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二狗的妖孽人生2续集
@@与经典同行,打好人生底色;与名著为伴,塑造美好心灵。细心品味米花书库经典名著。@@
第15章 南京浮生回顶部章节目录


吵闹了半夜,凌晨三点,总算有个安生的时候,等大伙都走的差不多以后,陈浮生随手拉住一直没怎么喝酒的陈庆之。

“庆之,象爻最近在忙什么?”

“她?没做什么,一直在家看书。偶尔去王阿蒙那个小书店做做服务员。陈哥打算给她找点事做?”陈庆之不明所以,但还是仔细的说了说。

“恩,从北京回来,我越来越觉得像咱这么走下去没啥出路,所以准备把资源整合一下开个正式的公司。象爻跟着蒹葭学了不少东西,她自己天分也够,这件事我打算交给她去办。”陈浮生把早在回南京的火车上就想好的东西跟陈庆之讲了讲。

“这事交给象爻不妥吧?”陈庆之细长的眼睛微微眯着,明显不想让自己的妹妹有丝毫风险,即使面对的是陈浮生。

“庆之,我知道你的顾虑,自然不会让她一个人去做。而且,她既然肯跟蒹葭学了那么久的经济,自然不想那些道理就那么烂到肚子里。”拍了拍探花的肩膀,陈浮生示意自己完全理解他的顾虑,“如果想好了,明天让象爻来酒吧找我,我等着。”陈浮生说完便朝外走去,留下眉头微皱的陈庆之站在原地思索。

这对相依为命的兄妹,是除王虎剩兄弟外陈浮生招到的第一批人马。曾经为了给失明的陈象爻治病,陈庆之不惜去做个杀手。当初愿意跟着王虎剩走出山西,不单单为了那尊小小的马踏飞燕,更是因为他看见了一个希望,陈象爻的希望。如今,又一个十字路口摆在面前。其实陈庆之做决定从未多考虑过自己,只有陈象爻才是第一位,高于陈浮生。

第二天,坐在酒吧空荡大厅里的陈浮生终究是等到了姗姗来迟的陈象爻。这个恬静如一弯皎月的女子,从第一面就给陈浮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象爻,坐。”陈浮生指了指对面的沙发,示意陈象爻坐下。

陈象爻坐在浮生对面的沙发上,将手里厚厚一叠东西端正摆在桌上。微微一笑,不待陈浮生发问,“陈哥,蒹葭姐早就安排过了,这是我这几个月搜集的资料,可以做个参考。其实我以为这一天还要多等些时候呢。”

陈浮生默然不语,翻开面前厚厚的文件,仔细的看了几页。苦笑一声,“蒹葭...她还有什么安排么?”

“蒹葭姐还说以后公司账目可以交给李青乌。”陈象爻看了一眼面前的这个男人,心中亦是感叹,感叹那个似妖孽的女人即使挺着大肚子还能为自己男人探好几年后的方向,只等着他来踩出一条路。面对这样的女人,不用嫉妒,只剩下膜拜。

聪明的女人从不担心自己的男人会出轨会不上进,一如即使怀孕也从未催促过丈夫早点回家的曹蒹葭。因为她知道那个自己中意的男人在做什么,喜欢做什么,将要做什么,就像知道自己肚子里一天天长大成型的婴儿每天伸了多少次胳膊踢了多少次腿。陈浮生不是蒹葭肚子里的婴儿,但曹蒹葭却是飘在浮生周围看不见的一只妖,每天注视着他的进步,满足着他的需要,即使她如今昏迷不醒。

“名字想好了么?”陈浮生合上文件抬头问道。

“恩,蒹葭姐已经想过了,就叫浮生南京娱乐有限公司。”陈象爻讲话自有她的一种独特韵律和节奏,不卑不亢,让人听了打心眼里生不起抵触,天生做高层的料。“地址我打算就放在上次在江宁收购的那家狗场里,那里交通便利,政府还有很多的优惠政策,每年也可以省下一大笔在市区租房的费用。如果陈哥同意了我就去安排做规划以及后续施工。”陈象爻起身。

