯的,没有一点怒气,只是姜子房马上站直了身子摸摸鼻子,心里嘀咕一声:真香,今晚的油钱赚回来了。

拢了拢被夜风吹散的头发裴戎戎也靠在帕萨特的引擎盖上,双臂环胸眼神幽幽的看着天边的星星,“估计这是我最后一次飙车了。”扭头看着陈浮生,右手抬起食指中指比划了一个V字型,“能给我一根烟吗?”

陈浮生从口袋里摸出那盒红南京,抽了一根放在裴戎戎的指间夹好,然后丢了一根给姜子房,又摸出一只打火机,给裴戎戎点上。依旧是印着**女郎的极品打火机,不过被陈浮生整个的攥在手里,裴戎戎没有看见,不然免不了又是一阵冷嘲热讽。

应该是不常抽烟,裴戎戎有模有样的吸了一口,马上涨红了脸开始咳,丰满的胸部一阵一阵的上下颤抖,旁边的姜子房两眼发直眼球几乎掉出来。

陈浮生呵呵笑了一声抬手帮裴戎戎捶了几下后背。过了好一阵,裴戎戎终于平静下来,撇撇嘴,“你这烟真的是红南京吗?”瞅了瞅手里的烟终究是没再抽一口,就那么夹在指缝里任它慢慢燃尽。

陈浮生呵呵笑了一声也没回话,继续抽着自己手里的烟。

“上个月,父亲跟我说他打算退居幕后了。”看着香烟上慢慢燃烧的火星裴戎戎略显落寞的开口讲话。裴昌雀要退居幕后,这条消息已经足够让半个江南的金融秩序消化很长很长的时间了。

陈浮生也没回头,抽了一口烟喷出烟雾,“你自己做好准备了吗?”淡淡的语气,仿佛在说一件毫无概念的事情。

“我不知道。”摇摇头,裴戎戎犹豫着,“以前在外面玩了那么久,现在回想起来几乎没留下什么印象。很担心以后的某一天回想我现在的生活也会觉得没有丝毫印象。”指了指几米外的红色跑车自嘲的笑了笑,“这是去年我拿到董事分红后给自己买的礼物,曾经惦记了很久的玩具,可是拿到车那一天我想不起该要和谁去开上一圈,在车库里扔了一年。”看了眼陈浮生,“这次来南京拜访钱老爷子突然想起你来了。”

陈浮生微微点头,“人生不能行胸怀,虽寿百岁,亦为夭。人活一世总要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曾几何时,那个少年,当被问到这句话时脱口而出,“我要替三叔拉二胡,还要帮三叔扇扇子。”脸上露出个连自己都未觉察到的笑容,陈浮生喷了口烟气扭头问裴戎戎,“你喜欢做什么?现在的生活是你想要的吗?”

裴戎戎有些迷茫,这个从小就被放在董事局会议上坐个小板凳做旁听生的女子,早已习惯了把股市当提款机把商场当游乐场,那个强势如狼王的强大父亲为她安排的路本就不用她过多的操心,一路走下去便可以轻易取得让人咋舌的成就。但是,她自己想要做什么?她想要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一直无忧无虑的裴戎戎极少思考这个问题,或者说她是在刻意的逃避这个问题,三年前进入董事会后便更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思考这个问题。生在这样煊赫的家庭,是幸运亦是不幸。

沉默了一会儿,裴戎戎突然仰起脸,一脸的笑容,“陈浮生,三年前我跟父亲说我玩够了,也找到了目标,你可知道当时我定的目标是什么吗?”

陈浮生眉毛挑了挑,表示不解。

裴戎戎呵呵笑了几声,“不告诉你。”

也学着陈浮生的样子把手里已经燃的只剩屁股的香烟弹了出去,“还是要谢谢你,肯大半夜的爬起来陪我疯一次。以后我们再见面的机会估计会少很多。”前走几步站到陈浮生的面前,裴戎戎伸出右手,“以后欢迎来浙江玩。我叫裴戎戎,即将成为浙江裴氏集团的董事长。”陈浮生哈哈大笑,也伸出右手跟面前的靓丽女子进行了一次极为正式的握手礼。
第38章 拜山头回顶部章节目录


