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门书籍排行榜
  • 最新书评
  • 作家列表
  • 古龙

    古龙(1938.6.7—1985.9.21),原名熊耀华。著名武侠小说家,新派武侠小说泰斗和宗师。他在1969年创作了一部先有剧本后有小说的武林奇书《萧十一郎》,赢得读者的广泛赞赏。古龙与金庸、梁羽生并称为中国武侠小说三大宗师。他的武侠小说创作理念是“求新求变”,不受传统拘束,将中外经典镕铸一炉,他为“武侠美学”理念的形成与“武侠文化”的推广作出了巨大贡献。古龙为人豪气干云,才华惊人,以无比丰富的创作力,留下了70多部精彩绝伦、风行天下的武侠巨作,影响巨大,开创了近代武侠小说新纪元,将武侠文学推上了一个新的高峰。

    【古龙】的作品:

    书库现有作品作品简介
    三少爷的剑

    《三少爷的剑》

    当剑客厌倦了剑,他是否真的可以抛弃过往,重新开始?当昔日的天下第一剑神成为青楼里打水扫地最没用的阿吉,翠云峰下,绿水湖前的神话是否还能继续?
    七种武器系列·碧玉刀

    《七种武器系列·碧玉刀》

    《碧玉刀》为古龙武侠小说《七种武器》系列中的第三种武器。长生剑、孔雀翎、碧玉刀、多情环、离别钩、霸王枪六种非一般江湖武器(拳头非七种武器之一),件件精妙绝伦。
    大人物

    《大人物》

    古龙武侠经典
    白玉雕龙

    《白玉雕龙》

    古龙,武侠经典
    霸王枪

    《霸王枪》

    暂无简介
    桃花传奇

    《桃花传奇》

    是一部以 《楚留香传奇》的其中一部作品古老的传说作开篇,融汇了侦探与侠情的传奇。楚留香的性格对新鲜、危险、刺激的东西总是最感兴趣的。武林中有一个神秘家族,无人知道他们来自何方。他们信奉一种神怪宗教,被选中的女子作为圣女,必须为家族和宗教献身,不能再有凡人生活。这一代的圣女之母不愿女儿终生寂寞孤独,于是看中了楚留香,用美人计一步步“请君入瓮”。楚留香虽交了桃花运,但也因此而屡遭劫杀。真情、假爱、柔情、罗网,这一切都使楚留香难以自拔。 人物评论: 这是他最像“凡人”而非“英雄”的一部作品。
    离别钩

    《离别钩》

    暂无简介
    多情环

    《多情环》

    暂无简介
    蝙蝠传奇

    《蝙蝠传奇》

    暂无简介
    长生剑

    《长生剑》

    暂无简介
    决战前后

    《决战前后》

      本套书分为四本,主要内容分为七部分,即陆小凤传奇、绣花大盗、决战前后、银钩赌坊、幽灵山庄、风舞九天、剑神一笑。古龙小说最注重的是人性的体验,他常用细腻的笔触去描写人物微妙而复杂的情感,常用生与死、幸福与痛苦这样尖锐对立的矛盾来表现人物的内心世界和高贵独立的人格,以此来揭示生命的意义和人生的真谛。在古龙小说中,多写变态人格,追求外化怪异的人物性格的刻画,其作品主人公大多怪诞、神秘、孤僻、行事固执,自尊心强,又是性情中人,多情种子。这种情况可能与古龙的身世、心境、经历有关。
    七种武器-多情环

    《七种武器-多情环》

      多情环很难理解,既然有了碧玉刀干嘛再来一个多情环。其实,这时所要面对的已不同了。如果前三种武器是为了告诉你如何做人,后面的四种一定是教你如何处事。多情的人往往才是最绝情,绝情的人通常都是很痴的,痴情的人才懂得什么是执着。自古多情空余恨!谁曾想到对自己的残忍竟然是成功的第一步。
    七种武器-霸王枪

    《七种武器-霸王枪》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姬虞姬奈若何!听到霸王枪这名字一定令你血脉喷张吧,可惜霸王使的却不是枪,使霸王枪的也不是什么霸王。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西楚霸王是勇与痴的化身,爱江山更爱美人!然而,无论什么样的豪言壮词都掩盖不了他是个失败者,一个连自己至爱都照顾不好的,彻底的失败者。霸王枪要告诉你的不是勇也不是痴是冷静,任何时候都必需保持清醒。哪怕四面楚歌,哪怕成功就在不远处向你挥手。当然,我说的并不是冷漠,年轻人就该激情四射。成功是一种结果,如果你在乎,就必需得坚持。
    闯崆峒