陈浮生点头,然后摆摆手示意她坐下。几分钟后又一个人走进酒吧,正是刚说到的李青乌。

小家碧玉的李青乌今天一身职业装,显出干练的一面。走进酒吧看见陈象爻也坐在这里,微微愣了一下然后马上恢复过来,也坐在陈浮生对面,陈象爻的旁边。

“好了,该来的都来了,就你们两个。”陈浮生仰靠在沙发上,双臂伸直挂在沙发靠背上,“青乌你在方家的公司里做过事,熟悉一个公司的运营,象爻胜在对事情的规划性好,你们两个刚好互补,我把新公司交给你们做也放心。资金不愁,需要多少陈哥我给多少。”

他摆的这个姿势自己并没有意识到,却是像极了他那个从未谋面的老子陈龙象。

半个月后,一家名为浮生南京的娱乐公司在南京江宁开发区正式成立。法人代表陈浮生,注册资金三千五百万,下辖南京密码、魁元两间酒吧,燕莎娱乐城,石青峰私人会所以及上海皇后酒吧的一部分,斗狗场上不得台面,只能私底下运行。

公司成立当天,着实让南京大大小小的部门公司媒体震了一震。光公司大门口停的车便有百十辆,日本车韩国车根本不敢开进停车场,丢脸。当天剪彩的人物更是让人大呼不可思议,居然是一向政见不合的南京老狐狸钱子项和黑脸陈春雷,能把这两个老对头请到一起来并且仅仅是为了剪个彩,这家公司的幕后老板未露面就已经让人畏惧三分。

只是混在观礼人群里的一个高大中年男人让陈浮生心生警兆,陈浮生确定从未见过这个男人。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对了,是在张家寨深山里独自面对那头长白山之王时曾经有过,让人心惊肉跳,那次遭遇搭上了白熊的一条命。

剪彩过后是公司举办的酒会,钱子项陈春雷早早的离开了会场,然后大大小小的媒体代表公司领导各部专员一股脑的钻进酒会现场,开始热烈的议论讨论八卦八婆。

陈浮生端着一杯酒一一打发走前来敬酒的认识的不认识的人,来到酒会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这里有张桌子,桌子旁边有两张椅子,其中一张椅子上坐着一个男人,正是陈浮生剪彩时在人群里看见的那个让人心惊肉跳的男人。

那男人手里擎着一只酒杯,酒杯里还有半截暗红的液体,就那样晃啊晃的,斜眼看见陈浮生走过来也不起身,只是努努嘴示意他坐下。

陈浮生端着个酒杯坐在空着的一张椅子上,身体绷得紧紧的,上身后仰后背却根本没有挨着椅子背,随时可以弹起来。

“不知朋友怎么称呼?”陈浮生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朝桌子对面的男人举杯示意。

男人不答话,摆出个似笑非笑的神情饶有兴致的看着陈浮生,直看的陈浮生脊背发冷,手心冒汗。但面上仍然是一副人畜无害的笑脸,不敢让别人瞧出丝毫怯意。大约一根烟的功夫,男人开口了,“胸有奔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将军。小伙子,你这份内敛功夫超出你老子不少啊。”语不惊人死不休说的大概就是这样。自从陈富贵在老头坟前首次提及那个男人,便像打开盖子的潘多拉魔盒,有关那个男人的信息接二连三的传来,让人来不及分析,来不及消化。

陈浮生感觉手指尖有点发麻,举起酒杯喝了一口,没有说话,也开始静静的看着对方。

“小伙子不用紧张,是羊鼎先生跟我提起过你。”男人眼睛一动刚好看见陈浮生半举的酒杯里酒液微漾,嘴角上挑。

“不知道朋友千里迢迢来南京有何指教。”听见羊鼎先生四个字陈浮生心里一动,大略猜出了这个危险男人的来历。

“怎么,这么快就猜出来了?那么你也该猜得出我的来意。”男人微觉意外,这个略显单薄的年轻人脑子倒是转得挺快,有几分陈龙象当年的风采。

“三千想姓什么那是他的事,他想姓张就是张三千想姓纳兰就是纳兰三千,我不管,别人也不能强迫。”陈浮生终究把内心的汹涌压下去了,即使面对的是东北王爷纳兰经纬。

“如果不是看在三千把你当父亲看待的份上,你觉得我会这样坐在你对面吗?”纳兰经纬玩味的把玩着手里的酒杯,看里面深红的酒液变幻着形状。“想必你也听说过了,我出三百万买你老子的项上人头,长期有效。”最后一句咬牙切齿。

