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二狗的妖孽人生2续集_第9章 象爻
【欢迎来米花书库看书,我们竭力为您推荐精品,不看不知道,一看忘不掉,我们的努力更新在于您的热情参与 】


自从曹蒹葭出事后,陈象爻开的那两家毗邻的花店和书店便转手他人,当初店里的伙计眼镜男徐荣骏则是在店面转手前的几个星期消失了踪影,想想也是,没有谁的神经大条到十分钟喝个咖啡出门发现自己的丰田右后轮砸进了前挡风玻璃还能谈笑风生泡妞把妹,尤其看到一个**顺手往雨刷下面夹了张罚款单,对突兀出现在驾驶位的车轮视而不见,徐荣骏只觉得背脊发凉尾椎发紧,他是个聪明人,聪明到可以凭自己考进香港科技大学,所以当他看见那个仿佛行为艺术的汽车后马上意识到自己惹了不该惹的人,思来想去只有一个人最有可能,所以他消失了,再也没有在书店以及周边出现过。当陈象爻第二天发现眼镜男没来上班也没请假,只是楞了一下,扭头看看隔壁忙碌的王北京没有丝毫异样,也就不去再想。9米9花9书9库9 http://www.7mihua.com

隔壁花店的胖子王北京留了下来,没有继续送花,而是正儿八经的坐在了书店掌柜的位置,盘下书店的人就是他。王胖子盘下书店后格局布置经营思路一点未动,只是把门口写着“蒹葭”两字的牌子撤下来,重新换了两个字“象爻”。

偶尔陈象爻从此经过对新的店名仿佛视作空气,有需要会来买书,书店里找不到则去远一点的地方买,店名更换之前她来的次数未增多,店名更换之后她来的次数也未减少。不过貌似她想要的书无论多偏门多稀少似乎从来没有小店里找不到的,只要第一天说个名字说个作者,隔不了几天就会有现货。

王虎剩一次从山西回来应陈庆之要求顺便看看陈象爻,路过书店时曾驻足摇头晃脑一阵,“爻生变,乾坤转。”忍不住进门瞧了瞧老板,见是个年轻人不禁竖起拇指,“小伙子你很有眼光,取名字有眼光,看人也有眼光。”说完径直离开,丝毫不给王北京讲话的机会,显足一派高人作风。王北京见他不像个满嘴放炮的江湖骗子出门后还回来,不禁挠挠大脑袋,嘀咕几句低头继续看他的书。

这天下午,王北京依然坐在书店柜台后面,时不时的往外张望一下,每个星期的这一天,陈象爻都会来书店选几本书,内容不定,有文艺有历史有政治但大多数都是金融类,王北京摸透了她的习惯偶尔推荐几本也能攒得几秒注视,多说几句话,他乐此不疲。

陈象爻果然来了,很准时,仿佛每一天每一分钟都安排好了事情。走进店子,陈象爻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开始找书,而是站在门口,正对书店的柜台,不讲话。王北京感觉装不下去了,把本没有看进去几行的书合上,搓搓大手,朝面前的女子挤出一个笑脸。

“那什么,象爻你找好书了?”

“恩,今天不找书了,问你明天有没有时间?”

“明天?有!明天有时间。”王北京一脸郑重,眼睛里闪耀出一丝期冀的光芒。

“哦,那你明天陪我去江宁走一趟吧,如果方便你找辆车,如果不方便我们打的过去。”

“方便方便,明天我在书店等你,你什么时候来咱什么时候出发。”王北京一张胖脸笑的颤巍巍的,隐隐有点涨红,一双胖手搓的更有劲了。

“那好,明天早晨九点我来找你。谢谢。”陈象爻笑了一下,转身走出书店,留下兴奋异常如打了一针鸡血的王胖子在书店里热泪盈眶拜谢佛祖。

第二天刚八点,王胖子就开了辆北京牌照的奔驰SUV来到书店,这辆车不是很常见,车身满是灰蒙蒙的尘土,仿佛刚刚跑完一次越野拉力赛,不过车子内里和挡风玻璃擦得极其干净。

不到九点,坐在驾驶室的王胖子老远就见到一个穿牛仔裤白衬衣的女子从马路对面走过来,正是陈象爻。胖子三下两下吃完手里的豆浆油条,跳下车打开副驾驶的车门,等陈象爻坐进去,然后变戏法似地从后座拿出一袋豆浆几个包子塞到陈象爻手里,居然还是热的。

“不知道你吃饭没有,如果没吃就将就填填肚子。”说话时胖子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只是不时偷瞄陈象爻的眼神出卖了他。

“哦,谢谢,我刚好没吃。”陈象爻捧着手里的东西,满心无奈,不过话说除了哥哥再没人关心过自己吃不吃早饭了吧,心想只是你太胖了点啊。陈象爻努力的消灭着手里的食物,估计中午也不会觉得饿了。

“象爻,你还没告诉我要去江宁哪里。”王胖子开着车朝江宁方向行驶。

“哦,你有没有听说南京江宁有一家斗狗场?”陈象爻不好意思的笑笑,“我不知道那地方在哪里。”

“那个地方啊,我刚好知道,你喜欢看斗狗?很血腥的。”王胖子很惊讶,看上去文文静静的女孩不会私底下这么暴力吧?幸好提早把这小姑娘的周边情况摸了个七七八八,不然还真认找不到地方。

“不是,是我听说那里今天有一场很重要的比赛,我想去看看。”陈象爻沉默了。其实她很讨厌血腥暴力的东西,但听王虎剩无意中提起一个上海来的大牛人要和陈浮生斗狗,彩头是两家狗场,她便忍不住想去看看。自从曹蒹葭昏迷不醒继而被接到北京,她便潜意识里想替那个与自己亦师亦友的女子多看看外面的情况,仅仅是看看,记在心里,或许以后会告诉她,或许不告诉。很奇怪的心理,不过貌似所有的女人都很奇怪。