就在二人把手刚刚握到一起的时候又从高速路上滑下来一辆车,黑色的BenzS350,挂的浙江牌照。

裴戎戎扫了一眼车牌,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抽回被陈浮生握住的手,“陈浮生,今天下午我去拜访钱老爷子和黄阿姨,如果你也来我们还能一起吃个晚饭,晚上的飞机回杭州。”说完这句话,裴戎戎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放在帕萨特的引擎盖上,“这是那辆车子的钥匙。”指了指红色的法拉利,“我很喜欢这辆车的颜色,不过以后在浙江很难有机会开了。所以,先寄放在你这里,哪天我董事长当累了就来找你赛车。”说完裴戎戎转身朝奔驰车走去,打开车门时抬起右手摇了摇,并没有回头,她知道陈浮生一定在看着这里,抑或者这本就不是在向某个确切的人道别。

目送裴戎戎钻进黑色奔驰车然后车子再次驶上沪宁高速,陈浮生仰躺在车盖上,双手叠放在脑后,一语不发仰望天空,此时正是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刻,黑色的夜幕下看不见几颗亮星。姜子房只是望着黑色奔驰离去的方向默默的抽着烟。

一根烟的功夫,然后姜子房咂了咂嘴,随手抄起裴戎戎放下的车钥匙,“真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姑娘,就是懂事,不管输赢都给彩头。”踢了踢陈浮生的鞋子,“走了浮生,大半夜的,那小妮子既然肯把车子放你这里以后肯定还会再回来的,别这么猴急。”

陈浮生撑起身子,苦笑一声摇摇头,“姜叔你误会了,我跟这小妞没什么的,也就以前一起玩过彩弹枪。”

姜子房右手一扬嘴里切了一声摆明了不信,甩手把钥匙扔给陈浮生然后自己钻进这辆破破烂烂帕萨特的驾驶室。陈浮生郁闷,张张嘴却没有再反驳,接过抛来的钥匙朝红色跑车走去。打开车门坐进去,陈浮生拍了拍方向盘心中一阵无语,F1赛车专用方向盘,有这东西再加上最高320公里的时速,就是把那辆帕萨特装上螺旋桨也追不上啊。陈浮生心里嘀咕了一句什么然后副驾驶上的一件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看见这件东西陈浮生笑了,不可遏止的大笑起来,放下车窗朝帕萨特喊了一声。“姜叔,有件东西送你。”

坐在方向盘后面正在点烟的姜子房听到陈浮生的叫声着实激动了一把,嘴里叼着的烟也掉了下来,“什吗?车里还有好东西留下?”迅速的打开车门朝法拉利跳去。

“我艹!感情那东西是个超市货啊!”姜子房接过陈浮生手里递过来的一个挺精致的包装盒,里面的东西已经不翼而飞,“本来打算回去的时候顺路把东西捡了呢!我艹!”骂归骂姜子房也是笑了起来,“早知道是这样我还不如在家里打游戏呢,被个小妮子糊弄了一路啊。”

陈浮生发动车子,随手打开车上的音乐播放器,里面只存了一首歌:TravelingLight。英文歌曲陈浮生听不懂也极少听,但是这一首感觉很好,略显沧桑的男声唱着听不懂的旋律陈浮生尾随着前面的帕萨特朝南京方向驶去。也许裴戎戎就是听着这首歌和自己飙了一路吧。

回到南京天刚刚亮,随便找个大排档吃了点早餐,二人回去补觉。

下午,陈浮生准时来到钱子项家里,裴戎戎已经来了一会儿正在陪着黄丹青聊天。看见陈浮生进来裴戎戎看了他一眼也没打招呼,陈浮生笑了笑喊了一声阿姨便也坐在一旁安静听着两个女人唠家常。

黄丹青拍拍陈浮生的膝盖,笑呵呵的说:“浮生啊,你有时间了记得多陪陪戎戎,干妈老了,跟你们年轻人疯不起来啦。”

陈浮生呵呵笑了一声,“我看干妈一点都不老啊。”一脸的真诚让人挑不出半点瑕疵。

黄丹青笑骂一声,“臭小子也跟干妈油嘴滑舌了。”陈浮生挠挠头陪着黄丹青一起笑着。

这时钱子项从书房走出来看见陈浮生后瞪了他一眼,“浮生,过来一下。”说完走回书房。陈浮生朝身旁的二人吐吐舌头扮了个鬼脸往书房走去。

走进书房钱子项正站在一面书架前翻着一本厚厚的书,陈浮生走进去带上门然后站在钱子项身后没出声,安静的等着。过了几分钟钱子项合上书放回书架回头看了陈浮生一眼,指了指一旁的椅子示意陈浮生坐下,然后自顾自的坐回书桌后面的躺椅。