    《闯崆峒》

      太原府是山西省省会,地濒汾水西岸。汾水,又名汾河,源出山西宁武县西南管涔山,水向西南流,经静乐县,折东南经阳曲,环太原,再两南流,经介休,灵石诸地,注入黄河。是以,太原府乃山西省内水陆交通要道,百货幅辏,商务殷繁,人口稠密,热闹已极!在这繁华府城,闹市中心的十字街口拐角处,矗立着一座红砖墙,琉璃绿瓦,三层大厦的镖局,在最下一层朱漆大门上,横挂着一块黑漆巨匾,匾上写着鸿运镖局四个斗大金字。
    笑红尘:武侠宗师古龙的绝世遗笔

    《笑红尘:武侠宗师古龙的绝世遗笔》

      本书是古龙的随笔,札记。   第一章讲的是古龙的生活随笔,第二章谈谈台北的小吃,第三章是自己武侠作品的随记,第四章是“不是集”关于幸福、朋友、爱情等话题 的探讨;第五章是为各种作品写的序;第六章是古龙的处女作翻译作品等。   本书内容丰富,是最全面的古龙文集,增加了详细的注释,是收藏古龙作品的最佳选择。
    绝不低头

    《绝不低头》

    这个野丫头大概还不知道汽车会撞死人的。   波波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很愉快、很兴奋,因为她总算看见一辆真的汽车了。   她看着那条在风中飞扬着的黄丝巾,心里恨不得自己就是那个女孩子。   她发誓,自己迟早有一天也要坐到汽车上,像那个女孩子一样。   只不过假如有人险些被她撞倒的时候,她非但绝不会骂这个人,而且一定会下车把这个人扶起来。   所以她到了这个城市。
    绝代双娇

    《绝代双娇》

    江湖中有耳朵的人,绝无一人没有听见过“玉郎”江枫和燕南天这两人的名字;江湖中有眼睛的人,也绝无一人不想瞧瞧江枫的绝世风采和燕南天的绝代神功。   只因为任何人都知道,世上绝没有一个少女能抵挡江枫的微微一笑,也绝没有一个英雄能抵挡燕南天的轻轻一剑!任何人都相信,燕南天的剑非但能在百万军中取主帅之首级,也能将一根头发分成两根,而江枫的笑,却可今少女的心碎。   但此刻,这出生帝富世家的天下第一美男子,却穿着件粗俗的衣衫,赶着辆破旧的马车,勿勿行驶在一条久已荒废的旧道上。   此刻若有人见到他,谁也不会相信他便是那倚马斜桥、一掷千金的风流公子。
    风云第一刀

    《风云第一刀》

    《小李飞刀》系列一,又称《多情剑客无情剑》
    湘妃剑

    《湘妃剑》

    暮色苍茫——。 落日的余辉,将天畔映影得多彩而绚丽,无人的山道上,潇洒而挺秀的骑士,也被这秋日的晚霞,映影得更潇洒而挺秀了。 没有炊烟,因为这里并没有依着山麓而结庐的人家,大地是寂静的,甚至还有些沉重的意味。 “今天该会有月亮吧——”马上的骑士落寞地挥动着马鞭,喃喃地低语着,英俊的面庞,因着太多的风尘之色,而使人看起来有一种萧索的感觉,薄薄的嘴唇,紧闭成一道两端下弯的弧线,嘴角上带着的是一些嘲弄,和一些厌倦。 也许是他对世界上美丽的和丑恶的事都看得太多了吧。 于是他微眯着眼,任凭的马在这无人的山道上缓缓踱着步子,马蹄敲着山路上的石子所发出的声音,混合了他腰畔的长剑敲在马鞍上的声音,形成了一种虽不悦耳,但有节奏的音乐。 远处,一阵秋鸦飞起——他微微抬了抬眼皮,眉心微皱了皱,然后仍然合起眼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又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只是他对他自己所想起的,或是发现的事,丝毫没有放在心上而已。 暮色越来越重,入山也越来越深——夜已经来了,大地上一片黑暗,因为出乎意料之外的,这个秋天的晚上居然没有月亮。 山道越发陡斜。狭小、弯曲而陡斜的山道,并没有使这一人一马露出丝毫迟滞,他们仍然是依着不变的速度行走着。 渐渐,深山里开始有了各种声音,秋虫的夜鸣,獐兔的奔跑,归鸦的飞翔——突地,在这许多种声音之中,有另一种奇异的声音发出,那是像蜂群飞起时所发出的声音,但是所带起的风声,却又远比蜂群大。 马上的骑士微眯着的眼睛也突地张开,像是两道电光,在黑夜深山的丛林里打了一个圈子,嘴角一扬,重重地发出一声冷笑。
    剑花烟雨江南