“你跟他的恩怨我不懂,也不想懂。三千把我当爹看,我就要尽个做爹的本分!”陈浮生眉毛微低,寸步不让的说出一句梆硬的话。两个东北男人,一对硬脾气。

“果然不愧是羊鼎先生看中的后生,你这脾气对我胃口!”纳兰经纬突然哈哈大笑,脸变得如同翻书,前一页电闪雷鸣这一章和风细雨。

陈浮生半张着嘴巴,明显适应不了这个东北天字号猛人峰回路转的极端变脸表演。

“说起来还要感谢你这些年对三千的照顾。”纳兰经纬一脸的沧桑落寞,“我也要替那个早走的妹子谢谢你。”

看见陈浮生依然是个呆滞的模样,但警惕的表情没有丝毫放松,“我是个混混出身,自然遵守道上的规矩,罪不及妻女。即使现在有人尊我一声王爷,我依然遵守。只要你不强出头,和你老子的恩怨我自会找他,跟你便没关系。不然诸葛先生又怎么会在我面前提及你的名字?”

“你就这么确定三千是你妹妹的孩子?”陈浮生开口。

“唉,这事说来话长啊,不说你又信不过。”纳兰经纬颇感头痛,如果这个男人不是跟三千有千丝万缕的瓜葛,断然不会这么跟他墨迹。“我那个妹妹,也是我当时唯一的亲人,十多年前与人谈婚论嫁的时候被人掳走了,然后便不知所踪,就在我眼皮子底下!当年我几乎把整个东北地界翻遍,却不想她竟然走到了那么偏远的犄角旮旯里。”纳兰经纬越说越气愤,酒杯重重的顿在桌子上,惹得不远处酒会上的人们频频回头,但都被他一一瞪了回去。

“而且,我已经请医生做过三千和我的基因鉴定,我不管他的老子是谁,只要他是我妹妹的骨肉,那以后他就是我儿子!”纳兰经纬恢复冷静,说出了一个陈浮生无法否认的证据。
第16章 何事秋风悲画扇回顶部章节目录


“既然王爷都查的这么细了,我无话可说。等下次见到三千我会把王爷的原话如实转告,我不会替你说好话,也不会故意贬低你,一切全凭三千自己决断。”陈浮生认真的思考了一圈,抬头目视纳兰经纬,语调平缓。

纳兰经纬炯炯大眼微眯略有怒意,嘬了个牙花,“陈浮生,我说你丫还真是个不知好歹的愣头青。”说完起身,陈浮生才发现这个传说中的东北王爷身姿之伟不下富贵,尤其近距离观看,给人一种险山欲倾般的窒息感。

纳兰经纬走了几步又突然回过头来朝陈浮生说了一句话,“不过三千跟着你这样的愣头青,不会吃多少亏。以后你的皇后酒吧如果有本事开到东北。我让你三分!”说完还露出个笑脸,陈浮生再次呆滞,起身送他出门。

再次回到公司大厅,酒会上的人群已经散去,没有人不知趣的留下来问东问西,他们回去以后只需要在某份文件或报纸的某个地方写上或者删除这家公司的名字,便算完成了任务。

陈浮生在大厅里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尽量使全身紧绷的肌肉放松下来。不远处王虎剩几人走过来,在陈浮生旁边找了把椅子坐下,“二狗,刚刚那个男的是谁?”刚刚王虎剩大老远的就感觉到那个男人的眼神犀利异常,不过看他没有什么异常行为只是坐下来喝酒便没有招呼人过来。

陈浮生仰躺在椅子上,双目闭合,摇了摇手,似乎是在脑子里有什么东西急需消化。

见陈浮生暂时不愿讲话,王虎剩不再追问,倒是一旁的独臂男人孔道德突然冒出一句话,把王虎剩吓了一跳。

“那人,是纳兰经纬。”孔道德断掉的半截手臂微微颤动,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谁?”王虎剩似是没听清楚,跳起来朝孔道德又追问了一句,“东北王爷纳兰经纬?”