“哦。”王胖子忽然沉默了。

“只是想替一个朋友去看看。”陈象爻又说了一句,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这句话居然像是在解释着什么。

到达狗场是十点,狗场的保安不让两个人进去,无奈只好给王虎剩打个电话。不到三分钟王虎剩出现在狗场大门。

“哎我说象爻你怎么来了?”大老远的王虎剩就来了一嗓子。“呦,还带了个朋友啊。”王虎剩看见后面跟着的王北京不禁内心称奇。

“虎剩哥,我想来看看斗狗是怎么样的。”陈象爻冲王虎剩打个招呼,又指了指身后的人,“他叫王北京,是我的朋友。”

“好说,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嘿嘿。”王虎剩甩了甩头顶的中分头,伸出右手冲着王北京挤眉弄眼,看那笑的很猥琐的神情俨然在说:“兄弟,好手段!”

王北京忙伸出手和这个猥琐的中年人握了握,心说这人咱见过啊,陈象爻你认识的人还真是五花八门奇形怪状。脸上则不漏声色,堆着一圈的笑容。

“走吧,咱进去,马上就开始了。”王虎剩带两人走进狗场中间那栋圆形的建筑。

三人进去后斗狗场里早已经有很多人,左边是陈浮生等人,右边是张猾枭一行,还有一些狗场的熟客听说今天又大比赛特意跑来,分散坐在看台四周,看台的东北方向则坐着一个瘦削的老人。见王虎剩领着陈象爻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胖子,不仅一愣,待看清胖子的相貌更是吃了一惊,这不就是那个玩过真人CS的王阿蒙?王胖子见到微微发愣的陈浮生不禁轻笑,遥遥的就点头示意,陈浮生和两人打了个招呼就又把注意力放在看台中央的的擂台上。

擂台上已经有三条极为粗大的黄狗,身上筋肉鼓胀,宛如被硬生生吹起来的气球,看着像日本土佐但骨架又大了不止一点,外形嘴脸极为凶狠,三条狗后面的一个铁笼子里站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胡子仿佛几天没刮,衣着还算整洁,想必是张猾枭那边派出来的训狗师。看时间差不多了,陈浮生脱掉外套牵了黑豺和两条尉迟老人训的两条高加索犬走上擂台。蔫呼呼的黑豺被高大的高加索一比俨然北方农村里养的看门土狗。

陈浮生解开狗的项圈,安抚在己方一角,然后走进铁笼子。远远的朝尉迟老人打个招呼,尉迟老人点头示意,比赛开始。

看见土狗一样的黑豺走的接近场地中央,张猾枭那边的三条狗中间一条扭头就想下去,被身后的训狗师一阵呵斥又耷拉着耳朵重新走回擂台。随着身后的训狗师的催促,三条粗大的狗终于目露凶相嘴角流涎的冲了上来,但都是不约而同飞朝两条高加索冲去,仿佛看不起中间的黑豺,两条高加索是被成名已久的尉迟老人训出来的,自然有它的过人之处,二对三也只是略有劣势,但长久下去必然被咬死,三条黄狗虽然有时极其凶悍拼着被咬的危险也会反咬对方,但还是互相之间有些配合。随着陈浮生的一声口哨,蔫呼呼的黑豺终于动了,用快已经无法形容,只是几个眨眼间就咬断了一条怪狗的后腿。

“我草!没法看了,不是一个等级。”看台上的张猾枭看到黑豺动,惊呼一声,坐在椅子上,没法想象还有这种如同鬼魅的土狗,“这个就是传说中的守山犬?传说进了山能硬拼黑瞎子的怪物?有点意思……”虽然眼看就要落败,张猾枭并没有多少失望神色露出。

最终张猾枭的三条狗两条被咬断一只后腿,一条被咬掉半截耳朵,灰溜溜的跑下擂台,任笼子里的训狗师怎么吼也没用。陈浮生的两条高加索浑身是伤,黑豺脸被划破。

张猾枭走下看台来到场边,陈浮生也走过来,牵着蔫蔫的黑豺。

“陈老板,这条小土狗我喜欢,当然你也不会卖,啥时候有机会了给我留条崽子。”张猾枭一脸笑意,仿佛刚刚输了的根本不是他。

“年轻人,你养的那三条狗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不过劝你不要养了,那种养法有伤天和。”尉迟老人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二人身边,对着张猾枭莫名其妙说了一句然后慢悠悠的走出圆顶建筑。

张猾枭听了尉迟老人的话不禁默默鼻子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神情,“好了,该看的都看见了,该听的也听见了。我走了,后面会有王胖胖和你讨论狗场转让的事情,咱后会有期。”说完也朝门外走去。

送走其他人,陈浮生迎面走向陈象爻。

“象爻,刚好你来了,下面我们有一个公司收购要进行,你来负责吧。”

“陈哥,那个张猾枭不会下次又弄个什么公司来跟你斗狗输了再让你收购吧?”陈象爻脸色唰白,显然还没有从刚刚斗狗的血腥场面里面调整过来。

“这个不会,这种事有一次他就很折面子了,又不是靠这个吃饭的。”陈浮生答道。

“王阿蒙,真想不到咱这么快就又见面了。”陈浮生突然转向陈象爻身后的王北京。

“是啊,怎么突然的就又见面了?”王北京也是一脸感慨,上次见面时什么时候王阿蒙记得很清楚,那次他被陈浮生在厕所里狠踩了一顿。

“你们,认识?”陈象爻微微一愣,转身,“你叫王阿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