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二狗的妖孽人生2续集_第15章 南京浮生
111 您有什么好看的书想要和书友们一起分享呢?可以试试上传一个吧,注意要txt喔,上传优秀书籍会奖励不少积分的 111


吵闹了半夜,凌晨三点,总算有个安生的时候,等大伙都走的差不多以后,陈浮生随手拉住一直没怎么喝酒的陈庆之。

“庆之,象爻最近在忙什么?”

“她?没做什么,一直在家看书。偶尔去王阿蒙那个小书店做做服务员。陈哥打算给她找点事做?”陈庆之不明所以,但还是仔细的说了说。

“恩,从北京回来,我越来越觉得像咱这么走下去没啥出路,所以准备把资源整合一下开个正式的公司。象爻跟着蒹葭学了不少东西,她自己天分也够,这件事我打算交给她去办。”陈浮生把早在回南京的火车上就想好的东西跟陈庆之讲了讲。

“这事交给象爻不妥吧?”陈庆之细长的眼睛微微眯着,明显不想让自己的妹妹有丝毫风险,即使面对的是陈浮生。

“庆之,我知道你的顾虑,自然不会让她一个人去做。而且,她既然肯跟蒹葭学了那么久的经济,自然不想那些道理就那么烂到肚子里。”拍了拍探花的肩膀,陈浮生示意自己完全理解他的顾虑,“如果想好了,明天让象爻来酒吧找我,我等着。”陈浮生说完便朝外走去,留下眉头微皱的陈庆之站在原地思索。

这对相依为命的兄妹,是除王虎剩兄弟外陈浮生招到的第一批人马。曾经为了给失明的陈象爻治病,陈庆之不惜去做个杀手。当初愿意跟着王虎剩走出山西,不单单为了那尊小小的马踏飞燕,更是因为他看见了一个希望,陈象爻的希望。如今,又一个十字路口摆在面前。其实陈庆之做决定从未多考虑过自己,只有陈象爻才是第一位,高于陈浮生。

第二天,坐在酒吧空荡大厅里的陈浮生终究是等到了姗姗来迟的陈象爻。这个恬静如一弯皎月的女子,从第一面就给陈浮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象爻,坐。”陈浮生指了指对面的沙发,示意陈象爻坐下。

陈象爻坐在浮生对面的沙发上,将手里厚厚一叠东西端正摆在桌上。微微一笑,不待陈浮生发问,“陈哥,蒹葭姐早就安排过了,这是我这几个月搜集的资料,可以做个参考。其实我以为这一天还要多等些时候呢。”

陈浮生默然不语,翻开面前厚厚的文件,仔细的看了几页。苦笑一声,“蒹葭...她还有什么安排么?”

“蒹葭姐还说以后公司账目可以交给李青乌。”陈象爻看了一眼面前的这个男人,心中亦是感叹,感叹那个似妖孽的女人即使挺着大肚子还能为自己男人探好几年后的方向,只等着他来踩出一条路。面对这样的女人,不用嫉妒,只剩下膜拜。

聪明的女人从不担心自己的男人会出轨会不上进,一如即使怀孕也从未催促过丈夫早点回家的曹蒹葭。因为她知道那个自己中意的男人在做什么,喜欢做什么,将要做什么,就像知道自己肚子里一天天长大成型的婴儿每天伸了多少次胳膊踢了多少次腿。陈浮生不是蒹葭肚子里的婴儿,但曹蒹葭却是飘在浮生周围看不见的一只妖,每天注视着他的进步,满足着他的需要,即使她如今昏迷不醒。

“名字想好了么?”陈浮生合上文件抬头问道。

“恩,蒹葭姐已经想过了,就叫浮生南京娱乐有限公司。”陈象爻讲话自有她的一种独特韵律和节奏,不卑不亢,让人听了打心眼里生不起抵触,天生做高层的料。“地址我打算就放在上次在江宁收购的那家狗场里,那里交通便利,政府还有很多的优惠政策,每年也可以省下一大笔在市区租房的费用。如果陈哥同意了我就去安排做规划以及后续施工。”陈象爻起身。

陈浮生点头,然后摆摆手示意她坐下。几分钟后又一个人走进酒吧,正是刚说到的李青乌。

小家碧玉的李青乌今天一身职业装,显出干练的一面。走进酒吧看见陈象爻也坐在这里,微微愣了一下然后马上恢复过来,也坐在陈浮生对面,陈象爻的旁边。

“好了,该来的都来了,就你们两个。”陈浮生仰靠在沙发上,双臂伸直挂在沙发靠背上,“青乌你在方家的公司里做过事,熟悉一个公司的运营,象爻胜在对事情的规划性好,你们两个刚好互补,我把新公司交给你们做也放心。资金不愁,需要多少陈哥我给多少。”

他摆的这个姿势自己并没有意识到,却是像极了他那个从未谋面的老子陈龙象。

半个月后,一家名为浮生南京的娱乐公司在南京江宁开发区正式成立。法人代表陈浮生,注册资金三千五百万,下辖南京密码、魁元两间酒吧,燕莎娱乐城,石青峰私人会所以及上海皇后酒吧的一部分,斗狗场上不得台面,只能私底下运行。