“对!纳兰经纬,废我手臂的那个人。”孔道德依然没什么表情,但说话已经比以前多出了不少字。

“为啥?”以前王虎剩是从来不会问孔道德任何私人问题的,但如今却不得不问。

“十年前纳兰经纬的亲妹妹被人绑架,我是保镖。”独臂男人喉节耸动,费了极大的力气才说来这句话,从来面无表情的脸上也浮现出一丝淡淡的落寞。

“为啥?”这一句是冲躺在椅子上养神的陈浮生讲的,王虎剩终究是憋不住还是问了一句。

“三千是纳兰经纬的外甥。”陈浮生终究是开口说了一句。

“我草!这里边真TMD的复杂。”王虎剩爆了一句粗口,重重的坐回椅子。

“我走。”孔道德又说了一句,语气平静无比。

随着这两个字出口,四周一片寂静。

长叹一口气,陈浮生睁开眼睛,看了眼平静的孔道德,也用一种相类似的平静语调说:“不用,你既然跟了我,就不用怕别人,我也不怕。”起身,朝门外走去,边走边说:“好了,都别愣在这里了,该干嘛干嘛去,虎剩你招一些靠得住的保安,以后这里是象爻的地方,别人不要随便过来。”

陈浮生的第一家完全独立的产业开始渐渐踏上正轨。

三天后,上海皇后酒吧。

“你们给我说说,舞台上的那个人是谁!”陈浮生几乎跳起来,冲着袁淳的鼻子低声的吼着,右手指向酒吧中央小舞台上正在唱歌的人。

“陈哥,我不知道她是谁,就是听她唱了一首歌感觉挺好,就留她在这里兼职了。”袁淳红着眼睛,几乎流出眼泪。现在她终于确定这个女孩不是单纯的大学生兼职了,听她唱的第一首歌正是“Icequeen”,也只让她唱了这一首歌便决定录用了,原来当初在密码陈浮生听到自己唱“Icequeen”时脸色剧变,不是因为自己唱的有多好,仅仅是因为这个女孩曾经唱过。

陈浮生吼完了发泄完了,在这个小角落转着圈,摸了三遍终于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上,深深吸上一口,微辛辣的烟雾冲进肺叶,暂时冷静了一下发胀的脑子。

“好了小纯,刚刚我不好,发脾气了。一会那女孩唱完把她叫过来,我在这等她。”陈浮生转了几圈,不再转了,语气平静了许多。

十多分钟后,一个马尾辫牛仔裤的女孩走过来。

“陈哥,你叫我?”女孩脸上是灿烂的笑容。

“......”陈浮生张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刚刚想好的词在这张笑脸面前被冲的无影无踪。勉强的笑一笑,“那个,小夭,你怎么来了?”

“陈哥,我毕业后在上海找了份工作,晚上没事做就继续来酒吧兼职了。”这个女孩就是沐小夭,那个长到三十岁还是个处女模样的女子。再次站到陈浮生面前没有尴尬也没有哭闹,仿佛以前的事根本没有发生过,仿佛这就是SD酒吧里两人的初次见面。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但沐小夭的手腕上分明绑着一根红绳,就是他陈浮生绑上去的。

“还没攒够去丹麦的费用?”陈浮生没话找话,面对这个开心的沐小夭显得有点手足无措。“恩,打算再攒多一份。”沐小夭两只胳膊直直的握在在身后,轻轻的晃动,像极了一个刚刚初恋的小女生站在自己心仪的男生面前那种不知所措的样子。混在酒吧人群里的张兮兮看着沐小夭站在陈浮生面前开开心心的样子心里一阵酸痛,天知道小夭是怎么度过那些日子的,她如今的笑容背后又埋葬了多少泪水?