    《剑花烟雨江南》

    纤纤垂着头路过门槛,走上红毡,乌黑的发髻上横插着金钗,钗头的珠凤纹丝不动,她的脚步永远那么轻盈又那么稳重。 她们是八个人同时走进来的,但大厅中所有的目光,却全都集中在她一个人身上。 她知道,可是她的姿态却和她平时独自走在无人处时,完全没什么不同。 纤纤的美丽和庄重,都同样被人赞赏和羡慕。案上红烛高燃,将一个全金寿字映得更灿烂辉煌,就像雷奇峰雷老太爷这一生一样。 现在,他正面带着微笑,看着他妻子最宠爱的丫环向他拜寿。八个人同时在他面前盈盈拜阅,但他的微笑却仿拂只为纤纤一个人发出的。他也是男人。 六十岁男人的眼光,和十六岁男人的眼光也没有什么不同。 纤纤知道,却并没有以微笑回报。很少有人看见她笑过。
    三少爷的剑

    《三少爷的剑》

    暂无简介
    铁剑红颜

    《铁剑红颜》

    午夜,寒风如刀。 一个陌生人,带着一个狭长的皮袋,登上了八仙楼。 八仙楼是一个气派豪花,富丽堂皇的地方。 这里有名茶。 此地有醇酒。 八仙楼的菜肴,也是这个城里最著名的。 当然,它每一种酒菜的订价,也是最昂贵的。 但它仍然是生意最兴旺的酒家。 虽然,现在已很晚了,但八仙楼上,仍然还有不少客人。 他们大多数都有了点醉意。 酒意最浓的,是城西镇英镖局总镖头,“大刀神雕”濮阳胜。 今天他实在很高兴。
    天涯明月刀

    《天涯明月刀》

    「天涯远不远?」「不远!」「人就在天涯,天涯怎麽会远?」「明月是什麽颜色?」「是蓝的,就像海一样蓝,一样深,一样忧郁。」「明月在那?」「就在他的心,他的心就是明月。」「刀呢?」「刀就在他手!」「那是柄什麽样的刀?」「他的刀如天涯般辽阔寂寞,如明月般皎洁忧郁,有时一刀挥出,又彷佛是空的!」「空的?」「空空蒙蒙,缥缈虚幻,彷佛根本不存在,又彷佛到处都在。」「可是他的刀看来并不快。」「不快的刀,什麽能无敌於天下?」「因为他的刀已超越了速度的极限!」「他的人呢?」「人犹未归,人已断肠。」「何处是归程?」「归程就在他眼前。」「他看不见?」「他没有去看。」「所以他找不到?」「现在虽然找不到,迟早总有一天会找到的!」「一定会找到?」「一定!」
    大地飞鹰

    《大地飞鹰》

    鹰在盘旋,盘旋在艳蓝的苍穹下,在等着食他的死尸。 他还没有死。 他也想吃这只鹰。 他同样饥饿,饿得要命。 在生存已受到威胁时,在这种威胁已到达某种极限时,一个人和一只鹰并没有什么分别,同样都会为了保全自己而伤害对方。 他很想跃起来去抓这只鹰,很想找个石块将这只鹰击落,平时都是轻而易举的事,可是现在他已精疲力竭,连手都很难抬起来。 他已经快死了。 江湖中的朋友如果知道他已经快死了,一定会有很多人为此而很惊奇,很悲伤,很惋惜,一定也有很多人会很愉快。
    陆小凤系列·剑神一笑