“浮生,知道裴戎戎这次来南京是做什么的吗?”钱子项首先讲话了。

钱子项应该不知道自己凌晨两三点钟还在跟裴戎戎飙车,所以陈浮生摇头。

看了陈浮生一眼,钱子项接着说话,“裴戎戎的老子裴昌雀打算退休了。裴昌雀你应该听说过吧?娶了个很有势力的老婆,自己也非常了不得。”

陈浮生点头示意自己知道这个人。

“裴昌雀如果退休一定会在退休之前给他的宝贝女儿裴戎戎打点好一切的,他那些一起闯天下的老部下会有一个比较大的变动。”哼了一声,“裴昌雀这种人做事滴水不漏,肯定不会留下丝毫隐患给裴戎戎的。如果他最后不来一手杯酒释兵权枉我跟他一起蹲了三年牛棚。”

陈浮生了然,一些人,即使天生反骨也不会轻易作怪,可是一旦某天可以压制住他的法宝消失了他必然会探出头来兴风作浪。裴昌雀当得起那根定海神针压得住那些牛头马面,裴戎戎不行。

点点头,陈浮生开口,“裴昌雀退居二线裴戎戎过来是什么意思?”

斜了一眼陈浮生,老狐狸钱子项冷笑一声,“臭小子总算抓住重点了,你倒是跟我说说为什么裴戎戎会过来?”

陈浮生思索一下,斟酌着用词,“按照您说的裴昌雀的谨慎性格,他如果想让裴戎戎站得稳,除了拔几根钉子还会再上几层保险,那么裴戎戎是来拜山头的。”

瞪了陈浮生一眼,“不要学的那么草莽气!什么拜山头?就是找外援来了。”钱子项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书桌发出笃笃的声音,似是有些不满,“只有这些了?”

陈浮生挠挠头,有些迷惑,偷偷看了眼瞪着自己的钱子项,又重新理了理思路,“裴昌雀是个商人,在商言商,他是不会单纯的相信人情的。那我估计裴昌雀让裴戎戎带来了一些我们不好拒绝的东西。”

讲完这些话陈浮生又被瞪了一眼,被黄丹青压制久了的钱子项似乎很喜欢在言语上打压陈浮生,“别跟我说‘我们’这两个字。你记住了,无论裴昌雀送来什么东西我都不会要,都是你跟他之间的事情。我不想知道,你也别跟我说。”

陈浮生深深点头表示自己完全记住了。钱子项摆摆手,“你出去吧,多陪陪你干妈,还有戎戎要多联系。还是那句话,裴戎戎是座大到难以想象的金矿,至于可以挖到多少金子,就看你的本事了。我最后提醒你两句话,第一句,人心大可用;第二句,切勿弄巧成拙!”

陈浮生走出书房,黄丹青已经去厨房忙活了,裴戎戎给她打下手。女人年轻时有容貌嗓子身材,但这些东西都会过期。黄丹青喜欢做饭,变着法的伺候钱子项的胃,直到现在黄丹青一瞪眼仍能把钱子项镇住。

三十分钟不到,做好的菜肴开始一盘一盘的传过来,几人相继落座,钱子项也从书房慢慢踱出来,手里还端着一只紫砂茶壶。饭桌上都是一些很常见的菜色,但是从黄丹青手里出来自然带上了它独特的味道。

席间,钱子项只顾埋头吃饭,黄丹青忙着给裴戎戎和陈浮生夹菜,裴戎戎和陈浮生对视一眼均是一笑,只是这相视一笑看在黄丹青眼里就似乎是两人之间有了那么一点感觉,心说自己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只差没有笑出声了。但任她怎么猜也猜不到这俩人大半夜的早已见过面了。

眼看吃的差不多了,裴戎戎首先开口:“钱伯伯,今天除了来看望您和阿姨,还有另外的一些事情。”钱子项恩了一声看了一眼陈浮生,陈浮生微微点头心说肉戏总算来了。

“我爸爸他对公司的某些产业做了一点调整,现在急需寻找几个合伙投资人,您看怎么样?”裴戎戎继续说,但是钱子项又是只看了一眼陈浮生便继续吃他的饭,陈浮生略带歉意的朝裴戎戎一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方面的项目?这些事情你可以跟我说。”这下轮到裴戎戎无语了,瞪了陈浮生一眼,那意思分明是在说早知道是这个样子凌晨的时候就带上计划书让你直接签了。

“主要是集团旗下分公司控股的快速消费节点,由于结构调整空出了一些需要招投或转让的项目,看你有没有兴趣。”裴戎戎恢复了惯常的形象,冷静,智慧,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强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