“哦,那你去忙吧。”陈浮生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待沐小夭走后,陈浮生挥挥手把不远处的袁淳林均叫来,“小纯林均,刚刚那个女孩是我的朋友,以后她在这里唱歌你们多照应一下,有什么事解决不了马上给我打电话。”

两人走后,陈浮生站在原地抽出根烟点上,远远的望着舞台上又蹦又跳的小夭,女孩白嫩的手腕上一根细细的红绳被衬托的格外醒目。

东北老山林里的采参人,当遇到还没长大的野参后就会从手腕上解下一根红绳绑在枝叶上面,传说人参长的年代久了会有灵性自己移动,绑根红绳可以顺着摸过去。其实,这只是采参人相互间的一种约定,在野外哪棵参上绑了红绳说明这根参已经有主了,别人便不会去采。

只是一转身,舞台上便传来一声惊叫,那声音熟悉无比。陈浮生心里一紧,手里捏着的烟被带着火星碾成粉末。转身朝舞台冲过去。

“小妖精,跟小爷回去吧,比在这里要舒坦多了。”一个醉醺醺的声音隔老远便传过来,只见舞台边上趴着一个明显喝高了的男人,右手死死的抓住沐小夭的一只脚踝,左手还举着半瓶红酒,嘴里含混不清的说着什么。台上的沐小夭斜坐在地板上无法挣脱脚腕的束缚。四周的客人都在看热闹,有几个保安拼命往里面挤,但被几个粗壮客人有意无意的挡在了外圈。

陈浮生走过去没有一个人拦着。走到男人跟前,这个醉醺醺的男人上下打量着陈浮生,“你就是老板?瘦啦吧唧的,这个小妞哥哥看上了,要带她走,你不能拦着!”

陈浮生气笑了,拍拍手,把手心里的烟草渣滓扫掉,突然身体一拧右手闪电拔出男人手里的酒瓶子顺式砸在男人的脑袋上,砰!血红的液体顺着男人的脑袋留下来,看不清酒液里面有没有混杂鲜血。周围的客人哗的一声沸腾了,有人吹起口哨有人鼓掌叫好。

“把手松开!”陈浮生右手拿着断口尽是锋利碎玻璃的半截酒瓶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如地狱里吹出的阴风,男人没来由的打个冷颤,加上被冰凉的酒液一浇顿时清醒了大半。

“你MGB的,你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是张云猾!”男人咆哮了,周围的客人一听这个名字尽皆沉默,一个个没事人一样走回自己的座位,仿佛刚刚起哄的根本就不是他们。

“再说一遍,把手松开!”陈浮生咬牙,腮帮坟起,双眼微微泛红。男人丝毫不为所动,似乎一个名字已经有莫大魔力可以摆平一切。

“啊~~~~!”一声凄惨的叫声从舞台方向传来,陈浮生手里的半截酒瓶已经插在自称张云猾的男人肥胖的手背上。男人松开小夭,把流血的右手抱在怀里惨嚎。沐小夭被从后面上来的袁淳抱住扶向酒吧后门。

“你MGB的,老子叫张云猾,张枭猾是我弟弟!你小子给我等着!”张云猾撂下两句狠话朝门外走去。四周的客人眼见张云猾走了,反而越来越兴奋,酒水销量猛增。

“陈哥,这个张云猾是上次来过酒吧的方一鸣带过来的,他们开始在一起喝酒。中途方一鸣离开,这个张云猾不知道怎么就到了舞台下面。”余云豹从监控室出来向陈浮生报告刚刚看到的录像结果。

“方一鸣?”陈浮生眼睛越眯越小,眉头渐渐皱成一个疙瘩。

“还有,沐小夭已经被林均送回家了,今晚林均会守在她家楼下。”余云豹又说了一句,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