    《陆小凤系列·剑神一笑》

    剑与剑神 剑,是一种武器,也是十八般兵器之一。可是,它和其他任何一种武器都不一样,我们甚至可以说,它的地位和其他任何一种武器,都有一段很大的距离。 武器最大的功用只不过是杀人攻敌而已。剑却是一种身分和尊荣的象征,帝王将相贵族名士们,都常常把剑当作一种华丽的装饰。 这一点已经可以说明剑在人们心目中的特殊地位。 更特殊的一点是,剑和儒和诗和文学也都有极密切的关系 李白就是佩剑的。 他是诗仙,也是剑侠。他的剑显然不如诗。所以他仅以诗传,而不以剑名。
    陆小凤系列·决战前后

    《陆小凤系列·决战前后》

    秋。西山的枫叶已红,大街的玉露已白。秋已渐深了。 九月十三。凌晨。李燕北从他三十个公馆中的第十二个公馆里走出来,沿着晨雾弥漫的街道大步前行,昨夜的一坛竹叶青,半个时辰的爱嘻,并没有使得他看来有丝毫疲倦之西他身高八尺—寸,魁伟强壮,精力充沛,浓眉、锐眼、鹰鼻、严肃的脸上,总是带着种接近残酷的表情,看来就像是条刚从原始山林中窜出来的豹子。 无论谁看见他,都会忍不住露出几分尊敬畏惧之色,他自己也从不会看轻自己。 十年以前,他就已是这古城中最有权力的几个人其中之一。距离他身后一丈左右,还跟着一群人,几乎要用奔跑的速度,才能跟得上他的步子。这群人之中有京城三大镖局的总镖头和镖师,有东西城“杆儿上的”的首领和切实,有生意做得极成功的大老板和钱庄的管事。 还有几个人虽然已在京城落户十几年,但却从来也没有人能摸得透他们的来历和身分。 他们都是富有而成功的中年人,谁也不愿意在如此凌晨,从自己温暖舒服的家里走出,冒着寒风在街道上奔走。 可是每天早上他们都非得这么样走一趟不可。
    陆小凤系列·绣花大盗

    《陆小凤系列·绣花大盗》

    酷热。娇阳如刀火晒在黄尘滚滚的大路上。常漫天脸上的刀疤也被晒得发出了红光。 二条刀疤再加上七八处内伤换来了他今天的声名地位每到阴雨天气内伤发作骨节酸痛时想到当年的艰辛血战他就会觉得感慨万千 能活到现在真不容易能够做每个月有五百两银子薪俸的副总镖头更不容易那实在是用血汗换来的。近年来他已很少亲自出来走镖“镇镖局”的总镣头跟他本是同门的师兄弟两个老人早上练练拳晚上喝喝酒己亨了好几年清福就凭他们一杆“金枪铁剑旗”东南一带的黑道朋友已没有人敢动“镇远”保的镖。 但这趟镖却实在太重要镖主又指定要他们师兄弟亲自护送总镖头的风湿最近又发了常漫天就只好又挂上他那柄二十七斤重的巨铁剑亲自出马了。
    陆小凤系列·银钩赌坊

    《陆小凤系列·银钩赌坊》

    夜。秋夜。 残秋。 黑暗的长巷里静寂无人,只有一盏灯。 残旧的白色灯笼几乎已变成了死灰色,斜挂在长巷尽头的窄门上,灯笼下却接着个发亮的银钩,就像是渔翁用的钓钩—样。 银钩不停的在秋风中摇晃,秋风仿佛在叹息,叹息着世上为何会有那么多人愿意被钓上这今银钩? 方玉飞从阴暗潮湿的冷雾中,走进了灯火辉煌的银钩赌坊,脱下了深色的斗篷,露出了他那件剪裁极合身,手工极精致的银缎子衣裳。 每天这时候,都是他心情最愉快的时候,尤其是今天。 因为陆小凤就站在他身旁,陆小凤一向是他最喜欢,最尊敬的朋友。 陆小凤心情也很愉快,因为他自己就是陆小凤。
    陆小凤系列·幽灵山庄

