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二狗的妖孽人生2续集_第31章 五张照片一只小妖
!!! 书籍打开一个我们不知道的世界 五彩缤纷 让我们去坦然面对平凡的生活,米花书库是您最好的朋友 !!!


“老吴,明天我就回南京了。”还是那么土鳖的三根手指捏着一根香烟,陈浮生很随意的讲着话,坐在他对面的是山东商人吴凉,“虎剩和庆之继续留下来帮你。”

顶着经济学博士头衔的吴凉在高中毕业就再没上学的陈浮生面前只有点头的份。时也命也,陈浮生便是吴凉下半辈子遇见的最大的一位贵人。

留下陈庆之王虎剩两人,陈浮生独自乘火车回到南京。下火车第一站便是周惊蛰的小公寓。拿出钥匙打开门,周惊蛰正斜靠在沙发上打盹,几缕松散的头发随意的垂下,微泛潮红的脸颊上丝毫没有留下岁月的痕迹。陈平陈安被放在一张婴儿床里面睡得正香,小手在空气中微微的轻颤,身上盖着纯棉的小被子。ㄨ米ㄨ花ㄨ书ㄨ库ㄨ http://www.7mihua.com

自从把两个孩子接到自己家里,周惊蛰便特意取了一把公寓的钥匙给陈浮生。这次是陈浮生第一次使用。

随后的关门声把周惊蛰吵醒了。睁开眼睛看见面前站着的男人,这个当年全南京最漂亮的女人妩媚一笑,风韵悠长。

“浮生,什么时候回来的?”注视着走到摇床旁边的陈浮生,周惊蛰浅笑开口,“怎么不打个电话好让我去接你。”

陈浮生摇摇头,“今天没什么事,不用那么赶。倒是照顾两个孩子很累,辛苦你了。”转过头刚好碰上周惊蛰的一双美目,一时间愣住了,然后挠挠头,继续轻轻的抚摸两个孩子。留下坐在沙发上的周惊蛰暗自窃喜。有这一句话一个眼神,周惊蛰觉得所有的付出已经值回本钱了。

就在两个人各自沉默的时候,门铃响了。

周惊蛰站起身刚要去开门,被陈浮生止住。然后陈浮生起身整了整衣服走到门前,先开了条缝,待看清楚来人陈浮生一怔,随后一侧身把路让出来,“皇甫姐姐,你怎么来了?”然后朝来人身后看去,“张兮兮?”

走进来的是一身灰装的竹叶青,竹叶青身后还跟着一个人,不是光头蒙冲,是喜欢自称格格的张兮兮。

竹叶青走进来也没看陈浮生一眼,只说了一句话,“原来你真的认识她。”然后就去抱孩子了。留下站在门内的陈浮生和站在门外的张兮兮,张兮兮没有进去的意思,陈浮生也不能关门。眨了眨眼睛,陈浮生首先开口,“张兮兮你怎么找到这里了?”

张兮兮冷笑一声,“陈二狗如今你也算是南京的名人了,想找到你其实并不难。”扫视了一眼屋内的情形,“小日子过的挺滋润的嘛,怪不得把小夭送得远远的。”自从陈浮生离开上海后便再没有交过杂七杂八男朋友的张兮兮如今唯一的爱好就是泡吧,而且只泡一家,皇后酒吧,去的次数之多甚至连夜场皇后袁淳都跟她熟稔起来。至于她为什么泡吧,是想要找到什么还是打算忘记什么,只有天知道。

陈浮生无奈,“进来坐坐吧,很久不见了。”

没有理会陈浮生的话,张兮兮从随身背着的包里取出一个文件袋,浅蓝色,外面盖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印章,递给陈浮生,“这封信是小夭寄给我的,但我知道其实她最想让看见的人是你。”说完转身下楼,没有给陈浮生任何说话的机会。陈浮生拿着那包文件,待张兮兮走远后将门关上,回到客厅。

张兮兮在走过楼梯拐角听见身后的关门声时一屁股坐在台阶上,心里暗骂,“陈二狗你就这么讨厌本格格吗?也才三楼,送我下楼会死啊!”又坐了一会儿,张兮兮气呼呼的站起身噔噔噔走下楼梯。

回到屋里的陈浮生寻了个角落的沙发坐进去,打开文件袋。

里面是几张照片。

第一张,应该是在飞机上拍摄的。一朵一朵的白云占据了照片大半版面,白云下面是深深浅浅的绿色,深色的树林,浅色的农田,其间零星点缀着一栋一栋花花绿绿的小房子。可以看见炊烟。

翻过来背面,是几行字。

兮兮:

我已经在丹麦上空了,突然之间挺想你的。丹麦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干净一些,或许是飞机飞的太高,我离得太远吧。看不清楚近处的风景,也看不见近处的杂质。距离可以产生美吗?或许吧。

————小夭

第二张,背景是蔚蓝起伏的大海,照片中央有一块巨大的石头,石头上面坐着一尊少女的铜像,上身赤裸,两只脚则是鱼鳍的形状。是丹麦著名的雕像美人鱼。

背面同样有几行字。

兮兮:

我很俗是不是?来到丹麦第一站参观的就是这尊美人鱼。今天天气很好,有人采了一束红色的花放在美人鱼的手心里,是玫瑰吗?看不清楚。再问你一个很俗的问题,如果美人鱼还有再来一次的机会,你说她还会再次上岸吗?不过我想现在她想念自己家乡的心思会多一些吧。

————小夭

第三张,画面正中央也是一尊铜像,一位坐在石台上的戴圆顶礼帽的老人,左手握着拐杖,右手抓着一本书,正在以45度仰角看左侧的风景。石台四周是斑驳的地砖,铜像身后有一片碧绿的草坪,再往后则是一栋开了很多扇窗的高大砖石结构建筑物。

兮兮:

我看见了,他就是安徒生啊。小时候最喜欢看他写的童话了,为什么一个人的脑子里会藏了那么多的故事?丹麦是安徒生的丹麦。而我又是谁的小夭?

————小夭

第四张,是一只造型精致的烟斗。纯黑扁平的烟嘴,连接着略有弧度的一颗暗红色斗钵,斗体上刻了无规律的繁复纹理。

兮兮:

你看这只烟斗漂亮吗?我选了很久才决定买下来的。三根手指可以捏住烟斗,不用那么别扭的捏香烟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送出去。

————小夭

第五张,一条街道,夕阳落在屋顶,使整条街道都充满了温暖的黄色光芒。一个扎马尾辫的女孩站在路中央,影子拉得长长的,眯着眼睛,脸上是柔柔的笑容,清纯的像个处女。

兮兮:

生命中永存一个可以去想念的人,单调的生活便有了一份寄托,如同笃信基督的信徒有了一个上帝。其实我很幸福。

————小夭

或许,把兮兮这两个字换成二狗还要更通顺一些。

只有五张照片,陈浮生翻来覆去的看了很多遍,直看到可以把每一个画面每一个字眼都记住的地步。轻轻把照片叠起来,装进文件袋,再把文件袋装进上衣口袋里。

呼出一口气,揉揉脑袋,抬头发现不远处的周惊蛰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而竹叶青则依然在两耳不闻的抱着孩子慢慢晃悠。

【喜欢本作品就来个推荐票吧,每天能推荐一次!今天就先这样了,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