公司成立当天,着实让南京大大小小的部门公司媒体震了一震。光公司大门口停的车便有百十辆,日本车韩国车根本不敢开进停车场,丢脸。当天剪彩的人物更是让人大呼不可思议,居然是一向政见不合的南京老狐狸钱子项和黑脸陈春雷,能把这两个老对头请到一起来并且仅仅是为了剪个彩,这家公司的幕后老板未露面就已经让人畏惧三分。

只是混在观礼人群里的一个高大中年男人让陈浮生心生警兆,陈浮生确定从未见过这个男人。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对了,是在张家寨深山里独自面对那头长白山之王时曾经有过,让人心惊肉跳,那次遭遇搭上了白熊的一条命。

剪彩过后是公司举办的酒会,钱子项陈春雷早早的离开了会场,然后大大小小的媒体代表公司领导各部专员一股脑的钻进酒会现场,开始热烈的议论讨论八卦八婆。

陈浮生端着一杯酒一一打发走前来敬酒的认识的不认识的人,来到酒会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这里有张桌子,桌子旁边有两张椅子,其中一张椅子上坐着一个男人,正是陈浮生剪彩时在人群里看见的那个让人心惊肉跳的男人。

那男人手里擎着一只酒杯,酒杯里还有半截暗红的液体,就那样晃啊晃的,斜眼看见陈浮生走过来也不起身,只是努努嘴示意他坐下。

陈浮生端着个酒杯坐在空着的一张椅子上,身体绷得紧紧的,上身后仰后背却根本没有挨着椅子背,随时可以弹起来。

“不知朋友怎么称呼?”陈浮生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朝桌子对面的男人举杯示意。

男人不答话,摆出个似笑非笑的神情饶有兴致的看着陈浮生,直看的陈浮生脊背发冷,手心冒汗。但面上仍然是一副人畜无害的笑脸,不敢让别人瞧出丝毫怯意。大约一根烟的功夫,男人开口了,“胸有奔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将军。小伙子,你这份内敛功夫超出你老子不少啊。”语不惊人死不休说的大概就是这样。自从陈富贵在老头坟前首次提及那个男人,便像打开盖子的潘多拉魔盒,有关那个男人的信息接二连三的传来,让人来不及分析,来不及消化。

陈浮生感觉手指尖有点发麻,举起酒杯喝了一口,没有说话,也开始静静的看着对方。

“小伙子不用紧张,是羊鼎先生跟我提起过你。”男人眼睛一动刚好看见陈浮生半举的酒杯里酒液微漾,嘴角上挑。

“不知道朋友千里迢迢来南京有何指教。”听见羊鼎先生四个字陈浮生心里一动,大略猜出了这个危险男人的来历。

“怎么,这么快就猜出来了?那么你也该猜得出我的来意。”男人微觉意外,这个略显单薄的年轻人脑子倒是转得挺快,有几分陈龙象当年的风采。

“三千想姓什么那是他的事,他想姓张就是张三千想姓纳兰就是纳兰三千,我不管,别人也不能强迫。”陈浮生终究把内心的汹涌压下去了,即使面对的是东北王爷纳兰经纬。

“如果不是看在三千把你当父亲看待的份上,你觉得我会这样坐在你对面吗?”纳兰经纬玩味的把玩着手里的酒杯,看里面深红的酒液变幻着形状。“想必你也听说过了,我出三百万买你老子的项上人头,长期有效。”最后一句咬牙切齿。

“你跟他的恩怨我不懂,也不想懂。三千把我当爹看,我就要尽个做爹的本分!”陈浮生眉毛微低,寸步不让的说出一句梆硬的话。两个东北男人,一对硬脾气。

“果然不愧是羊鼎先生看中的后生,你这脾气对我胃口!”纳兰经纬突然哈哈大笑,脸变得如同翻书,前一页电闪雷鸣这一章和风细雨。

陈浮生半张着嘴巴,明显适应不了这个东北天字号猛人峰回路转的极端变脸表演。

“说起来还要感谢你这些年对三千的照顾。”纳兰经纬一脸的沧桑落寞,“我也要替那个早走的妹子谢谢你。”

看见陈浮生依然是个呆滞的模样,但警惕的表情没有丝毫放松,“我是个混混出身,自然遵守道上的规矩,罪不及妻女。即使现在有人尊我一声王爷,我依然遵守。只要你不强出头,和你老子的恩怨我自会找他,跟你便没关系。不然诸葛先生又怎么会在我面前提及你的名字?”

“你就这么确定三千是你妹妹的孩子?”陈浮生开口。

“唉,这事说来话长啊,不说你又信不过。”纳兰经纬颇感头痛,如果这个男人不是跟三千有千丝万缕的瓜葛,断然不会这么跟他墨迹。“我那个妹妹,也是我当时唯一的亲人,十多年前与人谈婚论嫁的时候被人掳走了,然后便不知所踪,就在我眼皮子底下!当年我几乎把整个东北地界翻遍,却不想她竟然走到了那么偏远的犄角旮旯里。”纳兰经纬越说越气愤,酒杯重重的顿在桌子上,惹得不远处酒会上的人们频频回头,但都被他一一瞪了回去。

“而且,我已经请医生做过三千和我的基因鉴定,我不管他的老子是谁,只要他是我妹妹的骨肉,那以后他就是我儿子!”纳兰经纬恢复冷静,说出了一个陈浮生无法否认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