    《陆小凤系列·幽灵山庄》

    光泽柔润古铜镇纸下,垫着十二张白纸卡,形式高雅的八仙桌旁坐着七个人。 七个名动天下,誉满江湖的人。 古松居士、木道人、苦瓜和尚、唐二先生、潇湘剑客、司空摘星、花满楼。 这七个人的身分都很奇特,来历更不同,其中有僧道、有隐士、有独行侠盗、有大内高手,有浪迹天涯的名门子弟、也有游戏风尘的武林前辈。 他们相聚在这里,只因为他们有一点相同之处。 他们都是陆小凤的朋友。 现在他们还有—点相同之处七个人的表情都很严肃,心情都很沉重。 尤其是木道人。 每个人都在看着他,等着他开口。 他们都是他找来的,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他当然有极重要的理由。
    陆小凤系列·凤舞九天

    《陆小凤系列·凤舞九天》

    一百零三个精明干练的武林好手,价值三千五百万两的金珠珍宝,竟在一夜之间全部神秘失踪。  这件事影响所及,不但关系着中原十二家最大镖局的存亡荣辱,江湖中至少还有七八十位知名之士,眼看着就要因此而家破人亡,身败名裂。  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这秘密的,普天之下,只有一个人!
    陆小凤系列·陆小凤传奇

    《陆小凤系列·陆小凤传奇》

    陆小凤,一个被称为有着“四条眉毛”的传奇人物。古龙小说中与楚留香齐名。他生性风流,喜欢喝酒,欣赏美女,更重情义。他总能遇到十分稀奇的事,但总能以高超的智慧逢凶化吉,后人评曰:“翩翩人中凤,遨游九重天,纵无灵犀指,眉毛亦堪豪,尊其为“侠探。”
    边城刀声

    《边城刀声》

    暂无简介
    长剑相思

    《长剑相思》

    暂无简介
    多情剑客无情剑

    《多情剑客无情剑》

    《多情剑客无情剑》又名《风云第一刀》,为古龙小说代表作之一,属于小李飞刀系列第一部分,本书的艺术成就很高,情节生动,环环相扣,引人入胜,一直被公认为古龙武侠作品的巅峰之作和最高成就。目前有改编的邵氏同名电影及电视剧。
    风铃中的刀声

    《风铃中的刀声》

    暂无简介
    欢乐英雄

    《欢乐英雄》

    暂无简介
    白玉老虎

    《白玉老虎》

    暂无简介
    飞刀,又见飞刀

    《飞刀,又见飞刀》

    暂无简介
    边城浪子

    《边城浪子》

    屋子里没有别的颜色,只有黑! 连夕阳照进来,都变成一种不吉祥的死灰色。 夕阳还没有照进来的时候,她已跪在黑色的神龛前,黑色的蒲团上。 黑色的神幔低垂,没有人能看得见里面供奉的是...
    碧血洗银枪

    《碧血洗银枪》

    暂无简介
    九月鹰飞

    《九月鹰飞》

    暂无简介
    七星龙王

    《七星龙王》

    暂无简介
    枪手·手枪

    《枪手·手枪》

    暂无简介
    苍穹神剑

    《苍穹神剑》

    暂无简介
    怒剑狂花

    《怒剑狂花》

    暂无简介
    楚留香系列

    《楚留香系列》

    楚留香系列: ·血海飘香 ·大沙漠 ·画眉鸟 ·蝙蝠侠 ·鬼恋传奇 ·新月传奇 ·午夜兰花 ·桃花传奇
    赌局系列·群狐

    《赌局系列·群狐》

    暂无简介
    赌局系列·猎鹰

    《赌局系列·猎鹰》

    某些消息特别灵通的人都知道,江湖中有一个神秘的赌局,主事的是两位老先生和一位老太太,行踪诡秘,潜力雄厚,而且有一种顽童般好奇与冒险的特性。   所以他们不但接受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打赌,也接受各种赌注。其中最大的一项,当然还是金钱,大量的金钱,有时简直大的令人难以想象。   这一次他们接受的赌注是黄金五十万两。   这一次他们赌的是一场决斗的胜负,当世两大剑客的决斗。其轰动的程度,几乎已可与昔年-quot;白云城主-quot;叶孤城和西门吹雪的决斗前后辉映
    菊花的刺

