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二狗的妖孽人生2续集_第35章 犁地三尺
/书籍可以打开心灵的窗户,书籍是人类的最好朋友,阅读让您开阔眼界,开拓思维,精彩的图书可以启迪智慧,让米花书库成为您的好朋友吧!/


接下来的一个礼拜,狗王俞含亮亲自拜访了南京城里的几位老人。然后南京这座六朝古都被大大小小的帮派集团团体翻了个底朝天。

虽然魏千岁被人砍死在山东,但是当年千岁座下第一疯狗的威名仍在,更何况如今出了个比魏千岁更阴狠的猛人。所以这份面子要给。只是龚小菊仿佛是人间蒸发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随后江苏省举行了年度首次的铲除黑恶势力的专项行动,抽调上千警力在全省范围内进行了一次拉网式的大排查,打掉了多个具有代表性的团伙犯罪组织,破获了一批积压已久的大案要案。轰轰烈烈一个月依然不见龚小菊的踪影。

随着警方行动的落幕,陈浮生等人的心也慢慢放了下来。只要龚小菊不在南京,那么接下来该是竹叶青操心的事情了。人是从她手里溜掉的,这份面子她折不起。www.buuyu.com

第二天,密码酒吧就来了一个人,光头大蒙虫,上海竹叶青最招牌的一名手下。刚一进门,蒙冲满头大大小小的血红妖异莲花便吸引了酒吧里绝大部分人的目光,喧嚣的酒吧难得有个清净的时候。见过纹身的,也见过光头的,但是把纹身直接刻在头顶上的不多见,更何况是这么一位卖相威猛的男人以这么彪悍的姿态出现在酒吧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很多人怀疑他是来捣乱的,已有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开始占据有利地形等待好戏开场。

蒙冲在酒吧大厅里站了三分钟,酒吧也安静了三分钟。然后陈浮生从后台走出来,看到满场的人没有一点声音不禁皱了皱眉头,领着蒙冲走到二楼一个比较隐蔽的角落坐下。

等二人消失在酒吧厚厚的玻璃隔挡后面时,酒吧里如同突然点着了的酒精,砰的一声各种嘈杂的声音马上冲上了屋顶,有摇头的有失望的有叫好的但更多的是骂娘的,当着朋友马子以及各种不认识的人的面居然被一个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的男人震到,所以开始话多了,打算将刚刚丢掉的面子再捡起来。

“重庆没有找到人。”略显阴柔的声音从一个满身彪悍气息的男人嘴里发出来总是让人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听到的声音和发出声音的物体对不上号容易让人失去焦点。“上海还在翻。上海的情况有些复杂,不可能像你们犁南京那样整个的翻过来。”等服务生在桌上摆好酒水离开,蒙冲继续讲着,“有两种可能,一是龚小菊确实离开了苏沪并且没有回老巢重庆,二是有人就近把她藏了起来。老板说第二种情况的可能性大一些。”

陈浮生点头,这一点他也想到了。若说把龚小菊藏起来,上海方一鸣、张枭滑都有可能,更何况还有个被他捅了一刀恨他入骨的熊瞎子赵鲲鹏。

这个张口便是地道苏州软语的河北大汉举起酒杯喝了一点陈浮生刚倒上的红酒,“陈老板,不管你信不信,人不是我们故意放出来的。那个误事的手下已经被我阉了。”说完这话蒙冲盯着陈浮生的脸看了几分钟。

陈浮生笑了笑,“这一点我知道,我想你们也不会傻到以为龚小菊永远不知道他哥哥是怎么死的。”随手翻翻资料,蒙冲还在安静静的喝茶,“重庆怎么样了?没了主心骨的组织是很容易操作的,”

蒙冲点头,“老板坐镇重庆,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等手里一杯茶喝完,蒙冲起身告辞。

陈浮生坐着没动,仔细的思考着蒙冲刚刚说的话,也思考着每一种可能,没有头绪。

藏在暗处的野兽最为致命,冷不丁跑出来咬上一口,躲都躲不掉。所以在张家寨时陈浮生陈富贵兄弟俩宁愿打山里直来直往的大山猪,也不愿意去碰幽灵一般的豹子。

“陈哥,有空没有?我想跟你聊聊。”讲话的是王解放,这个凭着帅气外形和健硕身体在石青峰私人会所混的风生水起的年轻人还是头一回主动找陈浮生聊天。

陈浮生有些意外,拧开一瓶饮料放在王解放面前,“解放,有什么事?说。”

似乎是犹豫了一下,王解放挠挠头,“前段时间小雀曾经问过我一个问题,他问如果小爷和陈哥你走到了对立面我该怎么办。”

听到这句话陈浮生拧盖子的手停了下来,眼睛紧盯着拧盖子的手背一言不发。王解放见陈浮生不讲话于是自己也沉默了。“还说别的话了吗?”陈浮生抬头,“你是怎么说的?”

“别的也没啥,陈哥你知道小雀和我都不怎么爱讲话。”王解放随手捏着面前的饮料瓶子发出咔吧咔吧的声响,“我说谁敢动小爷我跟他拼命!”

陈浮生点点头然后站起身,王解放也站起来,拍拍王解放的肩膀,“解放你放心,谁敢动虎剩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王解放点头,“这我知道,陈哥。小爷他几乎把后半辈子的所有心血全放你身上了。虽然小爷一直不允许我喊他哥,但是他待我比亲哥强。这次过来跟你聊聊天我心里也就舒坦了。”

送走王解放陈浮生在房间里转了两圈,眉头紧皱。最后停下脚步自嘲的笑了笑往门外走去。

随着这件事的风波渐渐停息,陈浮生抽空去钱家把两个孩子接回周惊蛰的那间小公寓。

“阿姨,这些天实在是麻烦你了。”面对着面前这位几乎把自己当成亲生儿子一样对待的黄丹青,陈浮生唯有感激。

“浮生,阿姨呢也没啥大要求,有空的时候把孩子带上来陪陪阿姨,这一点你可以做到吧?”黄丹青常常感叹,如果儿子没有死的那么早说不准现在也有孙子抱了。

对于黄丹青的要求陈浮生唯有点头。

“好了浮生。该吃中饭了,阿姨去给你们炒几个菜。”黄丹青捏了捏在摇床里熟睡的孩子,转身朝厨房走去。

钱子项看着老伴走进厨房扭头朝陈浮生讲话,“这几天裴戎戎会来家里玩,你如果有空就来坐坐。”

午餐并不算非常丰盛,家常的小炒而已,四个人围坐在餐桌前吃饭倒还真有一家子的味道,陈浮生不觉得什么,倒是黄丹青一直乐呵呵的,周惊蛰也在暗自偷笑。吃过午饭又坐了约莫半个小时陈浮生周惊蛰便告辞离开。

陈浮生周惊蛰二人一人抱一个孩子刚走出钱家大门便碰上了陈圆殊,陈圆殊正往小区走。

“姐,你怎么来了?”陈浮生首先发问。

陈圆殊右手提着一个纸袋子,拢了拢被风吹散的头发,“本来打算去看看平平安安,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把他们接走了。”指了指手里的袋子,“这里面是一些小孩的衣服,你一起带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