    《菊花的刺》

    燕家二公子,武艺超群,人品出众,是江湖上有口皆碑的武林世家。旦夕之间,祸从天降,燕大少身首异处,燕王少遭诬陷身入囹圄。“快手”王小呆和“丐帮名誉总监察”李员外,两位江湖俊杰都与燕家二公子有生死之交。眼见这一豪门旺族遭此浩劫,他们哪肯坐视,二人合生忘死,身入龙潭虎穴,明察暗访,决心查出陷害燕家的凶手。案情的复杂性,远远超出二人想象之外。在他们一筹莫展,且自身难保的危急关头,有一神秘的儒衫人暗中相助,终使他们察觉了一起震撼武林的大阴谋。
    剑毒梅香

    《剑毒梅香》

    梅占春先,凌寒早放,与松竹为三友,傲冰雪而独艳。 时当早春,昆明城外,五华山里,雪深梅开,浑苔缀玉,霏雪联英,虽仍严飚如故,但梅香沁心,令人心脾神骨皆清。 后山深处,直壁连云,皑皑白雪之上,缀以老梅多本,皆似百年之物,虬枝如铁,暗香浮影,真不知天地间,何来此仙境。 暮色四合朦胧陇中景物更见胜绝,忽地梅阴深处,长长传来一声叹息,缓缓坡出一位儒服方巾的文士,亦不知从何处来。
    孤星传

    《孤星传》

    暂无简介
    失魂引

    《失魂引》

    西方天畔的晚霞,逐渐由绚丽而归于平淡,淡淡的一抹斜阳,也消失于苍翠的群山后。 于是,在这寂静的山道上吹着的春风,便也开始有了些寒意。 月亮升了起来,从东方的山洼下面,渐渐升到山道旁的树林梢,风吹林木,树影婆婆,浓林之口,突地,传出一个清朗的声音,朗声叹道:“月明星稀,风清如水,人道五岳归来不看山,我虽方自畅游五岳,但此刻看这四明春山,却也未见得在泰山雄奇、华山灵秀之下哩。”随着话声,从林口缓步蹬出一衣衫华丽,长身玉立的弱冠少年,腰下斜斜垂着一柄绿鳖鱼皮剑鞘、紫金吞口的青锋长剑,月光之下,一眼望去,只见这少年双眉带采,目如朗星,衣衫随风飘起,有如临风之玉树。 他目光四下一转,施然前行数步,只听到风声之中,隐隐有淙淙的流水声,随风而来,他剑眉一轩,突又慢声吟道:身向云山深处行,春风吹断流水声……”突地回首喊道:“囊儿,快拿来。”微一摇首:“你要是再走得这样慢的话,下次游山,你还是跟着管福留在山下好了。”
    飘香剑雨续

    《飘香剑雨续》

    时近中秋,澹澹的月光,如碎银似的洒照在嘉兴城郊。  出嘉兴城数里地,有一片苍茫林园,就在林园深处,露出檐牙高啄,气象宏伟的屋宇。  据说,此处曾住着当朝一位大臣,后来不知怎地,那大臣被满门抄斩,于是那风景优美的地方,虽有精致而又庞大的屋舍,却一直被荒废着。  这夜,三更时分,月色清明,在这荒废的地方,突然出现两条灰黑的人影。  那两条人影跃至一栋较矮的屋顶上,四下略一张望,正待朝后进正厅上掠去,突然,四周响起一片尖锐的竹叶哨声,哨音此起彼落,交互激响。
    剑客行

    《剑客行》

    暂无简介
    情人剑

    《情人剑》

    朔风怒吼,冰雪严寒,天地间一片灰黯。 大雪纷飞中,一匹快马,急驰而入保定城,狂奔的马蹄,在静寂的街道上踏碎一串冰雪,冰雪激飞,一声长嘶,快马骤停,道旁是一栋庭院深沉的屋宇,黑漆的大门上,滴水的飞檐下,斜插着一面黑缎为底,当中绣着一只红狮的镖旗,咧咧迎风招展。 马上人一振风氅,刷地掠下马来,既不拍门,亦不呼喊,脚尖点地,风氅斜飘,便已掠入院中,随手一拂颔下短须上所沾的雪花,引吭呼道:“狮兄可在?” 大厅中低叱一声:“谁!” 厅门立开,一片灯光,照上雪地,一个锦衣重裘的紫面大汉,踩着灯光,大步而出,眼神一扫,大喝道:“谭三哥,你怎会来了。快请进来喝两杯热酒。”惊喜之色,溢于言表。 谭肃风面带重忧,木立当地,沉声道:“狮兄可曾接到了死神帖么?”
    那一剑的风情

    《那一剑的风情》

    一间斗室,一盏孤灯,一壶酒,一位智者,一位少年。 “离别通常是为了相聚。”智者喝口酒,“没有离别,怎能有相聚。” “没有相聚,又怎能有离别?” “是的……”杨挣的钩,是为了要和他所爱的人永远相聚,所以才名为离别。”“是的。”“那么狄青鳞的那柄其薄如纸的刀,又叫什么?”“有影无踪、有形无质、其快如电、柔如发丝,那柄其薄如纸的刀,就叫温柔。”“温柔?那柄杀人的刀居然叫温柔?”“是的,固为那柄刀在杀人时,就像情人的拥抱。” “邵空子以万君武拿来的千年寒铁打造了温柔,然后被应无物用一本残缺的古人剑谱换去了。” “那本剑谱左面一半已被焚毁,所以剑谱上的每一个招式都只剩下半招,根本无法练成剑术。” “就因为有了残缺的剑谱,才有那把离别钩。”
    七杀手

    《七杀手》

    杜七的手放在桌上,却被一顶马连坡大草帽盖住。  是左手。  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用帽子盖住自己的手。  杜七当然不止一只手,他的右手里拿着块硬馍,他的人就和这块硬馍一样,又干、又冷、又硬!这里是酒楼,天香楼。  桌上有菜,也有酒。  可是他却动也没有动,连茶水都没有喝,只是在慢慢地啃着这块他自己带来的硬馍。  杜七是位很谨慎的人,他不愿别人发现他被毒死在酒楼上。  他自己算过,江湖想杀他的人至少有六百七十位,可是他现在还活着。
    大旗英雄传

    《大旗英雄传》

    暂无简介
    游侠录

    《游侠录》

    暂无简介
    护花铃

    《护花铃》

    山风怒号,云蒸雾涌,华山苍龙岭一脊孤悬,长至三里,两旁陡绝,深陷万丈,远远垦去,直如一柄雪亮尖刀,斜斜插在青天之上,白云之中。
    彩环曲

    《彩环曲》

    暂无简介
    名剑风流

    《名剑风流》

    庭院深沉,浓荫如盖,古树下一个青袍老者,须眉都已映成碧绿,神情却是说不出的安详悠闲,正负手而立,静静地瞧着面前的少年写字。 这少年盘膝端坐在张矮几前,手里拿着的笔,粗如儿臂,长达两丈,笔端几已触及木叶,赫然竟似生铁所铸,黝黑的笔上,刻着“千钧笔”三个字,但他写的却是一笔不苟的蝇头小楷,这时他已将一篇南华经写完,写到最后一字,最后一笔,仍是诚心正意,笔法丝毫不乱。 木叶深处有蝉声摇曳,却衬得天地间更是寂静,红尘中的嚣闹烦扰,似已长久未入庭院。 那少年轻轻放下了笔,突然抬头笑道:“黄池之会,天下英雄谁肯错过?你老人家难道真的不去了么?” 青袍老者微微笑道:“你直待这一篇南华经写完才间,养气的功夫总算稍有进境,但这句话仍是不该问的,你难道还勘不破这“英雄”两字?” 少年抬头瞧了瞧树梢,却又立刻垂下了头,道:“是。”
    浣花洗剑录

    《浣花洗剑录》

    暂无简介
    月异星邪

    《月异星邪》

    暂无简介
    圆月弯刀

    《圆月弯刀》

    暂无简介
    英雄无泪

    《英雄无泪》

    暂无简介
    萧十一郎

    《萧十一郎》

    暂无简介
    武林外史

    《武林外史》

    暂无简介
    七种武器

    《七种武器》

    暂无简介
    飘香剑雨

    《飘香剑雨》

    暂无简介
    流星蝴蝶剑

    《流星蝴蝶剑》

    暂无简介
    剑玄录

    《剑玄录》

    暂无简介
    剑气严霜

    《剑气严霜》

    暂无简介
    书库待补作品:

    《闯崆峒》《剑气书香》《大人物》《残金缺玉》《火并萧十一郎》《白玉雕龙》《神君别传》《血鹦鹉》《谁来与我干杯》《鬼恋传奇》《七星龙王》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网友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 2008-2015 7mihu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米花书库